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听书 -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付尤和宁加一花了接近半个小时才爬上来的山,且不说高度,山崖之下目之所及的地方尽是大大小小的石头块,其缝隙中生出的绿植物也都带刺。

任凭是谁掉下去,大概就是九死一生。

三人傻眼,迟迟都没有缓过神来,直到小刘带着几位同事终于找对路爬上山。

湿漉漉的草地上有一把水果刀,小刘戴上手套把它拾进自封袋里面,拍了几张照片。

“先下山吧。”

张克成接到小刘电话时候,他们一群人已经安全下山。

大概是半个小时之后,搜救人员到达无名山。

雨还在下,对于工作人员以及搜救犬而言无疑是给工作增加了难度。

另外一边,宁加一和付尤在包扎伤口。

商量父母首先关心自己儿子,其次是宁加一和付尤,虽有愧疚,但更多的庆幸,人和钱一样都没有缺失。

张克成暂时没有联系父母和宁加一家长,以工作为由守在两孩子身边。

“小舅,我没什么事,主要还是加一,她伤口比较深。”

宁加一偷偷拉扯付尤的衣袖,“也不是很严重,小伤而已。”

“第一,我要严厉的批评你们两个!二十多岁的人了,付诸行动之前都不会考虑后果的吗?

付尤也就算了,连加一你也这样!万一掉下山的是你们之中的一个人该怎么办?”

张克成还不清楚事发过程,以他对付尤的了解,闹个鱼死网破不是不可能的。

“商量,还有你们两个跟我回警局。”

“张局长,那我们呢?”

“你们暂且回去吧,顺便帮我转告给宁大爷一声。”

办公室——

“商量,你和程望见过多少次,知道他为什么要绑架你吗?”

商量大大的脑袋里面装满了无数个问好,他对天发誓,印象里看见程望的次数不超过三次,没说话,眼神对视没有超过五秒钟。

硬说的话,他曾经碰到过王育才,听他说起过程望。

“王育才跟你说了什么?”

商量面露尴色,迟疑了几秒,轻咳几声。

“那孩子说程望会换脸,当时说到这里他突然就走了,我也没问到答案。”

现在回想起来,商量有种直觉——程望兴许真得会换脸。

“总有人不停的打电话给程望,看上去很狂躁,乱踢东西。我还以为他会对我动手,实际上是我想多了。

他有些神经兮兮的,突然暴怒,突然发笑,嘴上多了好多遍‘等钱到手你们全都完蛋!’大概是有什么计划吧?

就好比是他故意让我拿到手机,我下意识就给宁加一打电话,然后告诉他们我在哪儿。他之后拿出另外一部手机打电话……”

商量话说完,张克成面色凝重,他从程望同伙那里没有听到一句有用的信息,这会儿明确了一点,那就是程望绝非头脑一热就犯罪,他是有预谋的正在进行一个很危险的计划。

主要对象就是付尤、宁加一。商量的话,很大的可能是因为他们家有钱吧。

“小舅,是我把他踢下去的,跟加一无关。”

宁加一握紧付尤的手,“不是这样的,我一开始就做了最坏的打算。”

付尤听到她这句话,心登时凉了一截,若是当时自己没有及时赶过去的话,掉下去的人兴许不止程望,如果真是那样,他会疯掉的。

“搜查队正在找人,根据当地人来说,山底经常会有人去拾柴,附近有小溪,片片小树林和草地,地形算不上复杂,半山腰或是山下有时而会出现野猪。”

让人头疼的是雨下个不停,如果程望受了严重的伤,没有被及时救援,死亡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商量父母不关心程望的死活,甚是希望这种人早点死掉,也算是对这个社会做贡献。

宁加一和付尤面对面坐在餐桌两端。

桌上是程怡准备的鸡蛋面还有一杯牛奶。

“不管有什么事,填饱肚子才是要紧的。”

“外婆,家里还有水果吗?我和加一想吃水果沙拉。”

“好好,外婆给你们去做。”

付尤故意支开程怡,随即搬起凳子放在宁加一身边。

“就算他死了,也是罪有应得。”

“付尤,我觉得他不会死的,有可能突然某天出现告我们故意杀人,你觉得呢?”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付尤面色一层,“没关系,到时候全都是我一个人的责任。”

“我不允许你再说这种话。”

“去我房间吃吧。”

不等宁加一回答,付尤一手端着一碗面条径直回房。

“加一,帮我接电话。”

付尤说完就去厨房帮忙外婆。

“喂?”

“你是……宁加一?”

宁加一闻声识人。“你找付尤有什么事,我帮你转告?”

“不是,这是付尤的手机,怎么在你这里?”

“不说重点我就挂了哦。”

“别呀,跟你说也是一样的。以后你去哪儿跟我说一声,我好随时随刻保护你。”

“好端端的你说这个干什么?你就用心经营酒吧,别让丁冬和夏秋跟着你喝东北风就成。”

“啧啧,你被付尤那小子带坏了。说正经的,今儿我碰到你朋友了,故意套她话,你那些事我多多少少都知道一点。

别的我不在行,打架我最喜欢了,我这里也有狠家伙,防身绰绰有余。”

宁加一听明白了,肖晓比自己还要担心自身的安危,估计打给付尤也是警告他之类的吧。

“肖晓姐,你的好心我都懂,这事不简单,我不想牵连你,算我拜托你,不要插手。”

“……”

肖晓偶尔的自私自利也不妨碍她仗义走天涯,宁加一白白给她填词,把她当朋友、姐姐对待,自己自然不会亏待她。

“肖晓姐?”

“好啦,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加一,来尝尝看,这味道你喜欢不?”

肖晓听得一清二楚,“哟,你俩儿这是同居了?”

“算是吧。肖晓姐晚安。”

宁加一放手机的同时拿过水果盘。

“你怎么去那么久啊?”

“刚刚小舅来了,人还没有找到。”

宁加一低头盯着切成块的芒果。

“雨停了。加一,我刚刚越想越不对劲,我们朝着程望跑过去的时候,他完全有时间反应过来。你还记不记得他掉下去时的表情?”

宁加一发现付尤奔来之后就怕他有什么意外,没去注意程望的表情。

“他在笑。”

“笑?”

“没错,我应该没有看错。”

两人再无话,许久之后,程怡来敲门,问两孩子吃饱了没有。

“外婆,我们还没有吃完。”

“好好,不够吃,冰箱里面还有虎皮蛋糕。”

说罢,程怡转身回房间准备睡觉。

宁加一和付尤端着面碗对视了几秒。

“我实在吃不下,你帮我吃吧,我回房间了。”

付尤没有说话,目送宁加一离开。

两人都没有睡好。

天大亮,付尤睁眼首先打电话给张克成打听,听到答案,垂下头,心情复杂。

到了傍晚六点钟,搜救队包括一些当地人还是没有找到程望。

不管怎么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搜救工作继续进行。

末了,寻了两天两夜还是无果。

让所有人纳闷的是,无名山就一动不动的立在那里,别说周边,就连隔着一条小河的另外一座山也都彻底找了便,还是不见人影。

帮儿子取行李箱的那位老人也在极力寻找,他以为只要找到了主犯,警察兴许就会放过自己的儿子。

又是一个雨天。

付尤和宁加一呆在小卖部,成阿黎瞧着两人无精打采的,找了个借口让他们出去买点东西。

“我忘记婶婶让我们买什么东西了?”

宁加一伸手点点付尤的手臂,“傻瓜,这么快就忘记了?”

“哎,脑子不好,昨晚也没有睡好。你呢?”

“和你一样。想睡睡不着觉,我刚刚还听到我爷爷奶奶聊天,说话的气氛可严肃了,我都没敢去插嘴。”

“我外公外婆也是一样的,他们表面上笑嘻嘻的,其实比谁都担心。我们来小卖部时他们还在阳台上偷偷看。”

“程望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把我们的生活搅得乱七八糟。付尤——”

宁加一忽地拉住他的手停下来,“程望程望,反过来念就是王城。”

“大概是巧合吧?”

“有没有可能王城就是程望,程望就是王城?王城他没有死,之前王育才不是说他会变脸,就像是戴上人脸面具,伪装成另外一个人?”

“加一,你想象力太丰富了,不过,不太可能。”

宁加一叹口气:“就算是不可能也不代表是绝对的不可能,我还是坚信程望和王城之间总有些联系。绝对有的!”

付尤很少听到宁加一用百分之百肯定式的语气说话。

“照你这样说,王城是假死了?那真正死掉的那个人是谁呢?”

宁加一左手托起下巴,“小武?”

“最近不是有他的消息了吗?”

“也有可能是程望在假装小武啊?再说了,我之前听刘警官也说程望这个人不简单,他一直冒用小武的身份证,你想想看,这里面就没有什么猫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