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池饱饱失踪了

听书 -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张心成权当做没有听到,岔开话题,提醒弟弟明天有得忙,还是养精蓄锐才是。

孩子周岁宴,蛋糕当天早上到,抓周的东西就有三十件,其中包含了每个人对小善善的期望。

一张铺上大红布的圆桌,上面摆了纸墨笔砚,笔记本电脑、钢琴模型、大眼睛的布娃娃、玩具手枪、故事书、一扎现金……

父母守在桌边,其余大人相隔一点五米之外,唱完生日歌之后,情不自禁就开始鼓掌。

一阵欢呼中,小善善犹豫之后果断抓起了一支麦克风,并且晃晃悠悠站起来,自娱自乐式的点头“啊啊啊”哼着,手舞足蹈的。

亲朋好友难得聚在一起,吃吃喝喝自然再热闹不过了。

白若带着孩子待在单独的一间包间里面。

亲朋好友难得聚在一起,吃吃喝喝自然再热闹不过。

毕竟人多,细菌也多,也不是矫情,对于小孩来讲,必须格外注意。

其间,宁加一和付尤吃饱了,跑来逗逗孩子。

“你们小舅呢?”

“还在一桌一桌敬酒呢,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跑到洗手间去吐了。”

付尤亲眼看见一群长辈是如何灌张克成酒的,按照那个程度,要是没一定的酒量,肯定不会撑很久。

果然不出意料,张克成连续跑了几趟洗手间,吐了两趟。

白若看见丈夫那张脸都变得惨白,要不是看在孩子周岁宴,大家伙儿都高高兴兴的,必定会把酒泼到那个劝酒人的脸上。

宴席结束,所有人陆陆续续离开酒店。

张克成歪在一张单人沙发上靠着,头仰天,手垂地,两只脚交叠一起翘在一张皮质凳子上一动不动。

白若不想让孩子看见爸爸这副样子,让公公婆婆带着小善善先回家,随后叫来付尤,帮忙把张克成扛到车里面去。

“付尤,听说你和加一已经开始练车了?”

“嗯,要不,我来开一把?”

话一说完,付尤做了一个要钻窗户的假动作,其实呢,也就是开个玩笑,白若差点当真,偏头告诉宁加一:

“这小子有时候就是欠收拾,加一啊,你可要好好管教。”

宁加一笑笑不说话。

迫不得已独自坐在后座的付尤笑了几声。

“舅妈,宁加一明早没课,晚点回去也行,我们回小区。”

“嗯,”白若点点头,伸手关掉导航,“加一,时隔几年再回到校园感觉一定挺复杂的吧。我当年也是学霸一枚呢,你学得什么专业?”

“中文系。”

“中—文—系!”

白若也不是很吃惊,也相信宁加一肯定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选择。

说话间,车已经开进了太阳鸟小区。

宁加一下车就跟白若和付尤打招呼回小卖部看看,走了还没有几步,迎面碰上了张心成。

“等等,看见我都不喊一声?”

张心成庆幸自己卡得时间正好,刚刚逮着了宁加一。

“阿姨,有什么话您直接说吧。”

宁加一不想听张心成的铺垫。

“跟我来。”

宁加一看明白了,张心成这是特意来找自己并非偶遇,若是不答应,少不了以后还会有麻烦。

“你自己说,要我怎么做你才肯离开我儿子?”

宁加一面露疑色,缓了一会儿才抬头去看对方的脸,无可奈何笑了笑。

“阿姨,按照老套路来说,你应该先亮出一张支票,数额是我等普通人家意想不到的。然后再威逼利诱,软磨硬泡。

实在不行,你就大闹特闹,闹得我们两家不得安宁,不分手不罢休,您说呢?”

张心成接连冷笑,嘲讽宁加一不愧是写手,张嘴就来。

“我可不会在你这种人身上浪费我一分钱,你想多了。照这样来说,你是认定我儿子,非他不嫁了是吧?”

“阿姨您明明知道答案,为什么还要来问我呢?”

张心成心里不断告诉自己:要稳住。

“户口本在我手里,只要我一天不答应,你们俩儿就结不成婚!”

宁加一实在不解,就算是张心成因邱燕厌恶自己至骨髓,难道自己亲生儿子的感受就一点都不在乎?非得这样背地找自己谈话,看见自己跟付尤分手了才高兴?!

“阿姨,容我说句实话,您一点都没有当母亲的样子。怎么说呢,我根本就感觉不出你对付尤的在乎。

也容我说得再直接一点,只要我和付尤之间没有出问题,没人可以拆散我们,包括您。”

宁加一要说得就是这么多,她见张心成迟迟没有说话,道了一句:

“要是阿姨没有其他的事,我就先走了。”

小卖部——

成阿黎不小心趴在收银台上睡着了,迷迷糊糊的状态,就算宁加一靠近,也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

宁加一拿上记账本轻手轻脚走到藤椅旁边坐下,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小心翼翼翻开,看了遍,发现店里最近的盈利挺可观的。

“哎呦,加一啊,差点吓死我咯。”

成阿黎被吓得睡意全无,却又哈哈哈大笑。

“你爷爷奶奶回来了不?”

“他们还在路上,估计快到家了。阿姨,叔叔另外随的份子钱,他出车去了,你怎么不去呢?”

“我还是守在店里比较好。”

“阿姨,也不对,我该改口教您婶婶了。”

成阿黎埋头一笑,“加一,随你,你想什么喊就怎么喊,我都可以的。”

宁加一就知道成阿黎会这么说。

“加一,刚刚我看见付尤妈妈走过去,你们碰到没有啊?”

“……碰到了。”

成阿黎也不知该不该继续问,可她又担心。

“婶婶,什么事情都没有,您别多想。”

成阿黎多多少少了解宁加一几分,听到她这么说,愈发觉得有事,嘴上也不好问,笑笑拉过她的手点头:

“没有最好了。要我说啊,感情的事啊,最主要还是看你和付尤。”

“是,婶婶,您说的一点都没错。”

“加一,你回家去休息吧,晚上我给你做好吃的。”

宁加一正好困了,放下手里的账本回家。

一个人在家,屋内未免显得空落落的。

尤其是宁加一站在房间阳台侧目看看王城家,顿时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潜意识会排斥有关王城的任何东西。

算了,还是不要继续站在这里了。

宁加一自言自语,转身去客厅躺在沙发上小睡了一会儿。

这时候张克成趴在马桶上呕吐,已经是第四次,胃里跟火烧似得,体温也偏高。

白若用湿毛巾给张克成擦脸和手,看他这副样子,感觉明天不得不躺在家里休息一天。

恰好,这一天有人去公安局报案,随后还找到张克成家,白若也在,让这对中年夫妇到客厅说话。

“我丈夫身体不太舒服,你们有什么要紧的事跟我也是一样的。”

“我女儿失踪五天了。”

白若细细看,认出来,他们是杨婆的儿子儿媳妇。

“失踪之前你女儿有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啊?”

“我跟孩子爸已经想了这么些天,孩子休学之后就在家,哪儿也没去,日子跟从前没什么区别的。我婆婆算了卦,还想着会找到人,结果都过去这么多天了,也没有消息啊。”

“你们家孩子叫什么啊?同学朋友家怎么说?”

“池饱饱,这孩子身体不好,经常请假,她没什么朋友。”

池饱饱的父亲沉着脸摇头:“也不是,有一个,叫……叫熊子琳,对,就是她。我们也找过了,那孩子说我家娃也没怎么联系她了,倒是认识了一个加一,不是,林加一的姑娘。”

“是宁加一?”

池饱饱父亲听声音也分辨不出来,迷迷糊糊点头:“应该是吧,你认识?”

“认识。你们不要急坏了身子,报案了,警方肯定会竭尽全力找到你们的孩子。”

池饱饱父母急得也不知道说什么,满脑子都想知道孩子去了哪儿,随即就离开。

白若在客厅来回踱步,发消息给宁加一:

【池饱饱失踪了。】

宁加一刚刚到家,手机震动后,她随即划开,眼睛盯着白若的消息看了许久。

【什么时候的事?】

【就五天前,父母都说孩子失踪前一点异样都没有。】

【加一,你跟池饱饱很熟悉吗?】

【我们是朋友,不过交流得也不算很多。我这会儿就跟付尤回去。】

【先别着急,琚湾园离这里又不近,你们暂时别折腾,有必要的时候再回来。】

白若放下手机去房间叫醒张克成,把池饱饱父母原话一个字不差的告诉他。

“他们提来的东西还回去没有?”

“当然还了,这是你们的本职工作,我肯定不会收任何东西的,你放心。”

张克成若有所思点点头,人一下子变得很清醒,比吃药还管用。

“我打电话问问小刘。”

白若有点后悔心急,早知让他休息好再说的。

张克成移步去了阳台,从小刘那里知道的比较详细的情况,眉头皱成川字,站了许久,方才扭身回房间。

“怎么打一通电话回来,跟打了霜似得茄子?”

张克成坐在床尾,单手捏着自己冒胡茬的下巴。

“很纳闷啊,好好的一个姑娘,怎么走着走着就突然不见了?”

白若不懂张克成在说什么,直到她看了小刘发来的一段视频,其内容就是101省道路边有一个鹅黄色的身影,走得不快不慢,然后一个光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接下来路边就没有人了。

“会不会是有人拐走了池饱饱?”

白若出了一身冷汗,“不是有一种那个戴在头上的强光灯?”

“关键是前面那一段也没有人啊,旁边是绿化带,也在监控范围。要是能够看到人影,也好推测。”

“会不会是掉井盖了?”

“没有,都找过了。”

白若颤栗地丢开手机,收回手。

“我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

张克成没听到白若再说话,继续沉思。

“老公!”

“嗯?”

“先睡觉,明天你再去想。”

话音落,白若爬到床上躺好,催促张克成赶紧关灯睡觉。

“若若,你说……”

“打住打住,我心里瘆得慌,我们白天再讨论好吗?”白若捂住自己的耳朵说道。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