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回 天尊有意安排早

听书 - 三界情书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话说元始天尊预感仙界将有劫难,此劫虽非穷凶极险,但天君后继乏人也着实让他放心不下。届时他和灵宝天尊都不在天庭,那时新君若再乏贤臣保驾,必然难安天下。天尊放眼三界,觉得也唯有如来佛祖与菩提祖师可以担此重任。元始天尊认为如来虽好,却尚有些好大喜功,倒是自己与菩提祖师,虽只有数面之缘却十分投契。于是他就想方设法,要将这重担架在祖师身上。

纵是元始天尊本领再高,也不可能预知天劫详情,他只是算出此次天劫与凤族有关。因此上,他是在山顶对梧桐树施法之后,才到三星洞向祖师辞行。

席间天尊对祖师说道:“老朽上次在凡间一世,忙忙碌碌学了十几载、又辛辛苦苦干了几十载、最后养了十几载的病,就不甘心地死了,简直如同疯傻。所以此番前来,还望祖师相助。”“下凡本就是历劫,天尊如此说,难不成也是为了曲子?”菩提祖师一语点破。“《落神曲》是化解忘川水的唯一神器,这世上若有第二个人会,老朽也定不会来与祖师为难哪。”元始天尊此话却也由衷。

菩提祖师笑道:“天尊这是要拉我提前下去陪你啊,哈哈……即便我为天尊冒险违背天规,又侥幸未被查出,岂不是也枉费了父神历练众仙的苦心?这样吧,在下新作《风月》,虽不能让天尊保留记忆,却有助开悟凡心……”元始天尊心满意足地抱拳点头,因为耳报神刚刚向他汇报过——翼族公主凰弦月已近方寸山……

“祖师真真心细如发,本宫惭愧——虽见他额发遮着两道浅纹,却实在没有细看。既然凤族可以**涅盘,麒麟也难说不可。好在加冕之后,便能见到他的命书;那对于天一……祖师是怪他带坏了天彻,还是怪他心机重?”王母将心中疑问和盘托出。

翼君凤天一,是近百万年唯一未满千岁晋升大仙的奇才,他外表冷峻,也一向自视甚高。当年有传,现任水君斩杀鲛羞月正是因他与羞月有染;还有说是凤天一故意引诱鲛羞月,以便让龙族看清鲛人的**,从而促成龙凤联姻;再有一说,是鲛羞月得知意中人龙仲洋求娶凤女,为报复龙凤两族才勾引了凤天一……因龙族从不肯对外提及此事,凤天一更是不惧流言,更没有过任何解释。凤天一似乎刻意要给别人神秘、冷傲的印象,除了龙仲洋一个朋友,平时连对西王母都难有几句闲谈。

一阵歌声送入祖师耳中——“簌簌梨花浅浅溪,缘来已春寂;弯弯斜月照九州,三星方寸间……”菩提祖师眉头一皱,道:“治理天下,情、理、法无一不可,王母觉得翼君可还有情?王母近期操劳过度,今日不妨早些休息,咱们来日方长。”

祖师待王母走远,低声道:“速去将月老请来!”耳报神立刻从祖师耳中跳出,一边抱拳称“是”,一边上了留烟云一溜烟去远了。

说起这位耳报神,其真身本是凡间一株构树,他八百岁时已有灵性,却一直修不到小仙境界。直到元始天尊一次下凡巡游,错把它当作桑树,还为它起名红甚,这构树便认定了天尊决意追随。为此他加紧修行,终于在九百六十岁上晋升小仙。

构红甚后来寻上灵山,通过观音大士引荐才与天尊重逢。天尊感其诚恳勤奋,也觉与他有缘,便同意收他为徒,还送了他留烟云让他可以在高空飞行。(小仙驾的云被叫做留烟云,是因为小仙法力有限,他们本身只能做到低空飞行和短时间隐身。即便驾云高飞,也总会留下如一溜炊烟的痕迹,无法做到如大仙一般,来无影去无踪。)

后来元始天尊发现,构红甚特别喜欢将道听途说的趣事讲给他听,便戏称他为耳报神。“神”字在仙界本代表顶级的尊崇,私下里也常被用于打趣一些没本事的小仙,或者用来反讽自大狂傲之辈。不料构红甚得了这个称谓以后,反倒认为自己在仙界有了名号。为了对得起“耳报神”这个称谓,他便求天尊教他提升听力之术。构红甚用了整整七百年勤学苦练,生生将一双耳朵练成象耳大小。

耳报神平时已可听到八百里外的声音,顺风可达千里。天尊认为是自己玩笑的“耳报神”三个字误了构红甚全面提升修为,以至于他一千七百岁还没能晋升大仙。故而天尊专门交代耳报神,在他去凡间的几个月内,要好好追随菩提祖师学习本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