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星球进化系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出了贫民区,羽凡嫌在县城驾车麻烦。所以,他在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后,直接让幻影隐身朝医院方向飞去。

以幻影的速度,这点距离一秒都不用,羽凡便带着小女孩到了医院。

在医院走廊,把小女孩身上用于限制的星力抽回,羽凡把小女孩摇醒。

“…这是哪里?”

睡眼惺忪的睁开眼,小女孩迷茫的看着四周自语。

“走吧,你妈就在这间病房。”

见小女孩醒了,羽凡怕她再次来个爆发,忙起身朝着走廊对面——仅三米处的病房门走了过去。

小女孩见状,依然有点迷糊的她,只好也从休息椅上下来,跟了过去。

推开病房门,小女孩的母亲躺在白色的病床上,好像已经睡着了。

“妈妈?妈妈你怎么了?!”

见母亲真的躺在病床上输着液,小女孩惊呼一声,朝病床跑了过去。

这一声惊叫,把因为劳累休息睡着的小女孩母亲再次吵醒。

“焉儿?焉儿你来啦。”

睁开眼朝身旁看了看,发现是自己的女儿,小女孩的母亲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嗯,妈妈你没事吧?”

见母亲能睁开眼正常说话,小女孩提到嗓子眼的心落了下来。

“傻孩子,妈妈能有什么事。”

瞅着小女孩流眼泪的模样,小女孩母亲摸着小女孩的头发,温柔的说。

站在病房门口,看着这一幕的羽凡,心里也有着些许的宽慰。不过,这丝宽慰没出现几秒,就再次被他甩到了脑后。

作为这出戏的导演,他可不能入戏太深。否则,因为戏中动情影响了计划。从而坏了任务,他到时候想哭都没地哭去。

“是时候做最后一步,和她们摊牌了。”

心里合计着,羽凡暗道。

待母女俩话说的差不多了,羽凡走到了病床旁边。

“焉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今天早上救我的恩人。

也是…昨天来我们家,被我们救的那位先生。不过,这位先生会易容的本事,昨天那个大叔的外貌并不是他的真实面容,今天这个才是。”

看到羽凡走了过来,小女孩母亲忙给小女孩介绍。

“你是昨天的大叔?我说为什么昨天看大叔的面相不对劲呢,原来大叔是易容了啊。”

闻言,小女孩抬头朝羽凡好奇的瞅了瞅,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你叫焉儿?”

对于小女孩的话,羽凡没有在意,笑了笑后亲切的看着小女孩问。

“嗯呢,大叔我叫祃焉儿。”

听到羽凡问她的名字,祃焉儿高兴的回答。

“额…焉儿,你以后叫我哥哥就好,我今年也没多大。”

被一个四岁的小女孩称为大叔,羽凡头上布满黑线的说。

“嘻嘻,好的,大哥哥。”

看到羽凡尴尬的模样,祃焉儿嬉笑一声,调皮的回答。

“小伙子,说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见女儿和羽凡聊的很开心,祃焉儿的母亲笑着问。

“噢,我叫韩羽凡,家在上京。阿姨不介意的话,叫我小凡就可以了。”

听到祃焉儿的母亲问话,羽凡礼貌的回答。

“我的名字叫祃韵,老家也是上京人。”

闻言,祃韵笑着自我介绍。

“阿姨也是上京人?那真是太巧了。”

听到祃韵的自我介绍,羽凡颇为惊讶的说。

“我是跟着焉儿的爸爸,来到冀省的。本来我们当初是打算在冀省做些生意,只是后来生意不景气赔了,欠了一屁股债,焉儿她爸也被那些要债的逼死了。

唉,最后只留下我和焉儿母女俩相依为命。”

说着说着,祃韵竟有些伤感的低下头抹了抹眼角的眼泪。

“阿姨你看这样行吗?我家在上京也算有些产业和势力,如果阿姨没问题,我可以接阿姨和焉儿去上京住。”

早就让幻影调查过祃韵一家资料的羽凡,听到祃韵的话,为了配合对方的伤感情绪。故意沉默了几十秒后,才有一脸正经的说。

“唉,我一个女人家,去了上京又有什么用?在这个小县城我和焉儿还能勉强生活下去,一旦去上京那种大城市,我连自己都养活不了,哪还能照顾的了焉儿。”

听到羽凡的建议,祃韵叹息了一声,摇头拒绝。

“在上京的生活等问题,阿姨完全不用担心,到时候我会给阿姨安排的。”

听到祃韵的担忧,羽凡笑着说。

“你的好心阿姨心领了,但我们母女俩总不能赖着你一辈子吧。虽然我们昨天是救了你,但这种白吃白喝,没脸没皮的事,我做不出来。”

闻言,祃韵再次摇头拒绝。

“阿姨,你不为自己想想,也得为焉儿想想吧?焉儿今年已经四岁了,在大城市里的孩子,这个年纪有不少都已经上幼儿园了。

就阿姨现在的这种生活条件,即使在这里继续生活,等以后焉儿开始上学,那些上学的费用,也是个很大的问题。

难道阿姨你不想给焉儿创造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吗?现在焉儿还小,不懂事,没接触过外面的世界,所以她也不会在意。

可是以后呢?等她慢慢长大,上了学。接触的同龄人多了。以阿姨家里的生活条件,焉儿无可避免的会被其它同龄的一些小孩们嘲笑。

那种情景,阿姨你真的忍心让它发生在焉儿身上吗?”

见祃韵还是摇头拒绝,羽凡忍不住眉头皱了起来,说话也有些重了。

待羽凡说完这些,整个病房陷入了一阵沉默。

只见祃韵被羽凡这话说的低着头,没扎针的左手摸着焉儿的小脑袋,她此时的目光中充满了挣扎和慈爱。

“我可以答应小凡你,去上京居住。但是我也有我的条件,我绝对不会吃白食。”

过了三分多钟,祃韵抬头认真的看着羽凡说。

“这没问题,我家里缺保姆,阿姨你可以来我家当个保姆。”

听到祃韵终于松口了,羽凡嘴角带笑的回答。

“做保姆我不行的。”

听到羽凡要让她做保姆,祃韵忙摇头。

“为什么不行?”

见祃韵这样,羽凡纳闷了。

“我从没做过保姆,你让我去做保姆,我一定做不好。”祃韵说。

“我还以为啥呢,这个问题。阿姨你放心。我家里保姆有很多,你到我家后,跟着她们一起学就行。”

听到祃韵居然是这个原因,羽凡笑着回答。

“哦,那好吧。”

闻言,祃韵明白的点了点头。

“快八点了,我去外面买些吃的。”

笑了笑,羽凡抬头看了看病房里的挂表,说。

“真是麻烦了。”

闻言,祃韵歉意的说。

“没事。”

说完,羽凡离开了病房,出去买早餐去了。

在医院外面的店里,羽凡买了着吃的和水果,很快又回到了病房。让祃韵和祃焉儿母女俩先吃着,羽凡借口有事离开了病房。

“幻影,今天下午把祃韵身上的伤治好,我晚上要带她们回上京。”

来到医院楼顶,羽凡望着周围的景色,对幻影命令。

“嘻嘻,好嘞。”

闻言,幻影嬉笑的回答。

上午几个小时,很快的过去,中午吃完饭。在羽凡的要求下,县城医院的主治大夫,给祃韵用了最好的药。

至于药的效果,羽凡并不关心。因为他想要的,只是想以此为借口,方便幻影对祃韵伤势的治疗。

在羽凡精心的安排下,下午四点左右,祃韵本来需要静养数个月才能下地走路的伤势,就已经基本痊愈,可以正常走路了。

最终,在县城医院,几个资深大夫的不解目光中,羽凡带着祃韵和祃焉儿母女俩办理了出院手续。

开车带着母女俩回到贫民区,羽凡让祃韵母女俩收拾下需要带的东西,随后和自己坐车前往上京。

祃韵母女俩的房子,就只有两间车库那么大,所以也没什么需要带的大件物品。最后,母女俩拎着一个行李箱,就出来了。

把行李箱放在越野车的后备箱,让祃韵和祃焉儿母女俩坐在第二排座位上。一切就绪后,羽凡驾车朝贫民区外驶去。

出了贫民区,羽凡在脑海里让幻影规划出一条最近的路。然后,他就装个样子的,把双手搭在方向盘上,让幻影自动驾驶着朝着上京方向开去。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行驶之后,羽凡一行人终于来到了上京区域内。

又花了一个多小时,一行人来到了韩家别墅外的停车场。

“这就是我家了,阿姨跟我来吧。”

把车停好,羽凡帮祃韵母女俩拉着行李箱,微笑的指着面前的韩家别墅,向母女俩介绍。

“哇!大哥哥家好大哎!”

望着这从没见过的大号别墅,祃焉儿惊呼道。

“小凡,这都是你家的?”

抬头望着眼前的别墅,祃韵吃惊的问。

“对啊,不过平时家里就只有我爷爷奶奶还有我在家。我父母两人因为工作原因,平时很少在家的。”

闻言,羽凡一边朝着韩家别墅的大门方向走,一边回答。

“哦哦。”

闻言,祃韵已经不知道该说啥的回答。

这么大的别墅,平时居然就只有三个人在家,她想,这也许就是有钱人家的生活吧。

进了别墅大门,羽凡朝着跑过来的大黄瞪了两眼。见到羽凡的眼神。本来想在主人面前叫两声的大黄,尾巴一夹,又低着头转过身,灰溜溜的跑回狗窝去了。

沿着鹅卵石小路,穿过院子里的花园,羽凡带着祃韵母女俩,来到了别墅大厅。

“少爷好。”

刚进大厅,负责别墅内卫生的余姨就朝羽凡走了过来,打了声招呼。

“正好,余姨你也在。”

看到来人是余姨,羽凡一乐。

“祃韵阿姨,这是我家的保姆管家余姨,你以后就跟着她做保姆吧。”

把余姨招呼过来,羽凡笑着对身后的祃韵介绍。

“哦哦,好的。”

闻言,祃韵看着走过来的余姨忙说。

“余姨,这是我的朋友。我把她交给你了,你以后可不能亏待她啊。”

见余姨走了过来,羽凡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叮嘱道。

“放心吧少爷,我心里有数。”

看着羽凡长大的余姨,对羽凡当然再熟悉不过。当听到羽凡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她自然明白这个祃韵她不能惹,得供着。

“另外,你在家给她们母女俩收拾出一间屋子出来,以后祃韵阿姨她们就在我家住着了。”

听到余姨的回答,羽凡知道余姨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再次吩咐。

“好的,少爷,我这就叫人去收拾。”

闻言,余姨当即回道。

“嗯,去吧。”

闻言,羽凡点了点头。

待余姨走后,羽凡转身对祃韵说:

“阿姨,余姨收拾屋子需要些时间,你们先去我的卧室休息会儿吧。”

“好,听你的。”

刚才羽凡和余姨的话,祃韵听在耳里。她怎么也不会想到,羽凡居然会让她们母女俩住在这座豪华的别墅里。

带着祃韵和祃焉儿母女俩,羽凡到了自己的卧室。

“冰箱里有水果,那边有鲜果汁,阿姨你们随意。我去厨房让厨子们准备些吃的。待会儿饭好了,我再来叫你们。”

笑着大概指了指位置,羽凡打开卧室门,出去了。

“妈妈,大哥哥的卧室好大好大哦。”

站在卧室门口,仅有六十多厘米高的祃焉儿,有些拘束又好奇的朝卧室四周张望着,拽着祃韵的衣角小声的说。

“是蛮大的。”

听到女儿的话,祃韵望着这相当于一座带独浴卫生间,四室一厅房子的卧室,苦笑道。

虽然羽凡出去的时候说了随意,但由于担心把羽凡房间里的东西弄坏。所以祃韵母女俩,最终也只是很拘束的在卧室客厅沙发上正襟危坐着,等着羽凡回来。

过了半个来小时,亲自在厨房看着厨师们把菜做好的羽凡,回到卧室,叫祃韵母女俩去餐厅吃饭。

穿过别墅大厅,来到餐厅,祃韵母女俩又被餐厅的巨大空间和豪华装饰,震撼了一把。

等到祃韵母女俩坐好,羽凡吩咐厨师们上菜。

“咕~~”

菜刚上了五盘,餐厅里就传来了祃韵母女俩的空腹声音。

“阿姨你们就别客气了,吃饭吧。”

缓慢的旋转着餐桌,羽凡微笑的说。

“噢,哦,你也吃啊。”

听到羽凡的话,祃韵拿着筷子的手,竟有些微微颤抖。只见她勉强笑着,谦让的说。

“好,一起。”

见祃韵如此紧张,羽凡只好先动筷子,吃了起来。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