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二十九章 众卿平身

听书 - 逍遥小闲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而此刻,白一弦看着下面群臣的弹劾,一个个义愤填膺的让皇帝收回成命,甚至要治他的罪。

白一弦都懒得理会,而是全权交给慕容楚。

要是在这些人的谏言之下,他得以不必履行赌约,那倒好了。

他此刻心里关注的重点,完全不在下面那些人。

而是坐在龙椅上,心中吐槽着这张椅子。

人人都想坐龙椅。

这龙椅也确实宽大而又排场,但说有多舒适,倒也未必。

正是因为宽大,又要保持形象,所以是不能靠到后面的椅背,只能端坐着。

上面只放了个垫子,坐的时间久了,并不舒服。

早朝时间不长还罢了,有时候有个什么事,能上一天朝,白一弦觉得屁股都得硌得慌。

想想这些皇帝,要在上面坐那么久,还要时刻端着不能表现出来,白一弦都觉得他们可怜,替他们觉得腰疼。

不过,皇室中人从小修习体态礼仪,其实也已经习惯了。

白一弦那边心中在吐槽椅子,这边慕容楚听着群臣的劝谏,脸上的嫌弃已经浓郁的似要化为了实质。

“够了。”慕容楚不怒而威,脸上也没有了之前的兴奋之色。

他也知道,这些大臣是为了他好,所以倒也没有怎么生气。

只是沉声说道:“此事,朕意已决,不得再议。”

“可是皇上,万万不可,此事……”有那不怕死的,都准备来个死谏,一定要把皇帝的念头给扼杀了不可。

在他们心里,死谏,乃是忠君的表现。

慕容楚直接打断道:“够了,朕知道你们的意思。

不过,这皇位,不论是于朕,还是于朕的八弟,都是一样的。

而且,朕也相信八弟。

若他当真稀罕这皇位,朕就算是将皇位,禅让给他,又有何不可?

朕说过,此事已决,不得再议。

谁若是再多加置喙,便是忤逆朕的话。”

众臣都是傻了眼。

皇帝连如果承亲王喜欢皇位,就算禅让给他都可以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那他们还能说什么?

禅让,那可是禅让啊。

就算死谏,怕都是没有用的,只会更加的激怒皇上。

万一皇上一气之下,真的禅让了,那……那……那可怎么得了?

那他们不白死了么?

就算不死,不也得让承亲王记恨么?

罢了罢了,他们也看得出来,皇帝的心意已决,此刻再说什么也是无用。

不过是暂代几天罢了,人家连禅让都不在乎,还有啥好说的。

群臣互相之间看了看,眼神交流:“得了,得了,看来皇上是真的决定了,没啥好说的了。”

“这能行吗?自古至今,也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啊?

这要是传出去,该是多大的话柄,说是笑话都不为过啊。”

“自古没有,但如今不是有了吗?”

“行了,啥也别说了,皇上兄弟二人,关系好,亲厚,我们总归是外人啊。”

“可不咋的,人家两个是亲兄弟,就连真的禅让了,皇位不也都是在慕容家的手里,在他们兄弟两的手里么,于我们有何干系。”

“屁话,能一样吗?”

“话虽如此,但咱不是怕,皇上轻信他人,皇位交出去容易,收回来难么。”

“好了,要真的激怒了皇上,再真的禅让……算了算了,不过几天而已。

大不了,到时候我们就替皇上盯着点儿,到时候,若是承亲王不想归还皇位,我们也不会答应。

想必到时候,皇上就会明白过来承亲王的狼子野心了。”

“也是,就这样吧。”

众臣连眼神带点头的交流了半天,都偃旗息鼓,没人说话了。

慕容楚满意的看了看底下的人,点了点头,说道:“这几天,八弟就暂代皇位。

燕朝的大小事务,乃至官员的升迁贬黜杀伐,他说的,都代表了朕的意思。

诸位爱卿对待他,要如同对待朕。

这几天,他就是皇帝。

若是谁敢不敬,就是不敬,就是欺君,罪不容赦。

诸位爱卿,可明白吗?”

卧槽?连升迁贬黜杀伐都是承亲王说了算?

这还真是成为正儿八经的皇帝了啊。

但底下的人还能说啥,只能说道:“臣等明白。”

不然真的得罪了承亲王,在这几天里,再公报私仇,把他们给贬黜甚至是治罪,那岂不是惨了吗?

看咱们这位皇帝的样子,事事以承亲王为先,想来承亲王做的决定,皇上也是不会替他们出头的。

哎,这几天,忍着吧。

慕容楚满意的点点头,又做了一些安排,比方禁卫军,羽林军之类的调遣听令之类的,这才放下了心。

他转头对白一弦说道:“八弟,这回都安排好了,你尽可放心。”

白一弦有些惊讶,小声说道:“这就不必了吧?

不过才三天,你又不是不在,这什么禁卫军羽林军,还用得着专门下令,让他们听我号令?”

白一弦此刻突然有了一种不妙的感觉。

慕容楚安排的这么周全,他怎么有一种,这货想要跑的意思?

擦,不过就三天,安排这么多,丫的不会是想要把皇位彻底的丢给他吧?

慕容楚看出白一弦眼中的戒备和疑虑,不由一阵心虚,他急忙也低声说道:“你想哪里去了?

我不过就是希望,在这三天的时间里,彻底的全身心的放松一下。

不论大事小事,都别来找我。

要是安排不好,出了什么事,还得来打扰我,真真扫兴啊。

八弟,你那是什么眼神?

你居然不相信我吗?”

慕容楚一副受伤的表情,说道:“我是皇帝,在太庙祭祖,在天坛参拜过天地,经历登基大典,正儿八经的登基的。

我的责任,我自然会承担起来。

否则岂不是辜负了父皇母后的期望么。

君无戏言,我不会诓你就是。”

白一弦想了想,说道:“说好的君无戏言昂。

三天,就三天啊。

到时候,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我都不会继续下去。

这摊子,还是得交给你,到时候你别找借口。

当然,就算你找借口,我也不会理会。

大不了,我就丢下这一摊子,也出去玩耍。”

慕容楚嘿嘿一笑,说道:“八弟放心,咱俩亲兄弟,你还不信我么。

行了行了,今天耽误不少时辰了。

每多耽搁一会儿,你就少批阅一些奏折,我心都在滴血。

这里交给你了,我先走了。

千万记得,让我彻底的好好休息,无论大事小事,你全权处理,千万别找我哈。”

慕容楚一边说,一边往外走,还一边不忘提醒众臣,让他们重新跪拜白一弦这个临时皇帝。

慕容楚很快就消失在了殿外。

殿中群臣看着皇上和承亲王一阵低声嘀咕,也听不清说的啥,接着皇上就走了。

他们只能尊令无奈重新跪拜:“臣等参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白一弦本来心中还有些吊儿郎当的,想着混完三天拉倒。

但此时此刻,听着这些山呼万岁的声音,他也不由得端正了身体和心态,情不自禁的就露出了威严之色:“众卿平身。”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