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这太子妃不当也罢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楚姣梨摸了摸她的头,道:“或许是王妃姐姐有孕在身,欢离姐姐听说,怀了身孕脾气是会不太好的……”

“是么?”楚姣棠歪着脑袋,思考着她的话。

“棠儿。”听到那熟悉的声线,两人愣了一下,抬头一瞧,便见到花月锦缓缓走来,脸上带着一抹诡谲的笑意,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

楚姣梨的眉头微微一蹙,也不知道方才楚姣棠说的话,被她听到了多少。

现下她身份特殊,便是知晓花月锦来路不明,也没有资格提醒楚姣棠的言行举止。

楚姣棠面色一惊,方才无意说了花月锦的坏话,尴尬都写在了脸上,她低着头,无所适从。

楚姣梨先是规矩地行了一礼,道:“王妃姐姐好。”

花月锦的眸色划过楚姣梨,一抹锐利的光泽闪现,她轻轻扬起唇角,看向一旁的楚姣棠,道:“方才从外面回来?”

楚姣棠点了点头,道:“刚刚欢离姐姐带我出去玩了一会儿。”

花月锦的目光落在楚姣棠手里的纸袋,道:“买了什么好吃的?可以分给姐姐么?”

一句话打破了尴尬的气氛,楚姣棠暗自松了一口气,从纸袋中掏出一个糖炒栗子,剥开栗子壳,跑到她身旁,笑眯眯地道:“是三姐姐爱吃的糖炒栗子,你吃!”

楚姣梨见她跑到花月锦的身旁,袖中的手缓缓握紧了拳,眼睁睁看着羊入虎口,她竟什么也不能做……

花月锦笑着接过她送来的栗子吃下,抬手揉了揉楚姣棠的头,瞥了一眼楚姣梨,道:“棠儿,你和侧妃关系很好么?”

楚姣梨暗暗咬痛了唇瓣,一股不好的预感戛然而生。

楚姣棠点了点头,道:“是啊,我在帝都就认识欢离姐姐了,我和大姐姐都很喜欢欢离姐姐呢!”

闻言,花月锦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道:“累了吧?来我屋里,我拿些好吃的东西招待你。”

楚姣棠心中的阴霾瞬息间烟消云散,欢离姐姐果然没有骗她,她的三姐姐又恢复成以前宠爱她的姐姐了!

她点了点头,甜糯的嗓音道:“好!”

语落,花月锦便挽起她的手,转身离去。

楚姣棠微微一愣,就这么离开了么?还没和楚姣梨道别呢……

她转过头,便见到楚姣梨表情凝重地望着她,纤细的玉指竖在唇瓣上。

楚姣棠欲言又止,万般不解地挑起了眉,又见到楚姣梨抬手朝她赶了赶,示意她回头,不必理会她。

楚姣棠暗暗点了点头,转身便与花月锦一起走了。

欢离姐姐真古怪。

走了许久,她朝花月锦轻轻挑起眉,道:“三姐姐,你不喜欢欢离姐姐么?”

闻言,花月锦未开口,身后的丫鬟玉儿不屑地冷哼了一声,道:“四小姐,那侧妃可是我们王妃的死对头。”

“死对头?”楚姣棠蓦地一怔,道,“为什么?欢离姐姐那么好……”

“好?”花月锦微微眯起双眸,声线低沉了些许,脚步也跟着停了下来。

楚姣棠讪讪地将手抽开,略带紧张地抿了抿唇瓣。

这样的三姐姐好可怕……

花月锦声线冷淡,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她顶着与我一模一样的脸,占据了王爷的宠爱,替代了我的一切,你跟我说,她好?”

楚姣棠有些局促地抓着裙摆,低着头没有说话。

玉儿又开口道:“四小姐,你可太让我们王妃心寒了,你定是被那侧妃给蛊惑了才会觉得她好呢,你想想,她身为中罗的公主,嫁给谁不好,非要嫁给我们王爷呢?她出现的目的定是极具阴谋的,现下王爷知晓了她的真面目,也不愿再亲近于她,眼下的她不过是一个倍受冷落的弃妃,四小姐还是少与她接触为好。”

楚姣棠咬了咬唇瓣,想起昨日瞧见凶巴巴的花月锦,她只得乖顺地点了点头,心里却是五味杂陈。

印象中的三姐姐,从来不会在背后乱嚼舌根子的,这样的她,好陌生……

可是她离开帝都时,楚姣杏曾交代她,三姐姐受了很多苦,来到这桑琉城,定要多多照顾三姐姐,给予她关怀。

她烦忧地在心中叹了一口气,一想到方才楚姣梨不让她说话做的那些动作,她更是一头雾水。

现下她只恨自己脑袋瓜子小,什么都猜不透。

茗香茶馆,二楼雅间。

一双纤细而温柔的手正慢慢倒着茶,楚姣梨放下茶壶,将香气四溢的龙井推到对面,露出礼节性的笑意,道:“听闻御王凌王封王后,晋世子与齐世子也相继封王,眼下,欢离应该唤你晋王爷了吧?晋王爷,请用茶。”

对面的男子一袭深紫色的华服,修长的手持着一把牡丹花玉骨扇,男生女相的他有着比女人还要美上几分的五官,风吹起他的几缕长发,带着一股风流的韵味。

他似笑非笑的桃花眸波光流转,望着眼前谦和高雅的女子,似流水般清澈的声线响起:“若不是瞧见你这双异瞳,本王险些将你认成嫂子了。”

楚姣梨露出淡淡的笑意,道:“欢离也是你的嫂子。”

北宫凌云“啪”的一声收回扇子,放在了桌上,端起茶杯品了一口茶,道:“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侧妃娘娘单独约见凌云,所谓何事?”

楚姣梨敛下了笑容,道:“事关重大,欢离长话短说,棠儿留在御王府有危险。”

闻言,北宫凌云动作微顿,听到楚姣棠的名字,眸中多了一丝认真,他放下茶杯,声线低了些许:“有何危险?”

楚姣梨抬眸看着他,严肃地道:“御王妃,是假的。”

北宫凌云眼底多了几分惊愕,片刻后又划过漫不经心的意味,道:“你与棠儿非亲非故,本王为何要信你?”

“此事,你问御王便知。”

北宫凌云蹙起了眉,将信将疑地盯了她半晌,却看不出任何玩笑的意味,他的手指轻轻在桌面上点着,犹豫踟蹰。

良久,他启唇道:“她若是假的,为何不揭穿了她?”

“御王爷自有安排。”

北宫凌云轻抿了一下薄唇,道:“你们可知她是何许人?对棠儿有何威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