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疯狗

听书 - 星球进化系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不到三分钟,周丽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

“给您,这是您的金卡和贵宾卡。”

来不及擦一下额头上的汗,周丽第一时间把手中的两张卡递给了羽凡。

“带我去三楼吧。”

看到周丽因为剧烈上下楼奔跑,脸色红青,又一脸紧张的模样。羽凡心中的不爽消去了不少,再次露出微笑,

“这就是三楼。”

在周丽的引领下,羽凡来到了所谓的三楼。看着里面用水晶等物品装饰的奢华模样,羽凡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才有点样子嘛,下面那些几十、几百、几千的货色,居然还要让小爷我看。”

羽凡怀里抱着狗崽,浏览着三楼均是一万起的各类狗窝,笑着说。

他身后的周丽闻言,紧张的点点头说是,不敢多言。

“谢少,您看,这是我们店这周才从米国进口来的豪华狗窝别墅。

设计独特,内部还贴心的为狗狗安置了等离子家电等物品,价格在39万左右。”

一道熟悉的女性声音从前方玻璃廊道拐角处传来,闻声望去。羽凡发现,其人正是前不久,说有事离开的那名女导购员。

此时看她的样子,好像正在为一个怀里同样抱着只白色宠物狗的少年解说着什么。

羽凡和周丽两人的出现同样也引起了女导购员几人的注意,当看到羽凡两人时,女导购员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玲姐好。”

周丽作为实习生,店里的晚辈,很识趣的打了声招呼。

“呦~小玲,你们店里什么时候土狗也能进三楼了?”

谢少瞥了眼羽凡怀里的狗崽,瞬间嗤笑出声。

“谢少你别在意,周丽是新来的。还不熟悉店里的规矩,一定是她不懂事,误打误撞,把人带到三楼来的。我这就让她把人带出去。”

女导购员说着,朝羽凡两人走了过来。

“玲姐,我们有贵宾卡。”

周丽以为是女导购员误会,忙说。

“闭嘴!快带着这个客人出去,没看到谢少在这吗?”

并没有理会周丽的话,女导购员打着眼色严厉的对着周丽说。

“可玲姐,我们……”

“可是什么可是,让你快点走就快点走!”

女导购员再次打断周丽的才说到一半的话,很是生气的说。

“小玲,你这个新来的这么不懂事,留着还干什么,炒鱿鱼算了。”

一副小白脸模样的谢少,怀里抱着白色小狗,阴阳怪气的嘲讽。

“谢佟:1993年1月16日出生;现年15岁;父亲是上京银行界谢老五,母亲是国家企业高管;喜欢养小动物,虽性别男,但性格中偏女化。”

站在一边,看了一会儿戏的羽凡,在谢少说话后,突然语气平静的开口。

羽凡的话,让在场的几个人都是一愣。

“呦~没看出来,你还知道我谢少。”

很显然,谢佟对于羽凡能点出他的背景身份,并没有多少惊讶。因为这些表面的资料,不是啥秘密,只要有心,都能在网上查到。

“谢佟,做人收敛点。不要以为家里有几个钱就可以肆意装B,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还差的远。”

羽凡瞅着越看越娘的谢佟,轻轻抚摸着怀里的狗崽,不无警告的说。

“呦~你以为本少是吓大的?就看你抱着只土狗当宝贝的穷酸样儿,就知道你是个暴发户。

真有意思,一个暴发户竟然还敢在这教训本少。我告诉你,上京敢教训本少的人是有,但里面绝没有你。”

听到羽凡如此挑衅的话,谢佟来了脾气。作为在上京贵族学校混的还不错的他,上京比他有背景的人他当然认得。但眼前这个生面孔,他可不认为会比他厉害。

“暴发户?要说暴发户,应该是你吧?”

瞅着谢佟那刻薄的模样,羽凡笑了起来。

“呦~本少怀里抱着的好歹也是只R国本地纯血统秋田犬,价值7000米金。

再看看你怀里抱着的是什么?一只低贱杂种的土狗!估计你自己都搞不清楚,它是个由什么血统和什么血统的狗,杂交出来的杂种吧?”

见羽凡这副平静淡笑的表情,不知怎么的,谢佟看着就心里来气。所以,说话间,他的语气越加尖锐嘲讽。

“噢,我知道你是R国狗,养的是纯种R国秋田犬,你很厉害。

我是来买狗窝的,不是来和狗争论狗的,你随意。”

看着谢佟一副咬人疯狗的模样,羽凡突然觉得和这种人理论,自己太无聊了点。于是,他逗着怀里的狗崽,兴趣缺缺的说。

说着,羽凡转过身,往玻璃走廊另一个岔口走去。

望着突然气势一弱,走开的羽凡,谢佟有点没反应过来。

“噗~嘻……”

在一边观看了羽凡和谢佟两人整个过程的周丽忍不住笑出了声,女导购员也是捂着嘴,努力的憋着不让自己笑出来。

“你们笑什么?”

羽凡转身离开,谢佟听到周丽的憋笑声,不解的皱眉问。

“我…我不敢说。”

见谢佟朝自己看过来,周丽有些胆怯的回答。

“说!”

谢佟闻言,瞳孔瞪圆,猛然尖声暴呵。

“他…他刚才说你…说你是R国狗。”

被谢佟突然一吓,周丽浑身一哆嗦,带着哭腔的回答。

“卧槽尼玛!”

经过周丽一提醒,谢佟醒悟过来,其愤怒声,在整个三楼炸响。

“你给我站住!你麻痹,今天本少要打不死你,本少就不姓谢!!”

暴怒中,谢佟追上没走几步远的羽凡,把他手里始终抱着的秋天犬,朝着羽凡的后脑勺狠狠地砸了过去。

一个微微的侧身,躲过身后袭来的幼犬。

“嘣~哗啦~”

“嗷!汪~呜……”

转头,朝着幼犬飞过去的方向瞟了一眼。因为碎玻璃划伤的缘故,幼犬原本满身洁白的毛色,已经被渗出的鲜血打红了大片。

此时幼犬正浑身流血瘸着腿的,试图从碎玻璃堆中爬出来。

“你麻痹,就你这垃圾也敢骂本少!”

见羽凡并没有被扔出的幼犬砸中,谢佟更为愤怒,从玻璃廊道边随手抄起一个硬塑料的垃圾桶,就要往羽凡头上继续砸。

再次轻巧的躲过谢佟袭来的笨拙攻击,羽凡怀里抱着狗崽,像看待白痴一样的看向他。

“你居然连狗都扔?”

“本少高兴,想扔什么就扔什么!用的着你个煞笔管!”

攻击再次落空,气头上的谢佟没有气馁,继续挥起垃圾桶朝着羽凡身上砸去。

“你这种人渣,小爷我都懒得动手。”

与谢佟满是愤怒的双眼对视了一瞬,羽凡灵魂攻击骤然发动。

“砰~”

下一秒,谢佟白眼一翻,身体直接软绵绵的倒地,昏死了过去。

“啊!!杀人啦!”

看到谢佟倒地,女导购员大声尖叫着跑出了三楼。

无语的看了一眼跑出去的女导购员,羽凡转头看向了早已吓傻瘫坐在地上的周丽。

“你还能动吗?”

走到周丽身前,羽凡无奈的问。

“能…能。”

周丽惊恐的望着羽凡,浑身打颤的回答。

“我就要这款了,你去给我打包一下。”

闻言,羽凡伸手朝着不远处的一个迷你型的别墅状狗窝一指,开口说。

“好好…好的。”

从地面上慌忙的站起身,周丽跌跌撞撞的跑下了楼。

“丫的,小爷就想给你这狗崽子买个窝,都能整出这几把事。真是,唉,容易嘛小爷我。”

目送着周丽离开,羽凡低头瞅着怀里的狗崽,一脸摇头的叹息。

约么一分钟的功夫,呼啦一群保安涌进了三楼,十七八个人就这样满脸戒备的把羽凡围了起来。

“呵呵,怎么,你们这是想打架?”

羽凡颇为玩味的瞅着四周这些手持电棍的保安,笑着问。

“朋友,对不住了。你今天在我这把谢少打了,我必须把你拿住,才能给谢家一个交代。”

一道五十岁左右的男性低沉声,从楼道口处传来。顺着声音看去,一名长相方正,身材中庸的旅游衫男子走了出来。

“你是这个店的老板?”

看着这名出来的大叔级人物,羽凡一脸轻松的问。

“对,我姓曹。不知朋友怎么称呼?”

望着羽凡身陷如此境地依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曹姓男子心里有点捉摸不定起来。

“我姓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这么对我,可曾想过后果?”羽凡笑着反问。

“朋友什么意思?”曹姓男子眯眼凝眉。

“我不知道谢家会把你怎样,但你如果让你的手下对我动手。我敢保证,你和你的家人,以及你的亲戚甚至所有朋友,在夏国都将会遭到最彻底的打压和报复。”

羽凡低头抚摸着怀里的狗崽,声音平淡,内容却威胁意味十足的说。

“你威胁我?”曹姓男子眉头皱的更深了。

“威没威胁,你大可以动手试试。”

闻言,羽凡抬头目光与男子对视,一脸戏谑。

“朋友到底是谁?!”曹姓男子咬牙凝声问。

“韩家。”羽凡淡淡开口。

“老板小心!”

曹姓男子身后的女导购员眼疾手快,扶住了倒退两步,差点踩空楼梯摔倒的男子身体。

“你们都出去!”

男子惊疑不定的看着三楼内,站在玻璃廊道低头逗着狗崽的少年,不容置疑的大声命令。

虽然搞不懂老板为什么会突然说这话,但大家都是受雇于人。既然老板说出去,那就出去呗。

“韩…韩少,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来的是您,您就大人有大量,放过小人我吧。”

见其他人都退出了三楼,曹姓男子直接走到羽凡跟前,扑通一声跪下祈求道。

“你就这么信我说的话,不怕我是骗你的?”

对于男子的反应,羽凡有些惊讶,不禁露出好奇的问。

“不敢不敢,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在整个上京敢拿韩家开玩笑的人,没有落得好下场过。”

曹姓男子闻言,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一样。

“你起来吧,今晚我和谢佟的事,别透露我的存在。至于后面谢家的麻烦,你自己看着摆平。”

听到男子这话,羽凡心里乐了一声,嘴上吩咐着说。

“是是,请韩少放心,我明白该怎么做。”

曹姓男子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低头保证。

“哦,对了,这个狗窝别墅你给我打包一下,我要买。至于两万多的价钱……”

“不收钱,这权当我对韩少的一点心意。”曹姓男子忙抢着说。

“嘿~小爷我说话的时候别插嘴!这个狗窝的钱我一分都不会少你,小爷我又不差这两钱儿。”

被男子打断了话,羽凡略有不爽的说。

“是是是,小的知错了。”

见状,曹姓男子忙点头认错。

一切吩咐完,宠物店老板立刻吩咐人去给羽凡打包东西。

支开其他人,羽凡把狗窝别墅收进空间戒指后,便打算回韩家。

不过,就在他来到前厅时,他正好看到了正低头站在角落里不知在干什么的周丽。

心思转了转,羽凡朝她走了过去。

“周丽,你跟我走。”

“可是我们老板让我在这站着。”

听到羽凡这话,周丽抬头不安的瞅了羽凡身后的曹姓男子一眼,一脸为难。

“公子让你跟他走就跟他走。”

闻言,曹姓男子脸色一变,忙语气命令的说。

最终,羽凡就这么怀里抱着狗崽,身后跟着个人的,走出了“名犬喜来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