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重生年代福妻满满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姜心语听着这样的舆论不够,幸好自己有安排。张宝华找的人就开始说着孔德民那些不为人知的事。

姜心语也不知道张宝华派的人到了没有,不过就得耐心的听着。

“对了,你们都不知道他这孔德民可是畜生都不如?

你们知道吗?孟秀芬的孩子根本就不是甘建成的,那是他孔德民的。

怎么?你们还不信?我跟你们说,那是我亲耳听到的。

当初隔壁的老王就是因为知道了这件事,才想要占孟秀芬的便宜的。

也觉得他们应该是在淑玲死前就在一起了。”

人们对于这样的八卦非常的喜欢的。

所有人都被这件事吸引了,众人七嘴八舌的问。

“这也太不是人了吧?那是他的丈母娘啊?这是乱伦啊。”

“可不是?他们家那个女人生的孩子也是孔德民的,他这一辈子值了,祸害了好几个女人了。

就是他现在的妻子,也是他先强了人家,被女方家里的人发现了,女方有能力,这才结婚的。”

这消息还是真的劲爆。

“要是我也能这样就好了,就算死了也甘愿了,毕竟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不是?”

“你快拉到吧,就你长的那磕碜样,有哪个女人能看上你?”

这引起了哄堂大笑。男同志们笑的最欢快。

这边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什么样的消息都能听到,就算没有一点证据的劲爆消息也有。

姜心语在一边听着,觉得自己的气已经出了一半了。她不是圣母做不到以德报怨。只要自己有能力,就一定会报仇的。绝对不会手软的。

大家伙都在外面议论了快一个小时了,里面的东西还没有搬完。

“这孔德民到底藏了多少好东西?真是杀千刀的,这都是人家的东西,现在他都扒拉到自己的家里了。

这样的人绝对不能姑息,一定要严惩他。”

“对一定要严惩,就算是枪毙都不为过。”

“对,我同意,咱们要不要做一个万人上书吧?你们都怕不怕?”

这人说话非常的有技巧,就是煽动了大家的情绪以后,用怕不怕来问?

“我不怕。”

“我也不怕。”

“我更加的不怕,这样的人如果不严惩,就是对人民不负责任。”

“好,我这里有纸笔,有印泥,咱们现在就开始,我第一个来。”

姜心语知道这位就应该是张宝华找来的人,还真是个人才。一定多给奖励。明天就给。太合自己的心意了。

轮到姜心语和钱军两人也没有推脱,也都签字摁手印了。

姜心语看了一眼这位的上书内容,写的真好,这是人才。

围在这里的大概有五六十人,就是不会写字的妇女,老人也让别人代替写了,自己摁的手印。

“大家等我的好消息。我明天就开始在车站,去供销社,这些人员密集的地方,找人签字。

这次一定给咱们一个合理的说法。”

“对,我明天没事,跟你一起,大家伙没事的都可以去,咱们先去供销社,那里的人最多,国家是咱们的,咱们是主人,绝对不能让这样的蛆虫祸害了咱们好不容易建设起来的大家庭。”

“对,说的好,我也去。”

附和的人越来越多了。大家现在的情绪都挺激动的。

这就是姜心语要的结果,一丁点翻身的机会都不给孔德民。现在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我是水泥厂的工人我明天在厂子宣传,如果有人联名,那我要交到哪里?”

“那就后天早上在供销社门口我等你。”那位倡议的人立马的回答。

“我是陶瓷厂的,我明天也去宣传。”

钱军看着这样的人群,知道这一定是姜心语找人做的,要不没有人会牵着个头的。

用余光看着在一边笑眯眯的她,从心里佩服。

外面这么乱,冯德泉怎么可能听不到?

没想到这姜心语这么狠,就是王进生想要保孔德民都不行。

他是知道的,这孔德民会经常的给王进生上供的,这下热闹了。自己不会出手干预的,还巴不得有这样的结果。

到时候拔出萝卜带出泥,王进生也不用想着好。

就算到时候自己不能升为主任,但是也不用在王进生手下干事了,太困难了,他就认得钱。跟这样的领导早就干够了。

孔德民就是呗五花大绑的压在一边,听着外面的议论声,气的一个劲的挣扎。

不过就算他挣扎的厉害,有两个人压着他也动不了。

“姜心语,你个贱人,我跟你势不两立,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姜心语挑眉,这个时候还跟自己叫嚣,真是可笑,难道手下败将在失败的时候都会放下狠话吗?

她上前了几步,觉得这样的距离还是不够,所以干脆就进了院子,这边负责看门的本想拦住她的,但是让冯德泉阻止了。

姜心语顺利的进了院子,站在孔德民身前不远的地方“你?不放过我?跟我势不两立?

你凭什么?你是什么?

我姜心语敢对天发誓,绝对没有危害国家人民的事,绝对没有做着天理不容的乱伦的事。

你敢吗?你可以吗?孔德民,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人在做天在看。”

“姜心语你个贱人,你这样的害我?”

“我害你?我就是做了一个国人应该干的事,知道你一直在做危害国家人民的事,怎么能够视而不见?怎么能够让广大的老百姓受到你的迫害,让你喝他们的血?”

“哼!你也不用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的,不就是因为我想要抓你吗?”

“一码归一码,我姜心语身正不怕影子斜,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你就是想要抓我,也得有证据不是?已经过了四天了,请问你找到对付,抓我的证据了吗?

没有吧?幸亏我们纺织厂护着我,要不我一个女同志,还不被你们害了?我可是听说了在l乡,有一个以前地主家的姑娘被你们害的都上吊了。”

这个消息还是刚才在人群中听到的,毕竟自己有两个月不在家里,发生的事不是全部都知道。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