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想他想他想他

听书 -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有宁加一在,楚乔乔也不在乎门缝里面有铁丝还是钢丝呢。

楚乔乔是典型“富养女”头脑也算聪明,也不偷懒,从小到大都没怎么受过委屈,吃过苦,不管是生活还是学业或是事业上都是如此。

在家有父母护着,在外有加一,楚乔乔自己都羡慕自己的好运气。

周六宁加一陪着楚乔乔去市医院看望阿姨,她发现母女俩儿相处的模式更像是朋友兼闺蜜,让她这个外人在旁观看也会不由自主的嘴角上扬。

楚乔乔的母亲对宁加一的客气并非是那种假客气,说话时总是露出谈谈的笑容,声音也是轻轻柔柔,听着特别舒服。

“阿姨,您好好休息,我回家了。”

“好孩子,谢谢你来看阿姨,也谢谢你照顾我们家乔乔,辛苦了。”

宁加一并不觉得辛苦,笑着说阿姨言重了,随后让楚乔乔留在病房陪伴母亲,她独自离开医院。

朗朗晴空,一望无际的蔚蓝。

宁加一呼吸着没有消毒水的空气,等待着不知何时才会出现的公交车,。

近段时间她的生活节奏都比较慢,晚上敲打键盘也少了几分激情。

撑着下巴仰头望天,趴在桌上斜看窗外飘过的云,飞过的鸟雀,还有摆在那里的多肉……这样忙里偷闲的次数多了些。

工作学习效率也没有降低,日子反倒是增添了几分诗意盎然。

安静时,想他。

身处喧闹时,想他。

夜深人静又百无聊奈时,还是想他。

宁加一控制不住自己的思念,却又无法拾起手机给付尤发消息,她会想:或许他很忙,或许他根本不想我,或许很快很快他就会交新的女朋友。

或许不打扰不被打扰都是给彼此的安好吧。

再睁眼,宁加一耳畔听到了熟悉的地址,属于她的那一站已经到了。

宁在福和宋梅是知道孙女今天会回家,两老一大早就去菜市场买排骨还有干海带皮,小小的厨房内,一个择菜,一个人翻炒排骨还是炖汤。

家里还是一如既往的温馨,无时无刻不治愈着宁加一,但她每每听到长辈问起付尤的时候,眸子渐渐失去了原有的色彩。

她不想隐瞒,如实告诉他们自己已经跟付尤分手有一段时间。

宁在福先是顿了顿,随后才反应过来,脑子里面一瞬间想了许多,再抬眸去看孙女,见她神情安然,怕是之前已经哭过不知多少次,所以才能够像现在这样心平气和吧。

“我们家一一以后还可以遇到更合适的人,不说这些了,喝汤吧,你奶奶炖了好久的,肯定好喝。”

宁加一没想到都是长辈竟比自己分手时还要伤心难过。

宋梅是伤心之最。

宁在福总趁着孙女不在场悄咪咪安慰老伴的同时也警告她,说:孩子一周回家一趟,别丧着脸。分手也不是啥大事,搞得跟那个啥似得,别哭了啊。

宋梅和程怡都已经算过啥时候两孩子结婚最合适,最吉利,忽然一道闪电劈下来,俩儿懵圈之余,真真伤到了心里面去了。

宁加一待在家有种负罪的感觉,接到白若的电话之后马上出门。

“你怎么一来就躺着啊,跟条咸鱼似得。”

白若正在给宁加一泡咖啡,问她加不加奶。

“听说你和张叔叔吵架,昨天才回来啊?”

白若放下红色的马克杯,坐在宁加一身边刮她的鼻头。

“萌萌那张大嘴巴说的是不是?我们也没有吵架,孩子病了,一直呆在娘家,这不小善善也不发烧也不咳嗽,就给带回来了。”

“那就好,若若姐,你看起来挺憔悴的,多注意休息。”

白若闻言一顿:“上次我怎么跟你说的,你得喊我小舅妈。”

“哎,不瞒你说,我跟付尤已经分手了。长辈那边都知道了,感觉跟做错什么事一样。”

白若搅拌咖啡的金汤匙停下来,望着逆时针旋转的咖啡,补充了宁加一接下来想说的话。

“加一,感情是你的事,你不需要因为家人而内疚什么的,放松啦,现在恢复单身,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等你毕业了……呃,后面的事后面再说吧。”

末了,白若笑了笑,说起自己当年迷茫时也困惑痛苦过,挺一挺就好。

比如杜萌萌。

经历了几次糟糕的恋情和相亲之后,倒也没有对爱情彻底失望,而是不像从前那样痴迷,且容易投入一段或许都没有可能性的感情当中。

下班之后不再追剧刷博浪费时间,也不买些可要可不要的东西收藏安慰人心,寻找商机赚钱,只为了买下属于自己的房子,哪怕就三十平米。

明确目标之后,杜萌萌的生活很简单,她每天都是斗志昂扬的。

前面的路谁也不知道是宽还是窄,只有走了才知道。

宁加一是说呢,最近在三人组的小群里面再也没有听到杜萌萌安利某牌手链或是耳环,也没有看见一张帅哥出浴半裸照片。

“若若姐,我可以在你这儿睡一会儿吗?”

“当然可以了,去我房间吧。”

宁加一委婉拒绝,毕竟那是她和张克成的卧室,她躺不下去。

“左拐有间小客房,付尤在……”

后面的话白若及时打住,她发现宁加一貌似也没有听到,抱起小善善回卧室哄她午睡。

这一觉三人睡得傍晚,太阳都准备下班了。

张克成回到家,开门之后发现家里多了一双白色简单款的人字拖鞋,不好断定对方性别,小心翼翼想去了主卧,看见妻孩睡在床上,心放回肚子。

“回来了?”

张克成扭过身冲着白若点头。

“家里来客人了?”

“嗯,加一在呢。你把门关好。”

张克成乖乖照做。

“你过来。”

听到白若那么小声说话,张克成又开始紧张。

“两孩子分手了。”

“……”张克成瞧着白若也不像是开玩笑,眨眨眼睛,皱皱眉头,“什么时候的事?”

“付尤出国之前吧,待会儿我当着加一的面不准提付尤!”

不用白若提醒,张克成也会自行避免的。

“对了,你今天一天都上哪儿去了啊?”

张克成松开领带,解开一上衣纽扣,“早上出门不是说了,同学聚会,本来他们还打算晚上再找地方喝一杯,然后去唱歌,我想着你和孩子就提前回来了。”

白若勉强满意,伸手示意老公把自己从床上拉起来。

“今天我来做饭。”

“好呀,正好我已经好久都没有吃你做的饭菜了。”

两人说话都很小声,小善善睡到自然醒就睁开眼睛,一看见爸爸回家,伸手要抱抱。

“哎呀,爸爸看见你心都快化掉啦,来亲亲。”

“妈妈也亲亲。”

白若扭头:“我去给孩子泡奶。”一出门,她看见宁加一站在茶几旁边。

“睡好了没?”

“挺好的,若若姐,我回家了。”

“别呀,你张叔叔今天下厨,吃完饭再走,我们可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聚在一起哦!”

白若都这么说了,宁加一也不好再拒绝,微笑点头答应。

“加一,多吃一点。”

“嗯嗯,若若姐,你们也吃。”

饭后,宁加一坚持要帮忙收拾碗筷,白若也心疼张克成,让他带着孩子去玩会儿,她自己陪着宁加一洗碗筷,清理料理台。

“我是真没想到你和楚乔乔能够成为朋友。”

“很奇怪吗?乔乔挺好的。”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们一个是慢性子,一个性子比较快,能够相处的好,也不容易。”

宁加一恍然大悟,“也是。”

“加一,你们两个女孩住在外面时时刻刻都要注意安全,晚上尽量别出门。”

“是,我会注意的。”

白若胳膊挤了挤宁加一,“我怎么感觉你跟我都没什么话要讲啊?是不是觉得我现在当了妈,跟我有隔阂了?”

“才没有呢,若若姐你别多想,我有时候挺羡慕你的。”

宁加一把洗好的碗递给白若擦干。

“我越来越觉得我肯定是晚婚晚育,兴许都不会结婚的那一类人。”

“好端端的说这个干什么?傻孩子,你脑袋瓜里面在想什么啊?你才二十出头,顾虑那么多干嘛。”

白若话说完,侧头见宁加一定在那里,又说:

“看来你其实很期待早点组建自己的小家庭,现实又太残酷了,冒出了各种各样的拦路虎是不是?”

“没错。”宁加一苦笑,“我想买房买车,我奶奶说女孩子没必要,后来我一细想,就算我乐意一个人住,我家人们肯定还会是担心我的。”

“加一,以后的事以后再想吧。”

白若指着自己:“学学我,走一步是一步,计划得再好也赶不上变化。还有啊——”

话锋一转,“我还是很看好你和付尤的。”

“……”

“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加一你也不要怪我八卦,你跟付尤肯定不是因为别人介入你们感情才分手的吧?”

“确实是,是我们自己的原因。”

白若用朋友的口吻跟宁加一说:

“你们还在成长,我之前就跟你说过,缘分这种东西很奇妙的。你做好你自己,心怀期待就好。”

“到头来失望怎么办?”

“失望了就从头再来,没什么大不了的,失望太多也不会掉块肉,倒是会让你心态成熟。当然了,除非你想做一根没有思想,没有期待,也没有抱负的木头。”

“开心一点啦,多笑笑,笑笑好运会来的哟。”

“谢谢你若若姐。”

“跟我还客气什么,以后有什么烦心事,尽管来找我,我很乐意帮你疏通心里垃圾哦。”

宁加一豁然开朗,是啊,想得多不如做好手头上的事。

“若若,孩子吐了,你过来看看。”

白若忙放下手里的碗,扭身跑去客厅。

“若若姐,小善善没事吧?”

白若擦把汗,“大概是受凉了,我和克成带她去医院检查,加一你一个人回家注意安全。”

“好,我知道了。”

宁加一站在花坛边目送车离开。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