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王顺才工作有着落了

听书 -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夜深人静,窗外下起了小雨。

王顺才躺在用木板搭起来的“单人床”上,翻来覆去,满脑子都在想去哪儿找工作容易,万一别人都不要自己该怎么办?

这种焦虑来自于曾经的狱友,他比王顺才早出狱三个月,说是生存压力太大,脑子又短路犯糊涂,偷东西伤人,再次入狱。

这套房子来得也不容易,家里没有存款,儿子和老母亲还要上学和吃药,钱方面的压力就像是一座巨山压在王顺才身上,刚吃了几次闭门羹就有点喘不上气。

“你要是都觉得不行了,你家人该怎么办啊?”

他一想到王育才和母亲时,脑子里面所有的消极想法暂时统统消失。

只要明天依旧会到来,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能够对得起那二十四个小时。

摆在简陋餐桌上的换成了包子和油条,还有一张压在作业本里面的五块钱。

王顺才草草吃了几口就出门搭公交车去找工作,他也不挑了,只要对方乐意,他什么活都愿意干。

陌生的街道上电线杆上张贴了汽车厂招聘广告,王顺才心动了,撕下广告问路人上面的地址怎么走。

恰好这时候是午餐时间。

王顺才见到车间主管,说话结巴,手哆嗦。

厂里也缺普工,主管听王顺才说他曾经就是靠修车维系生活,再没有犹豫,让他随后去办入职手续,明天就可以来上班。

王顺才高兴的眼睛在发光,填写招聘信息的时候,因为多年都没有动笔写字,一笔一捺都歪歪斜斜的,大致能够认清。

工作来得太突然,王顺才回家路上心脏怦怦跳,下了车,他首先去了小卖部,买了几样零食。

宁在福瞧着王顺才眉里眼里都是笑,问他是不是找到工作了,一听地方,离这里还挺远的。

王顺才直摇头,远不远不重要,只要有人有要他工作就足矣了。

头几天,也都比较顺利,随后就来问题了。

和王顺才同一车间的工友是他老乡,背地里告诉其他人和主管:王顺才杀人坐牢才放出来。

这天早上王顺才前脚进车间,下一秒就被车间主管叫到了办公室。

“主管,我是坐过牢,但我没有杀人,我现在就想踏踏实实的赚钱,不敢有其他的念头。”

“我也看得出来,不过我以后会好好盯着你,你最好是老老实实的干。”

王顺才刚准备开口,见主管跟自己打手势,无奈起身离开。

大概五点半。

王育才被班主任留在教室里面写数学卷子,上周的模拟考试,他只考了三十五分。班主任对王育才的耐心不足,脾气挺大,手拍在办公桌上警告学生当着自己的面不要开小差。

“老师,我真不会。”

王育才磨洋工磨了快半小时,他受不了了。

班主任也受不住,只能够让他把试卷拿回家给家长签字,明天再上交。

“王育才!”

“张叔叔,你怎么来了?”

王育才看见张克成心情莫名变好,他也不知为何。

“上车吧。”

“好。”

王育才也不说废话,麻利爬上车。

“你爸爸回家之后家里变化大吗?”

王育才低头盯着自己黑漆漆的记指甲壳,想了一会儿才说:

“他脾气变得比以前还大,动不动就吼我?张叔叔,家长打孩子犯不犯法啊?”

“犯法。”

张克成偏头快速看了眼,发现王育才摆着一张苦瓜脸在哪儿掰手指头,笑了笑。

“你说的打不是动真格的吧?”

“不是。”

“你爸爸找到工作没有?”

王育才抬起手撑着自己的下巴。

“民生路,广茂大厦那边,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的。”

王育才嘴上说得漫不经心,张克成知道他其实很在乎父亲,不然也不会把地址记在心里面。

“马上就要中考了,你……”

“我不参加中考。”

“为什么?”

前面是一个路口,红灯亮了,车缓缓停下,张克成偏头问。

“老师让我再读一个初三,我也没有意见。”

绿灯亮了。

张克成慢慢加速,“这么快就妥协,不努力挣扎一把?你真的不想考一个高中继续读下去吗?”

王育才毫不犹豫摇头:

“我不是读书的料,宁加一再怎么教我我也不懂,老严说得没错,我就是一个笨蛋,笨蛋继续读初三也没什么的。反正我已经想到了,等我……”

张克成打断孩子的话:

“你要是想混到成年就出去找工作是肯定不行的。你之前在外面流浪的日子这么快就忘记了?上学的日子是最快乐的,叔叔不骗你。”

王育才埋下头再不吭声。

车开进了太阳鸟小区,张克成停在王育才家楼下,目送他进楼道。

这时候姚金一个人在家眼巴巴望着房口等动静,听到门开的声音,她喊了一声:“儿啊,是不是你回来啊?找到育才没有啊?”

“奶奶,是我。”

王育才丢下书包,站在姚金房门口:

“王顺才去哪儿了?”

“你小子去了哪儿啊?你爸爸着急的要死。”

“没去哪儿,奶奶你别骂人了,吃饭没有,我给你做饭吃。”

说话间王育才进了厨房,发现几盘菜貌似都没有动筷子,锅里的炒饭已经凉了。

不多时,王顺才回来了,嘴还未张开就看见姚金冲着自己指向厨房,他特意放慢脚步,发现儿子在热菜。

“你过来。”

等王育才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发现王顺才恼着脸站在自己面前,左手抓着棍子。

“说,你跑去哪儿了?”

“老师留我写卷子。”

“跟老子说实话!”

“我没撒谎。”

姚金闻声脸色瞬变,杵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过来,拉过儿子的手。

“咱们家连个手机都没有,老师倒是想联系你们也没有法子啊。”

说的也是,王顺才不否定,看他看不惯儿子总是以一种“老子”的模样跟自己说话,不等他说第二句话就一巴掌呼过去。

“今晚不准吃饭,回房间反省去!”

王育才咬着牙跑回房间,咣当一声合上门。

姚金挪到餐桌旁边坐下直叹气。

“你也是的,问都问清楚了你还打孩子?育才都十五六岁了,你知道不?”

王顺才当然知道。

“他是我儿子,只要不听话老子就打!妈,你就别掺和了。”

王顺才也心疼孩子,怕他饿着,出门去小卖部给孩子买了面包,刻意放在很显眼的地方,随后洗了澡睡觉。

父子俩儿开始冷战,住在同一个屋檐,抬头见面都不吭声,各走各的路。

姚金看在眼里,心里不痛快,但她也不知道怎么缓和两个人的关系。

这天傍晚,王育才坐公交车回家,正往小区的方向走,迎面碰见了宁加一,他假装没有看到,掉头去了另外一条路。

“王育才!”

宁加一跑过来,一把抓住王育才的书包带子。

“你看见我躲什么啊?”

“没躲,我想买东西,往这边走更近一点。”

“胡说,明明是这边,不准撒谎!”

王育才闭嘴不吭声了。

宁加一走在前面,王育才慢慢悠悠跟在后面。

“你是没有奖励就没有动力好好学习是吧?”

“不是。”

“最近怎么了?”

“没怎么,挺好的,你不用给我补课了,补了也是白补。”

宁加一转移话题:

“欢欢想去益阳高中,你呢?”

“我哪儿都不去,在家蹲着就挺好的,你也不要劝我,我都已经决定好了。”

王育才说话的语速极快,要是不细听根本就听不明白。

“你决定什么了啊?”

“家里蹲啊。”

宁加一无奈叹口气:“咱不说这些了。育才,你就没有特别喜欢的事情吗?你要是有目标,学习更加有劲头嘛。”

“打游戏。”

“除了这个。”

“只有这个了。宁加一你好烦啊,我不想跟你讲话了。”

王育才口心是非,回头看了眼宁加一,随即跑开。

宁加一也不想追,任他想跑走。

“爷爷,我回来了。”

宁在福在搬东西,听到孙女的声音登时喜笑颜开。

“加一回来啊,来来,赶紧坐下吧。”

“爷爷,我不累的,东西我来搬。”

宁在福坐在藤椅上喝茶,宁加一搬完东西开始清点货物。

“爷爷,最近店里进货的频率越来越多了。”

“是啊,生意好,你奶奶可高兴了。”

“嗯嗯。”宁加一也高兴,“爷爷,你不要硬撑累坏了自己哦。”

“爷爷知道的,你放心哈。”

宁加一放下账本,瞅着收银台上放着一只透明花瓶,插上了三只红玫瑰,添了几分生机,瞧着也舒服。

“这是你叔叔给你婶婶买的,每周都买呢。”

“挺好的,说明他们感情深厚。”

宁在福笑笑点头:“是啊,我前几天也给你奶奶买了几支,被她骂得哟,哈哈哈哈。”

“奶奶就是怕心疼花钱。”

“是啊,还是跟你奶奶买吃的实在啊。加一啊,你跟付尤怎么样啊?”

“我……我们挺好的。”

宁加一偏头看向其他地方。

宁在福面上的笑容一点点消失,“咋啦孩子?爷爷怎么感觉你们俩儿是不是出啥问题啦?”

“嗯?没事啊,爷爷,您这样看着我干什么啊?”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