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控制欲极强

听书 -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凌晨一点钟。

宁加一床头的小夜灯仍旧亮着,和池饱饱的聊天记录还有通话记录,她前后看了有十五遍,就从对方发来消息字面上来看,情绪非常稳定。

池饱饱还告诉宁加一她:我脑子笨,应该多看看书,不管哪方面的书,你可以帮我介绍吗?末了,还发来一张作息表。

可以这样说,宁加一清楚池饱饱该时间段的心情和目标,提及家人都是搭配各种可爱的表情包,突然离奇失踪兴许可以排除离家出走这项可能。

她关掉小夜灯,眼前一片漆黑,随后偏头看向窗台窗帘,眉头皱,胸口闷。

事情越简单越好,宁加一祈求池饱饱平安无事归家。

心里埋着事,宁加一的话不似往常那么多。

付尤一开始就是觉得怪怪的,也纳闷宁加一会不会还因为林深深怄气,后来听到池饱饱失踪至今还是没有任何线索,他也一阵阵的陷入沉默。

付尤没告诉宁加一林深深来告状说加一打了她,他觉得没必要。

宁加一对林深深厌恶至深,但绝对不会因为她影响到自己的情绪和日常。

两人都在惦记池饱饱。

倒是林深深再偶遇宁、付二人,见他们视若无睹,生气归生气,还有一种失落感——我想法设法想要搅和你们感情,拆散你们,你们倒好,走个路还手牵手,感情变得更好不说,把我当空气?

我之前做得都白费了?

是的,都白费了。

林深深自问自答。

那一股气啊就像是一阵寒风席卷了林深深全身,甚至是穿透了每个细胞,叫她恨得牙痒痒。

还差十分钟林深深就可以下班。

田景珂坐在一辆黑色路虎里面,开着窗,手搭在车窗上弹烟头灰,嘴巴里面还在咀嚼薄荷味的口香糖。

高跟鞋的声音传来。

田景珂一如既往随意扔掉烟头,开车门去接他的女朋友。

“亲爱的,怎么一脸不高兴啊,是谁欺负你了?”

说话间,田景珂斜过眼睛去瞥路过的一群女生,她们是林深深的同事,本想打声招呼,却见男人的眼神如此不善,掉头便是走了。

林深深推开田景珂的手,自顾自去开车门戴好安全带。

“怎么了?”

“没怎么,你快开车吧,我想回家休息。”

田景珂刚刚把手伸出去还未触及到林深深的手,对方已经把手藏在了背后。

“摸个手都不行啊,你今天到底怎么了啊?”

“没什么,景珂,我有点不舒服,想回家睡觉。”

“行吧,回去。”

到了家,林深深也不顾田景珂,丢下包之后直接回房间把自己锁起来睡觉,任凭对方说什么,都只是回答一句:

“拜托你,让我睡一会好吗?”

田景珂没那么多耐心等着林深深睡醒再去餐厅吃饭,神情不悦的站在门口,用力敲了几下门。

“深深,我回去了。”

林深深目的就是让田景珂早点回去。

“嗯,我知道了。”

田景珂前脚走,王智然和林前锋后一秒来敲门。

林深深还以为是男朋友,偏就不去开门,直到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忙从床上跳起来,快步跑去开门。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王智然听这句话就不高兴,板着脸说:

“我是你妈,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来,你是不是不想看见我们啊?”

就算是,林深深也不敢说啊。

王智然把这里当做自己家,拿上买好的食材径直去了厨房。

林前锋也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用一种欣赏艺术品的眼光去看装修布置,嘴上连连称赞,夸赞女儿遗传了自己的审美。

林深深就笑笑不说话,她有种预感,有了第一次,绝对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父母甚至还有可能要搬过来。

“深深,妈妈就是不想你每天就在外面吃哪种重油重盐的东西,就算你每天都去高档餐厅吃,也要换换口味,吃一次妈妈亲手给你做的菜是不是啊?”

林深深笑笑点头。

王智然继续说:

“那好,明天开始,妈妈爸爸每天都过来给你准备晚饭啊。”

林深深放在腿上的着左手已经握成了拳头。

“妈,不用那么麻烦,一周来一次就够了。”

“不能够,你啊太瘦了,我得盯着你,让你多吃一点,瘦的太狠会把自己搞垮的。再说,姑娘家在外不安全,我跟你爸经常来,人家还以为我们一家就住在一起,对你也好。

好了,尝尝妈妈改良版的红烧肉,看你喜欢不喜欢?”

“妈!”

“怎么了!突然叫这么大声,爸爸妈妈来伺候你你还不高兴啦?赶紧吃饭啊。”

林深深犹豫了再犹豫,终究还是没有告诉父母自己一个人在外生活完全没问题,也不会有危险。

说好的只是一起吃晚饭,王智然突然想留下来过夜,故意瞒着女儿把客房收拾干净,随后才说。

林深深只能够点头。

王智然喜欢那满屋子的奢侈品,越看越欢喜,对于自己女儿能够吸引到富二代而沾沾自喜。一回头,发现女儿的手机摆在梳妆镜上,她顺手拿来试图开锁。

“凭我对你的了解,你肯定不会设置很复杂的密码。”

王智然试了两次就解锁,发现女儿微信好友你们还有付尤和宁加一,毫不犹豫将其拉黑,顺便她还查看了通话记录。

“这个死丫头,跟田景珂谈朋友还是忘不了那个付尤,我都给你删掉,看你以后还怎么联系。”

等到门外有动静,王智然把手机放回原位,若无其事去试戴首饰,对镜看看自己有多美。

“妈,我睡觉了。”

“嗯,你睡吧,我洗完了澡也睡了。”

林深深走了一半听到王智然喊自己,不得不折回来。

“明天田景珂还送你上班不?”

“不清楚。”

“这有什么不清楚的,你问一问不就知道了?你爸爸把车送去保养了,明儿啊,让他顺带送我们去学校啊。”

林深深轻叹口气:

“妈,田景珂也有他自己的工作,他也不是每天都来接我,你们……”

“他做什么的?”

“开酒店。”

“对嘛,酒店老板哪跟一般人一样啊,你快去问问啊。”

王智然不等林深深说话,摘下一条银色手链放在首饰盒里面,起身去浴室准备洗澡。她怕女儿忘记,睡之前还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一定要给田景珂发消息。

次日一早,田景珂知道林深深父母都在,特意打包了大荤大肉菜给他们当做早饭。

林前锋夫妇看了一桌的荤菜,还没吃就感觉血压已经升起来,却又笑着说田景珂贴心又会心疼人。

“叔叔阿姨,他们家的鲍鱼味道特别鲜。”

“嗯嗯,你也吃。”

王智然笑盈盈给田景珂夹菜,林深深夹在两人中间,左右赔笑。

“妈,我该上班了。”

“叔叔阿姨你们也一起吧,我好方便送你们。”

“这怎么行啊,你就送我们家深深就好。”

田景珂直摇头:“阿姨,我时间多得是,送你们一趟也是我应该的。”

林深深假笑,看着父母和田景珂之间假客气,心里不知道是怎么滋味。

几个人出了电梯,田景珂去取车,林深深挽住王智然手臂站在一盏街灯旁边等待。

“深深啊,那个人是不是宁加一?”

王智然注意到女儿的表情,恰好看见田景珂把车开过来,刻意提高了音量:

“这么漂亮的车,一定很贵吧?”

田景珂得意洋洋摇头:“阿姨,也不贵,小钱而已。”

当然是小钱,田景珂一分钱都没有出呢。

宁加一和付尤注意到林深深和她的父母坐进了田景珂的车,其实跟看见其他陌生人一样,没什么反应的。

“付尤,我下午没课,我们一起回太阳鸟小区吧?”

“行,我给叔叔打电话说一声,到时候你出校门之前给我发消息,我去接你。”

宁加一点点头。

下午两点钟。

宁建宇把车停在学校附近的路边,透过车镜看见两孩子走过来,赶紧下车帮忙开车门。

“加一啊,你是为了池饱饱回去的吧?”

“嗯,我想起一些事,想告诉张叔叔,然后也有一些问题想问问池饱饱父母。”

宁建宇没再说话,脑子里面重复这些天父母说的那些话。

宁在福和宋梅和池饱饱奶奶杨婆挺熟悉的,两家都是孙女,自家的娃突然不见了,他们也跟着心疼。尤其还是警方搜查无果的情况。

付尤发现宁加一脸上出汗,身上也没有带纸巾,拿自己的袖子去帮她擦干。

“没事。”

“什么没事啊,你脸都白了,是不是又晕车了?”

宁加一就是心里挺着急,恨不得下一秒就到家才好。

“我真得挺好的,就是——”

宁加一靠在付尤肩膀上,“没睡好,脑子沉甸甸的。”

付尤深有体会,抓过宁加一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腿上,随后抬起双手给她轻揉太阳穴位置。

“给你多揉揉,会舒服一点。”

付尤帮宁加一捏捏脖颈,揉揉耳垂后面的部位。

“真得有效果呢。”

“是吧?以后要是脑子胀,头沉,你可以试试这样。”

付尤动作很温柔,宁加一舒服的叹口气,等他的动作停止了,竟不知不觉就靠在他身上睡着了。

宁建宇瞧见,面色复杂,但嘴上什么话也没有说。

“加一,到了。”

宁加一睁开眼,发现付尤已经站在车门外。

“走吧。”

“叔叔,麻烦你了,我和付尤去找池饱饱父母就好,您忙您的吧。”

“叔叔不着急这么一会儿,跟你们一块去。”

池饱饱父母看见宁加一和他们女儿的聊天记录,心情复杂,念着池饱饱的名字不由自主就红了眼眶。

“叔叔,阿姨,池饱饱肯定会没事的。”

池饱饱父母难受得说不出话,目送宁加一和付尤离开。

“加一,你为什么要问他们池饱饱有没有梦游的情况啊?”

“我曾经好几次看见池饱饱一个人走夜路,她胆子也不能够说很大,总不至于每次都是因为有事才出门的吧?”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