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楚乔乔和肖晓交换了眼色,前者立即给叶闻倾发了消息,后者面上镇静,心里到底还是有几分畏惧。

十五分钟之后,程怡拎着一袋新鲜沃柑,还有一串小芭蕉来宁加一病房时,楚、肖二人已经离开。

楚乔乔想捎肖晓一段路,不过被肖晓直截了当的拒绝。

此刻,公交车站牌附近只有肖晓一人,强劲的热风扫过,掀起来她那一层薄薄的斜刘海,手机屏幕的光打在她稍稍低下的脸上。

261终于来了。

肖晓习惯性坐在末尾靠窗的位置,戴上耳机,歪头看向车窗外被甩掉的夜景。切换到下一首歌,她阖上眼。

车上乘客不多,目的地又是终点站,她不担心自己真得睡着。

“小姑娘,最后一站啦。”

司机师傅提醒完了才去拧开自己的水瓶,仰起头咕噜咕噜喝水。

肖晓也没有道声谢谢,重新戴好耳机,慢慢悠悠下车,沿着路灯笔直走,穿过小区大门,将背包换了一边肩膀,抄近路想快点回酒吧睡觉。

这时候“嗖嗖”几声传进耳朵,她感觉一旁的花坛有什么东西跑过去,本以为是流浪猫,细看了一会,杜鹃旁边的草地空空如也。

肖晓没有在意,继续往前走,走了还不到一百米,她发现鹅卵石小路上躺着一个人,待到看清脸,登时倒吸了口凉气。

“林深深!醒醒。”

“醒醒啊。”

肖晓不清楚林深深住在那一栋楼,第一时间也快速反应过来检查她身上是否有伤口,末了,一面扛起她往有路灯的时候走,一面拨打急救。

在肖晓急切地等待是否有路人认出林深深以及知道她家地址,或者是父母联系方式的时候,救护车来了,她随着医护人员一起去医院。

肖晓脑子挺乱的,她想到了付尤外公外婆,问他们林深深父母联系方式,因为她不想为了林深深在医院里面浪费时间。

程怡和张龙飞闻声后,面色复杂,他们大致知道事情真正的经过,不想听到关于林深深的任何事情。

病房——

“大概就是这样,肯定跟那个男的脱不了干系。”

肖晓说完,把拆下手机壳放在大腿上摩擦,随后又补充了一句:

“她活该。”

说实话,宁加一并不同情林深深。

“肖晓姐,你今晚还是别回去了,就在这里将就睡一晚吧。”

肖晓也是这么想的,自然点头答应。

王智然和林前锋回家不见女儿,第一时间联系肖烨。

肖烨忙得要死,回到家洗了澡就倒床睡觉,接电话的人是她的男朋友,王智然听着声音不对劲儿,说了三句就挂了。

次日一早七点过十分,林前锋还是从宁在福那里知道女儿昨夜就送到医院,连睡衣都没有换,叫上王智然一起赶到医院。

与此同时,张克成也在去医院的路上。

王智然一看见张克成就感觉不妙,明明想避开,却是发现他紧跟着自己。

“张局长,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

“向看看林深深的情况。”

王智然无言以对。

林深深躺在病床上,阖上眼睛假装自己睡着。

“张局长,我女儿需要休息,你有什么事之后再问也不迟。”

张克成没有回应,伸手把一只小巧的纸盒放在床头柜上,随即掉头离开。

王智然好奇心泛滥,催促丈夫赶紧过去关门的同时,她快速撕开了类似信封袋的包装,十三张照片,从头看到尾,她差点一口气没有吸上来而原地去世。

“是什么东西啊,你快给我看看。”

王智然唇色发白,一声不吭连照片带着纸盒搂在自己怀里。

“没什么,你出去买点水过来,深深醒来了肯定会口渴的。”

林前锋明知妻子神情和反应都不对劲儿,但他很识趣的应了一声“好。”

隔壁以及对面病床上的病人都睡着了。

王智然确认了两遍才坐回到女儿病床边的座椅上,右手仍旧死死地捏着那一沓照片,空洞无神韵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女儿的脸。

不多时,林前锋买了三瓶水推门进来,刚想说话就被王智然警告闭嘴。其实王智然不是担心吵到女儿,而是其他病人。

“你回家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守着。”

“我刚刚问医生了,我们女儿没多大事,要不我们……”

“你先回去,后面的事我来处理就够了。”

林前锋从王智然说话的口吻知道她心情不好,心想:守在这里也是多余的那个人,还不如回学校上课算了。

他前脚走,王智然正起身准备拉上窗帘,余光发现林深深侧了个身,忙坐下来。

“深深?深深!”

林深深想继续装下去,王智然下一秒就说:

“医生都说你没事了。”

“妈,你怎么来了?是谁送我来医院的啊?”

王智然暂时不关心这些,用力把照片摔到了林深深脸上。

“你看看,你离家出走在外面都干了些什么!丢死人了!”

林深深一头雾水,看见照片极力表现出懵逼状。

从浴室内的装修还有布置来看,就是福元路那片旧社区,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偷拍了洗澡照片。

躲在镜头后面的人就是杰克,林深深在此之前就被再次警告威胁过。

“他那里到底有多少张照片啊?!”

“你倒是说话啊!你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你现在跟我交代清楚!”

“妈,你别被这些照片骗了,这些都是P的,我一个人住,没有室友,也不认识乱七八糟的人。除了那个房东以外。”

“除了他,有没有可能是田景珂?”

王智然之所以这么问,那个房东连警方都还在调查,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田景珂就不同,他爸妈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要是威胁自己的女儿,她肯定不会放过他们一家人。

“没,我已经不跟他联系了,妈,我们现在回家吧。”

王智然抓住林深深的手,“我跟你爸出门之后,你去了哪儿?去见谁?做什么?为什么会晕倒在十八栋附近的小路上?”

林深深瞠目结舌。

“林深深,你骗不骗人妈妈是看得出来的!”

“妈,你别凶我,我我……我接到了那个男人的电话。”

王智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曾经胆小如鼠的女儿居然接到差点变成杀人犯的电话,竟然会下楼去等他。

“林深深,你告诉我,你跟那个房东到底是什么关系?”

“没,没什么关系,妈,你相信我,我真得就是想要拿回这些照片才下去的。”

之后发生了什么,林深深不想说,这辈子都不会说。

因为女儿低着头哭,王智然看不见她的表情,心思都在今后该怎么保护女儿,至于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她一时疏忽了。

林深深强烈要求出院,王智然也不想跟程怡、宁在福碰面,不久后就带着女儿回家。

好巧不巧,母女俩在出医院门口的时候碰到了宁在福和宋梅。

几人无话,就连眼神交流也没有,相互擦肩而过。

“就她那副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受害者是她们呢!”

宋梅又气又恨,若不是公共场合,她必定会拉着王智然和林深深,把一肚子的气都撒出来。

“走了,娃儿还等着喝排骨汤呢。”

宋梅换了口气,挽上老头子的手进电梯。

宁加一不在自己的病房,两老急坏了,听说付尤提前转入普通病房,孙女在旁守着,他们这才松口气。

“老头子啊,娃儿这会儿肯定没胃口,你把保温盒放回娃儿自己的病房,我们去找程怡聊会儿。”

宁在福明白老婆子的意思,点点头不说话。

这时宁加一守在付尤病床边,呆若木鸡的盯着他腹部缠绕的绷带,移开视线,继续盯着那张睡熟的脸,无不是希望他下一秒就能够睁开眼睛看看自己,哪怕就一眼。

“舅舅说他很快就能够找到伤害你的凶手。”

“付尤,你都睡了好多天了,快醒醒,你给我买的阳台果汁花苞全都开了,跟你说得一样,美得很梦幻。”

“付尤……”

宁加一眼眶红了一圈,鼻头酸得厉害,一面哭一面笑。

“加一。”

宁加一还以为是付尤醒了,再听声,原来是商量。

“加一,你别太难过,老大转到普通病房已经说明没事了,早晚都会醒来的。”

宁加一比任何人都着急,如果付尤再不醒来,她怕自己会崩溃。

“老大吉人自有天相,加一,你现在就要照顾好自己,等你伤口完全恢复了,老大也不会担心了。”

商量说完话,下意识看了眼宁加一掩住脸的手,发现她的婚戒没有戴。

“加一,你戒指呢?”

宁加一愣了会儿神,“丢了,出事的那天不见了。”

商量拍自己的嘴巴,怪自己多嘴。

“没多大的事,你们的婚戒我来买,就当做是送给你们的礼物。”

宁加一只想要付尤送给自己的那一只,再没有搭话。

商量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抬起手搔搔后脑勺。

“加一,我……”

“一一……”

“老大!”商量一脸惊喜地看向宁加一,“加一,老大醒了,老大终于醒了。”

“商量你小点声,别吵到付尤了。”

宁加一连忙握紧了付尤的手,“你可算是睁开眼睛了。”

付尤淡淡一笑。

商量站起来,“我去告诉程奶奶他们。”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