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王育才特别讨厌程望

听书 -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车厂有不少人知道王顺才因为杀人而坐牢,即便是他解释多次,是凶手逼他他才承认的。

对于别人只不过是话后闲谈的一个话题,于王顺才而言,是卡在心里面的一根荆棘。

当他听到工友程望认真又严肃的告诉自己,王育才在虐猫,怀疑他有犯罪潜质,因此好言相劝他得多多管教儿子的一言一行。

末了,他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已经开始出汗的王顺才,道了一句:等你儿子哪天真犯罪坐牢了,有你后悔的。

这句话就像是给老式摆钟上了发条,王顺才只要听到有关儿子半句不好的话,心里就会开始担心他下一秒走歪路。

他已经有过坐牢的经历,进去再出来的感受都万分痛苦,绝对不能够让自己的孩子再重蹈覆辙。

王育才不知父亲的苦心,只是单纯觉得他的脾气坏透了,变得跟那个王城没什么区别,撇开打骂不说,一个劲儿地得逼他读书写作业。

从前他最怕被班主任留堂,现在不一样,待在教室或办公室挺自在的,至少老师没有那么多精力去吼他。

明天就要去看考场,这和王育才没关系,作为一名留级生,他也不想感受去看考场是什么感觉。反倒是一次次看见章小欢跟一男同学黏在一起,心里头挺不爽的。

章小欢也不是没有发现王育才在看自己,只是假装不知道。

两人处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尽管王育会想着靠近章小欢而一时发奋学习,可惜持续性不长,效果也不佳。

他最后总结一点:自己遗传了王顺才的脑子,没多少智商。

王育才发现章小欢去推车,蹲在校门口旁边的垃圾桶,瞅着她没有背书包就出来,身旁一个人都没有,推着一辆普通折叠黑色自行车停在路口左顾右盼。

她听到口哨声后,嘴角露出笑容,随即坐上车朝右手边离开。

王育才看见那个吹口哨的人就是章小欢传闻中的男朋友,他紧跟其后,东拐西拐,发现两人一起进了宾馆。

那一瞬间章小欢清纯可爱的形象在王育才心里支离破碎,他想都没有想什么,握紧拳头冲进去,一路追上两人。

不夸张的说,左勾拳,右勾拳,王育才把章小欢的男友打趴在地,骑在他身上骂:

“你就是一个畜生!”

三人在狭小的电梯内,章小欢阻拦的时候也被王育才打到了脸,就快摔跤的时候,口袋里面的身份证掉出来。

王育才停止了动作,捡起身份证。

“章小欢你可真行,为了跟他上床,连自己的身份证都可以造假是吧?你知道你马上就要中考了吗!”

章小欢当然知道,情情爱爱前面,考试变得也不是那么重要,而且她自认为也不耽误。

“叮”一声,电梯门开了。

门外站着一对成年情侣,几个人面面相觑。

王育才不情不愿的从章小欢男朋友身上站起来,冷眼扫过章小欢,扭身离开。

章小欢被人盯着,脸红得不像话,抬起手掩住脸也跑了。

这次换做是章小欢跟踪王育才,想知道他是立即回家,还是去哪儿逛逛。

“王育才你停下来。”

王育才听到章小欢的声音,但他没有止住自己的脚步,而是跑得更快,希望她不要跟着自己。

“你躲着我干什么啊?”

章小欢逮住王育才,拉着他的衣领子不撒手。

“你追我干什么?怕我告诉你妈妈,外公外婆,还是加一姐。”

王育才只有当着宁加一的面才不叫她姐姐。

“你明明知道的。要我怎么做你才不会告诉他们?”

章小欢自然很清楚,要是被家人知道那件事,她十有八九会被宁彩霞大师,而外公外婆也不会帮自己。

“跟他分手,做我的女朋友!”

“你!”

章小欢咬牙切齿说不出话。

“不答应那就算了。”

章小欢可不想做王育才女朋友,但又怕他今天就去告状,用试探的口吻问:

“做朋友可以吗?”

王育才定住,他以为自己很早之前就跟章小欢是朋友,原来并非如此。

“很要好的朋友,形影不离的朋友可以吗?”

王育才转念一想,这根男女朋友貌似也没差别,点点头。

章小欢松了口气,“你答应我就要说到做到。”

“嗯嗯。”王育才红着脸点头,又补了一句:“你跟他不准再见面,好好考试。”

“好,我答应你。”

为了此刻的安全,章小欢会尽量顺着王育才的意思,不惹他生气。

两人第一次坐公交车回家,一起并排往家的方向走,分开的时候,王育才盯着章小欢看,章小欢偏过头,道了一句:

“我回家了。”

五六点钟餐馆里面正忙,宁彩霞一般都是让章小欢去外婆家蹭饭,以往章小欢确实是这么做的,今天不同,她想一个人待在家,这样和男友讲电话也不担心被人听见。

另外一边,姚金发现孙子今儿挺高兴的,望着他笑。

“你爸爸给你买了条鱼,待会儿你多吃一点啊。”

王育才闷头不做声,拎起书包回房间。

咚咚咚。

“儿子啊!”

“干什么?”

“作业写完没有?”

王育才刚刚把作业本塞回书包,“写完了。”

“出来给你奶奶捶腿。”

王育才乖乖出门,坐在姚金身边,捏着鼻子,只用一只手去锤姚金的硬邦邦的小腿肚。

“你捏着鼻子干嘛?把手放下来。”

“奶奶身上臭,我捏着不行吗?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去做饭去。”

姚金见儿子又要凶孩子,眨眨眼睛,招手示意王顺才去做饭。

“待会儿我来收拾你!”

“娃儿啊,小欢马上就要考试了是不?”

“嗯。”

“你还有一年呢,好好学,明年等你考试了,我跟你爸送你去啊。”

“到时候再说呗,说不定我……”

后面的话王育才没说,埋头认真给姚金捶背,手捶酸了,往旁边一歪,顺势再翻个跟头。

“哎呦呦,跟你说了多少遍,别在沙发上翻跟头,要是翻出个鬼来怎么办啊?”

话音未落,前一秒还在厨房烧鱼的王顺才,下一秒就往大门方向跑。

等王育才站在板凳上看过去,发现程望又来了,一如既往带着酒。

“你说你,来就来,每次都带东西,这让我怎么好意思嘛。”

程望拍拍王顺才后背,“饭不能够白吃,做好没有,要不要我帮忙?”

“不需要,你去坐着吧,马上就好。”

程望余光瞥向王育才,知道这小子不待见自己,巴不得自己走,他权当做什么都不知到,自己找酒杯,自己找位置坐下。

“什么人啊,就跟这里是他家似得。”

王育才小声念叨了一句,发现程望看过来,他故意连续翻起几个白眼,冲着他吐舌头做鬼脸。

“臭小子,你干什么呢!”

王顺才说话的同时往儿子脑袋瓜上敲了几下,随即快速变脸,笑嘻嘻望着程望说道:

“今天特意为你多准备了几道菜,我以前也不常做,你将就着吃,千万别客气啊。”

“育才,扶着你奶奶过来吃饭。”

王育才坐在姚金旁边,正好对着程望。

王顺才和程望边说边吃边喝酒,两人聊天的内容姚金听不明白,王育才是捡着自己明白的话串在一起,饭桌上虽不搭话,却是摇头晃脑的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

一开始王顺才会吼孩子,等到酒劲儿上头,他也不顾不上孩子,连连跟程望碰杯喝酒。

等到程望走了,王育才瞧着歪在沙发头的王顺才,问姚金:

“奶奶,那个程望天天找他喝酒,每次都喝醉,你怎么都不管管啊?”

“小孩子知道什么啊,以后你见了程望可一定得喊叔叔。”

王育才一脸“他凭什么啊”的表情,往后一靠。

姚金继续说:“你程叔叔帮你爸找了一份兼职,可赚钱了呢。他对你爸也好,烟酒啊,给你买的书包文具啊,还惦记着我,他是我们家的贵人。”

王育才不答应,在他心里贵人只有宁爷爷,宋奶奶,还有宁加一。

“奶奶跟你说话呢,你咋这样啊?”

“我没咋样,我就是不喜欢那个姓程的。”

不等姚金再开口说话,王育才跑回房间,心里寻思着,要是告诉宁爷爷的话,兴许能够帮上忙。

之后王育才果然去找宁在福,告诉他,有个男的把王顺才带坏了,隔几天就喝的酩酊大醉,他们是快活了,倒霉的是他。

还说那个男的让王顺才去外地打工,这样可以赚更多的钱。

宁在福从头听到尾,有句话一直重复:“我讨厌那个男的。”

“那男的叫什么啊?”

王育才扬起脖子回答:“程望,就住在疙瘩角那里,好像是四十八栋楼吧。”

“程望?”

“是啊,就是这个名字,我不会记错的,以前也住在枫林小镇。”

宁在福想了半天,从未听说过程望这个人。

“宁大爷你怎么不说话啦?”

“哦,没什么,我在想事。这是你们家务事,我不好插手的。”

王育才摊开手,“哎,连你都这么说。”

“好了,孩子,你爸爸每天喝酒也算是应酬,你体谅一下。要是他喝醉了打你,你马上来找我,我给你撑腰。”

有了这句话,王育才心里踏实多了。

“好,你说到做到,不准反悔啊!”

“当然,当然了。”

王育才呆在小卖部比在家舒服多了,跟宁在福和宋梅在一起,比跟奶奶还有父亲也舒心多了。

他有时候就会想:如果自己是他们的孙子,也许会过得很幸福吧。就像是章小欢那样,总是有人心疼,哪怕她妈妈对她不怎么好,父亲也不联系。

“育才,想什么呢,摔在地上都没有感觉啦?”

王育才连忙爬起来,重新坐在凳子上,“宁大爷,我要是你亲孙子就好了。”

宁在福一怔,“怎么了孩子?受什么委屈了?”

“没,没事,我就是随口说说,你赶紧忘记吧。”

王育才脸红到脖子后面,抓起自己买的一袋原味薯片,撒腿就往外跑。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