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接近冰点了

听书 -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付尤特意出了琚湾园,在附近随便找了一间餐馆,菜没有点多少,倒是一瓶瓶啤酒被服务员接连端上桌。

商量饿归饿,他瞧着老大喝酒那个气势,感觉今晚估计都走了不了,食欲也就从身体和脑子里面慢慢退却。

到头来,还真被商量猜中了——付尤把啤酒当水喝,到目前为止他一个人就喝了整整一箱。

“嗝。”

商量瞧着付尤去洗手间颤颤巍巍的步伐,担心得手机都没有抓稳,险些掉在地上。

“跟谁打电话呢!”

付尤从洗手间出来,对准了商量的手机一把抓去。

“今晚要是不倒下,我们就继续喝。”

商量拦不住付尤,背地里倒酒,等付尤嘴里念念有词趴在桌上不动了,他赶紧给宁加一打电话求助。

两人男人站在风口,就近的街灯的暖光正好打在两人侧脸上,来往的路人偶尔会偏头看了几眼。

宁加一看见醉醺醺的付尤,听商量说他喝了多少瓶啤酒,倒也不奇怪。

“商量,回去路上小心。”

“加一,你先把老大扶到房间吧,我有话跟你说。”

宁加一点点头,扛起付尤去房间。

家里面总是预备了一瓶热水,宁加一另外拿来了一条新毛巾,打湿了再拧干,她轻轻地给付尤擦脸,脖颈,还有手臂。

付尤全程都安静得没有动。

房门一合上,商量见状站起来,特意把有靠背的座椅让给宁加一,他自己移步坐在一张四脚凳子上。

“老大啥也没有说,但我知道,肯定跟加一你有关,你们俩儿咋啦?”

宁加一意识到自己的沉默伤到了付尤,可不管怎么说,她自己都不该如何概括此事,也就不想让商量掺和进来,免得给朋友添麻烦。

“商量,我自己会处理好的,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

商量相信宁加一解决事情的能力,再没有询问什么,起身离开琚湾园。

宁加一在备考,一天下来抽空想和付尤沟通解决问题,付尤表现得并不积极,这样一来,也打击了宁加一的积极性。

好不容易挨到了周五,明天没课,宁加一提前半个小时回家,今天无论如何她都要找付尤谈清楚。

付尤也正好想找宁加一聊聊两人的未来。

他昨天拿到驾驶证,又卖出了一幅油画,卡里有多了五万,他有能力买车,如果宁加一愿意就现在开始贷款买房的话,他完全没有异议。

当然了,前提是宁加一不介意以女朋友的身份一直跟自己同居,直到某天,打败了张心成,重新办户口本。这其中的可能性并不大。

毕竟付尤是亲眼看见张心成用厨房剪刀把户口本剪得稀巴烂,一副龇牙咧嘴的样子警告自己:

“只要你结婚的对象是宁加一,就算我死了,我也不会让你娶她!”

付薛康那边的发言相当于啥也没说,他的原话是:你小子娶了谁就是祸害谁。要是宁加一的话,你还是打消那个念头,别恶心你自己啊。

可以说,撇开两人甜蜜相处的日子之外,家人之间的关系不太美好。

宁加一半垂着头静静听付尤说得每一句话,明明有些话她早已猜到,可从付尤嘴巴里面说出来叫她很难受。

她想要的并不多,在得到家人祝福的情况下拥有一个完整的家。

她一开始有想过和付尤的未来,可近几年的变化好快,客观主观方面亦是如此,就房价这一块,她感觉到的压力完全不低于所有重要考试的总和。

她现在一个月的稿费最多也就两三千,学费、房租、还有各类开销,节省之后,月末还是所剩无几。

她不想成为付尤的负担,不要他一个人承受经济压力。

她缺乏安全感,因为想得多就忧虑得多,索性就不想。

她很害怕对自己有伤害性的意外,也特别害怕期待之后的屡屡失望,所以对未来很少会规划出一个比较细致的框架。

付尤的脑子相对宁加一,简单点,把她的话总结成一句:我让你还是没有安全感,你对我们的未来也没有信心,走一步是一步。

“大概就是这样。”

付尤心里拔凉拔凉的。

“我明白了,你要是没什么要说的,我去洗澡了。”

“我有话,付尤。”

宁加一明明已经伸出手触到了付尤的手指,可他的手马上就缩回去,她几乎快要哭出来,埋下头又说:

“没,没有了。”

“嗯。”

付尤没有脱衣服,低头任由花洒的冷水淋到自己,长达一分半的时间,水温从冰凉到温热,最后再到炽热。

他仍旧站在原地不动。

宁加一在客厅抹泪,她后知后觉发觉自己说的话又伤害到付尤,但要命的是,那些话就是她的心里话。

“我洗完了,你去洗澡吧。”

付尤说完这句话,随后关上房门,他之前向来不会关门的。

宁加一看在眼里,鼻头一酸,心又疼了一下。

“付尤,你睡了吗?”

付尤没睡,但他真不想说话,把头蒙在薄被子里面不回应。

本以为说开了,就像是从前那样,两人仍旧可以冲着彼此笑,趁着周末回家看看家人,然后出去玩。

宁加一心里骂自己是猪,竟然还抱着侥幸的心理希望付尤不在意。

温馨的小屋里面一点都不温馨。

付尤关在房间里面,宁加一也不知道他在干嘛,敲门问话,里面根本就没有回应。

整整两天,稀里糊涂的混过去,两人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干了什么。

“付尤,我出门了。”

门的另外一边还是没有回应。

宁加一已经猜到了,失魂落魄的去了学校,人在教室坐,心偶尔会不由自主的飞。

“后天就考试了,你上点心吧!宁加一!”

五点半。

宁加一最后一个出教室门,她知道付尤肯定不会出现在校门口,然而,意料之外的是叶闻倾竟然在。

“加一,事先没有跟你打一声招呼就来等你,你不介意吧?”

“没事。”

宁加一挤出笑容看向叶闻倾。

“你有空吗?”

宁加一点点头,。

两人中间隔了一米,走了一半,叶闻倾胃病犯了,下意识停下来往下蹲。

“叶闻倾你怎么了?”

“没什么事,老毛病了。”

叶闻倾说话间,他把手伸进口袋摸药品,瓶盖还未扭开,手一滑,药品掉在了地上。

“我来帮你。”

宁加一拾起药瓶的同时,扶叶闻倾起身。

“你这是胃病犯了吧?”

叶闻倾脸色有点白,点头:“嗯,回家一路上没怎么吃东西。”

“去我家吧。”

宁加一见叶闻倾脸色越来越难看,带他回家。

“给你倒了一杯热水,你赶紧吃药吧,我去给你做点吃的垫垫肚子。”

宁加一看见电饭煲里面还剩下一半米饭,打了两个鸡蛋,切了一段小葱,给叶闻倾做了炒饭。

叶闻倾挺不好意思的,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在宁加一催促下拿起了筷子。

“真好吃。”

“你就别别夸了,普普通通的炒饭而已,你慢慢吃,不着急。”

宁加一起身去厨房洗锅,收拾料理台。

这时候付尤回来了,一进门就闻到香气,知道宁加一回家了,熟料,一抬头竟然看见叶闻倾坐在自己的位置,用自己的碗吃饭。

他连鞋子都不换,二话不说走过去,拿起碗筷去厨房,一声不吭把剩下的鸡蛋炒饭倒进了垃圾桶。

“付尤你……”

“我不喜欢别人用我的碗吃饭。”

话音未落,他紧接着把碗也丢进了垃圾桶。

“算了,这碗也要不得。”

“不好意思,用你的碗给叶闻倾盛饭是我不对,但你太过分了!特别幼稚!”

宁加一感觉付尤就是意气用事,没事找事。

“闻倾,抱歉,付尤他心情不好,也不是故意跟你过不去的。你吃吐司片吧,抹草莓味的果酱可以吗?”

叶闻倾知道自己不方便继续待下去。

“加一,我先走了,回头再跟你打电话说事。”

“好,不好意思啊。”

“没事,我一点都不在意的。”

叶闻倾背上自己的包出门,他昨天下午三点钟从支教村往新阳赶,火车上没法睡一个安稳觉,回到家还没有喝杯水,就去小卖部找宁加一,听说她搬来琚湾园,马不停歇找来——

就是为了想给宁加一看看望溪村的模样,跟她中描写的小镇,几乎是一模一样呢。

叶闻倾吃了五分饱,背包里面有望溪村的“土特产”沉甸甸的。

“你给我站住!”

叶闻倾回头,见付尤气势冲冲朝着自己走过来,往后退了几步。

“你东西忘记拿了。”

付尤把叶闻倾的眼镜布丢在了地上。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

“我怎么样了?”

“你自己心里清楚。”叶闻倾不想跟付尤打架,说话比较委婉收敛。

“以后不要再让我看见你出现在我家里面!否则,我的拳头可不会对你客气的!”

叶闻倾只觉得莫名其妙。

“你心胸太狭隘了,我跟加一是朋友,没你想得那么复杂,你非要往那个方面想,我也没有法子。就是替加一不值得,她完全能够找到一个比你优秀一百倍的男朋友。

如果是我的话,我绝对不会让加一受委屈。”

付尤脸红脖子粗,逼近叶闻倾:

“你哪只眼睛看见加一受委屈了?”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你根本就不懂加一,她跟你在一起就是受委屈。付尤,我真没有刻意挑拨里面,我作为一个旁观者,你们两人并不合适。”

“……”

付尤收回伸出去的手,背过身叫叶闻倾赶紧滚蛋。

宁加一从楼道出来的时候,叶闻倾离开已经有两分钟,付尤还站在原地,就算宁加一走近了,他还是不动。

“你们没有打架吧?”

付尤偏头用观察的眼神去看宁加一。

“你这样看我干什么?上楼吧。”

“我就不上去了。”

“你要去哪儿啊?”

“不关你事。”

“付尤!”

宁加一追上付尤,拉住他的手,“不要到处乱跑,回家吧,我给你做好吃的。”

付尤甩开宁加一的手,冷冰冰地说:“不用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