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落魄的乞丐

听书 - 星球进化系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唤器铸灵?拿一个乌龟壳铸灵能干嘛?”

在幻影的基地空间内,随着小女孩来到房子内的羽凡。听完幻影的解释后,他望着房子里正拿着手中的小乌龟左瞅瞅右瞧瞧,欢喜的不得了的小女孩,疑惑的问。

“嘻嘻,我也不知道。”

闻言,幻影嬉笑的回答。

“好吧,那我们再观察会儿。”

见幻影少有的直接说不知道,羽凡有点意外的说。

“小龟龟,书上说只要能够以你的腹甲为器核,以你的龟甲为完器,引天地之精入体,方能唤器铸灵。

可是我虽然给你铸灵成功了,但我却没有铜钱,找不到三枚铜钱,我就无法学习河图、洛书。

学不成河图、洛书,我就只能停留在人算的入门阶段,永远也学不了天地衍算的方法。

呜呜~这可咋办呢?”

翻弄着手心里的小乌龟,小女孩愁眉苦脸的自语着。

“嘻嘻,我知道她为什么要用乌龟壳唤器铸灵了。”

小女孩话说完没多久,羽凡的耳边突然传来了幻影的嬉笑声。

“哦?你说说。”

听完小女孩的自言自语,羽凡心里也有了一些推测,他略有所思的说。

“嘻嘻,乌龟在几千年前的部落时代就被夏国人尊称为四灵之一的玄武。

在部落时期,夏国人就认为乌龟有灵性。同时乌龟的龟壳上,因为纹路特殊:

龟壳龟纹中央有三格,与易学占卜中的天地人三才对应;龟壳旁边有二十四格,与占卜中的二十四山对应。

龟壳上面有十格的,对应易学占卜中的十天干;龟壳底部有十二格,对应占卜中的十二地支。

部落时期,人类祭司们就是根据龟壳上的这些纹路对应关系,用乌龟壳和铜钱结合来进行占卜。

所以,我推测这名小女孩极有可能也是想用乌龟壳和铜钱的方法,来进行最为古老的占卜预言学练习。”幻影嬉笑的回答。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王八壳儿竟然还有这么多奥妙,真够神奇的。”

听完幻影的解释,羽凡望着小女孩手里的小乌龟,露出了惊奇的目光。

“嘻嘻,少爷你想怎么做?”

闻言,幻影问。

“怎么做…这个嘛,嘿嘿,当然是投其所好咯。”

愣了一下,明白过来幻影问的意思后,羽凡眼珠转了转,露出狡黠的笑容。

说完,羽凡让幻影把他从两间屋的房子里转移到了外面。

手朝地面隔空一抓,一个黄白色灰尘组成的小球出现在了羽凡的手中。他利用自身的星力,控制着手里的小球像擦粉一样,在自己的脸上、衣服上、鞋面上,不均匀的来回蹭了蹭。

等做完这些,他又用星力,把身上的衣服弄得皱皱巴巴的。最后,好像还是觉得不满意,他用星力,索性直接在裤子上打了几个破洞。

等做完这些,羽凡让幻影化作一面镜子。望着镜子里自己蓬头垢面,衣服破烂形如乞丐的样子,他嘴角露出了浓浓阴谋的笑意。

“哎呦~”

走到小女孩家的破旧木门外,羽凡一个前倾,跌倒在了破旧木门上。

“咚!”的一声,撞的木门险些散架。

“呀!你没事吧?”

被木门外突兀的响声吓了一跳,小女孩从木板床上跳下来,跑两步打开破旧木门,朝门外看去。

当她看到一名明显是乞丐的人,躺在自家门外的时候,她掩着小嘴,惊呼。

“水…水…我要…喝…水……”

担心被小女孩看出破绽的羽凡,在小女孩打开木门刹那,临时改变主意。用缩骨变形的本事,把自己的面容和身材做了些改变,让他看上去更像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大叔。

“水,大叔你喝吧。”

听到羽凡声音嘶哑的说要喝水,小女孩忙跑回屋里,倒了杯凉白开拿给羽凡喝。

“咳咳咳咳~

小娃娃,谢谢你呀…咕~”

猛喝了几大口水,貌似呛到羽凡,艰难的向小女孩道谢。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他的肚子就传来了一声空腹饥饿音。

“嘻~大叔你一定是饿了,你在这等一会儿,我给你拿点吃的去。”

被羽凡这突然的肚子“咕咕”声搞的一乐,小女孩嬉笑了一声,转身再次跑回了屋。

没过多久,小女孩端着一个白色的瓷碗回来了。在瓷碗里,放着一个白色的馒头和一根咸萝卜干。

“来,大叔,给。”

把瓷碗递到羽凡脏兮兮的手里,小女孩笑的眼睛弯成了两道月牙。

“…唔…呜……”

看到小女孩拿出来一个馒头和一块深灰色的不明物体,羽凡傻眼了。从小娇生惯养的他,哪见过这架势?

但本着完成任务的原则,他最终还是哭丧着脸的大口吃着馒头,大口啃着咸菜吃了起来。

“大叔慢慢吃,别噎着,吃完不够,我再给你去拿。”

见羽凡吃着馒头,还发出“呜呜”的声音。小女孩以为这是羽凡好久没吃过饭,见到馒头和咸菜太激动感动的哭了。

“够…够了。”

感受着嘴里传来的酸咸酸咸的感觉,羽凡强忍着呕吐的冲动,勉强说。

“咦?!

焉儿,这是怎么回事?”

在羽凡和小女孩说话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道讶异的女性声音。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羽凡转过头看去。发现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小女孩的妈妈。

“妈妈,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听到母亲的声音,小女孩把羽凡扔下,朝着她的母亲跑了过去。

“我忘了拿秤。焉儿,这是谁啊?”

回答了一句,小女孩的母亲望着一身乞丐打扮,明显进气多出气少的羽凡一眼后,警惕的低声问。

“我也不知道这个叔叔是谁,我刚才在屋里玩,听到门外有人撞门。

我打开门后,就看到这个叔叔躺在地上,说要喝水,然后我给他倒了杯水。又给他拿了个馒头和咸菜。”

见到母亲突然露出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小女孩天真的回答。

“焉儿,妈妈之前说过没有。妈妈不在家,你自己不能轻易出去,不能给陌生人开门。”

听完小女孩的叙述,小女孩的母亲把小女孩拉到一旁,小声的训斥道。

“妈妈,我知道错了……”

见母亲生气了,比较懂事的小女孩,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站在她母亲跟前,头低的低低的说。

“知道错了,以后别再犯了就行。走,和妈妈过去看看那个人去。”

被小女孩委屈的样子弄得心里一酸,中年妇女轻轻的揉了揉小女孩的脑袋,温柔的说。

“噢。”

闻言,小女孩乖巧的应了一声,跟在中年妇女的身后,朝着依旧躺在地上的羽凡走了过去。

“先生?先生?你…没事吧?”

来到羽凡身边,见羽凡手里抓着一小块馒头,嘴里吐着白色泡沫的样子,中年妇女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儿,颤声的试探问。

“水…水……”

中年妇女问完没两秒,看起来马上要断气羽凡,艰难的说。

“噢噢,好,你挺住啊,我这就给你拿水去!”

听到羽凡还有音,中年妇女大喜过望的回了两句后,忙转身回到了屋内。

十几秒后,中年妇女拿着一个水壶,一路小跑的跑了出来。

把水壶递给羽凡,中年妇女扶着帮羽凡喝了几口水。

喝完水,羽凡在中年妇女的期待目光中,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咳咳~今天真是谢谢你们了,要不是你们救我,我很可能就要饿死街头了。”

一副我很虚弱样子的羽凡,挣扎着从地上坐了起来。他脸上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身体摇摇晃晃的说道。

“先生我看你身体这么需要,要不你先到我家休息会儿,等好点了再说话?”

见羽凡说个话都很是虚弱勉强的模样,中年妇女脸色挣扎了几秒后,露出一个笑容的问。

“那真是麻烦了。”

闻言,羽凡眼底闪过一抹精芒,名正言顺的去小女孩的家里待一段时间,正是他废了这么半天劲演戏的真正目的。

在中年妇女的搀扶下,三分多钟后,羽凡躺在了两间屋子内唯一的一张双人木床上。

“我的三轮车和菜还在菜市场让人帮忙看着,焉儿你在家照看一下这位先生,妈妈卖完菜,就会回来。”

见羽凡躺在床上,没多久便一闭眼睡着了。中年妇女笑了笑,忽而想起来正事,忙对小女孩交待了两句。

随后,她在床底下拿出一杆秤,匆匆的打开破旧木门,出去了。

在中年妇女走了有个两分钟后,小女孩悄悄的走到羽凡的床边,望着羽凡经过尘土和变形“化妆”过的大叔脸,慢慢的皱起了小眉头。

“大叔的五官面相好奇怪,怎么看怎么像是被人强行安上去的呢,一点都没有正常人的面相自然。”

观察了一会儿羽凡的五官,小女孩按捺不住心里的疑惑,又小心的把羽凡的右手张开了一点。

“哇!这是大富大贵极度权势的手相哎。”

刚把羽凡的手掰开一点点,匆匆的瞥了一眼后,小女孩就忍不住惊呼起来。

“嗯?怎么了?你掰我的手干什么?”

装作啥都不知道的羽凡,缓缓的睁开眼,瞅着小女孩的动作,声音嘶哑疑惑的问。

“啊?没事没事,叔叔你继续休息吧。”

被羽凡撞了个正着,小女孩心虚的不敢去看羽凡的眼睛,小脸涨得通红,慌乱的回答。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