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上午十点半,凤溪村——

救护车赶来的时候,李翔的父亲因失血过多而去世。

发现老人并且拨打急救的是老人的孙子,听说父亲被警察带走,他连夜赶回来,不料前脚进屋下一秒就看见胸膛插了一把水果刀,倒在血泊中的爷爷。

老人家住房位置偏僻,方圆十里之外都没有第二户人家,无人知晓有关任何事情。

倒是屋前没有被破坏的一串走向小树林的脚印,尤为反常。

小刘从另外一边走向小树林,寻了一圈,发现一条貌似不久前才踩出来的路,顺着往里面走了一路,不知不觉竟然绕到了村口。

“看样子凶手对这里很熟悉了。”

凤溪村加起来还不到两百人,其中二分之一的五十以下的男女基本上都出去上学的上学,打工的打工,剩下的差不多就是老人和孩子。

与脚印完全吻合的人寥寥无几。

再者,村民之间都是相互帮忙照应,别说杀人放火,平日里吵架的人都很少。村民一致认为是老人的儿子得罪人,老子才会被杀。

这个逻辑倒也不无道理,毕竟李翔在外跟混混打交道,认识一个两个恶势力也不奇怪。

只不过,李翔本人坚决否认,信誓旦旦告诉警方,他之前长年不回家,也从未告诉任何人自己老家的地址,这次回家暂住也是为了跟程望一起搞到钱而已。

小刘把注意力放在了程望身上。

“也就是说除了程望以外,没人知道你家的位置?”

李翔打了个惊,顺即起身,一旁的警员将其摁在座位上。

“你们抓到程望没有?”

小刘见李翔的神情,不慌不忙整理笔记本。

“你说你和程望不熟悉,却又把自己的老家告诉他,还在自家附近绑架商量,让自己年迈的老父亲过去取行李箱,你们两个人到底有多少计划?”

李翔半晌都没有吭声,目光无神,看似盯着小刘的拳头,其实也不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说话!”

“我脑子里面只想到钱,其他的事没注意。”

“我……”

李翔掩住脸继续说:“如果是程望干的,我要程望的命!”

“程望坠下无名山,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尸体,你再仔细想想到底得罪了谁?你越是坦诚,我们就可以尽快查出杀害你父亲的凶手。”

“掉山下了?怎么可能呢?”

李翔一遍遍重复:我不相信。

小刘顺口问:“以你对程望的了解,有什么不可能呢?”

“程望明明知道前几天气体不好,别说上山了,就算是出门也不方便。你也知道,我们村水泥路就一条,其他都是泥巴路,很滑的。

他跟我说带那小子去隐僻的地方藏着,这样就不会被找到。傻子都知道天气不好不能够上山,程望不会不知道的,除非他是故意的。”

李翔思极细恐。

“估计当时他跟我打电话的时候就知道警察在我身边。有可能一开始就做好被抓的打算,所以一点都不透露他躲在哪儿。”

“你还想知道什么?”

李翔呆若木鸡。

“我还没有告诉他我家在哪儿的时候他已经知道了,我记得我还问了一嘴,他说是村里人说的。”

“对了,我又想起来,程望睡觉的时候念了一个人的名字,叫什么来着?”

李翔给忘了。

小刘等得汗都出来了。

“几个字?听得出是男是女?”

“三个字来着,好像叫什么一,最后一个字肯定是一,我很确定。”

小刘想了一圈,报出一个名字:“宁加一?”

李翔思忖了几秒,忙点头,“是了,就是这个名字。”

小刘一五一十告诉张克成,见局长的脸色都变了。

“局长,照现在来看,程望会不会是有预谋的坠山,然后趁机杀掉了李翔的父亲?”

“很有可能了,除了他,也没有第二个嫌疑人。”

搜救队又寻了整整三天,依旧无果。

张克成挺担心宁加一,如果程望真没有死,他下一个目标很可能就说是宁加一。

“老张!”

张克成缓过神来,发现老婆和女儿就坐在自己对面,斜眼瞟了眼送茶来的小刘。

“不用忙了,下班吧。”

张克成顺势往后靠的同时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白若知他是倦了,走到他身后。

“瞧你的手,长满了老茧。”

白若不说,张克成都没有注意自己的手掌。

“局长您什么时候下班啊?小善善还等着回家吃饭呢。”

张克成看见孩子,浑身的酸痛以及满脑子的烦心事都统统消失,张开双臂抱住孩子,把自己冒出胡渣的下巴去蹭孩子鸡蛋似得小脸。

“爸爸疼,不要摸摸。”

“看见没,孩子有多嫌弃你的胡子?你呀,回家再别忙公事,把自己捯饬一下,陪孩子拼拼图,看看书,也当是给脑子放放假。”

一家三口回到家,白若下厨,准备了两菜一汤,还有给孩子特制的辅食。

吃得好好的,白若见张克成听到手机铃声魂都飞了,问他是谁。

“小刘,汇报了一些情况。”

“还是跟程望有关的吗?”

“也算是吧。”

“什么叫也算是吧?”

“小武妻子……”说了几个字,张克成就此打住,“老婆,你做得紫菜汤挺好喝的。”

“别打岔,你刚刚答应我什么了?”

张克成明白白若在说什么,硬着头皮装糊涂。

“行吧,我待会儿就跟小刘打电话,叫他若不是特别重要的事就不要联系你。省得你一天到晚都神经兮兮的,别案子没有结,人最后.进医院了。”

小善善学着白若的口吻重复:神经兮兮。张克成被逗笑了,点头答应。

“跟你说件高兴的事,付尤和宁加一的婚事估计快了。”

张克成握紧筷子的手一顿,抬起头眯着眼睛看白若。

“你听谁说的?咱爸妈说的也不算数的,主要还是两孩子自己怎么想。”

白若脸上的笑容都快溢出来。

“你先听我说完,自打加一住到爸妈家,两人关系肉眼可见的好呢,你每天那么忙,肯定没看到,我可是看得真真切切。

付尤就是加一的小尾巴,她走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听妈说,连加一去洗手间都不放心要守着呢。

老张,你姐姐要是不答应怎么办啊?能够帮付尤撑腰的人也就是爸妈还有我们了。”

“她不答应是她的事,跟付尤和宁加一没关系。到时候爸妈出门,我姐也不会做那么绝的。”

白若可不觉得。

“你怕是不知道你姐姐对那个林深深挺上心的,就昨天我还看见她们俩儿坐在一起喝奶茶。

说来也奇怪,林深深变化挺大的,要不是萌萌跟我说,我都没认出来。”

“女人当中,也就是你,我妈,还有小善善比较懂,其他的不知道,你问我也是白搭。吃饭吃饭。”

与此同时,程怡、张龙飞还有付尤、宁加一正吃着晚饭。

二老瞧着两孩子吃饭眉来眼去的,换做是从前,张龙飞肯定要拍桌发脾气,这会儿他权当做没有看见,吃完便是起身出门散步。

宁加一抢着要洗碗,程怡望着付尤眨眼睛,随后也出门。

付尤站在宁加一右手边,接过她洗干净的碗,用干净抹布擦干。

“加一,你明天有空吗?”

“当然有了。”

“我带你去买东西吧。”

“买什么?”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宁加一斜眼看付尤继续卖关子,也就不追问。

“刚刚商量跟你说什么你给拒绝了?”

“他爸妈要给我们送礼物,送什么我不知道,不过,以商量跟我们的关系,犯不着要礼你说是不是?”

“嗯嗯,在理。”

宁加一瞟了眼付尤摆放好的碗,递给他一把筷子,继续说:“你待会儿去问问商量明天有没有空,我们聚在一起吃顿饭吧,好久都没有这样了。”

“行,这个好。”

次日十一点半,商量和文婧提前一个小时到了“渔人码头”提前点好菜,等付尤和宁加一一来,就可以师傅开始做。

宁彩霞端菜时,特意多看了几眼宁加一。

宁加一不搭理,见手机屏幕亮了,拿起来一看,是楚乔乔发来的微信消息:【我在去你家的路上,等我哟。】

“乔乔快到了,我发消息让她直接来这儿你们没意见吧?”

商量和文婧一点都不反对。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朋友楚乔乔。”

“你们好。”

楚乔乔第一次见文婧,礼貌性打了招呼,随后特意坐在了宁加一身边。

“加一,你好多天都没有联系我了。”

楚乔乔很小声的说话。

“待会儿再跟你细说。”

宁加一把菜单推到楚乔乔手边,“也不知道你要来,我们的菜都已经上齐了,你看看你喜欢吃什么?”

“哎呀,不需要那么客气的,你们点的我也爱吃。”

几个人吃吃喝喝,其他桌都散了,这座还在嘻嘻哈哈。

“商量你要去干什么?”

付尤把商量拽回来,这时候一位面容俊朗,身材偏瘦的男性牵着一女人走进来,几个人差点撞到一起。

“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

宁加一发现商量道歉的时候,男人的视线始终都盯着付尤。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