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星球进化系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Ninharsag51,时间点745505,晓知到你的问题。

秩序者不会受到威胁,你们无法探知全球人口中某一个或者哪一个是秩序者;

同时,秩序者未觉醒前受到监控和保护,任何潜在的威胁将被清除。

秩序者,片段X

总玄宇宙世界某个不知名的星球,奇库拉合金飞行器半露在一片沼泽之中。

这种飞行器是奇库拉0玄度文明107817个标准时间段前生产的最低端旅行舰,在整个总玄宇宙世界只能用落后的落后形容。

在这艘飞船又在这片无人之地度过上千个时间段之后,一股能量开始出现。

半露出地面的瞭望台的靠椅上能量凝聚尤为聚集,一个小规模纯无梦想场被创建,玄无物质面粒子从虚空中出现、组合、凝结成靠椅上的人形物体。

秩序者ST0从“关闭”中重新构建,景色如旧。

177个时间段一晃而过,靠椅上ST0使用的是一种自称人类的人形女性载体外形,也是它使用最多的外在载具。

风暴肆虐的沼泽,闪电不断的冲击在ST0眼前辽阔的沼泽地带,如不断生灭链接天地的脐带。

淡橙色类烷气密布,天空下起一种类似甲烷的物质,星球过低的引力使其以某种梦幻般的速度,缓缓飘落,汇成小溪,描绘出沼泽的一条条脉络。

雨水触动了这片沼泽的活力,沼泽泥土变得发光并被翻开。

无数闪亮、颜色各异、编号F09000A17894的半植物性水母状生物,开始向上飘散在这片天地间——玩闹,嬉戏,繁殖,以及吸取更多的养分。

飞船之下,某只类似恐龙的蜥蜴状生物,数十米的身躯,没有四肢。

取而代之的是无数喷射类甲烷的喷射口,喷射口调整方向来回游荡。

在接近飞船的阻断立场时被切为两半,夜光性质的淡蓝色血液四溅,身躯无力的坠下。

结束了它生命的旅途,再次融入这片土地的循环体系,成为曾无数丧命于此生物中的一员,默默的消失在这片无声的世界之中。

ST0伫立在瞭望台透明防护层内,面向眼前无尽的大地,风暴肆虐,闪电幻灭,落雨如梦幻。

而生命在之间游动,配上一首悠远漫长的乐曲。

音波被合金壁面反射,回荡在瞭望台空间中。

波的起点是ST0手中一种早已消失在时间洪流中的古老的乐器,终点是ST0的眉头轻皱的思绪深处。

之后ST0随意放下手中的乐器,转身,绚烂的裙袍随之摇摆,绝世的容颜和身体呈现完美的黄金比例。

但身为这颗星球唯一的智慧生物,没有观察者去欣赏ST0每一个完美的动作。

ST0为自己倾倒一杯咖啡,这是一种曾经生长在蓝星的植物加工制品。

对于任何物质,复制了其化学成分后即可被随意制造,但这些咖啡土生土长,是ST0亲手培育。

对秩序者ST0而言,也许星球、飞船、乐器、咖啡……

一切的存在只是将世界变得日常化。

可以没有星球而存在着;

可以没有飞船而存在着;

可以没有飞船而去到任何地方;

可以没有乐器而存在着;

可以没有咖啡而存在着;

可以没有任何外在身体而存在着。

但这种存在却失去了日常,失去了世界存在的意义,在“打开”的状态这一切都是必要的。

跨玄度通讯室,ST0阅读到这封来自79个时间段前71玄度文明发送的跨玄度通讯内容:

0.001个标准时间段前,侦测到XXXXXXXXXX位置的“子状态跃迁”,ST01已离开“关闭”状态。

“懵”正在幸福的吸收这大自然的恩惠,将天空飘落的液体储存进自己的副囊中,以备下一个旱季。

那时沼泽将变成龟裂的大地,它们将迁移至远处的森林深处。

懵将第二个副囊储存到一半时,震动开始出现,懵本能的望向远处突出沼泽的椎圆体——那是死亡之地。

从懵出生便存在,遗传的本能让懵远离那里觅食,所有在这片沼生活的生物无不如此,除了那些不定期新来的外来捕食者。

震动逐渐增强,于是在懵朦胧的意识中为自己的后人记下了这样的现象:

远古的某一天,死亡之地的圆锥体离开沼泽并开始上升,速度逐渐攀升,穿过层层云雾。

在九千尺的积云中时隐时现,最终带着一条蓝色的等离子尾迹,消失在懵的视界之外。(01-10-418:8)———————————————————

时间点47546745755,晓知到你们的问题。

无法监控秩序者,所有片段来源于外在的意识源,通过“复原”技术,我们可以得知曾经发生的。

当这个族群进化至0玄度以上,他们回顾自己的潜意识信息场,通过一系列复杂的操作,可以捕捉到曾经光子的轨迹。

在他们祖先曾经视觉神经元中留下的脉冲,即可以“复原”他们祖先曾经见到过的场景和当时的音波。

虽然玄无物质面的信息复原后可以得知这个族群祖先见过的任何事情,但更深层的被遮挡的事物无法复原。

当这个文明进化至60玄度,通过新的技术,可以捕捉到被遮挡在内部的信息。

这些信息残留在玄无其它五个面中,通过复原,即可得出视界内所有隐藏和显露的信息。

如果他们祖先曾看到过一个盒子但从来未曾打开,那么“复原”技术就可以复原出包括盒子和内部的东西。

当文明达到70玄度,我们可以复原总玄宇宙世界所有曾经被任何意识触及的东西,比如蓝星曾经一只兔子的视角。

我们可以复原出兔子观察到的外在的、内在的所有信息。

如果这只兔子曾经看到过人,这个人坐在你们航空飞行器中,而航线只是偶尔路过兔子的上空。

兔子只是偶尔一瞥看到了这个飞行器。

当70玄度的文明提取这只兔子曾经存在的所有信息。

甚至可以复原出飞机中乘客的思想、心理活动、面部表情,一切的一切。

总玄宇宙世界70玄度文明,为了监控秩序者,成立专门的“复原机构”。

无数探测器布满总玄宇宙世界,从一个世界到另外一个世界。

收集这个世界曾经发生过的所有信息,之后送至“云”计算中心中提取出有价值的信息,分析,处理。

最后从无数的信息中复原出秩序者足迹的片段,但这些片段往往已经是事情发生很久以后的事了。

咖啡是秩序者亲手种植的,如果是克隆,那么所有咖啡颗粒的结构将是一模一样的。

咖啡被储存在飞船时间储存囊中或者秩序者随手开辟的附属空间中。———————————————————

这些信息已经在前述文中体现,稍加分析,你们即可得出更多的信息。———————————————————

但我们无法复原包括秩序者在内一些个体的心理活动,因为当使用常规方法来“复原”就会发现他们没有任何心理活动甚至常规性的意识状态。

因为其行动的意义在更高层面运作。(01-10-514:4)———————————————————

秩序者,片段X

救赎之日后,秩序者清除了战乱中太阳系所有外文明。

失去卫星月球的蓝星上,从绝望中再次重拾文明的人类经过漫长的岁月和发展最终在九大行星之上建立了恒星系殖民地,并达到了9玄度文明程度。

是年纪元4791年,在漫长的时间轴中滚动的车轮再次迈向了一个转折点。

正值寒冬的雪夜,“安”环抱电磁步枪,伏在森林落雪厚厚的积叶之下,作战服生命循环系统的工作良好让安感到一丝温暖与安慰。

作战视觉辅助设备中,对面山头一半被夷为平地,暴露出其中破碎的掩体设施。

其中燃烧的树木和尸体随处可见,树木是安和同伴亲手种植的。

而尸体是和安一起种植树木的伙伴,还有“音”。

想到“音”,安意识中的理智瞬间被愤怒所充诉,血丝布满了双眼。

而山间“天人”消无声息游荡的重火力反重力战斗巡逻机,却不是安能应付的。

安猛然扯下脖子上每日进行祷告的人形透明挂坠,捏为粉碎。

“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神”。

理智的潜伏是安最终的选择。

死寂的静默中安第一次感到自己如此渺小,无能为力。

安本来不叫安,编号AA1411901是“天人”对他的称呼。

他的父母分别是编号AA17809和编号AA17891。

安独自居住在山顶的小屋中,他已经到了“独立”的年龄。

种植粮食上缴给来收割的“天人”工业飞船,每月领取配给。

定期赶“马”车去集市交易,是他生活的全部。

如若不是天空中不时滑行而过的“天人”的飞行器,编号AA1411901的生活更像是一幅十九世纪的田园油画。

安本来也不是战士,一片从天而降的抵抗组织宣传终端让他变成了战士。

而当时他正在山顶石屋下阅读一本从集市交易到的描写救赎之日的小说,发黄卷曲的纸质书本已不知被传阅了多少遍。

当安满意的合上书时,终于注意到身边薄如蝉翼的宣传终端。

随手捡起落在身边的“纸”,高科技的宣传终端之上播放的激进的言语和视频让年轻的安不禁热血沸腾。

望着山脚下即将成熟的麦田,少年起身而去。———————————————————

“雅利安·西”俯视着脚下的大地——连绵不绝,战火不断。

星球运行在虚空之中,而头顶星空璀璨,地面和四周是透明的晶化玻璃,特殊加工,坚固,零折射,就仿佛不曾存在一般。

雅利安·西感觉自己仿佛悬浮在这颗被称为蓝星的星球之上,就如同恒古的神祗。

这种祷告室所带来的独有感觉,非常喜欢。

房间中心是一尊男性水晶雕像:

直达十米高的屋顶,雕像负手而立,长发披肩,身着连衣袍服,眼神凝望着浩瀚星空。

雕像正是救赎之日的主角,而人类已经将其发展为一种宗孝。

雅利安·西身处的太空城市一号——“圣光”,运行在蓝星近地轨道上。

而这样的太空城蓝星轨道上有三座,分别为“圣光”、“救赎”和“起源”。

城市数十公里的体积凝聚了人类几十万年来的科技结晶,这里居住着新人类的精英。

新人类和旧人类在外型上并没有什么不同:

同样是绿色的皮肤,同样分为雌雄两性,同样进食和排泄。

只是玄无的更新让他们的神经元变得更为密集强壮和敏捷,随着大脑潜能的不断开发最终让一小部分人类走在进化的前沿。———————————————————

“刑天”的名字是自己起的,刑天这个名字曾属于某个古代的神祗。

刑天本来也没有名字只有编号,恩人给了他名字,恩人给了他武器,恩人甚至给了他一个舰队,而刑天需要做的只是去找人操作它们。

刑天负责对“天人”的全部作战行动——总指挥官,背对舰桥的水晶雕像,面向恒星的方向望去,刑天眼睛反射着远处恒星微弱的光芒。

若仔细观察会发现其中有一丝不属于反射的光芒,由内而外,是精神力强大的表现。

一个新人类!

新人类在抵抗组织不常见却也不少见。

舰队是新人类联盟1776年前淘汰的老式战列舰,如同伏在太空中的铁盒,强大的火力和脆弱的防御是低等文明战舰的通病。

战舰配置的主炮磁轨炮可以夷平恒星系任何一座高山,而护盾和装甲系统却抵挡不住新人类最新服役的“救赎号”光压炮0秒。

这样的战列舰“刑天”有1艘,它们分开隐藏在太阳系行星之间。

刑天在等待,等待新人类将所有注意力放在蓝星上的时候,也许需要几个月,也许几年,他等待联盟最脆弱的时候。

他甚至为此故意暴露了组织在蓝星上几个重要基地的位置,因为新人类不会想到,反抗组织的力量已延伸至蓝星以外。

一万年前应该已经融掉的老式战舰伏在身边黑暗的宇宙空间中,准备给他们最致命一击。

对刑天来说,只要破坏了联盟各大行星上的战舰补给建造设施,只要再等上几年,联盟强大的新式战舰就会变成太空中的一堆废铁。(01-10-519:8)———————————————————

蓝星这片风雨飘摇、战火连绵的大地之上,奇库拉飞船凭空出现在某座山顶之上。

山顶下是一望无际的麦田,而隐蔽系统让人类和他们的科技无从发觉。

“默”仔细观察,没有跨玄度世界所产生的空间涟漪。

同时,这艘奇库拉飞船的玄度迁跃引擎早已经坏掉,只能在三维空间做常规飞行。

而这艘飞船刚刚完成的跨玄度运动,是由某种未知力量完成的。

少女不知是何时站在屋前,由于太过完美,甚至于完美的让世界产生了抗拒,不溶于环境,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又仿佛本该如此。

之后,所谓的“存在”似乎变成了只有两种东西:

一种存在叫做眼前的少女,一种存在叫做整个世界;

这就是存在的全部,存在的两个面。

“默”身为总玄宇宙世界十二最强大的纯无体,万年又万年也不曾动摇的意识,竟然微微的产生了这种感觉。

少女微微一笑,类丝质的贴身衣物变得皱褶。

少女蹲了下来,紧紧注视着这间破旧石屋的墙壁,清澈的眼神荡起涟漪,就像面对许久不见的老朋友。

若以60玄度以下文明视角,这间石屋并没有任何特殊。

“喂?”

终于凝视了一天一夜后,少女如此说道。

没有回音,仿佛屋中并未有人居住,而事实显然也是如此。

“哼!”

少女轻哼,突然起身。

类丝质的连衣裙不知何时已经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件蓝星1世纪人类登山所穿的男性冲锋衣。

推开石屋的木门,屋中散发出许久没有人居住的气息。

少女微微一笑,瞬间徒手拆掉了石屋。

石墙的三面墙壁,轻轻一碰即化为一堆乱石,而少女所处的情景也从屋内变成了屋外。

一面墙,少女,和少女背后的木床,静默着。

树木,森林,昆虫鸣叫着。

“安”藏在树后,看到的正是这样的画面,包括由于看到完美的符合人类审美观的容颜所产生的愣神。

曾经战士的训练,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环抱电磁步枪枪口微微瞄准拆掉自己石屋的家伙。

同时启动作战服反扫描装置,外骨骼装甲充能90%,因为只有新人类才有类似的能力。

“默”早已经注意到树后熟悉的少年,在一天前少年躲避着身后的追击,一边小心翼翼的接近石屋时就已经发现。

而眼前的少女同样早已发现,当“默”观察到少年的动作,万年稳定的意识再次产生了一丝波动。

因为整个总玄宇宙世界没有人敢用武器指向秩序者。

“默”第一次触碰到少年时他只有8岁,身体甚至还带有一丝婴儿肥。

那年少年将“默”捡起,并扔进一堆石块中。

最终“默”和无数石块一样,成为了石屋基体的一员。

在少年眼里“默”只是一块石头而已,而“默”却看着少年一天天长大。

似乎是等待树后的小观众,少女面对电磁步枪依然毫不在意,凝视许久后最终对最后一面石墙深出了右手。

雪白纤细的手指插进石墙中,最表面的石头应声而碎,最终少女手中握着一块拳头大的石块。

最后一面墙也似乎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随即倾倒。

也许是由于意识中的那一丝波动,也许是因为无法预测“秩序者ST0”的下一步行动,也许是由于已被找出不必再隐藏下去,“默”终于“开口”,使用音波传送信息。

总玄宇宙世界流传着这样的传说:

当你和秩序者交谈有一个法则需要遵守,就是交流者必须配合秩序者当时所扮演的角色。

“默”在它无限的生命里听过这个传说,传说提出,这样存活率会比较大。

“默”很快融入了角色。

“别捏啦,老骨头快给你捏碎了!”

少女手中石头传出的音波如是说道。

“哼!你在这里多久了?”

少女扔出石头,踢到树边。

“默”知道秩序者不需要问他,当秩序者见到他时,他的一生曾经经历过的一切,秩序者早已经取读。

对话是一种形式,“默”觉得自己有必要配合。

“十几万年吧!”

被踢到树边的石头哼唧道。

“伟大的‘默’前辈,十几万年就在蓝星当一块石头?”

秩序者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即转为微笑:“你,可真厉害!”

“做一块石头有什么不好?”

“石头”争辩道:

“看透了朝生暮死,感悟纯无无限的造化。

做过路边的石头,最终道路消失了;

做过房屋建筑用的石头,最终房屋消失了;

做过被收藏的石头,最终收藏石头的人化为一缕尘土;

做过绊倒别人的石头,最终被绊倒的人将我踢到路边;

做过水中的石头,无数的鱼儿在我身上排泄。”

ST0蹲在树边,凝视石头。

石头说了一天一夜,ST0则听了一天一夜。

“你找我到底做什么?”

午后,石头从滔滔不绝中突然打住。

默意识到自己似乎有点配合过头了,于是石头发出了自己的疑问。

“ST01现在在‘打开’状态”

少女如是说:“你跟我走!”

石头陷入一阵沉默。

“不行,我就要感悟到了,十几万年的时间流逝,沉默和不动,寂静的观察中某种东西已经很接近我的纯无体了,我就要得到它了”

默慢慢的说着,但默知道,如果被强迫,自己只能跟ST0走——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自己完全没有选择权。

“多久?”少女问道。

“700个标准时左右吧”石头道。

“好,我等你”少女将石头捡起,扔入空中消失不见。

不久后蓝星古文明人弗罗伦萨城市所在的位置,一座现代化工业城市中,一颗石头掉在了路边,和整个工业园区显得格格不入。

“你想获得力量?”少女用一种冰冷的声音说道。

面对的少年将电磁步枪平端至胸口,指向面前的少女,那个微笑的和石头说话的少女。

温柔的感觉,瞬间转变成死寂和冰冷,身体在颤抖,电磁步枪能量已经耗尽,每秒上千次脉冲下少女毫发无损。

这是新人类也无法做到的,但少年却不想逃跑,少年潜意识深处直觉到如果转身,眼前的少女会毫不犹豫的杀死自己。

许久后,安在少女的注视下接近崩溃,少女终于开口。

“很好!我给你力量,就当作为毁坏石屋的赔偿喽,那一定很好玩。

请为这个世界带来乐趣吧!但不要一下全部玩死哦”

安失去意识前,少女是微笑的说出这句话的,那个微笑陪伴了安漫长生命中无数的岁月。

是圆形的,没有颜色即是它的颜色。

直径七米,而圆形只是它投射在维的一个面而已。

它是一艘战舰,可以这么称呼或者翻译。

这艘战舰,被秩序者从一个纯无梦想场中制造,花了5秒钟。

这艘战舰设计图,是“极尔人”的巅峰杰作,50玄度文明技术的结晶。

“安”花了几个小时明白自己的处境——身体是一艘飞船,而曾经的身体仅剩大脑,位于飞船核心。

一切就像做梦,或者,本身就是一场梦。

安静静的漂浮在新人类太空城上方,而对方完全无从察觉。

安花了一年时间从舰船辅助系统中学习并适应了自己的新身体。

安现在觉得自己就是神,因为这艘战舰甚至有能力干涉物理法则。

“世间,是有神的!”

安告诉自己。

“因为神创造了神”。(01-10-519:8)(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