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人间几时见旧色

听书 - 谁家年少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紧赶慢来的中秋节到了。

看着周围一个个人都忙得脚不沾地的模样,邱意完全没感觉。毕竟这段时间里,邱意同学还是在该干嘛就干嘛的状态当中。

就连中秋节当天,大家都在等着晚会开始的时候邱意同学还抽空去了一趟图书馆。

安安静静坐着看了会儿书,邱意算了算时间,这才不急不忙的起身要去大礼堂。

八点整时,晚会正式开始。

各个年级和各个班的同学都已各自对号入座,一直都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的吵闹声也在渐渐趋于平静。

邱意和宿舍姐妹花坐在一起正说着悄悄话,一抬头就看到一个人拿着话筒,款款的走到舞台中间。

“啧,这就是那个沈欣雨了。”

二娘子林婷抬了抬眼皮,毫不掩饰的嘲讽就在眉梢散开。

庄墨和苏雅没吭声,邱意看了一下,也没说话。

不过倒是在心里补了句,是我情敌。

自从确认了自己的心意之后,邱意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搜罗起了贺之的风流史。

咳,是关心。

毕竟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而这沈欣雨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也是那传说中的古风社社长,更是那个立誓非穷书生不嫁的俏佳人。

邱意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图书馆门口那棵柏杨树下。

那天阳光明媚,风轻云淡。在树下站立的一双人儿,看起来十分般配。

邱意想着,当时自己看到这幅画面的时候是怎么说的来着?哦,郎才女貌。彼时她心里想。

这会儿子回想起来邱意有种啪啪打脸的感觉。

幸好孩子脸皮厚,打肿了脸也不怕丢人。

也幸好,这翻天覆地的转折并无第二人知晓。

台上的沈欣雨优雅得体的和台下的同学在互动着,晚会已经进入了高潮部分,各个班级都带着自己的拿手节目轮番上阵时,邱意看的够了,小心翼翼的偷离了座位。

猫着腰的邱意在快走到礼堂门口的时候撞到了从洗手间回来的鹿暻辰。

“邱意?你这是干什么去啊?”

鹿暻辰挡在了门口,意外的看着偷偷摸摸的邱意。

邱意直起身,回过头看了看周围,见大家都还沉浸在节目的热闹当中,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一方插曲。邱意这才无奈的开口,“太吵了,出去走走。”

话没落音,就被鹿暻辰兴奋地拉住手,说,“别啊,刚好到贺之上场了!咱们一起来看看!”

邱意转身,舞台上的灯光正随着那个少年缓缓移动。

皎如玉树,秀若芝兰。

她见他从她手中接过话筒,两人站在一起,载笑载言。

不知怎么的,邱意突然闭上了眼睛。

台上的那一幕,仿佛刺痛了神经,使她不得不暂时隔绝这一切。

十六岁的年纪,少女此时或许还不明白。

这世间情之一字,一旦沾染上了,就会有许许多多不曾体验过的情绪找上身来。

如此刻,小小的脑袋正在被那叫做嫉妒的情绪毫不留情的撕扯着。

就算你已比同龄人懂得的多了一些,明白眼前的这个花花绿绿的世界有多让人糟心。

可心性还在,它不会随着你那流于表面聪敏而有丝毫改变。

就像现在,你看邱意明明被嫉妒左右着思想,可内心深处却隐约听见有声音在说,台上那个言笑晏晏的女生,很优秀。

她在心底承认,情敌,很优秀。

突然,耳边如雷雨一般的掌声迅速响起。

邱意睁开眼睛,只见众人起身,陆续退场。

曲终人散时,突然有人拍了一下邱意的肩膀,“同学,请问你是邱意吗?”

邱意转身,面露疑惑的看着眼前的男生,不解,“你找我?”

听到邱意答非所问的承认,男生高兴地咧嘴一笑,接着又有些拘谨的伸手,“你好,我叫钟国强。”

邱意脸上瞬间呆了一下,震惊于眼前这个少年的名字,又碍于面子的忍住笑。

说,“同学,给你取名字的这个人是个党员吧?”

暂时没空去想这个男生来找自己有什么事儿,邱意语气认真的看着男生,可眼里藏不住的笑意却暴露了她的恶趣味儿。

钟国强摸了摸后脑勺,看着邱意那辛苦忍笑的模样开口,“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我爷爷是个党员。”

邱意不出所料的点头,心想,怪不得,不过这位爷爷也是个坑孙子的主儿啊!

转念一过,邱意问男生,“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回到正题上,男生又一副高兴到激动地模样,他对着邱意说,“咱们是同级,我在三班。上次在市区演讲比赛后展示的得奖作品时看了你的文章!”

像是又回想起了当时的感觉一样,男生接着说,“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句:你见整个秋日寂寥,天地沉默。泛黄的枯叶飘飘落下,娇艳的花儿复归尘土。别说话,等来年吧。就算新出的芽儿,重发的蕊儿,都看不出半点去岁的模样,可好歹它们也算是各归其位,补了空缺。大可不必遗憾,面目全非的重逢,哪怕不尽人意,到底也是重逢。就该欢喜。”

男生声情并茂的念了出来,邱意在一旁听着。

她想起来了,也想起了当时在写这句话时,自己心里想的却是,离人心上秋,落笔是为愁。

她想的是,倘使重逢不尽人意,那么又何必重来一次?

她想的是,自古逢秋悲寂寥,从来寂寥是人心。

邱意看着男生那股子莫名其妙的兴奋劲头,直纳闷儿,问,“你高兴个什么劲儿?”

当事人不咸不淡的表现,像一盆凉水从天而降,浇灭了钟国强同学的热情。

“因为写的好啊,就好像是在说所有的残缺未必都尽是遗憾,也许它只是另一种形式的圆满。”钟国强垂头丧气的说道。

邱意淡道,“你解读的没错,我要表达的意思就是这个。”

钟国强的心情就像是将灭未灭的火星一样,微风拂过,重新复燃。

“对啊对啊!所以我一直都想要来认识你,可是也一直都没有机会遇到你!”

邱意被这变脸堪比翻书速度的男生逗笑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钟国强同学,你真是太可爱了!”

一味的追寻着这个世界的美好,那认真的模样,让邱意有种如逢前世的错觉。

她也曾磕磕碰碰,始终相信着这个世界的慈悲。

“小意啊,处在一个独一份的位置上未必就能得到与之匹同的独一份儿的宠爱。所以你要知道,你并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也没有什么能让你去骄傲的......”

小小的邱意睁大了眼睛,她不懂老人明明笑得那样慈爱,为什么却没有给她一种温暖的感觉。

她不懂什么叫做冷漠,只是小小的脑海里隐约能感觉到对方想要传递给她的一种情绪。

孩子是那样的敏感,乖巧点头,“奶奶,我知道啦!”

我知道啦。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