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威逼、妥协、消失

听书 -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肖晓给张克成打电话,通是通了,一次两次都没有人接听。她现在急于找到林深深当面问清楚细节,没有那么多耐心等张克成回电,独自一个人去了福元路。

她知道林深深住在几层,人刚刚走近,那栋楼已经围上了警戒线。

就在她掉头的时候,迎面撞上了一个高挑的女性,肖晓一眼便是认出对方就是上次同林深深在酒吧的女人。

“你现在有空吗?我有事问你。”

话倒是挺客气的,口吻却是一点都不温和。

莫晓星不想跟陌生人说话,太太眼皮摆正头准备走,肖晓一把抓住她的胳膊。

“你住得那一层出事了,要是不想看见满地的血,我们找个地方聊聊。”

肖晓未曾亲眼目睹出事的场景,但她肯定,那场面绝对不会温馨。

“只要不是我家出事,那就没事。”

肖晓见女人执意要走,愈发用力的扣住她的手腕,继续说:

“你朋友就是帮凶。”

莫晓星从未把林深深当做自己朋友。

“就算不是,你们好歹也认识,看得出来,你这个人不喜欢麻烦,更不喜欢麻烦找上你。”

肖晓的言外之意莫晓星懂,她不抬头,上挑眼睛去看那栋楼,顿了顿,一只手整理自己的袖口,若无其事的跟上肖晓。

“林深深这会儿肯定不要在家,你兴许知道。”

对于不知底细,脾气的陌生人,肖晓想要知道的事也就这么一件而已,若是对方拐着弯不想告诉自己,她会换一种粗暴的方式。

莫晓星的直觉告诉自己,坐在对面的不是女孩子,十有**是女混混,她惹不起,下一秒从包里面拿出纸和笔,刷刷几下,末了,把撕下来的纸条放在肖晓手边。

“我跟她只是相互认识,没你想得那么亲近。这是我唯一能够想到的地方,你要是找不到,另想法子,不要再来打扰我。”

“对了,伤害我朋友的凶手就是林深深的房东。”

说完这句话,肖晓把纸条塞进自己口袋,面无表情的离开。她去了林深深的公司,问前台,听到林深深果真就在三楼工作室待着,她果断上去找人。

“猫在这里躲着呢。”

林深深听到声音并没有认出人,直到肖晓出现在她面前,瞬间跟掉魂似得,连连往后退。

“你你你……怎么来了?”

“你不是比我更清楚吗?你害死了付尤和宁加一很满意,很开心吗?”

“死”这个字眼刺激到了林深深大脑神经。

“想知道加一走之前说得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吗?”

林深深脸色煞白,唇齿哆嗦,双脚颤得厉害。肖晓只不过是逼近了半步而已,她抬手的时候就原地坐在了地板上。

“加一说,都是因为你她才不幸死掉的,以后每天晚上都去你的梦中找你。”

“哎,你怎么不吭声啊?”

“说话啊!!”

“我关门……是太害怕了,我想救宁加一的……我不是故意的……”

“放你娘的狗屁,你就是故意的,你当时明明可以救你为什么不救?你现在告诉我,那个男的在哪儿?”

林深深猛地仰起头,握紧了肖晓的手:

“他让我联系宁……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要再问我了,求求你了。”

林深深越是这么说,肖晓越是觉得她很奇怪,背后一定隐藏了惊天的秘密。不然的话,她故意吓唬她,清白者不该这么慌张不知所措。

肖晓也明白,再继续问下去,也不会有一个满意的结果。

待肖晓离开,林深深连包都不要,拿上手机匆忙回家。面对王智然和林前锋的愕然和问题,她什么话都不想说,只是把自己反锁在房间。

次日八点半。

王智然一开门就看见张克成那张再严肃不过的脸,心脏咯噔一下,说话的口吻极为缓慢。

“我找林深深。”

林深深听到母亲说张局长来了,原本还有些红润的脸立马变色。

王智然和林前锋紧挨着坐在一张沙发上,张克成和林深深分别坐在单独的沙发。

“昨天你请假一天是为什么?”

“我……”

林深深左手紧握右手手腕,迟疑了几秒才回答:

“我身体不舒服。”

“下午两点出事的时候,你在家吗?”

“……在,我在家,在那之前我给宁加一打了电话。”

张克成始终都保持一张严肃脸。

“说了些什么?”

“我,是我房东让我联系宁加一的,他们好像认识。”

张克成没做声。

沉默了半晌,林深深想隐瞒但知道自己已经露出马脚,赶紧说:

“我其实也不知道房东跟宁加一是怎么认识的,他逼我联系宁加一,要是宁加一不来在我,他说他会杀掉我。”

“你房东……”

这次林深深抢答:

“我是离家出走无意间才认识房东的,我对他不了解。没这事之前,他对我,还有同一栋的女孩都挺好的,一点都不像是会杀人的人。

他一逼我,我……我一害怕就答应了。”

张克成继续问:“事发的时候你在屋内做什么?有没有听到加一的求助?”

林深深两只手已经被自己抓红了。

“我在睡觉,睡得太死了,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也就是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嗯,我不知道。我睡醒了,听到外面有动静,发现宁加一和付尤身上有好多血,我就打了急救电话。”

“之后你接到了房东电话没有?”

林深深在自己睡衣口袋里面摸手机,交给张克成,并且说道:

“打了个一电话,我没有接,后来就没有了。”

林深深也没有再回出租屋,直接去公司,后来是意识到肖晓都可以找到自己,害怕被杰克发现,于是乎火速回家。

她不知道的是肖晓昨天有录音,对比张克成的问题,两者之间的差别显而易见。

张克成没有当场揭穿林深深的谎言,反倒是劝自己冷静,尔后安慰林深深留在家中是最安全的,如果房东再打电话过来,一定要接,之后第一时间告诉警方。

另外一边,程怡和张龙飞全天都守在ICU外面。

ICU门外有不少病人家属,包括十多岁的孩子,五六十岁的老人,或是在医院租借折叠铁架床、或是自备,一排排有秩序的摆放。

几乎每张床底下都有脸盆、牙膏牙刷之类的生活用品,甚至还有人把贴身衣物晾在窗台上。

每个人看上去都似乎是没有睡醒,没有吃饱似得,尤其是等到医生,询问了家属的病情,有的人失望至极,有的人重拾希望……

程怡坐在张龙飞端来的塑胶小凳子上,看遍每个人细微的小表情,默默的在心里面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宁加一这会儿在检查,不然的话,她必定会坐在程怡身旁,用最坚定的口吻告诉老人家,付尤一定会好起来。

一天下来,夕阳西下,余晖印在玻璃窗上,二老的心依旧在谷底。

白若给公公婆婆准备了晚饭,督促两人吃完,她才放心去工作。

“若若,你去忙你的,不用管我们。”

白若看了眼腕表,“妈,我快下班了,这会儿也没事。您和爸再多吃几口吧。”

“不了,我实在是吃不下。”

话音未落,宁在福拎着保温盒匆匆忙忙走过来。

“来来,你们俩喝口汤。”

“老宁啊,你去看看加一,别管我们。”

张龙飞赶宁在福走。

“我刚刚从孩子那边过来,加一担心你们,瞧你们,愁眉苦脸的,脸色这么差,要是让付尤看见了,他该担心的。”

“我的……”

名字还未叫出口,程怡掩面痛哭起来。

宁在福心里特别不好受,付尤是为了自家娃儿才伤得这么严重,可眼下,他除了端茶送水送饭,什么也干不了。

“爸妈,宁大爷,你们宽宽心,付尤没事的。我刚刚问了ICU护士长,我们家付尤兴许明后天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

几位老人闻声喜极而泣,程怡起身往白若手臂上拍了几下,怪她为何不早说。

“是是,怪我,我光想着怎么让你和爸多吃点,反倒是把最重要的事给忘了,都是我的错。”

程怡一高兴,食欲也就来了,大口吃饭,大口喝汤。

“你们吃,我这就把好消息告诉我家娃儿去。”

宁在福顾不上腿酸脚痛的,火急火燎去病房找宁加一,坐在病床边,抓着那只冰凉的小手,告诉她。

“真得吗,爷爷??你一点都没有骗我?”

“傻孩子,我骗你干什么咯。”

“太好了,爷爷,我也已经好了,不需要再住院了。”

宁在福压住孙女的手,“你伤口还没有长好,不着急啊,家里有你叔叔婶婶,付尤那边有你外公外婆他们,还有若若。你啊,好好休息。”

“爷爷,你知道林深深现在回家了吗?”

“回了,克成去找过她。娃儿啊,你现在什么都不要,好好休息啊。”

这时楚乔乔和肖晓站在病房门口探头。

“爷爷,您回去吧。”

“好,明儿我跟你奶奶一块过来。”

老人家一走,楚乔乔坐在座椅上拉住宁加一的手。

“我刚刚才知道你和付尤出事了,幸好你没事,都快吓死我了。”

“别哭了,我没事,就是付尤还在ICU。”

肖晓咳嗽了几声,转移话题:“现在张局长也知道林深深在撒谎,那个叫杰克的房东连个影子都没有看见。加一,估计你说得没错,他就是王城。”

楚乔乔没听明白,她现在只担心宁加一。

“快别说不开心得了,加一……”

“乔乔,肖晓姐,那个人报复心很强的,你们也要格外小心。”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