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病毒王座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病毒王座》第九百六十七章.免职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面对气势汹汹而来的女魃军团,刚刚占领了三体星风头正劲,没有人敢于率先出手。

可若是善冬王想鱼死网破,非要赌上身家性命,打这一场根本不可能胜利的战争呢?

善冬王愿意为了家族、为了荣誉去死,他身边这些人可不想为了他去死。

很多人看向善冬王的目光中,甚至已经流露出了一丝丝杀意。

如果善冬王选择顽抗到底,说不定当场就会有人对他动手。

可若是选择投降,很多人又会觉得不甘心。

轰轰烈烈闹了一场,最后把自己的国家闹没有了,简直就是整个宇宙最大的笑话。

如果事态向着四季王和善冬王计划好的方向发展,女魃军团这数千万战士真的有可能团灭在这里。

可惜一向不按套路出牌的许悠然根本不给他们机会施展套路,上来就把四季王打成了飞灰,虚空军团直接将二人合围的计划捏死在萌芽中。

就在白甲叛军一众高层惶恐不安、善冬王犹豫不决的艰难时刻,女魃军团数千万大军犹如密布星空的流星群一般,铺天盖地而来。

战况进行到这一步,已经不再是保护女魃公主安全的问题,而是各大王国之间的领土争端和平息三体星内战的问题,所以虚空军团很善解人意的让开了包围圈。

为了女魃再次遭遇危险,虚空军团撤离的范围并不远,依旧虎视眈眈在外围辖制着白甲叛军。

女魃已经收编了整个三体星系,可是从她的态度上也能看出来,她绝对不会亲自插手三体星系的管理。

就算她想亲自插手,恐怕大理寺、宗正寺、鸿胪寺也不会同意,她的那些兄弟姐妹更不会同意。

虚空大帝的一众皇子、皇孙虽然都在积极发展自己的势力,却没有人敢去触碰裂土封王的忌讳。

身为皇子、皇孙如果还有自己的属地,培养自己的军队,那绝对是自寻死路。

不要说自己的军队,就是皇子、皇孙的私军、护卫数量都有严格限制。

如果不是七年轮战在即,女魃这种亲率大军东征西讨的情况,绝对有谋反的嫌疑。

既然女魃不能亲自插手三体星事务,那么将来三体星如何瓜分,其实还是临近几个王国的盘中餐,所以三大王国一众高层依旧无比配合。

只要解决掉盘踞在要塞星的白甲叛军,三体星内战一役算是真正告一段落了,女魃也算是圆满完成了任务。

谁也不知道善冬王和他的白甲叛军最后会做出什么选择,所以女魃并没有要求三体军团随行。

万一善冬王脑子进了水,想要鱼死网破,开战之后,损失的也只会是三大王国军团和本就背叛的白甲叛军,女魃刚刚收编的三体军团不会有太大影响。

善冬王睁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盯着光幕,看着女魃军团的大军一步步逼近,却又无可奈何。

麾下一众部众的想法,他身居高位多年,如何能不了解。

可是面对破灭了他的国家的杀父仇人,让他如何能平静面对?

突然,光幕上弹出信息提示,女魃军团总指挥部发出通讯申请。

该来的总是会来,善冬王回头看了看一众叛军高层,森冷的眼神充满了杀意,就连那蓝王妃和她家族的一众高手都觉得有些心寒。

那是一双通红的双眼,宛如垂死挣扎的野兽一般,绝望、决绝。

稍稍平复了一下情绪,善冬王接通了电话,光幕那边是女魃公主和三大王国一众高层。

虽然女魃军团指挥室中有很多人,甚至是很多雄霸一方的至尊级人物,可光幕这边所有人还是第一眼就看到了女魃,也只看到了女魃。

威势滔天,明艳绝伦的女魃公主。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被自动忽略成了配角,女魃仿佛成了整个宇宙的中心,是那么的耀眼、那么的闪亮。

一身火红色洪荒战甲,犹如浑身流淌的烈焰,猩红的披风无风自动,绝美的面容清冷、高贵,雍容华贵却又不失威武霸气,俨然间一位星空霸主正在俯视苍生。

善冬王纵然心中骂了千万句MMP,依旧还是整理了一下装束,弯腰、躬身、单膝跪地,“不知公主凤驾降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哗啦、哗啦……”白甲叛军指挥室中,所有人集体单膝下跪,垂下头颅,没有人敢抬头去看。

从开始的不理不睬,到后来的不屑一顾,再到如今的卑躬屈膝,女魃带来的不止有皇家的威仪,还有她自己强大的军团和死亡威胁。

“你还知罪?哼!”女魃面色微冷,“黑玄哲,本宫问你,罪在何处?”

“臣……臣……礼数有缺……”善冬王只是礼貌性的客气一句,却没想到女魃直接问他罪在何处。

你刚刚血洗了我整个家族,还杀了我父王,现在气势汹汹的带了数千万战士过来,绝不会是来找我喝酒的,我还远迎个屁?

“大胆!”女魃身边一人踏前一步,怒吼一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黑玄哲,你眼里还有没有虚空山朝堂?你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走在女魃身边时,许悠然总是刻意掩饰自己的锋芒,甚至常常被人忽略。

此刻站出来呵斥善冬王,凛凛杀意、滔天气势却再也无法隐藏,隔着光幕都给善冬王带来了极大的压迫感。

“这……小人……大人误会啊……”善冬王自然知道这小子是谁,虽然心中再次重复了一万遍MMP,表面上却还是装作惶恐不安的样子。

女魃身边的人,尤其是这个最近跳的极欢的鬼灭,善冬王早就调查的清清楚楚。

没想到当年被排挤到要塞星的一个支脉族人,手下竟然出现了这样惊才绝艳的人物。

一个从圈养星球抓来的小小奴隶,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傍上了女魃公主这条金大腿。

“哼!七年轮战在即,不遵上命,妄动刀兵,其罪一!公主檄文面向整个虚空山帝国,你却置若罔闻、一意孤行、死不悔改,其罪二!父子相残、生灵涂炭、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其罪三!”许悠然冷冷说道,“黑玄哲,你可知罪?”

善冬王半跪在地,额头已经微微渗出了冷汗,颤声道:“臣,知罪……”

“呵呵呵……既然知罪,那就还是好同志。”许悠然杀气一敛,笑嘻嘻的说道,“你们爷俩虽然闹的欢,可还算是人民内部矛盾,也不算什么大事。别跪着了,都起来说话。”

许悠然态度转变之迅速,把所有人都干懵了。

善冬王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刚刚还气势汹汹的问罪,怎么突然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这小子是不是脑子有水,精神有问题?

太喜怒无常了……

虽说许悠然让他们起身,可这些人哪敢起身,都微微侧头看向女魃公主。

女魃面色从容的微微点头,善冬王等人才诚惶诚恐的站了起来。

许悠然的声音再次传来,“你等忤逆虽是大罪,可那是你们三体星王国的内政,公主殿下不方便过问。不过不遵上命,不得不罚。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等可有异议?”

什么情况?

善冬王和他一众麾下将领再次集体懵了。

如果女魃要杀了他们,反正是死,他们绝对要跟女魃军团拼命。

可是听鬼灭话里的意思,好像也没多大事儿。

前前后后闹了这么久,死了这么多人,波及范围这么大,甚至三体星王国都覆灭了,难道就这么算了?

不知道这公主是心太软,还是鬼灭那小子脑子有问题?

善冬王还没反应过来,手下几个人立刻一叠声说道,“没有异议,没有异议,还请公主责罚。”

其中以那蓝王妃的反应最快,第一个跳出来,感激涕零的高呼,就差再次跪下了。

“黑玄哲,你的善冬王王位去了吧,算是对你不尊上命的小惩大诫。”许悠然淡淡的说道,“黑玄哲,你可服气?”

“只是……只是……免去王位?”善冬王左右看了看,只看到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神情写在脸上。

如果不是所有人都是这副表情,善冬王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虽说免去王位贬为庶民,对他来说确实是严厉到极致的惩罚,可相比较于他的罪过,这简直不能算是惩罚。

许悠然既然当众如此宣布,自然是得到了女魃公主的授意,代表女魃公主的意志,可善冬王还是求证一般看向女魃。

女魃面色微微有所缓和,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善冬王,这是她的决定。

“臣,愿领责罚,跪谢公主殿下不杀之恩。”善冬王再不犹豫,跪下就是“咚咚咚”三个响头。

女魃公主身份多么尊贵,如此众目睽睽之下,既然做出了不杀的承诺,那自然会履行承诺、一言九鼎。

直到此刻,善冬王一颗心才算是放回了肚子里,自己的小命保住了。

什么国仇家恨,什么杀父之仇,什么王图霸业,跟自己的小命比起来,什么都不是。

此刻女魃愿意放他一条生路,他愿意放下一切,立刻远远离开三体星系。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