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棍棒底下出孝子??

听书 -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宁加一也不说话,用余光时不时看了眼肖晓,见她迟迟不吭声,起身去倒水喝。再回到原位,手机屏幕那一面放在吧台上。

“有点复杂,跟我想要的不是一个感觉。”

肖晓食指弯曲抵在鼻头下面,顿了顿,又补充:

“重复的部分少了,整体显得很多,很拥挤。”

末了,她习惯性打个手势,一脸正经的盯着宁加一。

“好吧,我会尽最大努力修改。”

“加一,辛苦你了。”

“没事,既然答应了,肯定要做到最好。”

宁加一说完,视线落在了肖晓放在吧台上的手背,继续说:

“放轻松,不管什么事都着急不来的,你何必拿自己的手过不去呢。”

肖晓顺着宁加一的视线看向自己的手,无奈笑笑:

“小丫头眼神倒是挺好的。本来打算请你吃饭的,下午有事得出去一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改天再约。”

宁加一隐隐约约感觉肖晓不像是嘴上说得那样有事,而是心里有事,她嘴上不过问,起身说再见的同时,送上自己的手与她碰拳。

就像是男孩子间的友谊那样。

我没说,你也没说,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懂了就是懂了,不懂我也不会怪你。

宁加一离开酒吧,发现梁园的车就停在附近,而车主倒是不见踪影,她想,梁阿姨肯定是来找肖晓的,或许她已经告诉肖晓自己就是她的亲生母亲,或许……

正是因为这样,肖晓心里才有事吧。

这种感觉宁加一懂,当初得知并且再次看见邱燕的时候,看似清醒,心里蒙了好几天呢。

正想着,她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垃圾桶后面站起来。

梁园吓死了,她还以为是肖晓出来了,再看,那人其实是宁加一。

没等宁加一将“阿姨”道出口,梁园已经捂住宁加一嘴巴,并且把她拉回到车里面。

就在车门合上的瞬间,肖晓戴着一棒球帽从酒吧里面走出来,看了看两边之后才双手插进口袋,朝着左手边走过去。

肖晓打通阿九电话,约他见面,地方也不远,就是小区外面的一间废弃中学。

校内操场上长了人高的杂草,篮球场已经被淹没,锈迹斑斑的篮球框上挂着一件红白相间的卫衣。

升旗台台阶缝隙里面也长满了野草。

肖晓站在最高的一个台阶上面,斜过眼睛瞅着阿九弯下去的后背,对他选择参加今年男子《向上吧,阳光BOY》一点都不吃惊。

她刚刚离开女团,正因为接触过,知道节目背后乃至是那群女孩子到底想要什么,她不相信阿九一点都不知情,但也不会阻止阿九,就问他一句话:

“菜花乐队怎么办?”

“我们也没有什么名气,迟早都该散的,只是时间问题。有件事想拜托你。”

阿九大幅度仰起头去看肖晓的侧脸:

“到时候要是需要加一,你别阻拦就成。”

“我又不是加一妈,你想多了。”

肖晓坐在阿九身边,“之前那么抗拒参加露脸的节目,现在怎么想通了?”

阿九四十五度仰起头看向远空,自我陶醉的回答肖晓的问题:

“像我这种顶级帅哥不应该埋没于茫茫人海中,就算我才艺不够格,至少这张可以帮我加分的。”

肖晓“呸”一声,唾沫星子飞到了阿九脸上。

两人说笑了几句,阿九恢复正经脸。

“你前几天跟我说你要发歌,不是开玩笑的吧?”

阿九一拳头砸在阿九后脑勺,“老子什么时候说过空话!加一已经开始帮我填词。”

“好吧,加一还真是香饽饽,哪儿都需要她。老肖,方便的话,把她微信给我呗?”

肖晓突然站起来,拍去身上沾上的蒲公英。

“不行,你自己当面去要。”

阿九心想:自己也不是闲人,再说了,加一也不是,见面都难怎么要联系方式嘛。

他不知道的是,宁加一这会儿就很清闲,躺在家里沙发上看电影,茶几上摆着奶奶切好的西瓜和芒果。

电影结束,她侧过身,阖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好希望假期一直停留在这刻该有多好啊。

宋梅拉上阳台上的窗帘,走路似猫,一点声音都没有,她坐在孩子身边,安安静静看着她心情就非常美好。

宁在福在小卖部跟张龙飞下象棋,有没有客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下一步棋该怎么走。

成阿岚看不懂,坐在收银台后面拿出手机追剧。

闲暇或是忙碌,只要开心,没什么事情会显得特别沉重。

宁加一睡醒了,外面的天差不多就要黑了。

宋梅十分钟之前就移步去了厨房择菜,切肉,只要接到儿子的电话,差不多就可以开始炒菜。

一家人围在饭桌旁吃吃喝喝。

“一一,今晚就住在家里,明早让你叔叔送你去学校啊。”

宁加一直点头,不久之前她接到了楚乔乔的电话,她母亲可以提前出院,今晚便不会回去了。

宁在福最近吃完饭喜欢喝杯小酒,喝着喝着,发现味道不对劲儿,问了了几句,听说是王顺才送来的,他放下酒杯。

“老婆子,王顺才送的东西咱不能够要。”

宋梅知道宁在福的意思,奈何王顺才放下东西就走人,她腿脚不好,追不上。再者,人家送了好几次,一次都不要,让人心里也不舒服。

“吃饭,吃饭啊。”

宁在福知道老伴是在刻意转移话题,当着孩子的面也就没有说什么,等到合适的时机,偷偷摸摸叫来宁加一,让孩子跟着他一起把东西送回去。

差不多八点钟。

门一开,宁在福见王顺才手里还拿着锅铲,问他怎么才开始做饭。

王顺才回头指着站在墙角的儿子。

“那小兔崽子又给我找事,明天还得请半天假去见他班主任。”

王育才撅着头不吭声,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啊。

“还不叫人!”

王顺才一吼,站在他一手臂之外的宁在福吓到了,擦了把脸上的汗,笑呵呵的走到王育才身后。

“哎唷,肚子叫唤得厉害呢。顺才啊,你赶快去做饭吧,我跟加一就走了。”

王顺才忙把锅铲随便放在桌上,拉着宁在福的手:

“宁大爷,这酒是我特意给你买的,你给我送来我自己也不喝,放着也是放着,你拿回去吧。”

两人正说着,门外有人敲门。

宁加一离门最近,她顺手打开,见来者是一位高高瘦瘦,戴着黑色圆框眼镜的男人,国字脸,五官端正,看上去一脸正气。她下意识看向王顺才。

“不知道你家里有客人,我还是先走了。”

男人声音沙哑,仿佛喉咙里面卡了痰。

宁加一嗅到了一股儿烟味,不动声色往一边挪动了几步。

当门再合上,王顺才转身告诉宁在福刚刚那男的是他一个车间的工友,都住在一个小区,平时对自己也挺关照的,不知不觉来往就变得频繁,偶尔会串门喝杯酒之类的。

宁加一发现王顺才说起那位朋友,王育才嘴巴翘得都可以挂上一只水桶。

“那个姓程的……”

没等王育才说话,王顺才扯开嗓子把孩子都吼傻了。

“顺才,你这样凶孩子,会把他吓到的。”

“这小兔崽子胆子大得很,不这么说话,他都懒得听。宁大爷,你别向着他。”

王顺才也不要儿子在客厅罚站,让他滚回房间继续反省,要是不想出个结果,今天就不准吃完饭。

宁加一很少看见王育才那副憋屈却又不敢出声的样儿,寻思孩子肯定被王顺才揍过,不然也不会这么听话。

“饿不饿?”

宁加一明知故问。

王育才要关房门,宁加一故意把脚卡在门框那里。

“连你也欺负我!”

宁加一差点笑出声。

“小霸王也知道被欺负的滋味不好受啊。”

王育才背过身,左手掐右手手腕,咬咬牙,冷哼哼几声没有说话。

“又怎么把你爸给惹毛了?”

“我啥都没有干。”王育才说完就改口,“刚刚那个姓程的跟王顺才告状,可他在撒谎,我没有打猫,我就是那纸团丢它,没有欺负它。

他还说什么要是现在管教得不好,以后还要杀人的,一个劲儿让我爸打我,不能够手下留情,他就是在放屁。”

这些话都是王育才偷偷听到的,印象特别深刻,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宁加一给了王育才几个爆栗子。

“我之前怎么警告你的?”

王育才捂着脑袋龇牙:“我忘啦!”他见宁加一再次伸出手,退了几步:“我以后也不会对它们丢纸团了。”

“这还差不多。再有下次,看我怎么收拾你!”

“哼哼!”

“你还哼!”

王育才埋下头,“你跟那个姓程的一样讨人厌。”

“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啊?”

“不知道,管他叫什么,我讨厌他来我们家,就知道劝我爸喝酒。”

王育才掰开手指头,继续念叨:“喝醉了就在那里吵吵,烦死了。”

不用看王育才那张臭脸,从他口吻中就可以看得出他对那个姓程的有多讨厌。

宁加一不关心这些。

“我再重复最后一遍,你不准欺负任何一只小动物!!”

“我知道啦!”

宁在福准备走,扭头发现孙女不在身后,寻了一圈,走到王育才房门口,看见加一在辅导育才写作业,他折回客厅。

“宁大爷,饭菜都准备好了,坐下来再吃一口吧。”

王育才连爷孙俩儿的一次性餐具都摆好了,就等宁在福入座。

“不用不用,我们吃饱了才出门。顺才啊。孩子可不是你这个教法,没有原则性的动手动嘴,只会让孩子恨你的。”

王顺才听到那个“恨”字,心一凉,手里的一把筷子差点松了掉在地上。

“育才那孩子从前是特别皮实,讨人厌,但他已经朝着好的方向开始变了,你就细声细语的引导,多鼓励鼓励,别动不动就骂人!还说什么不能够吃饭什么的话。”

王顺才没读什么书,认识的字也不多,文绉绉的话他理解不透彻,当时点头,随后还是觉得棍棒底下出孝子,尤其是有过好多黑历史的王育才而言,打是最好的法子。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