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二十七章 履行赌约

听书 - 逍遥小闲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朝廷每天的政务不知凡几,当皇帝的天天处理奏折,都没完没了没个头。

这过年休沐十天,在这期间,除非是那种非常重大紧急的政务,其余的都会压下来,暂时不会处理。

毕竟当皇帝,也得给自己放个假不是?

所以,这十天积攒下来的奏折政务不知凡几。

过年休息虽然爽,但想想年后要处理的奏折,慕容楚也是一个头两个大,十分的头疼。

但现在好了,三天的时间,都由八弟来处理。

而且他还答应了自己,绝对不会磨洋工,一定要认真快速的处理奏折。

慕容楚想想都开心,忍不住的就咧开了大嘴,在那笑的十分欢畅。

反观白一弦,郁闷不已,觉得自己真的是失算啊。

你说他没事闲的,跟慕容楚打什么赌呢。

这回可好了,把自己都给搭进去了。

两人说了会儿话,白一弦便返回了王府。

接下来,几乎每天都有不同的活动但只要不干活,大家就都挺高兴。

不上班的假期,总是过的比较快的。

休沐时间一晃而过。

到了年初十,就要开始复工上朝了。

按照赌约,白一弦赢了,所以,他要当三天的皇帝。

对于这件事,白一弦是拒绝的。

跟慕容楚商议,帮他处理朝政可以,但是当三天的皇帝,这个就算了。

慕容楚不置可否,倒也没有在这件事上跟白一弦争执。

年初十、十一、十二,这三天,就是白一弦去帮慕容楚上朝的日子。

因此,大年初九的时候,慕容楚就已经极为兴奋,并迫不及待的把白一弦给召到了皇宫。

还让他今晚就住在皇宫,因为他要教给白一弦上朝的一些流程。

其实白一弦学不学都行,反正他原本也不太注重什么规矩。

而且到时候,慕容楚会让自己身边的太监总管跟在白一弦的身边提点他。

以白一弦的智商,想来也不会出什么乱子。

因此,把白一弦召唤到了皇宫,美其名曰是想要教他流程。

但实际上,等白一弦到了皇宫之后,慕容楚就将这些给抛诸脑后了。

反而命人端出来了许多的瓜果茶点,兴致勃勃的跟白一弦闲聊了起来。

但话里话外的意思,都透露出一种,让白一弦一定要帮他把奏折尽量的能处理完,就全部处理完的意思。

他拉着白一弦不让走,两人喝酒拉呱聊了一天。

要不是想着白一弦第二天开始就要上朝,怕他休息不好,第二天犯困,再影响他处理奏折。

慕容楚都恨不得跟他秉烛促膝长谈。

白一弦当晚就真的宿在了皇宫中。

就在慕容楚寝宫的偏殿中。

晚上睡的还挺早,不过第二天起的也早。

因为就在皇宫里,也不用赶路排队什么的,所以寅时末的时候,他被人给喊了起来。

他来皇宫的时候,是带着自己亲王的朝服的。

可万万没想到,就在他想要换上自己的朝服的时候,慕容楚带着一些小太监走了进来。

他摆摆手,示意太监们不要给白一弦穿亲王朝服。

而是冲着后面示意了一下。

慕容楚的身后,有一个太监,他双手托这一个托盘,上面放着的,是一套龙袍,还有帝王冕旒。

慕容楚看着白一弦,笑着说道:“八弟,你换这个。”

白一弦都惊了,他不可思议的看了看慕容楚,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他实在不可理解,就是打个赌,比了个赛而已,这怎么还真的给他把龙袍给准备好了?

那是什么?

那可是龙袍啊。

龙袍这东西,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穿的吗?

白一弦都可以想象的到,他今天要是真的穿上了这龙袍,坐在了大殿的龙椅上。

那他绝对会被那些臣子们,称呼为惑乱君王的乱臣贼子啊。

那些人,一个个的不得拼了命的弹劾死自己么。

慕容楚那边还在理所当然的说道:“什么做什么?

让你换上龙袍啊。

当时咱们不是商量好的吗?

我输了,就把皇位让给你三天。

说话算话,更何况君无戏言。

既然我输了,那这三天里,皇位就是你的了。

既然如此,你自然要穿龙袍,戴冕旒啊。”

白一弦有点崩溃,心道这慕容楚是疯了不成?

这也就是慕容楚,他对他深信不疑。

要是换一个人,端来龙袍给他穿,白一弦都怀疑,对方是不是蛊惑自己穿上龙袍,再接着以图谋不轨的罪名给拿下自己。

白一弦无语的说道:“哥,我的亲哥,我对你可真的是服服的了。

你当皇位是什么?

玩具还是儿戏?

这龙袍是能让人随便穿,皇位是能让人随便坐的吗?”

慕容楚说道:“有何不可?

反正这天下,都是咱们兄弟两个的。

你当或者是我当,都没差。

再说,当年要不是你坚辞不受,这皇位原本就该是你的了。

如今只让你做三天的皇帝,那可真是便宜你了。”

白一弦叹了一口气,说道:“七哥呀七哥,你这是把我架上了呀。

你就真的不怕那些大臣们,把我弹劾死么?”

慕容楚反而还笑嘻嘻的模样,说道:“你可是皇帝,他们敢弹劾你,你就处罚贬黜他们啊。”

那些大臣是能随意贬黜的?

贬黜一个还能贬黜一群?

不怕朝廷乱了啊?

白一弦无语的说道:“那三天后呢?”

慕容楚理所当然的说道:“三天后,谁敢弹劾你,我帮你出气。”

白一弦瞅了瞅慕容楚,说道:“七哥,你是不是傻?

就真的不怕,我做皇帝上瘾了,造你的犯,谋你的位么?”

没想到,话一说完,慕容楚反而更乐了。

一张大嘴笑的快咧到了耳朵根,说道:“不怕你上瘾,就怕你不上瘾。

你要是当真做皇帝上瘾了,哪里还用得着你造反,我直接禅让不就好了?

你可是不知道,我做了这一年皇帝,累成了什么样儿。

也该轮到你感受感受了。

到时候,你做皇帝,我出去游山玩水。

先说好,你要是做烦了,可不能再塞给我。”

白一弦闻言,不由无语的翻了个大白眼,说道:“你想得美吧你就。

就三天,别赖账。

三天过后,哪怕你说破了大天去,我也不干这苦差事了。”

慕容楚笑哈哈的说道:“成成成,快穿上快穿上。

我先陪你去上朝,跟朝臣们说清楚,以免他们真的误会你做了乱臣贼子。

然后,你就安心干活,我可就……

嘿嘿,不好意思,我可就出去玩耍去了。

这三天,你可别找我。”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