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二十五章 竟然是她

听书 - 逍遥小闲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白一弦不由微微一笑,这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其实对于一些喜欢攀龙附凤的女子来说,跟皇帝制造偶遇无疑能大大增加她们被看中的几率。

而且因为不是在选秀的时候统一选上的,是在私底下制造偶遇被选中的,因此,这种特殊性,就会使得她们在皇帝的心里,与那些选秀的女子不一样。

这种情况比较容易能被皇帝记住,受宠的几率也会大一些。

就好比是顾灵汐那般,就被皇帝放在了心尖儿上,还亲自替她出气。

顾灵汐的际遇,无疑让更多的女子心中羡慕的同时,都起了这样的心思。

只是有的女子没有太多的心机,还在穿衣打扮上花费心思的时候,就已经让人家捷足先登,让人想出了在狩猎的时候制造偶遇与皇帝邂逅的办法来。

其实这些姑娘的心思大部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因此,营地里的大多数男人在看到皇帝身后跟着的那个白色斗篷的女子的时候,都不由露出了会心的一笑,觉得这女子实在是聪明。

而大多数的女子在看到那个身影的时候,都不由暗中露出了妒恨交加的情绪。

心中想着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主意呢?

但是现在后悔都晚了,因为现在天色晚了,皇上不可能半夜里去林间狩猎,而且让她们半夜三更去山间林里,她们也不敢。

再说了,无意中邂逅这种事情,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

刚开始皇帝无意中邂逅几个女子,可能心中兴致盎然,觉得十分有趣,有新奇。

可是次数多了,就不会这么想了。

不但新意全无,而且皇帝又不傻,他肯定知道这都是这些女子故意的,次数多了,也不免心生厌恶。

所以想要引起皇帝的注意,只能在另外想其它的办法。

除非容貌十分艳丽,像是承亲王的王妃那般。

那等容貌便不需要花费什么心思了,一定能夺取年轻的君王的心意。

几乎大部分的女子都因为妒恨对那白衣女子的身影腹诽不已。

但表面上却不敢说什么。

一行人都对皇帝行了礼,慕容楚看上去心情很是不错,抬抬手让众人平身。

众人见皇帝的心情这么好,都下意识的以为,是因为他狩猎了一个美人的缘故。

心道这美人到底是如何的绝色,才能让皇帝的兴致看上去如此高,心情如此好。

那白衣女子不知道自己已经引起了这么多人的妒恨和好奇,此刻已经下了马。

随后,她将头上罩着的斗篷的帽子给摘了下来。

几乎所有人都在盯着她看,想看看她是哪家的女子,怎样的绝色。

那帽子被摘下来,女子抬头起来的时候,很多人都惊讶了:竟然是她?

就连白一弦都觉得有些惊讶,万万没想到,这女子竟然还是个熟人,就是石岩国的公主石灵素。

那天她跟皇兄商议之后,接着就付诸行动了。

当然,也有很多人不认识她,也没见过,看到周围人的惊讶,于是便都在询问,这女子到底是谁,哪家的贵女,以前没见过呀。

之前见过石灵素,知道她身份的人,便跟周围的人解释着她的身份。

白一弦不由皱皱眉,心道这石灵素到底想要做什么?

之前白一弦救了她,她就想通过和亲的方式来嫁给他。

被拒绝之后,慕容楚已经下旨,将她许配给了赵云飞。

如今,她却又突然跑到这里来,趁着慕容楚狩猎的时候,来邂逅慕容楚。

这位公主,到底想做什么。

慕容楚跟侍卫交代了几句之后,就冲着白一弦走了过来。

他看着白一弦笑道:“八弟,你猜,我狩猎的时候,见到谁了?”

白一弦说道:“我都看到了,还用猜吗?

这石灵素,到底想要做什么?”

慕容楚笑着说道:“做什么,你看不出来吗?

我到觉得,这姑娘对你是用了心的,你不如就考虑一下,把她给收了吧?”

白一弦有些惊讶,看着他问道:“对我用了心?

这句话是何意?”

慕容楚说道:“我是从这西山的深林之中遇到她的,你以为,她之前在这西山遇险,如今克服心中的恐惧,又来到了这西山,是为了谁?”

白一弦说道:“我以为,她是为了邂逅你的。”

慕容楚说道:“与我可没有干系。

人家是为了来邂逅你的,所以才带着古琴,藏在这山中,弹奏着曲子,就是为了等你的。

没想到,你下午没去狩猎,不得已,才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白一弦皱皱眉,显然也没想到石灵素竟然还没有死心。

他心中不由一叹。

慕容楚却显然被这石灵素的一番做法给打动了,笑着说道:“天寒地冻的,她在这林中弹琴,也不知道弹了多久,冻的脸色通红,手都冰凉没有知觉了。

也是有些可怜呢。”

白一弦闻言不由无语的说道:“咋的?

你还怜香惜玉起来了?”

慕容楚说道:“其实这位灵素公主的容貌着实不错。

你是没看见,天地都是白茫茫一片,她身着一身白色的衣衫,坐在那里抚琴,一抬头的时候,犹如山中的一个精灵一般,着实惊艳。

八弟,你是当真不考虑一下吗?

反正啊,你有三位娘子,也不差这一个嘛。”

白一弦不由摇摇头,说道:“可见此女心机深沉,你之前可是坚定的站在我这边儿的。

就因为她的这一个林中抚琴的行为,你就动摇了,倒是当起她的说客来了。”

不得不说,男人,大都是喜欢怜香惜玉的,就连慕容楚也不例外。

白一弦很想怼一句:反正你也不差这一个妃子,你若怜惜,不如你收了吧。

想想不合适,所以也就没说。

慕容楚一听白一弦的话,不由一楞,转念一想,倒也是哈。

这石灵素跟自己什么关系?

啥关系都没有嘛。

就因为她一个举动,自己就被打动了,觉得她对八弟用心,开始怜惜她的行为和用心,转而开始劝说起了八弟。

慕容楚不由摇了摇头,说道:“八弟说的有理。”

白一弦笑道:“你忘了,你圣旨都下了,就连赵云飞那边你也去了圣旨。

莫非要追回圣旨,朝令夕改不成?”

慕容楚哈哈一笑,说道:“我只是见她对你十分用心,还道是真情,所以被这真情给打动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