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黑影子又出现

听书 -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付尤多留了一个小时,两人聊了无数话题,最后一个字落音之后,他便是起身离开。

次日七点十分,宁加一被叔叔送去学校,她先去了宿舍,发现同寝室的两位女孩子床铺上空空如也,柜子除了自己那一扇以外,其他也都是空的。

等宁加一去了教室,听到有同学议论朱珠,女生对朱珠的印象都不太好,说她十有八九是当了那个老板的小三,人家正宫发现就暗自下手……

宁加一听得出来那群同学的假设其实带有玩笑色彩,也没有往心里去,倒是有一件事让她挺纳闷的。

她原以为朱珠父母会来找自己谈话,事实上并非如此,而且就方才后座同学所说,朱珠父母是让助理来收拾他们女儿的东西离开,从头至尾他们本人从未出面。

知道朱珠死亡的人也就是校内学生老师,一个人的离世对其他而言也没有多大的影响,该怎么着就怎么着。

包括朱珠的小跟班朋友,她们搬到了新寝室,认识新的舍友,扩宽朋友圈。

宁加一也没有受到影响,毕竟怀疑她是杀人凶手的也就朱珠身边的小跟班。

在其他女同学眼里,宁加一属于那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十倍奉还”人,撇开在寝室,两人毫无交集,她们也不想自找麻烦。

教室、食堂、图书馆和卫生间。

宁加一四点一线,偶尔会发消息给宁建宇报平安,也会给付尤发随手拍下来的彩云和蓝天。

忽地,宁加一放在抽屉里面的手机震动了,她划开屏幕,发现是张克成发来的语音,随即带上自己的书包和作业本离开图书馆,找一个僻静出听语音。

“下面的照片是那个黑影子,你看看,有没有觉得哪儿眼熟?”

宁加一对着一张模糊的截图照片看了许久。

【叔叔,我看不出什么,有线索了吗?】

【有,不多,疑似去过太阳鸟小区,近段时间你呆在学校也要小心。】

【明白。】

宁加一背脊一阵阵寒意。

时间像是流水一样滑过指尖。

中考成绩出来了,章小欢对自己中考发挥还是挺满意的,估分有望去自己理想高中,查完分数整个人傻到,就差一分就与理想失之交臂。

章小欢不相信,关机之后重启电脑又查了一遍,还是那个分数。

宁彩霞特意提前回家,一放下包就问章小欢考得怎么样,后来一看女儿那张哭过的脸,知道是考砸了,冷笑几声。

“还说自己特别聪明,比你姐还聪明,考砸了吧?别怪我不供你读书啊,是你自己不争气。”

宁彩霞一走,章小欢“咣当”一声摔门,背靠在门框上继续抹眼泪,听到宁彩霞喊自己吃饭,也不搭理。

“不吃算了,节约我粮食。”

宁彩霞一句好话都没有说,更别提去安慰章小欢,她觉得女孩子读很多书没用,到头来还是出去打工,找男人结婚生子。还不如去学一门手艺,好找工作养活自己。

咚咚咚。

宁彩霞再一次敲门,这时章小欢已经哭着睡着,被动静吓醒。

“你快开门,我有话跟你说!”

“什么事啊?”

章小欢不敢不开门。

“你就别读高中,选一个有用的技校读完就成。”

章小欢不止这一次听宁彩霞说技校的事,埋头没有吭声。

“咱们家是什么条件你心里应该有数,我赚的那点钱能够养活你已经发很不错了。你要是真想继续读书啊,你明儿就去找你外婆他们。”

章小欢抬起头,弱弱地说:“外婆一直生病吃药,外公也老了。”

“人总是会老的,他们又不是老得动不了。再说了,你是他们的宝贝外孙,唯一的一个外孙,他们偷偷摸摸存了不少,你就别心疼了。”

宁彩霞要说得就是这些,随手关上门去厨房拿了一罐啤酒回房间。

章小欢给章杨打过电话,就第一次打通说了几句,之后便是杳无音讯,她翻来覆去想了许久,要是自己不继续读书只会变成宁彩霞那样,这绝对是不行的。

所以她还是决定去求外婆和外公。

宁在福和宋梅听说章小欢就差一分,心塞得厉害,半晌之后才缓过来,重点没有考上,普通高中有不少,二老安慰孩子不要气馁,学费他们出得起。

章小欢高兴没有多久,回家路上看见“男朋友”跟其他女孩子手牵手,那个女孩子是校花,成绩也拔尖,她低头瞧了眼自己穿的睡衣,没好意思上前去搭话。

正当她掉头另外折一条路,听到“男朋友”喊自己的名字。

“考得怎么样?”

“就差一分。”

“哦,这样啊,那你就不能够跟我同校了,挺遗憾的。”

“刚刚跟你一起走的女生是谁呀?”

“你看到了?”

章小欢抬头看向对方的脸,“你笑什么?”

“你看到就好,以后我们还是朋友。”

章小欢思忖“朋友”二字的含义,愤愤地握紧了拳头,抬头目送男孩扬长而去。

此时,王顺才手里拎着一袋巧克力冰棒,站在鹅卵石路路口,撕开包装袋,随后乱扔垃圾,漫不经心舔了口冒冷气的冰棒。

“你被甩了!”

章小欢不想让王顺才看见自己落魄的样子,想跑,可王顺才紧追不舍。

“我就说了,那个家伙是混蛋,你不听。你现在是不是很感谢我没有跟他……”

“王育才你闭嘴!”

“你就是这么跟你朋友说话吗?”

章小欢怒眼直视王顺才不聚光的眼睛。

“是,你王顺才只不过是我朋友里面最差劲的那一个,父亲是杀人犯,奶奶也是坏人,你们家又穷又坏,我真搞不懂为什么还有人会帮你们!”

巧克力冰棒融化了,黑白相间的浓稠液体顺着王育才的手背流到手臂,再从手肘滴在光滑圆润的鹅卵石上,一滴又一滴。

“你再说一遍试试!”

这些话章小欢是从宁彩霞哪儿听来的,宁彩霞也是跟其他长舌妇聊天时听到的。

“你就是,每天去学校就是浪费时间,浪费钱,你不觉得羞耻吗?如果我是你,我都不好意思继续活下去!”

章小欢怒气上头,说的话都没有过脑子,嘴巴倒是痛快了。过后再细想,她觉得自己有点过分。

换位思考,章小欢很清楚王育才从未做过伤害自己的事。

尽管如此,她也没有去找王育才道歉,而是想要尽快忘记这件事。

九点四十五分。

宁彩霞拎包回家,半路上察觉有人跟踪自己,她频频回头看了数次,身后并没有人,走到楼道口,她再次止住脚步。

“喵喵。”

宁彩霞松了口气,盳了一眼翻垃圾桶的流浪小橘猫,嘴上埋怨小区为什么总是有这么多讨人嫌的东西,说着说着,走进电梯。

“你一天都在家啊?”

章小欢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没有回答。

“我在跟你说话呢!哑巴啦,你怎么不去找你外婆啊。”

“找了。”

“说你没考上的事没?”

“说了。”

“他们怎么说啊?”

“外公让我不要怕失败,只要我好好读书,他们愿意出学费。”

宁彩霞心花怒放,搂住章小欢笑道:

“打从今儿起啊,你有事没事就去帮你外公的忙,多讨他的欢心,没准哪一天他们一高兴啊,就同意把这套房子给你啦。”

章小欢感觉宁彩霞想房子想疯了,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

“你回来。”

“跟你爸打电话没有?”

章小欢犹豫了几秒,把讨宁在福和宋梅喜欢的心思也放在这里。

“我现在只有妈妈一个人,没有爸爸,他已经死了。”

宁彩霞听着心里头挺舒服的,转念一想又不甘心。

“你非要读书,现在学费有着落了,你衣服鞋子啊,还有住宿生活费之类的,找你爸要。”

章小欢点点头,“要是他不接电话不给怎么办?”

“你就把电话给我。”

章小欢再没有说话,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握紧宁加一送给她的手机,无心,干脆关机睡觉。

按照宁彩霞说的那样,章小欢去小卖部帮忙,整理货架,帮忙检查食物日期……宁在福见她闷闷不乐的,开导她:

“你现在还小,遇到的事也不多,一点小挫折算不了什么的。”

“外公,表姐成绩那么好,为什么现在才上大学啊?”

“中间有好多事呢,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等你见了你表姐,你自己去问吧。”

章小欢有气无力点点头。

“外公,我爸已经不管我了,我妈……她一个人就挺快活的,我想跟你们一起生活。等我成年了,我可以去打工,我不会花你们很多钱的。”

“傻孩子,你妈赚的钱还不是为了你,你……”

“不是!她是为了她自己。”

宁在福沉默了片刻,“你是个懂事听话又聪明的孩子,有你监督你妈,我跟你外婆也比较放心。”

“……”

“你以后想来就来,什么时候来都可以,你外婆会做你最爱吃的红烧头,还有烧猪蹄。”

宁在福话还没有说完,付尤气喘吁吁走进来,三下两下打冰柜拿了一支冰淇淋。

“爷爷,我能够在你家蹭饭吗?”

“行。”

章小欢避开付尤的视线,借口倒垃圾出去。

“小欢看起来不高兴啊,怎么了,爷爷?”

“没什么,倒是你,后面有人追你啊,跑得这么急?”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