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霸王硬上弓

听书 -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琚湾园——

天色突变,好似要下雨,宁加一从学校出来后赶紧回家收衣服。

衣服前脚安全回屋,下一秒她接到楚乔乔的电话,拜托她把二宝送到小区门口。

当宁加一出门的时候,已经开始下雨,二宝很乖,躺在她怀里基本不怎么动。

“加一呀,我估计挺晚才能够回家,你一个人在家害怕吗?”

宁加一微笑摇头,提醒楚乔乔不要太着急,路上小心。

雨敲打在雨伞上,错落有致,节奏感还挺强。

熟料,下一秒,宁加一抬眸竟与林深深对视上,那种感觉就好似她一直定在原地等待自己回头,非亲非故的,怪恶心。

“看见我你犯不着那么丧着脸。”

宁加一冷笑了两三声。

林深深握紧了雨伞的手柄,吸气的同时转身看向宁加一背影。

“你怎么没有搬回去住?一个人在外面生活肯定很艰难吧。”

宁加一不想跟林深深再有交集,耳畔的声音权当是狗吠,不搭理便是。

林深深恼归恼,毕竟是自己招惹人,人家不理会自己也在情理之中,她不生气,反倒是对着宁加一渐行渐远的身影笑。

“我们都失去了付尤,但我比你过得好,也比你成功。”

人活着就要取得成功这种观念林深深父母从小就开始输入她的大脑,即便是宁加一靠版权费还请贷款,她认为那是她的运气。

雨停了。

林深深收起雨伞,回到家首先钻进房间坐在梳妆台前面开始卸妆。

这时候田景珂不请自来,走路几乎没声,到了房门口看见林深深在卸妆也没有作声,佯装不知反身回到客厅开始刷手机。

“景珂?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都不跟我打电话,我好准备晚饭和你一起吃呀。”

田景珂拍拍一旁的空位示意林深深坐下,随即搂住她的腰。

“我怎么会让自己的小宝贝自己动手下厨呢,说吧,今天想吃什么?我带你去。”

“不要啦,每天都出去吃,难免会厌烦的,要不然,今天让你尝尝我的厨艺?”

不等田景珂说话,林深深已经拿来他的手起身。她不是不想出去吃,而是妆都卸了,不想再化妆,更不想素面朝天出门。

林深深的厨艺只不过是幼儿园入学,色香味一样都不占。

田景珂吃惯了山珍海味,第一次尝试了难以下咽的食物,本想讨好林深深说还可以,脸上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一切。

“不好意思哦,其实我不太会做饭。”

田景珂拖过林深深的手,眼里尽是宠溺的爱意。

“没事,等你变成我老婆,这些事有保姆做,不需要你亲自动手。”

林深深面上笑若春风,心底嘲笑田景珂每天就知道想着这些有的没的。

“我房子要是被我老头子没收了,暂时在你这里住几天。”

林深深想要拒绝,回头发现田景珂脱掉衣服去自己的房间,赶紧跟过去。

“你干什么呀?”

“找衣服啊,我之前在你衣柜留了几套我的衣服,你别告诉我你给扔了啊,要是扔了,我真得……”

话还未说话,田景珂的视线落在了床上的相册,要是没有看错的话,那一张张照片里面都有付尤的身影。

尤其是最中间哪一张,分明就是付尤的个人照。

“深深,付尤的相片怎么在你这里啊?”

林深深紧张中掐自己的手臂,挤出笑容。

“那不是我的相册,是我朋友的,她有几样东西存在我这里。我今天回来得早,收拾了一下房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相册竟然在我床底。

幸好我找到了,要是弄丢了,我朋友肯定会生气的。”

林深深说什么,田景珂都毫无保留的相信,他也不在意,回头继续在衣柜找自己的衣服,不小心翻出了林深深内衣内裤。

春心荡漾只在瞬间。

田景珂无意识握了握拳头,心意已决,他今晚要向林深深宣誓——她的身子只能够是自己的。

林深深着急隐藏相册,对田景珂的神态以及一举一动毫无察觉。

哪怕是撒谎成性,林深深也还会有做贼心虚的忧虑,大概就是因为这样,她对田景珂留夜的事也没有强硬的拒绝。

“我洗好了。”

林深深一回头,双目对上的是田景珂沾上水珠的胸膛,再往下看,仅仅围了一件浴巾,光着脚踩在地板上。

“深深?”

“我,我知道了。”

林深深还是头一次看见男人半裸着身子,红了脸不说,心脏竟然开始怦怦跳。

田景珂对林深深的表情很满意,他回头看了眼小女人,擅自爬上了她的床,躺着等她出浴回房。

“啊啊!”

突然停电了。

田景珂听到林深深的声音第一时间奔向浴室。

“停电了,你没事吧?”

林深深已经洗完澡,换衣服的途中眼前一黑。

“没……没事。”

田景珂用手机后面的手电筒照相门把手,拧动了几下,门开了,他慢慢探进头,与此同时安慰林深深不要害怕,他马上就进来了。

“别怕,有我在呢。”

就是因为田景珂在,林深深才害怕呢。

“……你别照着我,我我内裤还没有穿好,你先出去。”

田景珂喉结哪儿滚动了几下,迟疑好久放下收手合上门。

“好了没有啊?”

“好了。”

林深深跟只受惊的兔子,红着眼睛打开门。

“停电也没什么事,睡觉嘛,一点都不碍事的。”

林深深听这话有点不对劲儿,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房间门已经被田景珂反锁了,而且他关掉了手电筒。

光亮突然消失,两人眼前突然一黑,得过个十几秒眼睛才能够适应。

“你干嘛啊,景珂。”

田景珂嗅到了林深深身上的沐浴露香气,他无法把控自己,将其压在身下,手很不老实得摸来摸去。

“唔唔……景珂,你松开。”

“深深,既然你说你爱我,跟我睡觉有什么不可以的。”

田景珂说话的语速极快,手的动作也丝毫不慢,几乎使用一股儿蛮力拉下了林深深肩带,顺而一路往下扯,动作干净利落,快到让林深深没时间阻拦。

“我已经馋你身子很久了。”

“唔……你弄疼我了!”

“你忍一忍。”

田景珂就跟一直困在笼中被释放的野兽似得,食物都已经到嘴了,他不在乎林深深如何挣扎,说什么,不断说要满足自己。

林深深怕疼,叫出声,她叫得越大,田景珂越兴奋。

到最后她也不挣扎,从未承受的痛竟然在短暂的时间之内变得可以承受,承受之余,被田景珂吻遍全身的时候,还有几分喜欢。

我一定是疯了!

林深深猛然推开田景珂起身,话还未出口,又被田景珂封出嘴巴。

“深深,你已经是我的女人。”

田景珂在笑。

林深深借着窗外的亮光大致能够看清,那一瞬间她觉得要是没有付尤的话,田景珂的脸还有身材会更加吸引她,说不定,自己喜欢的第一个人就是他了。

“笑一笑,别苦着脸。”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深深你怎么了?我是你男朋友,滚床单不是很正常嘛。”

田景珂撇下发愣的林深深,光着身子出去倒水,尔后他端着一杯凉茶回来递给她。

“我来喂你怎么样?”

田景珂要是发现林深深是一推即倒的女孩子,他早就动手了。

“以后做习惯你会喜欢的,相信我。”

林深深愕然,下意识与田景珂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哪怕仍旧躺在床上。

“你之前交往多少个女朋友了?”

田景珂举起左手,说一个数字放下一根手指头。

林深深扫了眼,一共是四个。

“你跟她们都做了吗?”

田景珂笑笑不说话,隔了一会儿,突然扑倒林深深,薄唇凑到她耳畔,低吟:

“跟你说多了你会吃醋的。”

林深深感觉自己脏得不像话,二话不说,穿好衣服去洗澡。

咚咚咚。

田景珂在敲门。

“深深你关在洗手间里面干什么啊?”

“别管我,你自己去睡觉。”

田景珂等了五分钟,不见林深深出来,他回房间睡觉,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女朋友洗了七八澡。

次日林深深醒得早,看眼手机才六点钟,外面天色还比较暗。

她看向睡在身边的田景珂,恍惚间想起来昨夜发生的一切,她真痛恨当时顺从的自己。

“这么早就醒了。”

田景珂搂过林深深抱着她睡觉。

“景珂,别碰我。”

“怎么生气了呢?”

田景珂揉揉眼睛坐起来,不明所以地看着林深深冲着自己摆张臭脸。

“深深你不会是在想我跟前女友有没有做是吧?做了又怎么样啊,男人没有几个前任,没做那种事,怎么教你呢?”

林深深捂住耳朵。

“乖啊,别生气了,告诉我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买。”

林深深掀开被子下床,“嘭”一声关上门,洗漱之后换好衣服她就出门了,连雨伞都没有带,走路匆匆忙忙,也不看前方。

宁加一也是倒霉,明明走在最边边上还是被林深深给撞到,没有道歉就算了,还被反过来责怪自己的雨伞尖尖差点戳到了林深深的眼睛。

“你没病吧?”

林深深板着脸:“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你。”

宁加一刚吐一个字,林深深已经跑了,宁加一瞧着她状态似乎不对,但平时好像也是怪怪的,也没有多想,继续走自己的路。

“加一呀,等等我。”

楚乔乔跑到宁加一面前已经气喘吁吁。

“加一呀,今天我得回家一趟,下午没时间接二宝回家,你可以帮帮我吗?”

“当然了,把宠物医院地址给我,我一放学就去。”

“太好了,谢谢你啊。”

“也不是什么大事,不用客气。”

楚乔乔仍旧喘着气,从口袋里面掏出纸巾擦拭脸上的汗。

“加一,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做恶梦了?”

宁加一眼神游离,定了定神之后才点头。“我没有说梦话吓到你吧?”

“没没没,这倒没有,加一,你最近状态不好,晚上早点休息。”

“嗯,谢谢。”

楚乔乔又想起来一件事,问:“加一,昨天晚十点钟左右,你有没有听到敲门声啊?”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