听书 - 重生年代福妻满满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孔忠友缓了好一会,这才呼吸顺畅了。

“这是众叛亲离啊。”说完掉下了眼泪。

“爸,你别激动。”

孔忠友摆了摆手“德宏,你的工作没事吧?”

“爸,他们现在都排挤我,都没有人跟我说话。

还有梦琳的丈夫程昌生也交了申请,跟梦琳离婚。而且也交了断绝关系的证明。”

“造孽啊,怎么就会这样?这个家这是散了。”

孔忠友哭的更加的伤心了,什么都没有了,一切都完了。一步错步步错。

“爸,别难过了,咱们要想办法,不管成与不成的,都得过下去。”

“不行,我还得去找姜心语,梦洁,你知道她家在哪里嘛?”

孔梦洁摇头“我不知道,不过她现在没有住在家里,在厂子呢。”

孔忠友觉得灰心了,什么都完了,哪步也走不通。

“那我还去厂子找她。”

孔梦洁觉得行不通了,不过也不好打消父亲的积极性。

“德宏,你坐下吃饭,对了,玉静和耀中呢?还有郑秀香呢?他们怎么样了?”

“他们都在家里被关着。说了不让他们离开。”

“行,我下午去看看孩子们。不行就把三个孩子先送回家让我妈看着。”

孔忠友点头,也就只能这样了,孩子离开应该没有关系的,毕竟最大的玉静才五岁多点。剩下的都还太小。

孔德宏吃完饭离开了,上午二哥一直在被提审,不知道下午能不能找个机会去见二哥。

黄宏伟也去上班了,孔忠友跟着一起去了,孔梦洁去了孟秀芬家里,毕竟还有三个孩子呢。

其实郑秀香能知道什么呢?现在还真的不能让孩子离开她,耀中才三个月,太小了,家里还冷,妈妈一个人也照顾不过来这么多的孩子。

还真是难办。这都是姜心语的错,要是她不举报,家里就不会乱成这样了。

还有梦琳怎么回事?怎么到现在也没有露面?整天还得操心她。

孔忠友再次找到了小刘。不过这次没有上午好说话了。

“我们姜副厂长非常的忙,我上午也听到了你们的谈话了,你就是找我们姜副厂长也没用,她现在还是在被监视当中,她能干得了什么呢?”

“同志,你还是费心打个电话通知姜心语出来一趟吧,我们毕竟是一个村的,毕竟我还是他的长辈。”

小刘撇嘴,现在知道是长辈了,就像姜副厂长说的,他们家干什么都可以,都是对的,别人反击就是十恶不赦的。

这时候潘源良过来查岗“小刘,你干什么呢?”

“潘科长,这是孔家的人,上午就已经过来找姜副厂长了,下午又过来了。”

潘源良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小刘中午吃饭的时候,绘声绘色的说过了。

“小刘,你给姜副厂长打电话,问问她的意思。”潘源良的意思就是不想姜心语的名声有问题。

姜心语接到电话,还是决定出来一趟,这次说清楚了,下次再来,自己也没有那个精力伺候了。

她出来,这次是潘源良跟在她身后。

“村长,我上午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我这里你是行不通的。”

“那如果你不告呢?”孔忠友希冀的看着姜心语。

“就算我现在不告也撤不了,昨天晚上已经有人号召了联名上书了。这群众们的力量你应该知道。

这也是孔德民平时的为人太差了,群众们不愿意原谅他。”

“这可怎么是好?德民现在是什么都没有了,他媳妇跟他离婚了,他丈母娘也被看管起来了,三个孩子被困在家里。这要如何是好?”

“村长,我还是那句话,人在做天在看,我悄悄的告诉你一个消息。潘科长你回避一下。”

“姜副厂长,这不安全。”

“放心,没事的。”

“村长你不知道吧,孔德民早就不行了,是男人的不行,都是他现在的妻子的家人去捉,吓得。

别急,还有呢,那个保姆,就是郑秀香,她生的儿子不是孔德民,这件事你可以问问你三儿子。

对了,你知道为什么孔德民不能生了吗?就是因为他的丈母娘给他下药的,看到郑秀香实在生不出来,这才想到借种的。

村长,你别着急,你可不能病了,你还得拢着这个家过日子呢。

说实在的,孔德民的一举一动我都知道,你说我为什么以前没有动手。

那是因为我顾着一个村的,但是你儿子和闺女不这样想的,他们想着整死我呢。

好了,村长,以后你也不用来找我了,我没有办法,还有就是,你儿子身上还有人命,还有伤害。所以,你啊,就顾好小孩子吧。”

这时候的孔忠友已经傻了,这二儿子究竟干了什么?这都是干的什么事?

“村长,回去吧,谁也救不了孔德民,我看在是你过来了,要是别人,我根本就不会见的。

说句实话,我也不怕你报复什么?我一句话的事,你知道结果的,以后不要再招惹我了,咱们还是一个村的,要不然,也别怪我不讲情面。

说实在的,就是这件事,如果在村里说道说道,我想你知道结果的。”

“心语,回不到从前了是吗?”

“是啊,回不去了,我的耐心被他们磨光了。”

孔忠友叹了一口气,没落的转身离开了。姜心语说的对,自己还有孩子要养着,虽然有两个孩子是德民的,一个傻,一个是女孩子,但是毕竟是德民的后啊。

回到闺女的家,看着大门锁着,他决定去看看孩子。

路过供销社门口,就看到围着很多的人,他现在也没有心情看热闹。

不过听到了儿子的名字,这才站住,也凑了过去。

看到有很多的人排队写名字,摁手印。

这就是姜心语说的联名上书吧?

他在一边听了一会儿,都是讨伐儿子的话。

越听越心凉,不过还是没有忍住“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那位的耳朵也是真灵。“这位老同志,你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可是他孔德民办事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这点?十六岁的大姑娘被他们逼着上吊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