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你要小心啊

听书 -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说起池饱饱夜游,宁加一也是在搬出太阳鸟小区之前,无意看见了几次。

起初宁加一单纯的以为池饱饱就是出门买东西之类的,随后第二次,第三次,她发现池饱饱走路的姿态貌似跟第一次不同。

出于担忧,她也下楼试图观察观察,但池饱饱就突然不见了,找遍了周围都没有人。

后来,宁加一看见池饱饱还是一如既往的戴着眼镜,抱着一摞书准备去上课,也就没有多想。

宁加一见付尤满脸疑惑地望着自己也不言语,回想了方才的话,仔细再考虑一遍,道:

“我的意思是女孩子不管年纪有多大,夜里一个人出门都不安全,池饱饱的家人要是知道的话肯定会提醒。

若是他们不知情,池饱饱并没有很多朋友,熊子琳也说过,她几乎没有约池饱饱九点之后出门。

所以我才会在池饱饱没有对任何人说谎的前提下,她兴许有梦游症。”

当然了,宁加一目前为止就想到了这一点。

清明之后的雨水还是绵绵不绝,前十分钟还有花太阳,这会儿突然下起了小雨。

宁加一和付尤在小卖部坐了一会儿,真就是干坐,啥也没做。

店里也没有顾客买东西,十分清净,这样一来,外面的雨声声声入耳。

不知不觉,付尤看了眼手机,提醒宁加一这会儿张克成应该下班回家了,两人跟成阿黎打了一声招呼,随后便是离开。

张克成把自己锁在书房里面,盯着电脑聚精会神的看监控摄像,一遍接着一边重复,脑子里面在思路各种推测,听到两孩子的声音,险些打了个一惊。

“你们俩儿咋回来了?”

张克成说完话,退步到座椅旁,手顺势合上电脑,扭头看向二人。

“张叔叔,有件事我必须要跟你说。”

张克成一听宁加一说话的口吻,下意识紧张又兴奋,此时此景就跟从前一模一样。

“你说。”

付尤视线来回在两人之间扫来扫去,末了,就近坐在宁加一旁边。

“张叔叔您一定不会忘记我之前告诉您那天夜里我溜进王城家的事吧?”

张克成自然不会忘,根据宁加一找到的一次性手套,他顺藤摸瓜,发现一样一样的手套也出现在了小武的租的地下室里面。

尽管到今天为止,警方仍旧没有查到小武的踪迹。

“我躲在洗手间就要被黑影子发现的时候,有人敲门了,那个人就是池饱饱,她也已经承认了。”

张克成搭在腿上的手往下滑动了几公分,手无意识抬起来蹭了蹭下巴,停顿了许久,方才说话。

“所以你怀疑那个黑影子拐走了池饱饱?”

“没错,虽然我完全不知道黑影子的动机,但事发那天前后,池饱饱多次出门。我担心黑影子发现池饱饱了。”

“……”

张克成垂下头,皱眉思索。

“张叔叔,我还是坚持我的想法,王城肯定没死。”

张克成听到王城的名字一个头两个大,无奈叹口气。

“你跟付尤现在搬出去住了,你们自己要多加小心,凡事都要多留心眼,尤其是你——”

张克成指向外甥,又说:“你们要相互保护。”

“小舅,你放心,加一会跆拳道,我……”

张克成猜外甥要说自己打架的功夫一流,截断他的话,转头继续告诉宁加一:

“你跟池饱饱的聊天记录方便给我看看吗?”

“当然方便了。”

宁加一递出自己的手机,随后想到池饱饱那晚跟自己倾诉的事,犹豫之后,大概告诉张克成。

“好的,现在就希望加一你提供的线索都是有用的。不早了,你们也回去吧。”

张克成为池饱饱失踪案已经心力交瘁,只求快点找到这个孩子,不然,就怕耽误的时间越久,到时候连尸首都……他难以想象那种最糟糕的结果。

宁加一该说的也都说完了,不想打扰到张克成,赶紧拉上付尤离开。走了一半,她忽然停下来。

“付尤,我想去看看王育才。”

“嗯,空手去不好吧。”

两人回小卖部提了牛奶,拿上专门给老人食用的燕麦,随后还去超市买了香蕉、雪梨、芒果之类的,一前一后去姚金家。

这个点王育才一般都去小菜市场买东西去了,家里面只有姚金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电视,电视机是宁建宇和马康给老人淘来的二手货,旧是旧了点,但画面、音质都还是挺好。

姚金有一段日子没有见过宁加一了,突然看见孙子身后的加一和付尤,高兴得合不拢嘴。

“姚奶奶,最近身体怎么样啊?”

姚金听到儿子不久之后就可以出狱了,孙子成绩还是吊车尾,但没有惹事,让她心里又踏实了许多。

老人家身体情况比之前好了太多,面色红润,食欲很好,吃嘛嘛香。

宁加一和付尤彼此对视,相视而一笑。

接近九点半,两人回到琚湾园。

宁加一坐车很累,趴在床尾叹气。

“你怎么叹气了?”

“我在想啊,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找到池饱饱?”

“找也要一个过程。加一,之前你跟我小舅说的话,我怎么一个字都没有听明白啊?”

宁加一回头,发现付尤就蹲在自己身后,无辜又充满疑惑的眼睛直勾勾盯着自己,就好似自己不给他一个满意的回复,他就会一直这样看着自己。

“也算是惊心动魄的事吧。”

宁加一用玩笑的口吻说着自己差点就要死掉的事实,她当时害怕,现在一点都没有感觉,如果硬说,那就是好奇那个人是谁。

她很想找到他,原因有很多。

付尤硬生生把拖鞋鞋底抠出了一个指甲头大小的洞,当时他还在北京迷茫呢,想不到宁加一经历了这么多。

“抱歉,那段时间我都没有联系你。”

付尤突然认真起来道歉,宁加一有几分吃惊,伸出手去摸摸他的脸,笑道:

“都过去了。”

付尤抱住宁加一,“我以后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绝对不会再让你受一点伤害!”

“嗯嗯,我相信你。”

话,脱口而出,不需要任何考虑和犹豫,宁加一就是相信付尤。

饭桶就像是一盏行走的十万伏特的电灯泡。

小家伙儿偶尔还会在宁加一脚边蹭一蹭,刷存在感,好让她知道,这个屋子里面不止只有那个两脚人类,还有它这个小可爱。

日子有时候很难熬。

宁加一经常盯着手机看,她好希望收到池饱饱给自己发消息,抑或是张克成告诉自己找到池饱饱之类的话。

一天两天过去,依旧杳无音讯。

池饱饱父母崩溃已经成了习惯,一分一秒对他们而言,就像是往他们身上砍了一刀又一刀,有很多时候,还不如死掉来得痛快。

宁加一经常会跟叔叔阿姨打电话,安慰他们,鼓励他们要坚信池饱饱还活着,即便她自己都在怀疑朋友的生死状态。

就在有人窃窃私语说池饱饱说不定早就死了,尸体都快烂掉的时候,当事人回家了。

宁加一接到白若的电话,简直不敢置信,最后一堂课都没法专心听,焦急地等待下课。

“付尤,池饱饱回家了!”

付尤正在浴室洗调色盘,听到声音,马上跑出来。

“什么时候?”

“就今天,我们回去看看吧。”

池饱饱回家的时候就像是一个小乞丐,浑身邋里邋遢的,头发也是乱糟糟。她的家人之前是愁死,现在都快高兴死了。

张克成就安安静静坐在沙发尾,静静地看。

“咚咚咚。”

开门的人是吃饱饱的父母,一看见宁加一和付尤,马上邀请他们进屋坐。

“吃饱饱,你没事吧,没受什么伤吧?”

吃饱饱笑笑摇头:“我挺好的,真得,张叔叔已经带我去医院检查过了,医生都说没问题的。”

宁加一总算可以把心放回肚子。

吃饱饱刚刚回家不久,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其他人还一无所知。

而张克成来此的目的,自然是搞清楚情况。

吃饱饱确实有梦游症,她父母还不知情,估计是最近才有所症状,

她能够记得的事情只有——醒来之后自己待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因为没有戴眼镜,做什么都不方便,一路回家感觉有人跟踪自己,甚至到了后面,还有戴面具的人阻拦自己打电话求助家人,报警。

“后来你怎么回家了呢?”

池饱饱抬起手推了推眼镜:“我是偷偷钻进一辆货车后面,然后求师傅把我送回来的。”

张克成了解了所有情况,也就离开。

宁加一还不想离开,跟着池饱饱走进她的房间,里面就像是一座书屋,床上都堆满了书。

“饱饱,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是谁把你绑到那么远的地方?”

池饱饱偏过头:“加一你真聪明。”

“为什么不告诉张叔叔呢?”

“他们也没有真的伤害我。”

“你受了惊吓,你父母连续几天担惊受怕的,你奶奶也是。既往不咎根本就不是法子,你的仁慈不会让他们意识到自己其实就是在犯罪啊!”

池饱饱寻思:那几位曾经的同寝室友为什么要因为自己而犯罪呢?就是因为反驳了她们几句?

“饱饱?你在听我说话吗?”

“我明白了。”

“饱饱,我就不打扰你了,好好睡一觉,明天精神状态也会更好一点。”

宁加一起身要走,池饱饱拉住她的手:

“加一,你再多陪我一会儿好吗?”

“嗯。”

“加一,我害怕。”

“换做任何一个人遇到跟你同样的情况,都会害怕的。你现在已经回到家,是安全的,不要多想。”

池饱饱摇头:“我看见黑影子了。”

宁加一愣住:“……什么时候的事?”

池饱饱深呼吸一口气:“就是今天,我从货车上跳下来的时候,撞到了一个人,他跟我看见的那个黑影子好像,感觉也好像。虽然……我我我不知道你相信不相信感觉,但是我……”

“你慢慢说,别着急。”

池饱饱开始喘气:“他好像跟我说话了,说,说‘你要小心啊’……”

宁加一:“……”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