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七百八十九章 暗伤

听书 - 踏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耳边,熙熙攘攘的声音不断传来,陆隐也在不断接近北临剑门,当天色完全昏暗后,他身影消失。

相比东临剑门的热闹,北临剑门虽也有人拜访,但却都未见到戮飞沉。

四临剑首争夺在即,戮飞沉已经半年未出。

整个北临剑门都充满了肃杀之气,一些年轻人压抑着激动,快了,还有七日就是北临剑门君临四临域的日子,四临剑首诞生于北临剑门,今后数个时代,四临域都由北临剑门带领。

北临剑门一处山谷内,岩石之上,有人盘坐,腿上横放长剑,已经布满灰尘,岩石之下水流清澈,不时有飞鸟落下,只把人当做岩石。

陡然的,此人双目睁开,灰尘自眼皮洒落,令天地变成了灰色,眼前,陆隐一指点出,似穿梭时空而来。

此人震撼,如此近才发现,绝顶高手。

铖的一声,长剑刺出,天地苍穹,落星飞沉,飞星迎首。

陆隐看到一抹星光掠过,视线所及,飞星已去,锋芒回转,原来如此,这就是飞星迎首。

一声轻响,剑锋断裂,陆隐与此人擦肩而过,随后一步踏出,消失。

原地,此人呆呆望着前方,脚下,断剑插入地底,缓缓晃动。

一招,仅仅一招,他的飞星迎首便被破了。

这时,飞鸟落下,还是落于此人头顶,仿佛在这一刻,飞鸟依旧不知道此人是人,依旧当他是岩石,不管是他,还是陆隐,气息都未改变,天地间一切都被固定,在飞鸟眼中,陆隐,也不过是一块行走的岩石。

直到此人单膝跪地,飞鸟才惊觉,飞入高空离去。

剑,脱手,落下。

此人望着右腿,直不起来了,那个人打伤了他的腿,却又没完全打断,还有手臂,他目光上移,看着手肘,一瞬间,破了自己的飞星迎首,同时打伤自己,那个人到底是谁?他脑中不断转过九霄宇宙各个人物,就是对不起来。

他,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四临域一向很低调。

到底是谁?

九霄宇宙修炼者虽说灵种外放修炼,有第二条命,但那第二条就仅仅是命而已,而非修炼或者完全恢复。

灵种外放被打伤,除非不在乎灵种,接受修灵,否则灵种入体一样会令本体被重创,一旦灵种被灭,本体可就是普通人了,要么接受修灵,要么安心当一个普通人。

戮飞沉不可能因为一点伤势就接受修灵。

北临剑门外,陆隐走出,回望,目光惊叹。

这飞星迎首相当凌厉,但面对他还是无法抵挡,被他一指破掉,同时打伤手臂与腿,而此人还有第二招没来得及施展。

陆隐倒是好奇这第二招的威力,但也仅仅是好奇,再厉害,还能超越三苍剑意?这可是永生境战技。

自己在他腿上和手臂都留下暗伤,无法完全发挥剑意,等于锁死了,只要戮思湛不是太差,就有赢的希望。

下一个,西临剑门。

与此同时,东临剑门迎来了贵客。

东临剑门,戮思湛惊讶望着眼前的年轻人:“小兄弟,你也太直白了,自我家思雨到了婚配年纪,每年上门提亲的早已把门槛踏破,但都是长辈或亲友出面,从未有人如你这般自己上门,而且还送出这么贵重的礼物。”

年轻人恭敬行礼:“小侄行事不喜托付他人,自己的人生要自己做主,自己的妻子,自然也要自己上门提亲。”

戮思湛笑道:“勇气可嘉,而且很自信,可你还是做错了。”

“如何错?”年轻人不解。

戮思湛道:“思雨跟你一样,自己的人生要自己做主,你向我提亲,错了,你该直接向思雨提亲,思雨同意就同意,我阻止不了,思雨不同意就不同意,我勉强不了。”

年轻人看戮思湛,目光同样带着惊讶,也有佩服:“小侄自认行事已经超出常理,却未想到前辈行事更是如此。”

戮思湛不在乎:“我可不怕别人怎么说,我女儿的人生就听她自己的,没错,我是管不了,无所谓,谁爱骂谁骂好了,只要不当面骂就行。”

“小侄佩服,如此,确实是小侄做错了。”年轻人再次行礼,同时递上礼物:“这里面的东西算是小侄的歉意,与提亲无关,能否娶到戮思雨,小侄会自己找她。”

戮思湛赞叹:“现在像你这么有礼貌的年轻人不多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年轻人道:“小侄,衔定。”

戮思湛想起来了:“对,衔定,太苍剑尊的弟子嘛,好了,你可以走了。”

衔定再次行礼,缓缓退去。

在衔定离去后,戮思湛打开盒子,看到里面的东西,目光一变,然后去找戮思雨。

戮思雨也惊讶望着盒子内的东西:“小圆融剑典,这可是太苍剑尊领悟第七宵柱剑意之前纵横九霄的剑术,无数人想求都求不到,他就这么给你了?”

戮思湛赞叹:“那小子很客气,说是赔礼。”

戮思雨翻白眼:“虚伪。”

“别这么说,行事风格而已,不过出手这么大方有点败家,丫头,你怎么看?”

“不管他,老戮,去学吧,学会小圆融剑典,或许真能争一争四临剑首的位置。”戮思雨期盼。

戮思湛摇头,盖上盒子:“不可能的,太苍剑尊是厉害,但不至于成为九霄剑道第一,光凭他这个随时可以送人的小圆融剑典,可没资格把我送上四临剑首的位置,太小看戮飞沉他们了,太苍剑典还差不多。”

“不试试怎么知道,你面对的又不是四临剑首。”

“你知道戮飞沉多厉害吗?一记飞星迎首,我连看都看不到。”

“还有戮壁,那防御,绝了。”

“还有戮景,虽只一招,但这一招可是连戮飞沉都要谨慎的。”

“太苍剑尊派他徒弟来不单单是提亲,更是希望能看穿我们四临域剑意,他也怕四临剑首超过他,我学了小圆融剑典,一旦融入四临剑首的剑意中,到时候即便被四临剑首超过,也没人能贬低他,更会夸赞他大度。”

“丫头,防人之心不可无。”

戮思雨惊讶,打量着戮思湛:“看不出来啊老戮,你挺聪明,这都能看穿。”

戮思湛得意:“那是,你老父亲我虽然剑意不行,这看透人心的本事还是可以的,你说得对,那小子是虚伪,送这门剑典没安好心,他知道只有我有可能学,其余三门门主他连面都见不到,只能通过我玩这一手了。”

“那还给他,砸他脸上。”戮思雨气愤。

戮思湛嘿嘿一笑:“不用,留着,等戮飞沉成为四临剑首后给他,不必融入剑意,却能看穿小圆融剑典的弱点,以此推演出太苍剑尊的弱点,他想算计我们,我们也可以算计他。”

“阴险。”

“别这么说,我是你父亲。”

“阴险的父亲。”

“…”

这时,侍女汇报:“老爷,又有人拜访了。”

“谁?”

“说是送剑意的,送完就走了,也没留名字。”

戮思湛与戮思雨对视,又有这种事,但怎么没留名?

两人很快看到送来的剑意:“这是第。”

“我知道,是姐姐们。”

“都是好东西,不简单呐,你要替为父好好谢谢你那些姐姐,可惜,为父无法凭此成为四临剑首,倒是让她们失望了。”

戮思雨甜甜一笑:“姐姐们不在意,她们就是想帮我,又怕我不愿意接受,行了父亲,拿去看吧,说不定有用呢。”

“这,好吧,诶,收礼收多了,头一次这么不好意思。”

“对了,那个叫陆隐的哪去了?到处找不到。”

戮思雨不屑:“不用找他,说什么要把另外三门门主腿打瘸,吹牛。”

戮思湛:“…”

外界盛传,北临剑门门主戮飞沉是这一代四临剑门中最强的,也是最有可能成为四临剑首的。

这不仅是外界评判,也是四临域所有人都认可的事实。

但要成为四临剑首,不仅仅剑意要强,也要靠点运气,曾经有一代四临剑首就是凭运气上位的,那一战中,以剑意重防御,看着另外三人死拼,最终便宜了他一人,成为几乎没怎么出过手却成为四临剑首的幸运儿,而那一个四临剑首,便出自西临剑门。

所以西临剑门自古有门训传下-“不要急,不要快,脸皮要厚剑不断。”

四临剑门剑意自古重防御,一代代传人专门研究防御之法,而传到这一代,其防御能力已经远超当初那一代成为四临剑首的前辈,当然,另外三门的剑意也有了增强。

西临剑门有一个迷宫,以奇异金属制作,坚硬至极,门主戮壁此刻就行走在迷宫内,已经半年了,半年都未出去过。

在这里,周边都是壁障,宛如他的剑意让敌人产生的感觉,能以壁障将其余三人困住,他就赢了。

他缓缓行走在迷宫内,让自己彻底沉迷进去,若能顿悟,就更有把握了。

迷宫外,陆隐出现,避过了西临剑门所有人,看向前方,诧异,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修炼方式。

下一刻,意识蔓延,覆盖整个迷宫。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