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二十八章 实在太可恶了

听书 - 逍遥小闲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白一弦无语,然后几乎是被半强迫的的穿上了龙袍。

这可是龙袍,世上唯有皇帝能穿的。

白一弦原本觉得,即使自己不愿意当皇帝,可穿上龙袍,当个三天的皇帝,既能过瘾,又不会太累,应该是很舒爽的一件事。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穿上这龙袍,一点都没有想象中的舒爽,反而觉得浑身不得劲,难受的很。

衣服很合身,料子也是最上乘的。

可就是,别扭,难受。

可还不等白一弦扭扭身子适应适应,就一把被慕容楚给拽走了。

慕容楚一脸兴奋,拽着白一弦就快步的往早朝的大殿而去。

那步伐之快,拉的白一弦几乎要小跑才能跟上。

白一弦无奈的说道:“慢点儿,你慢点儿,哎哟我的七哥啊,你倒是慢着点儿啊。

能不能注意点儿形象了?

你就算是兴奋,但咱能不能收敛点儿啊。

别整的我跟个大冤种似的行不行?

你这样,会让我心里很郁闷啊。”

慕容楚心道:你越郁闷,我越兴奋。

说话间,两人就已经来到了大殿外。

朝臣们此刻都已经在殿中列队站好等候了。

那司殿太监高声唱道:“皇上驾到……”

底下的群臣哗的一下全部都跪了下去:“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慕容楚拉着白一弦,大踏步的走到了龙椅前,示意白一弦坐在龙椅上。

白一弦无语的指了指旁边的一张椅子,示意自己坐在这里就可以了。

没想到慕容楚一点不妥协,硬是把白一弦给按在了椅子上。

既然都已经这样了,人家慕容楚这个皇帝都不介意,他白一弦还有什么好扭捏的?

于是白一弦索性就大大方方的坐在了上面。

底下的群臣正在纳闷呢,以往跪拜之后,皇帝很快就喊了平身。

怎么这次跪了这么久了,皇上还没让他们起来?

难道又发生了什么事儿,惹得皇上不高兴了?

这年后第一天,难道就要有人倒霉了?

可他们也不敢抬头看啊,只好在那继续提心吊胆的跪着等着。

就在群臣纳闷的时候,皇帝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诸位爱卿,平身。”

众臣一听这声音,一颗心顿时放下了:嗯,皇上的声音听上去很愉悦,不像是生气的样子,看来应该没有什么坏事发生。

众臣放下心的同时,站了起来,一抬头,顿时又傻眼了。

这……这是什么情况?

皇上还是那个皇上没错,可他站在上面。

而龙椅上还坐着一个身穿龙袍的人。

卧槽,这啥情况?

到底是啥情况?

为什么还会有一个身穿龙袍的人坐在龙椅上?

皇上不但不生气,还笑容满面的?

这到底是要做什么?

他们再定睛一看,这才发现,那穿着龙袍坐在龙椅上的人,竟然是承亲王。

承亲王??

一看清龙椅上坐的是承亲王的时候,一部分大臣有些惊讶纳闷,不知道皇上和承亲王这又是要搞什么鬼,而有相当一部分的大臣,心中便开始愤怒了起来,觉得他们以前的时候猜对了。

这承亲王就是觊觎皇位,现在终于暴露出他真正的目的和嘴脸了。

这简直就是个乱臣贼子啊。

还有一小部分大臣比较佛系,觉得谁当皇帝都无所谓的奇葩,心里想着,这莫非是要禅让?

皇帝要把皇位禅让给承亲王?

哎哟,这可是美德啊,难得一见,定能流传千古啊。

这些奇葩心里甚至已经开始在那想着,该怎么奋笔疾书,写一篇文章,在歌颂和赞美一下了。

说不定能蹭一波热度,自己的文章和名字也能流传千古呢。

在白一弦没说话,慕容楚还没有开口解释的时候,那一波愤怒的大臣就已经站了出来,十分激愤的开口说道:“皇上,承亲王对皇位图谋不轨。

他如今,竟然明目张胆的身着龙袍,端坐龙椅,由此可见此逆臣贼子的不轨之心。

还望皇上,拿下承亲王,重重处置,以儆效尤。”

“臣附议。皇上……”

此言一出,有为数不少的人都开始附和起来。

当然,还有一些比较聪明的,看着皇帝的脸色,就知道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承亲王觊觎皇位,图谋不轨?

身着龙袍,端坐龙椅,皇帝又不是瞎了看不见。

如果皇帝生气的话,早就让人拿下承亲王了,还轮得到这些人开口么?

当然,也有人认为,一定是承亲王蛊惑了皇帝。

此时此刻,朝堂上乱糟糟的,说什么想什么的都有。

慕容楚站在那里,此时尽显威严:“都安静,一个个的也都是三品以上大员,吵吵嚷嚷的成何体统?”

慕容楚一开口,目光所到之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嘴巴。

慕容楚哼了一声,这才将事情的经过,简单跟众人解释了一遍。

当然并没有说是打赌输了皇位,只是告诉他们,是他跟承亲王商议,由承亲王为皇分忧,让皇帝歇上几天。

并告诉大家:“这几天,承亲王,就代朕暂居皇位。

所有事情,包括上朝,奏折,统统都有承亲王处理。”

众人一听这些话,顿时都懵了,互相看看,一个个的大眼瞪小眼。

这这这……让承亲王代为处理奏折,这个众人可以接受。

但是,暂代皇位,这种事情,闻所未闻啊。

这成何体统?

再说了,这大过年的刚休息了十天,你哪里就累到需要再歇歇了?

立即就有臣子上前一步,说道:“回皇上,此事万万不可。

皇位一事,非同小可,岂可如此儿戏呢?

皇上若是疲累,尽可让御医诊治,或者是歇上几天都无妨。

但实在是无需让承亲王暂代皇位。”

“微臣附议。

皇上,皇位这种事情,岂能如此草率而为?

皇上应该明白这其中的厉害关系。

但您却仍旧做出这样的举动,莫非是有人,蛊惑了皇上不成?”

“皇上,臣也同意陈大人他们的看法。

皇位如此重要,万万不能掉以轻心,轻信他人。

须知,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何况,那可是皇位啊皇上。

难道皇上就不怕,交出去容易,收回来难吗?”

“是啊,皇上,还请皇上,收回成命。”

“请皇上,收回成命。”

越来越多的大臣站出来,请慕容楚收回让白一弦暂代皇位的旨意。

慕容楚脸都黑了。

八弟要是真想要霸占皇位,倒还好了。

没看这家伙一脸不情愿,恨不得现在脱下皇袍立即就跑出去逍遥么?

再说了,自己哪里是想要休息一下?

他分明就是看到那如山的奏折头疼,想要有人来帮他处理一下,他好偷偷懒。

你看看这一个个的,居然这个不准那个不让的。

简直其心可恶。

实在太可恶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