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或许王城没有死

听书 -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肖晓亲昵的搂着宁加一肩膀跟付尤开有颜色的玩笑,顾忌到朋友的感受,适合而止。掉头走了没几步,听到林深深的名字,她原路折回来。

“刚刚是林深深跟你打电话?”

宁加一没做声,肖晓歪头扫过付尤的表情,顿了顿,又说:

“奇了怪了,她不是不让我们多管闲事吗?”

的确是这样,不过刚刚林深深在电话里面的口吻很着急,断句错乱,支支吾吾,从头到尾说了差不多有两分钟,能够听清楚的话只有三句:

“我好像有麻烦了。”

“有人找你。”

“快来。”

宁加一再打过去,机械的嗓音提醒她对方已经关机,直觉告诉自己:林深深那边应该出事了,十有八九跟自己有关。

“肖晓姐,你刚刚不是说还有事忙吗,赶紧回去吧。”

下一秒,宁加一拉上付尤的手往车那边走。

“我们现在就去福元路。”

付尤没有问为什么,一声不吭发动车子,在车停稳之前他都没有说半个字。

宁加一:【我已经到你家楼下了。】

此时林深深盘腿坐在沙发上看消息,放下手机的同时,她偏过脑袋目光呆滞的直勾勾盯着门,脑海中一遍遍重复杰克警告自己的话。

咚咚咚。

随后是一阵门铃响声。

林深深腿突然抽筋,缓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去看猫眼。

“你你你你进来吧。”

映入宁加一眼帘的是林深深那张貌似下一秒要惨死的脸,下意识提高警惕,站在原地不动。

“付付尤你也在啊。”

这是林深深没有预料到的,但亲眼见过之后也不觉得意外,而眼下她不能够让他继续待在宁加一和自己身边。

于是乎,她故作慌张,也是由心而生的紧张,上前去抓住宁加一的手臂,手指着楼梯口方向,哆嗦着喊道:

“那个黑影子就是从那边逃跑的,跑之前。”

她突然止住,怔了怔,“念了一声‘宁加一’。我我我我害怕,所以就打电话让你赶紧来看看,那个人大概是你朋友吧。”

宁加一和付尤对“黑影子”三个字过敏,而林深深的话听起来很荒谬,没头没尾的。

“这是那个人留下来的东西。”

宁、付二人一眼就认出那把水果刀——就是在无名山程望手持的那把刀。

林深深发现两人的表情在一瞬间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纳闷之余,一个劲儿的强调那个黑影子刚刚离开不久。

付尤闻声后掉头追过去。

宁加一想跟过去看看,但她被林深深抓住了手腕。

“加一,你让付尤一个人去吧。”

宁加一见了林深深的神色,登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她用力掰开林深深的手,抬起左脚要跑。

这时候杰克从电梯里面一步步走出来,他面上带着若隐若现的阴郁笑容,发出不像是人类的怪叫。

可怕的是他左右手各握了一把同程望一模一样的水果刀,步步逼近。

林深深恰好住在最里面一间房,一条接近五米的直“短巷”斜对面莫晓星不在家,门自然是紧闭状。

等宁加一回头时,林深深已经进屋并且反锁上了大门。

啪啪啪啪。

拳脚再硬也硬不过刀,宁加一用力拍门,门后的人没有一丝回应。

杰克靠得越来越近,一米,五十公分、三十公分……宁加一不得已背贴着门,竭尽全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你喝醉了吧,放下刀,我送你回去。”

杰克仰起头哈哈哈大笑,林深深隔着门吓得坐在地上抱头颤抖。

“别害怕,我暂时还不会伤害你的。”

宁加一放在后背的手握成拳,不动声色观察以及揣测对方的动作,便于及时应对。

“王城你认识不?”

刀尖突然怼到了宁加一脖子。

“认识。”

“他爸妈住在哪儿你知道吗?”

“知道,101省国道,瑜伽路。你是他是什么人?”

“我要知道具体的,很详细的。”

“你是王城什么人,他已经去世了。”

“我知道。”

杰克移开刀,左手捏着刀柄叉住腰,另外一只手掐住宁加一的脖子。

宁加一竭尽所能踮起脚尖,好让自己的脖子不至于被对方掐在半空中。

“我要知道他爸妈的情况。”

“不清楚。”

“不清楚?啊哈哈哈。你们住在一个小区,怎么会一点消息都不知道啊!说!”

宁加一两手紧握对方的手腕,心里寻思:他明明知道王城家在哪儿,为什么还要明知故问。提及王城二字的时候,登时一副魔鬼面孔。

“听不懂人话!?”

杰克扣住宁加一两条手,单手掐住她脖子的同时往上顶。

宁加一的呼吸已经断掉,脸已经开始变色,眩晕感越来越强烈,眼前的光亮在一点一点消息。

就在她意思快要卡带的时候,微微睁开眼,感觉对方就是王城。

“一一!!!”

是付尤的声音,他寻了一路,问了一路,并没有打听到一条有用的消息。飞奔折回来便是看见这一幕场景,何尝是撕心裂肺,他咬紧牙关,哪怕是赤手空拳也要打死那个男人。

“很好,我正怎么去找你呢!”

杰克为了不让付尤直接冲过来,把刀对着宁加一头部。

宁加一护着自己脖颈坐在地上不停的换气、咳嗽。

付尤离杰克有三米远,而宁加一只有一手臂的距离。

杰克当着付尤的面往宁加一身上捅了一刀。

刹那间,付尤双目充血,鼻孔出气,大步流星走过来,不顾划破自己手臂的刀锋,完全凭着一股儿不怕死的蛮力抓到了杰克的胳膊。

随后,他顺势把他扛起来,像是劈柴似得,将人使劲儿的往地板上砸,一下,两下,三下。

宁加一手捂着正在流血的刀口,用力发声:

“……不可以打死人……付尤……”

别说打死人了,付尤甚至都想将男人抽筋剥皮。

门的另外一边无人。

林深深害怕得躲在空调被里面瑟瑟发抖,明明听到门外激烈的惨叫,也不报警,嘴里一直念念有词:不要进来,不要进来。

大概过了五分钟。

林深深松开捂住耳朵的手,慢慢吞吞坐起来,她确定以及肯定门外没有声音,方才去大门再次看猫眼。

画面里面没有杰克。

林深深迟疑了几秒握住门把手开门。

“啊——付尤,宁加一,你们怎么了?”

“快……快打120,快啊!”

只有天知道眼睁睁看着爱人被连续捅刀,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的心情。

宁加一忘却了自己身上的伤痛,因为付尤眼眶里面填满了痛恨得泪水。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

对于宁加一来说还不够快,只要付尤身体还在淌血,她就无法合眼。

两人被送到医院后,付尤去了抢救室,宁加一的刀伤并不深,待在普通手术室。

宁在福和张龙飞他们知道消息后第一时间赶来,肖晓也来了。

四位老人紧张得说不出话,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肖晓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人,撇开担忧不说,满脑子都在想林深深会在哪儿,她肯定知道什么,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宁加一从手术室出来,付尤仍旧在抢救,她不愿意去病房休息,坐在轮椅上等付尤。

外面天黑了,付尤还没有出来。

张龙飞和程怡心都凉了,后者坐在长椅上泣不成声。

不多时,张心成踩着高跟鞋慌慌忙忙赶过来,一看见老母亲那双哭得通红的眼睛,腿都软了,余光看见宁加一也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拼命得摇晃她的胳膊,说她是扫把星,恶魔!

“阿姨,嘉业也受伤了,你不要这样对她。”

肖晓护在宁加一前面,张心成也不认识她,不好跟陌生人动手,鼻头又一酸,掩嘴就坐在程怡身边。

“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付尤他好生生的怎么就突然被送进抢救室了呢?”

程怡也不知道,张龙飞和宁在福他们也不知道。

大家现在只关心付尤怎么样,而不是发生了什么。

张心成感受到来自父母的冷漠,正要起身,手术室终于开了。

“医生,我孙子怎么样了?”

说话的人是张龙飞。

“暂时脱离危险,不太乐观。”

医生和护士推着付尤的病床往ICU走,其中一位医生提醒病人家属办理相关的手续,作为家属的,多问几句,医生的回答太专业,也听不太明白。

程怡眼前一黑,走不动路,要不是宁在福搀扶着,怕是已经摔在地上。

“我的娃儿啊!”

程怡边哭边念着付尤的名字。

宁加一泪珠在眼眶里面不停的打转,耳朵听不到声音,心脏好像停止了跳动,手脚僵硬,身体好像是另外一个人的,失去了该有的知觉。

宋梅摁着心脏位置坐在孙女旁边,瞧着她魂都不在身上,想哭但又怕惹得孩子更伤心,只好憋着。

肖晓也难受,心里头不是个滋味,付尤和宁加一刚刚领证不久,这会儿就出事,真要有一个好歹,加一以后可怎么办啊。

“肖晓姐,你看见林深深没有?”

肖晓蹭了蹭酸楚的鼻头,“没,她和你们一起来的医院吗?”

“嗯。”

宁加一的回答有气无力。

“肖晓姐,请你帮我一定要找到她,她是帮凶!”

“帮凶?”

肖晓就知道这事肯定和林深深有关系。

“好,我现在就去找她。”

宁加一叫住肖晓:“你去找张克成局长,带他一起去找林深深,千万不要一个人行动。”

肖晓打了个颤,背后一阵阵寒意。

“还有,杰克,那个叫杰克的男人就是程望,他也是王城,你一定要告诉张克成局长。”

肖晓哽咽了几下,“加一,你说的是我们认识的那个王城?”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