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我想淡定但我做不到

听书 -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等宁在福追出去的时候,王育才这孩子已经跑得无隐无踪,下一秒,老人家看见章小欢从街灯那里走过来,看起来不大高兴。

“孩子,看完考场了?”

章小欢太在意王育才来找外公做什么,因为紧张没有听清楚宁在福问的话,盲目点头。

“欢欢今天就在外公家吃饭好不好?”

章小欢这次听清楚了,慢忙摇头,看见宁在福微微皱眉望着自己,随即又改变主意,挤出笑容直点头。

“好啊,我好想吃外婆做的红烧肉。”

“好好,我们这就回去告诉你外婆。”

宋梅为了章小欢准备了一桌子的硬菜,也都是孩子喜欢吃的。然而章小欢食欲并不好,随时随地都担心接下来会听到不想听的问题。

事实上直到大家都吃饱喝之后都没有任何不愉快的事发生。

“建宇,你送孩子回家吧。”

“不用,我可以自己一个人回去的。”

“就让叔叔送你啊。”

宁建宇和孩子一走,宁在福移步到厨房,沉着脸问宋梅:

“老婆子,你有没有听说程望这个人啊?”

问题来得太突然,宋梅有点蒙。

“我想了半天哈,姓陈的人有,姓程名望的人好像没听说过,你呢?”

“好端端的问这个做什么?我这颗脑子越来越糊涂了,记不住事,你别问我。”

宁在福其实没有很在意这个人,就是听王育才说他也住枫林镇,心想:要是土生土长的人,他多多少少都会记得一点,结果居然一点印象都没有。

二老正寻思的时候,张克成来给两位送乌鸡汤,程怡叫他来的。

“宁大爷,您看起来有心事啊?”

张克成也是出于关心,多嘴问一句。

宁在福顺口也问了张克成有没有听说程望这个人,张克成也是一脸懵。

“哎,都怪我,一点小事,还让你们跟着我一起想。”

宁在福要送张克成下楼,张克成反反复复委婉拒绝,独自一个人进了电梯。

就三天之前,张克成接到了小武妻子的电话,告诉他小武跟自己五月末往家里打过电话,隔了两天又打了几通,前后一共三通电话,但一次都没有接上。

小武妻子满以为人都死了,毕竟警方搜查了这么久,一点消息都没有。

忽然之间又有消息,还是小武自己打来的,之后再打过去,全都是空号。

小武妻子挺害怕的,这才打电话告诉张克成。

张克成走路想事情,差点走错门,好在隔壁那家没有住人,他找到自己家,掏钥匙开门。

“你怎么去那么久啊,快来看看孩子,我想上厕所。”

小善善出院不久,夫妻俩儿无时无刻不是提心吊胆。

“老张,厕所里面没有纸巾。”

张克成抱着女儿给妻子送纸巾,末了,轻轻捏住孩子鼻子回房间。

“我要看这个。”

“不行哦,你白天肯定已经看过动画片啦,晚上我们睡觉觉好不好呀?”

小善善眉毛皱成八字形,噘嘴摇头:“我要看。”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来,爸爸给你讲故事。”

张克成强行让孩子躺好,一只手抓住她的手,防止她趁机爬起来。

“白雪公主碰到了八个小矮人,为了表示友好,她把老婆婆的苹果送给了老大,老大舍不得吃,给了老二,老二也不吃,给了老三,老三……”

白若从洗手间出来,站在房门口听丈夫给孩子讲无厘头童话故事,哭也不是,笑也不是,走近一看,发现孩子居然还真被哄睡着了。

“你可真行。”

“嘘嘘,小点声。”

张克成搂住白若的腰去客厅,她坐在他的腿上,勾着他的脖子。

“最近你看起来挺累的。”

“嗯。”

“我今早出门的时候碰到夏菲儿了。”

张克成双手投降:“老婆,我跟她真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算我求你了,别东想西想好不好?”

白若瞪了眼张克成,扬起手往他脸上拍了两下。

“听我说完好吗!她好像和阿九在一块了。”

张克成板起脸:“你是不是后悔没有跟小鲜肉谈场恋爱,毕竟人家都向你深情告白了,你就算是答应了……”

“你快给我闭嘴吧。我要说的也不是这个。他们俩儿年龄差挺大的吧?”

“别八卦了哈,去洗澡吧。”

白若正要说话,张克成手机铃声响了,付尤打来的,他冲着老婆努了努下巴,示意她赶紧去,别墨迹。

“小舅,我明天回去。”

“这么突然,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啧啧,你盼着我好不行吗?非得跟那和付薛康似得。你们大人都是一个德行。”

“怎么跟你小舅说话呢。明天有事,没空去接你。”

“我晚上的航班,机场离家那么远,我不想打车。”

“你就是怕走错路了是不是?”

付尤不说话。

“行吧行吧,到时候提前给我打电话,我好去接你。”

张克成话锋一转:“这次回来能够待多久啊?”

“看情况吧,反正我回去也是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张克成好久都没有听到好消息了。

“好,小舅等着。”

程怡和张龙飞知道外孙要回国,喜上眉梢,就近的菜市场没有他们想要的新鲜蔬菜,二老搭车去隔壁几公里之外的大商场去买。

不光是食材,还有付尤爱吃的嘴零,程怡都记着呢,提前做好功课写在本子上,买一样掉就划掉一样。

高高兴兴出门,开开心心回家。

张龙飞破天荒进厨房展示自己的厨艺——炸小鱼,金黄酥脆,口咸淡相宜,味道挺好。

“老张,刚刚心成打电话回来,我不小心说了。”

张龙飞筷子指着程怡那张嘴:“瞧瞧你,我说什么话你都记不住。”

“我就是太高兴了嘛。”

“要是到时候她跟孩子吵起来,你自己看着办。”

程怡撇撇嘴,自言自语:“脾气跟你岁数似得,越来越大了!”

“我还没有老到耳朵听不到了。”

“听到就听到了。”程怡回嘴。

张龙飞不想和程怡拌嘴,撂下菜刀走人。

“你就是不想干活儿,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

“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我管不着。”

张龙飞故意用力翻动报纸,戴着老花眼镜的眼睛偷偷瞥向厨房,见老伴站在那里盯着手机。

“咳咳咳。”

程怡下意识看向客厅,快速把手机塞进口袋。

“老张啊,要不要请老宁他们一家人来吃饭?”

张龙飞沉思了几秒,“暂时不用,免得加一看见付尤尴尬,我们做长辈的,瞧着也尴尬。”

“倒也是。哎,两孩子之前多好啊,每天都腻在一块,跟小夫妻似得,怎么好端端的就……”

“你做事就做事,别叭叭叭个不停,我耳根都听烦了。”

张龙飞合上报纸站起来,准备去洗手间,听到门铃,快步去开门。

“外公。”

“回来了。”

张龙飞面上平静,内心狂喜,回头喊了一声:“程怡啊,付尤回来了。”

“哎——”

这一声的尾音拖得可长了。

程怡笑呵呵的围着付尤转了一圈,瞧着孩子没有变瘦,气色也好,说话有劲儿,登时就放松了。

“去洗洗洗手,赶紧来尝尝你外公炸的小鱼。”

张克成被当做空气,没有人看他,也没有人关心他路上饿不饿,叮咛他洗手去吃菜。

张克成苦笑,心里倒也高兴。

“爸妈,我来帮忙吧。”

“不用不用,付尤肯定是想他外婆的手艺了,是不是啊?”

付尤不失礼貌的望着张克成笑:“没错,我特别想念外婆做得南瓜饼。”

程怡闻言后,一面笑一面拧付尤的胳膊肉,让他哪壶不开提哪壶。

白若抱着小善善来吃饭,孩子还记得付尤,付尤抱她,不哭不闹的,笑得特别甜。

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全都忘记还有一个人没有来,那就是张心成,她失约了。

程怡和张龙飞交换眼色,这样也挺好的,安安静静吃一顿团圆饭也挺好的。

“外婆,你去休息,我来洗碗。”

“不用,你叫上商量还有加一出去玩吧,菜市场那边开了一间奶茶店,你们年轻人喜欢喝这个,去尝尝吧。”

张克成发现气氛有点不对劲儿,忙插话:

“大晚上的喝什么奶茶啊,走,小舅带你去喝酒。”

白若和程怡以为张克成是开玩笑啊,其实他是来真的。

两人出门进电梯,张克成仰起头才能够看到付尤的正脸。

“你小子吃什么好东西,又长高了?”

“没,是你的错觉,或者是你太矮了。”

“臭小子!”

“小舅,你该不会真带我去喝酒吧?”

张克成咧嘴笑:“不然呢?”

“小舅妈要是知道,你我可得完蛋。”

“所以嘛,我们不能够多喝,也不能够让你小舅妈还有外婆知道。”

两人看对方的眼神都十分狡黠。

“小舅,你怎么知道这里啊?”

“我什么地方不知道啊,走吧,进去。”

付尤看见丁冬还是站在老位置,说话的口吻都一丝变化都没有。

“两位需要什么?”

张克成:“冰啤。”

丁冬:“你呢?”

“我也是。”

“小舅,你经常来这里喝酒吗?”

“也不是,一年难得来一趟。”

付尤若有所思点点头,扫视了一圈,发现客人没有之前那么多。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问话的人是丁冬。

张克成见两人认识,倒是多看了几眼丁冬。

“今天。”

“这瓶酒算我请你的。”

付尤把酒推回去,“不用。”

“你也算是我们的老顾客。”

张克成等丁冬去调酒,歪头看着付尤。

“你别这样看我呀,我也是很少来的,一般来这里也不是喝酒,就是有事。”

付尤被张克成盯得心里有点怕怕的感觉,偏头看看其他东西,缓解缓解心情。

不一会儿,从酒吧外面走进来两个人。

付尤第一眼便是认出那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是宁加一,而她一旁的男孩子,搂着她的肩膀,低着头往她脸上蹭,两人略过自己走到里面。

“哎,付尤,你去哪儿啊?”

张克成没有看见宁加一,回头见付尤恼着脸欲要跟人拼命似得,一把手抓住他的手。

“你给我回来!!”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