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重生年代福妻满满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可是自己就是有这个想法,也不能实施啊,毕竟自己根本就碰不上姜心语。

不好去她家里,知道现在她已经被委会的看管起来,纺织厂自己是进不去,究竟怎么办好呢。

赵忠锁翻来覆去的没有主意,而姜心语已经收到了张宝华递过来的消息。

姜心语脸上带着冷笑,心说孔梦洁要是聪明就不要掺和,要不然自己绝对不会手软的。

又看了孔德民的消息。他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让人厌恶,没有想到都已经不行了,居然还有这个心?还真是小看他了。

不行,既然上面不动手,那么就自己来好了。

一定一下子就让孔德民永世不得翻身。

洗漱后,吃了晚饭,这才躺下睡觉,这一阵虽然事情非常的多,但是睡眠还是挺好呢,躺被窝用不了五分钟就能睡着了。

而孔德民现在却是咬牙切齿的,这姜心语还真是不好弄,以前顾及着怕她上面有人,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能够得到了命令,让自己收拾姜心语,这可是好机会。

可是这个丫头居然这么的不好弄,上面曾经明令自己不能动粗的。所以自己还是非常的顾及的。

这赵忠锁也是废物,什么事都办不好。不行,自己绝对不能失去这个机会。一定要想办法把姜心语弄过来,自己还有药,到时候自己就可以了。

她可是自己惦记了很长时间的女人,不得到绝对不甘心。

“王大江,王大江你进来。”

“主任,有什么吩咐?”

“你去叫赵忠锁过来。”

“是。”

等到一个小时后,王大江带着赵忠锁进来了。

“孔二哥。”

孔德民摆手,王大江识趣的离开了。

“赵忠锁,你说的那个作证的女人呢?明天我就派人去抓姜心语。让她跟着一起过来。”

“孔二哥,胡雪凤已经被纺织厂开除了,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那就是没有别的证据了?”孔德民眯着眼问。

赵忠锁看着他这样的表情,有点害怕。

“孔二哥其实就算没有胡雪凤作证,还有一个办法,但是梦洁不同意。”

“关梦洁什么事?”

“孔二哥难道不知道,梦洁的工作是买的姜心语的?这样不行吗?”

孔德民眯着眼,这不是不行。

“孔二哥,可是梦洁不同意。她说咱们动不了姜心语。”

“这个不用你管了,我去找梦洁好了。”

赵忠锁从委会出来,慢悠悠的走在街上,在进他们胡同的时候,突然被一个黑布袋罩住,然后他被胖揍了一顿,是那种下死手的那种。等到对方停手,他已经是进气多出气少了。

可是他已经没有力气起身了,只能躺在地上哀嚎。

这已经是半夜十一点了,就算外面有什么动静,也没有敢出来看的。普通老百姓都怕惹到一身腥。

就这样,赵忠锁就躺在了外面,现在的夜里温度已经是零下十多度了,他知道,这要是在外面待一晚上,就不用活命了。

所以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是根本就不行,腿根本就使不上劲。

没有办法,只好一点一点的往家里爬,就是短短的二三十米的距离,他爬了半个多小时。

挣扎着站起来,必须自己站起来才能开锁。

等到他终于到家里,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赵母年纪大了,耳朵聋了,根本就不知道儿子出去过。

就这样,赵忠锁就这样在炕上躺了一晚上。

等到第二天赵母上午九点多过来看儿子,才看到已经昏迷不醒的人。

这可是把老人家吓坏了,就算儿子在不争气,再不好,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

老人家跌跌撞撞的出去找人,把他送到了医院。

医生一系列的检查过后,告诉赵母,赵忠锁已经没有站起来的可能性了。

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赵母当场就晕了过去。

等到她醒过来,又去跪着求大夫救救儿子。

“老人家,你应该知道,我现在已经无能为力了。他的腿是被人打折的,我已经摸过了,要是能够好好的养着,以后没准还能站起来,但是如果不注意,那可是真的没有一点可能性了。”

赵母哭够了,也知道自己是难为人家了。只好去病房去看儿子?

现在赵忠锁在输液,虽然昏迷着,但是脸色好看了很多。

赵母看着这样的儿子,真的非常的难受,这以后要怎么办?自己也没有多长时间了。

老人家坐在床边啪嗒啪嗒的掉眼泪。

不知道哪个杀千刀的把小锁打成这样?就让他出门摔死。

老人家心里诅咒着,眼泪都没有停下来过。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

赵忠锁是在下午两点的时候醒过来的,睁开眼看着自己躺在医院里,这下终于放心了,自己死不了了。

虽然那人想要自己死,可是自己命大,就是不让他如愿,没想到他孔德民居然是这样的人。

这时候赵忠锁的头脑突然非常的灵活,知道了大概是他想要把自己得事嫁祸给姜心语吧?

自己怎么能让他如愿?绝对不可以?不过凭着自己,就算去告也不管用吧?

不过不是还有姜心语呢吗?“妈,我渴了。”

赵母立马的站起来,睁着浑浊的眼睛,看着已经有精神的儿子,这才放心“好,我去给你倒。”

看着儿子喝光了一茶缸子的温水,这才抹了抹眼泪“小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妈,这件事就先这样吧,你别问了,你去给我弄点吃的,然后去纺织厂找姜副厂长,把她带到医院来,我有事要找她,也就她能帮我报仇了。”

“好,你等着,妈去给你买点点心吃,大夫说了,你失血过多,要多吃点甜的。”

老人家也是知道,这个时间根本就没有卖饭的。

“妈,我这里不急,等到晚上再吃,你先去找姜副厂长吧?”

“好,就是那个女厂长吧?”

赵忠锁点头,别人他现在也信不过,这死过一回的人。可不是不敢轻易的相信别人了?可不想再次的万劫不复。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