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需要时间适应

听书 -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如果跟着宁加一一起回来的是付尤,两人肯定会留在家中过夜,情况并非如此。

再者,楚乔乔担心宠物们,不得在外留宿,俩姑娘就回去了。

一路上到进家门,楚乔乔避开了那位出狱者的话题,听着宁加一说枫林小镇,那山那小河,还有那一片农田。

末了,话题偏巧以宁加一正在帮忙辅导的孩子——王育才结束。

宁加一偏头看了眼坐在副驾驶位抱着大宝的楚乔乔说起王育才时,那种眼睛她见过,就是叔叔出狱之后,老熟人看过去的眼神一样。

倘若自己不曾认识坐过牢的人,突然有天知道路过的陌生人他曾经杀过人,心里面多少有点忌惮。

一刹那的恐惧感或许掩饰不了,但也不至于永远用有色眼镜去看待,包括她/他的家人。

宁加一微笑着否认楚乔乔的基因论,末了,告诉她:“他父亲是被逼认罪的,他没有杀人。”

车内登时安静下来。

车窗被甩在后面的夜景,静态和动态交错的美感有几分炫目。

前面谈及到故事主人翁正在家中兴奋地发呆着,十分钟又一个十分钟。

王顺才无罪释放,本该属于他的房子和钱回来了一半。

另外一半,王城父母拿不出来,也有不想拿的意思,寻思着大家好歹也是多年的邻居,不至于为了赔偿款而把他们两个老东西逼上绝路。

王顺才对王城的恨很复杂,属于那种我见了你恨不得用一把锈刀,一刀一刀刺穿你的身体,同时又想杀死自己。

他知道王城死掉之后,一身轻松,之后又是一阵战栗,怕他来自己的梦恐吓自己。

从前在监狱里面数着一分一秒过活,现在他坐在自己屋里头,瞧见了多年不见,差点死掉的老母亲,终于可以抱抱自己可怜的儿子。

他兴奋的难以平复自己的心情。

王育才定时会去探监,父亲的模样在他眼里没有太大的变化。

对姚金而言不是,王顺才被警察带走以及此次此刻就在客厅沙发坐着的模样,两者之间的差别有多悬殊,她比任何都清楚,也比任何人都心疼。

心疼归心疼,她也不说一个字,毕竟儿子干了不要脸的事。

老人家重病了一场,心里倒是变得更加明净了,撇开血缘关系,她要督促儿孙,只要儿子干了错事,她第一个报警。

这会儿老人躺在床上笑眯眯的盯着房门口,喊了一声:

“儿啊,你赶紧过来。”

王顺才闻声后不敢耽搁一秒钟,起身就往老母亲的房间跑,轻声轻语问她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你娘哪儿都好啊,别慌。顺才啊,中午人多,娘也不好跟你说,你宁大爷还有宋大妈对我们家的恩情你也知道的,明儿你一定要记得多买点东西去看看他们。”

“好咧,我肯定不会忘记的。”

王顺才答应了一遍又一遍。

次日一早,王顺才六点钟就起来了,在监狱里面的时候,六点起床就是他的习惯。

老母亲和儿子还在睡觉,王顺才拿上零零碎碎的钱蹑手蹑手出门去买菜。

菜市场有两个操场那么大,比起从前的集市干净多了,王顺才跟开了眼界似得,走几步就停下来左右看看。

他怕有人认出自己,往往怕什么来什么,有人指着他鼻子问他是不是王顺才,他低下头说:是。

声音如蚊子在哼哼。

有的人知道他就是王顺才,看人的眼神登时就不一样。

王顺才也不好意思继续站着,赶紧往前头走,然后就听到那人说:

“王顺才你们都忘记了啊,就是那个好吃懒做,玩王城老婆的家伙。”

看来大家伙儿一点都没有忘记我,王顺才在心里苦笑。

三个西红柿、两根黄瓜、一把韭菜还有三颗鸡蛋。

王顺才结账的时候发现每个摊位边上挂着两个小牌牌,上面的字认识,图案是一点都没有看出来是什么。听到老板娘说是扫码还是付现,他愣了愣,最后还是从口袋里面掏出皱巴巴的零钱。

回家的路上,王顺才想跟儿子买瓶奶,去了超市,就差五毛钱,王顺才想让人便宜点,卖他得了,收银员二话不说把酸奶收走了。

王顺才再开口,话还未从嗓子挤出来,后面排队的中年女人就催促他赶紧走开,别耽误她的时间。他只好怯怯地离开。

变化太大了,王顺才觉得自己得需要好一段时间才能够适应下来。

“儿子,快起来。”

喊了三五遍都没有反应,王顺才把儿子从床上拖起来,拉着他的手去了洗手间。

“我跟你说啊,你要是不想再继续留级,你给我好好上课,不然你对得起张克成吗!”

王育才是被王顺才一巴掌打清醒的,懵逼脸望着他:“一大清早你疯了吗?”

“以前我就是打少了,以后啊,你要是再逃课,惹事,要是我不把你打死,你就是我爹!”

姚金杵着拐杖慢慢悠悠挪到了洗手间门口,呵斥两人:

“大的不像是大的,小的也不像是小的,都别说了,赶紧来吃饭。”

王育才生着气,吃的也就少。

“赶紧回来,把你碗舔干净,粮食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姚金看向孙子:“听你爸的话,吃干净咯。”

王育才不想被打,吃的样子又不服气。

“过来!”

“干什么啊?”

“这是给你的零花钱。”

王顺才把一张五块钱纸币放在桌上,又补了一句:“买啥那是你的事,只要你好好上课,不给我挑事就成。”

王育才横着眼睛哼了几声,手刷一下就带走了钱,背上书包出门。

“娘,你在家好生待着,我出去找找事。”

“儿啊,你也刚刚回来,别太着急,慢慢来啊。”

王顺才也不知道老娘这是安慰自己还是怕自己在外头被人骂,他笑了笑,摇头说:

“我晓得的,你放心哈,吃完了就放着,我回来再收拾。”

王顺才说完就拿着一布袋离开,他绕着小区走了两圈,感叹了好几声,想到宁在福和宋梅,赶紧加快步子去小卖部。

宁小卖部安装了门铃,来往的客人出入会有提示音。

成阿岚在收拾零食区的货架,只听到了声音没有见到人,迟了几分钟再回头,看见王顺才提着烟和酒站在收银台后面。

“嫂子。”

“顺才,你找我爸的吧?”

王顺才点点头。

“你等等哈。”

成阿岚给家里打电话,宁在福接到电话不久后就来了。

王顺才见状迎上去,“宁大爷,我给您来道谢,也是道歉的。”话音落,双手奉上烟和酒。

“这东西你拿回去退了,给你老母亲和儿子多买一点东西啊。”

王顺才二话没说,噗通一声跪地:

“宁大爷,我对不起你们家娃儿,也对不起你们二老,你们一家人能够那样照顾我老娘,还帮我儿子学习,我感谢你们。”

“站起来!”

“宁大爷,以后我就是你儿子,我肯定会好好孝敬你们的。”

宁在福给成阿岚递了个眼色,两人把王顺才扶起来。

“只要你以后踏踏实实做事,本本分分做人,我跟你宋大娘就特别高兴了。之前的事都过去了,咱们以后就不提了。”

王顺才高兴得哭出声,握紧了宁在福的手不肯松。

“你再这样抓着我,我手都快被你扯断啦。”

王顺才一听忙撒手,“宁大爷,没弄疼你吧。”

“没事了,回家去照顾你娘吧。”

宁在福硬是不肯收东西,王顺才提着烟和酒去平价商店退了,几百块钱揣在口袋里面,他想着自己也就会修车,小区里面也就一间铺子,也不差人。

工地上也不缺人。

“看来我还是的出去找事做才行啊。”

王顺才在小区门口逗留了几分钟,随便找个人问问那里可以搭公交车,他顺着方向走,等了半个小时才等来261.

在外寻了半天,毫无所获。

王顺才再掏出口袋里面的钱,非但没有赚钱,还用了几十块。

眼见着天都快黑了。

王顺才一回家就钻进厨房准备晚饭,也没什么好做的,剩下的菜和米饭随便一炒,热了就可以吃。

姚金和王顺才坐在饭桌旁等孩子回家,左等右等都不见门外有动静,王顺才心里有着急,拿上一根棍子出门。

十多分钟之后。

王育才红着眼睛站在饭桌旁。

“我早上怎么跟你说的!”

“……”王育才不吭声。

“要是不再不出去找你,你是不是要打人啊?”

“我没有。”

“你当老子眼睛瞎啊,没看见你手上拿着砖头?”

“是他们先打我的,我就是吓唬吓唬他们。”

姚金听明白了,压下儿子的手,“饭都快凉了,吃了再说。”

“这什么鬼东西啊,我不吃。”

“你给我回来!”

王顺才一把抓住儿子的衣领子连衣服带人扯过来。

“不吃也得吃!”

“你除了骂我打我就不能够干一点其他的事吗?你回来之后,别人就不会天天往家里送好吃好喝的。你也没钱给我们买,就知道凶,凶什么啊!”

王顺才一拳头砸在饭桌上,三个人的碗筷都震了震。

“我没打架,你要是不信那是你的事。”

王育才说完掉头要走,姚金拉住他的手。

“你要是再这样跟你爸爸说话,奶奶也抽你!还有你,孩子话都没有说话,你动不动就生气,生气是办法吗?”

饭桌上总算是安静下来。

王育才其实不挑食,因为想挑没得挑,他就是看不惯王顺才一回家就一个劲儿的发脾气。

“吃饭吧。”

王顺才没去看儿子的脸,反思自己对孩子是不是太凶了。

“儿啊,我知道你现在肯定不好找事,要不,你去问问马康?他认识的人多,路子也广,兴许很快就能够帮你找到事做的。”

“娘,这是我自己的事,我会自己看着办,反正你们放心,我一定不会在家好吃懒做的。”

王顺才快速扒拉炒饭,几口就吃完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