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第795章 聚众赌博,萧鹿鸣忍气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大殿上。

宫人给谢千蕴和萧鹿鸣递上茶。

两个人都跪在地上,显得毕恭毕敬,“父皇,母后,请喝茶。”

这儿媳妇茶,萧谨行和安泞当然是喝得高兴。

萧谨行年轻的时候也没几个知心朋友,唯一的两个就是吴叙凡和宋砚青。

之前心心念念想要亲上加亲,让吴叙凡的儿子和呦呦成亲,结果没能实现愿望,现在宋砚青的女儿嫁给鹿鸣,也算是达成了他一个心愿。

敬了茶。

萧谨行和安泞分别给了谢千蕴赏赐,又留着聊了一会儿,关心千蕴在皇宫习不习惯等等,到晌午才从凤栖殿离开。

两个人走在皇宫内。

萧鹿鸣说道,“朕还要去批阅奏折,皇后可在后宫随处走走,到处看看,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吩咐宫人。”

“哦。”谢千蕴应了一声。

突然觉得好像不对。

她连忙行了个礼,“臣妾谢主隆恩。”

萧鹿鸣看着谢千蕴故作娇柔的模样,不再多说,转身离开。

“臣妾恭送皇上。”谢千蕴又行礼。

直到萧鹿鸣走远。

谢千蕴才站直了身体。

还拍了拍自己的腿,也是蹲着腿软。

在皇宫内动不动就行礼,比她在边关舞刀弄枪还累。

谢千蕴深呼吸一口气,一脸兴致勃勃的问着身边的贴身宫女秋吟,“皇宫可有什么好玩的?”

“好玩?”秋吟被皇后娘娘给问懵逼了。

皇宫内,何曾又什么可玩的?!

她想了想,“以前听闻安琪公主和呦呦公主在皇宫时,两个人经常在湖边抓蝴蝶。”

谢千蕴皱眉。

抓蝴蝶有啥子好玩的?!

无趣。

秋吟看着谢千蕴突然变了的脸色,吓得连忙跪在了地上,哭腔着说道,“娘娘饶命,是奴婢口无遮拦,请娘娘处罚奴婢,请娘娘处罚……”

谢千蕴瞪大了眼睛。

也被秋吟这波操作给整不会了。

她什么都没说,秋吟这么害怕做什么?!

“我,不对,本宫为什么要处罚你?”谢千蕴莫名其妙的问道。

秋吟此刻还跪在地上,战战兢兢。

她泪眼婆娑的看着谢千蕴,“奴婢说错了话。”

“说错啥了?”谢千蕴更加好奇了。

“奴婢不该,不该提安琪公主……”话未说完,秋吟连忙就磕起了响头。

谢千蕴那一刻才反应过来,是秋吟以为她忌讳安琪。

毕竟当年皇上喜欢安琪还得不到安琪这件事情,众所周知。

这有什么?!

皇上也是人,难不成皇上还不配拥有感情?!

仔细一想,萧鹿鸣那性格好像确实,不适合谈感情。

“起来吧。”谢千蕴淡淡的说道,“在本宫这里,没有这方面的忌讳,不用这么担心受怕的。”

秋吟望着皇后娘娘。

“本宫只是在想,怎么玩才不会无聊?!”谢千蕴喃喃道。

秋吟战战兢兢的起了身。

“宫中有多少嫔妃?”谢千蕴突然想问道。

问奴才肯定不知道怎么玩。

奴才只知道伺候主人,哪敢有玩的心思。

她刚刚就稍微变了个脸色就吓得秋吟差点没有直接去了。

“回娘娘,目前被皇上册封的嫔妃有8人。”秋吟回答。

“走,带本宫去会会她们。”谢千蕴兴致冲冲。

这些人比她先来皇宫一段时日,肯定知道怎么玩!

“娘娘,不可。”秋吟连忙叫着谢千蕴。

“为什么?”谢千蕴无语。

“您是皇后娘娘,后宫之主。哪有您亲自去后宫见其他娘娘的道理,您要是想要见其他嫔妃,可以让小六子去传见嫔妃们来给您请安。”秋吟解释,“今日按理,后宫妃嫔都是要来给娘娘请安的,但皇上说娘娘昨日辛苦,不让嫔妃来打扰您。”

“谁让他自作主张的。”谢千蕴不爽,“你赶紧让所有嫔妃都来见本宫。”

“是,奴婢这就让小六子去。”

秋吟招呼了小太监,就陪着谢千蕴回到了她的寝宫景秀宫。

不一会儿。

所有嫔妃也都出现在了景秀宫内,根据自己的等级,有序的一一上前给谢千蕴请安。

谢千蕴看着眼前一个个花枝招展的妙曼美女,眼底也是一阵欢喜。

谁不爱跟美女一起玩?!

她连忙招呼着所有人入了座。

嫔妃些自然也都拘谨,只听闻皇后是宋丞相和谢将军之女,常年在边关极少回来,也不知皇后到底是什么性格,今日召见她们又是何意,都怕惹到了皇后。

要知道她们进宫最长的已经有近5年了了,哪怕5年也没见过皇上几次,更没有被皇上宠幸过。然而皇后昨晚上就已和皇上共度良宵,后宫早就传遍了。

“你们平时在皇宫都怎么打发时辰的?”谢千蕴问道。

所有嫔妃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根本不敢回答。

谢千蕴直接点名,“柔妃?”

杜温柔连忙起身,恭敬行礼道,“回娘娘,臣妾每日便多是在寝宫里面吟诗作对,偶会弹几首古琴,天气好的情况下,臣妾也会在御花园散散步,晚上临睡前,会抄经祈福。保佑大泫江山,繁荣昌盛。”

“这么无聊?”谢千蕴评价。

杜温柔不敢吱声。

“瑜妃呢?”谢千蕴又问。

“回娘娘,臣妾便和柔妃差不多,只是臣妾更注重保养,便会在寝宫里面研究一些养身的法子,也会让宫人在宫外带些好用的胭脂水粉,娘娘如若不嫌弃,臣妾差人给娘娘送一些?”

刘瑜这么一说,就瞬间引起了其他妃嫔的不满。

明显能够感觉到刘瑜在故意讨好谢千蕴。

好在谢千蕴压根对这些没兴趣。

在她看来,所有的身体保养都不敌练武的强身健体。

“不用了,本宫不喜欢。”谢千蕴拒绝,又问道,“其他人有没有不一样的过法?比如什么好玩的游戏之类的?”

所有嫔妃都没说话。

在皇宫都要安分守己,遵守皇宫的礼节,她们哪敢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谢千蕴无奈。

她就知道皇帝的女人不好当。

她得救这些姐妹于水深火热之中。

她说道,“你们会玩骰子不?”

“骰子?”刘瑜说道,“只有听闻过,却从未玩过,也没见过。”

“那本宫教你们玩骰子。”谢千蕴当机立断,“秋吟,给本宫拿几个骰子来!”

“娘娘,皇宫内哪有骰子……”

“本宫嫁妆里面有,你去好好翻翻。本宫就知道在皇宫内无聊,专程藏在嫁妆里面的。”谢千蕴吩咐。

“……是,娘娘。”

不一会儿,秋吟拿了几个骰子出来。

谢千蕴让宫人腾出来了一个大圆桌,让所有嫔妃坐在一起。

嫔妃们自然不敢。

“坐,以后都是自家姐妹,不出意外咱们在一起的时日最多,你们还拘束啥!”谢千蕴吩咐道。

嫔妃面面相觑,最终都坐了下来。

“先玩最简单的,猜大小。”谢千蕴说道,“这边买大,这边买小。前三局咱们不赌钱,三局后大家搞明白了,就来真格的了!话说你们都带银子了吗?”

“臣妾没有带。”

“臣妾也没有……”

“赶紧让人去那银子过来,没银子怎么玩?!”谢千蕴说道。

“……是。”

须臾。

桌子上就开始摆满了银子。

秋吟掷骰子。

“大大大!”谢千蕴不停地叫着。

其他嫔妃不敢说话。

但还是很紧张到底是大还是小。

秋吟打开骰子,两个1,明显是小。

“压小的把钱拿走,赶紧。”谢千蕴催促。

嫔妃战战兢兢,最后还是收了谢千蕴的钱。

如此多玩了几局,嫔妃也确实没有感觉到了皇后的架子,加上每个人赌钱也都想要赢,不一会儿就热闹了起来,很快就打成了一片……

于此。

乾坤殿。

萧鹿鸣批阅着奏折。

“万岁爷,您坐了一个多时辰了,要不奴才陪皇上去御花园散散步?”公公恭敬道。

萧鹿鸣放下笔墨。

公公连忙上前给他按摩肩膀。

“皇后那边,如何?”萧鹿鸣随口问道。

“回万岁爷,娘娘从凤栖殿离开后,就回了寝宫,还让其他嫔妃都去了她那里。”

萧鹿鸣眼眸微动,“你是说,皇后让其他嫔妃去见她?”

他是考虑到以谢千蕴不羁的性格,常年在边关打仗不善交谈,应该不喜欢和后宫的妃嫔们打交道,故意支开嫔妃不去打扰她,她却自己主动让人来见她?!

“是。”公公回答,又连忙说道,“万岁爷,您要不要过去看看皇后娘娘?”

萧鹿鸣看了看眼前的奏折,实在是也有些疲乏和无趣了。

他起了身,“摆驾。”

公公连忙大声说道,“摆驾景秀宫!”

此刻景秀宫内。

谢千蕴大杀四方。

边关没有动乱也没有训练的时候,就会和几个小弟一起玩骰子,当然是躲着玩,被她娘知道了,就是军法伺候。

她向来玩骰子没怎么输过。

“小小小!”谢千蕴大声叫着。

有些嫔妃跟着她一起买,也跟着她一起叫。

也有嫔妃想要赌自己的运气,大声叫着,“大大大!”

内殿上,吵闹个不停。

宫人在门口通报,也没有任何人出门迎接,毕竟谁都没有听到。

此刻不只是嫔妃在玩,景秀宫的宫人以及各妃嫔带来的贴身宫女,也都看得津津有味。

萧鹿鸣走进大殿时,就看到所有人坐在一张桌子前,闹得整个大殿,乌烟瘴气。

关键还没任何人发现他来了。

公公在旁边都被眼前这一幕给吓到了。

皇后娘娘在人群中,俨然都要被嫔妃宫女淹没了,却也丝毫不在意,完全没有皇后该有的地位在,此刻甚至已经把脚踩在了凳子上,非常豪迈的大声叫着,也不知道在叫什么,所有人的注意力也都全在桌子上。

“咳、咳!”公公连忙大声的咳嗽了一声。

是看到皇上的脸色,已经黑成碳了。

向来皇上都是一个拘谨严肃的人,最不喜太过吵闹和没有规矩,此刻已经触碰到了皇上的底线。

听到公公的咳嗽声。

杜温柔不经意的往旁边看了一眼。

那一眼,差点没有把自己给吓死了过去。

“皇,皇,皇上……”皇上怎么来了?!

“皇什么皇!赶紧下注,就等你了。”谢千蕴顺手拉了一下杜温柔的手。

杜温柔连忙抓紧了谢千蕴的手,颤抖着话都说不清楚了,“皇,皇上,皇上来了……”

其他嫔妃显然也听到了。

所有人都转头看了过去。

那一瞬,所有人身体都吓得一抖。

谢千蕴皱眉,转过视线看过去。

看到了拉着个长脸的萧鹿鸣。

心里也陡然一阵哆嗦。

“参见皇上,参见皇上……”

所有嫔妃全部都匍匐趴在地上,吓得身体一直在发抖。

简直要死。

皇上向来最注重礼节,此刻她们的毫无规矩,完全不敢想象,皇上会怎么惩罚她们?!

谢千蕴也反应了过来。

她连忙从凳子上下来,走到萧鹿鸣的跟前,行礼,“臣妾参加皇上。”

萧鹿鸣冷着脸看着谢千蕴,又看着跪了一地,瑟瑟发抖的嫔妃。

他薄唇轻抿,“怎么回事儿?”

“回皇上。臣妾无聊,便让她们来陪臣妾玩骰子,皇上玩不玩?”谢千蕴很自若地说道。

公公在旁边脸都扭曲了。

连忙在给谢千蕴使脸色让她不要得罪了皇上。

谢千蕴看着公公的脸,皱了皱眉头,“你脸抽筋吗?”

“……”公公整个人石化。

萧鹿鸣也回头看了一眼公公。

公公连忙低垂着头,不敢再做任何表情。

硬是,恨铁不成钢啊!

“皇宫之内,不允许赌博!”萧鹿鸣开口,声音带着严厉。

安静如斯的大殿上,那威慑力,简直可以震断屋梁!

跪在地上的嫔妃一个个吓得魂儿都要没了。

谢千蕴也有些惊吓。

小时候就觉得萧鹿鸣很凶,就是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也让人觉得很有距离感,根本不敢靠近,此刻一发火,更吓人了。

“臣妾不知皇宫规矩,是臣妾的错,请陛下惩罚。”谢千蕴连忙跪在了地上。

她爹说过,不管任何事情,只要惹到了皇上,就下跪认错。

千万不要做任何反抗。

萧鹿鸣冷眸看着跪在地上的谢千蕴。

这认错还挺快的。

不是浔城小霸王吗?居然这么容易服软?!

萧鹿鸣心里本怒火中烧,此刻看到谢千蕴这般规矩,又少了几分怒气,不过一想到刚刚进来时看到的画面,还是一口气咽不下去,“今日起,所有嫔妃禁足三日。以后,朕再发现任何人赌博,朕必定严惩!”

“臣妾再也不敢了,臣妾谢主隆恩,谢主隆恩!”

所有嫔妃全部都不停的磕头谢恩。

也都在庆幸只是禁足而已,并未有其他惩罚。

萧鹿鸣看了一眼谢千蕴。

刚刚他惩罚的是嫔妃,并不包括皇后。

谢千蕴也能够感觉到萧鹿鸣的视线,抬头看着他。

琢磨着这货肯定会加重惩罚,毕竟她是罪魁祸首。

“皇后,下不为例!”丢下一句话。

萧鹿鸣扬长而去。

谢千蕴懵逼。

“下不为例”的意思是不是?下次不做就行了,这次就放过她了?!

萧鹿鸣对她这么开恩的吗?!

待萧鹿鸣离开后。

谢千蕴就从地上站了起来。

其他嫔妃也都起了身。

“皇后娘娘,臣妾告退。”所有嫔妃不敢多待一瞬,连忙告退离开。

心里不由得又多了些心思。

皇上对皇后果然非同一般,以后定然要讨好了皇后才行。

所有人离开。

谢千蕴的宫殿内突然又变得冷冷清清。

好不容易找到点乐子,就被萧鹿鸣这小老头给打破了。

她有时候觉得萧鹿鸣这古板的模样,比她爹还恐怖。

到底萧鹿鸣不是她爹教出来的吗?!

这还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娘娘。”秋吟吓得脸都白了,此刻才稍微晃过神来,“娘娘要不要吃点点心喝点茶水,压压惊?”

“好。”谢千蕴点头。

她倒也不需要压惊。

虽然萧鹿鸣确实挺凶,但她胆大,一般也吓不到她。

而且怕死的是她爹又不是她。

她不过是也觉得有些饿了,又无聊得很,打发打发时间。

她吃着桂花糕,突然想到什么,“秋吟,太后打赏给本宫的东西,本宫能再打赏给别人吗?”

“娘娘,最好不要,怕是太后会不高兴,何况太后才打赏给你,你转手就打赏给了别人,不好。”秋吟连忙劝道。

“那本宫从宫外带了很多嫁妆,你分一下,分别打赏给这8个嫔妃,让她们也压压惊。”

“……是。”秋吟恭敬。

事实上也觉得没必要。

但转念一想,皇后能够通过这种方式把后宫治理得井然有序,也不是不好。

“对了,这莲子糕不错,比我在宫外吃到的好吃,让御膳房都给嫔妃们送过去。”谢千蕴又吩咐。

“是。”

谢千蕴吃完了一盘莲子糕,又喝了几口茶。

她一个人无聊的走在院子内。

这样的日子,要让她这么生活一辈子,她觉得她得疯。

就一天,她就开始怀念在边关的日子了。

怀念在边关,恣意骑马舞剑的日子。

她眼眸微动,看着面前一颗大树上,突然响起鸟叫声,透过零碎的阳光看到了一个鸟窝。

谢千蕴突然一个纵身,直接就飞了上去。

“娘娘!”秋吟刚把娘娘交代的一切交代完,一出来就看到娘娘爬上了树。

两腿夹着树干,要多没有形象就多没形象。

“娘娘你小心,你赶紧下来。”秋吟急得脸都白了。

这要是摔着了,这要是又被皇上看到了该如何是好?!

谢千蕴压根当没有听到,她气聚丹田,又一个轻功腾飞,身子猛地挂在了一根枝干上。

枝干摇摇欲坠。

“娘娘!”

秋吟都快哭了。

娘娘怎么这么不省心。

就不能不爬树吗?!

好好地,安安静静的,当个端正的皇后娘娘不好吗?!

谢千蕴终于拿到了鸟窝。

鸟窝里面好几个蛋。

以前在边关无聊了也会去掏鸟蛋来吃。

掏多了就没了。

现在没想到自己院子里面还能有这种掉馅饼的事情。

她伸手取下鸟窝。

正准备跳下去时,突然听到一声惊恐的声音。

“皇,皇上……奴婢参见皇上!”

宫人全部都跪在了地上。

萧鹿鸣冷峻的脸,冷冷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奴才。

他本是离开,又觉得,很多事情应该给皇后说清楚,免得再犯。

“皇后呢?”萧鹿鸣问。

秋吟吓得都要晕过去了。

手指颤抖着往天上指了指,“娘娘,娘娘……”

萧鹿鸣抬头。

一抬头,就感觉到一个东西掉了下来。

还未反应过来。

“啪”的一声,什么碎裂了。

紧接着,一股黄色的液体,摊开在了萧鹿鸣的脸上。

缓缓,滑落……

------题外话------

宅这段时间更新可能不会太稳定。

亲们可以明天再看今天的,免得等半天。

爱你们。

明天见。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