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因变天的缘故,光线不似之前那般明亮。

路两旁的绿化的颜色都略显昏暗。

电话另外一头再无声音,付尤和宁加一心卡到了嗓子眼,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去,两人出了一身冷汗,紧张得保持沉默。

这时候商量已经被歹徒打晕,再醒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他扭动脖子环视周围,四下一片荒芜。

远远地一片绿色明显与这地儿不在一个高度,就好像是在山上,他想要出声儿,这才发现自己的嘴巴被黄色胶带封住了。

不久,他眼前飘过几缕青烟,鼻尖嗅到了阵阵肉香,不争气的肚子咕噜叫唤几声。

歹徒左手抓着一只烤得焦黄大鸡腿,另外一只手往上面撒孜然面,当着商量的面吃得津津有味。

“想不想吃?”

歹徒笑看着地上的一推鸡骨头问道。

“我现在给你爸妈打电话,你让他们赶紧打电话给银行,别跟我来阴的,我要是不见钱,你这条小命说没就没有。”

歹徒带油渍还有孜然面的右手握紧一根两头削得尖尖的铁棍,只要随随便便往商量那副身子任何一个部位**去,轻则抢救,重则一命呼呼。

商量紧盯着歹徒那双好似饿狼见了小白兔的眼睛,浑身发抖,瞅着那尖尖儿正往自己胸口怼来,往后移动的同时差点尿裤子。

歹徒拿出手机的瞬间,商量无意识咽了咽口水,寻思着:他都不找找丢掉的那部手机吗?

“带五百万现金放到凤溪村村口。”

随后歹徒把手机对着商量的嘴巴,眼神和肢体动作无不是示意他开口按照自己的意思说。

没等商量父母再多听儿子说些话,歹徒便是挂断电话。

张克成与商量父母在凤溪村门口等候多时也不见有人的影子,其他警员在各路段路口随时待命。

难道歹徒迟迟不出现只是因为发现卡里的钱无法取出来?

警方为确定歹徒的具体位置就在凤溪村,再者,宁加一发消息说商量人在龙阳盘,还是说合伙作案,分工合作?

目前为止,歹徒不见钱是不会出现,商量父母只能够取钱按照他的意思把钱放在村口。

“钱我已经放在这里了,快把我儿子放了。”

“不着急,你们都回去,第二天早上你们睡醒就能够看见商量了。”

商量父母自然不愿意回去。

为了不被发现,张克成让商量父母一起躲在附近的草丛堆里面,哪怕是蚊虫叮咬得脖子手臂还有脚踝尽是红包,他们也就咬咬牙继续坚持。

大约六点零五分。

张克成终于瞧见人影儿,细看之下,对方是一衣着破旧的老头,头戴着一顶草帽,肩膀上扛着一把铁锄头,一摇一晃得朝着装满现金的行李箱走去。

“那老头腿脚都不利索,怎么绑架我儿子啊?”

说话的人是商量母亲,她实在想不通,瞧着一普普通通的老头子怎么会干出这等遭天谴的事。

“嘘嘘。”

张克成发现老头子抬起右手压住帽檐在打量周围,提醒商量父母莫再出声,继续观察老人,见他换一只手拿铁锄头,拉着行李箱掉头要走。

等了好几分钟,眼见着老头子就要消失在视野内,周围在无人出现,张克成起身就冲过去,没等老头子反应过来,张克成连人带着行李箱抓稳了。

车内。

商量父母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霹雳巴拉丢出许多问题,若是对方不回答,两人一起恐吓。

“那个叫你来拿行李箱的人是谁?你认识吗?现在在哪儿?!”

老头子也是听儿子的话来取行李箱,中间的事儿一概不知。

“你们要是敢动我儿子一根汗毛,我跟你们拼命!”

老头子闻声后脸色顿变,抓着已经干掉的泥土裤子的手也松了。

“我不认识你儿子啊,这箱子不就是普通的箱子嘛,我儿子说他朋友送来的,我顺道来取,你们别不信啊。”

老人见了箱子里面的一扎扎现金,又愣了。

之后张克成已经商量父母跟着老人回家。

此时老人儿子正在堂屋内喝着酒,瞧见陌生人来了,发觉情况不对劲儿,起身要走,张克成三下两下将两手扣在背后压在桌上。

“马上联系你同伙。”

“你是谁啊你……”

“翔啊,快点打吧,你别再惹事啦!”

电话打是打通了,迟迟没有人接听。

张克成也不着急,那手铐给该男子铐上。

“告诉我你同伙的所有信息。”

“……”

“说话!”

“不知道名字。”

商量父亲扛起一条长凳子举起来,“局长面前你最好老实交代,这对你是有好处的。”

“我是真不知道他叫什么,住哪里,我们一般都是手机联系,他有什么活儿就叫我,然后在微信上转钱,没见过面。”

“那他是如何知道你的联系方式?”

“我也不清楚。”

“他让你干什么活?”

“他那个人挺奇怪的,叫我穿一身黑衣服在那个……”

男子想了一会儿,“太阳鸟小区吧,对,就是这个名儿,在哪里晃悠,还有一个小区,我实在想不起来。反正都听他的,也不偷也不抢的,还能够赚一笔钱,有什么不行的。”

商量母亲揪住男子的耳朵,“你们为什么要合伙绑架我儿子!”

“我不知道他要绑架你们儿子,我只晓得他很缺钱。”

张克成把手机塞给男子,“继续打。”

这一次打通了。

“钱拿到手没有?”

张克成给男子打手势。

“拿、拿到了,好多呢,一共是多少钱啊?”

“这不关你事,照我们说得那样,你马上拿上所有钱去东城等我。”

张克成把话写在一张纸条上给男子看。

“这么多钱我不敢一个人拿去,要不,等你回来吧?”

“蠢啊你!我们最好分头行动,再不准说废话,带上钱赶紧走。”

话音未落,电话另外一头传来商量的喊声,他好不容易解开绳子,撕掉胶带,大喊的同时还朝着歹徒道出一个名字。

张克成闻言后也不吃惊。

这时候下起了下雨,又刮起风来。

宁加一和付尤寻了好久才找到上山的路,一步一个脚印爬上来,正巧听到蒙面歹徒和商量在打架。

“商量!”

歹徒一个甩头双目对上了宁加一的眼,嘴角露出得意的笑,一把推开商量,从黑夹克外套内层口袋里面掏出一把水果刀。

“你们可算是来了。”

听歹徒的口气,商量顿时明白过来,原来他是故意让自己偷到手机联系宁加一他们。

“加一,付尤你们小心,他好像是故意针对你们的。”

地面湿滑,虽下着雨,闷得让人透不过气。

商量站在歹徒身后,他与宁加一和付尤中间隔着将近十米,歹徒转着圈圈,一只手摘掉蒙面,露出真容——他就是程望。

“你为什么要绑架商量?”

“这该是多幼稚的问题,我想做什么不需要任何理由,就像此次此刻你们仨,谁也别想活着下这座山!”

歹徒说话间,几个滑步停在了商量面前,握紧水果刀的手从商量胸口移动到脖子根。

“你们俩儿把手机丢下山。”

“丢啊!”

“不丢是吧?”

刀尖划破了商量的左脸,有血珠渗出来。

宁加一和付尤几乎同时掏出手机一同丢下山。

“把你们口袋里面藏着的东西全都低下去。”

歹徒笑声就像是骂人,压住刀背的手时而松时而紧。

商量一面忍受着疼痛不敢出声,一面祈祷自己和宁加一他们能够活着回家。

“把你们每个兜儿都翻出来。”

宁加一和付尤还是照做。

“很好,非常棒。”

程望随之突然仰天笑出声,与此同时,他出其不意的将商量重力一推。

眼见着商量就要掉下山,宁加一和付尤再顾不得其他,奋力奔去。

所幸的是付尤抓住了商量的手。而商量本身也不是完全悬挂在山边边上,不然的话,以他的体重,再加上草和湿泥土的滑,付尤那条细胳膊就算是力量爆发也难以把他拉上来。

“付尤,商量你们小心!!”

宁加一说完,抬脚便是朝着程望的后背猛踢过去,一次落空,就来第二次。

“哟,小姑娘身手不错嘛。”

歹徒被踢中后背非但不恼还一声接着一声狂笑不止,他手里的刀面在半空中晃悠,很是刺眼。

“到底是你的腿硬还是我的刀呢?”

歹徒也不是吃素的,挥刀的动作极快,手长手脚的优势让宁加一只能够连连躲避。

付尤把商量拖到了一个安全处,赶紧去救宁加一。

“加一,退回去。”

“付尤,他手里有两把刀。”

付尤刚刚看清楚,嗖嗖几下,一把刀从他脸侧边飞过去,就差那么零点五公分就划伤了。

“付尤,你让开一下。”

宁加一已经开始蓄力,她要一鼓作气用最野蛮的劲儿将程望踢倒。

“啊啊——”

程望余光明明看见宁加一握紧拳头朝着自己奔来,两手握紧刀柄的同时,原地等候。

与此同时,付尤也准备好发力。

两人的脚几乎同时踢中了程望,刹那间,程望大幅度往后后倾,刀从手里飞出去,划伤了宁加一胳膊,而握刀的人坠下去。

雨,越下越大。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