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乱世一小兵

听书 - 三国一小兵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枯藤、老树、昏鸦、漫长的黄土古道。

一辆牛车“咯吱咯吱”缓慢的走在古道之上。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枕着双手,翘着个二郎腿躺在牛车上,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哼着不着调的小曲。

表面看似悠闲,心中却是思绪万千,一个劲的埋怨个不停:“尼玛,贼老天,干嘛把我穿越到这里?三国,乱世啊!既然穿越了我还想娶个十房八房老婆,过一过地主的小日子,谁知道竟然赶上了黄巾之乱,打仗?哥没兴趣。争霸天下,更没有那个野心。上辈子没怎么泡妞,这辈子说啥也要多泡几个。”

前一世,木易出身武术世家,当过兵入过伍,退伍后在一家武校担任总教练。

本来前途一片光明,可是在新婚之夜,醉酒挂了。

结果等再次醒来,就已经成了另一个人,也就是现在的木易。所以木易发誓,无论如何也要多取几个媳妇。

经过几天打听,木易终于明白自己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年代。

中平元年,公元184年,张角相约信众在3月5日以“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为口号兴兵反汉。

大汉朝廷见黄巾贼厉害,慌忙之下以何进为大将军,率左右羽林五营士屯于都亭,整点武器,镇守京师;又自函谷关、大谷、广城、伊阙、轘辕、旋门、孟津、小平津等各京都关口,设置都尉驻防;下诏各地严防,命各州郡准备作战、训练士兵、整点武器、召集义军。

另外一方面又发精兵镇压各地乱事:卢植领副将宗员率北军五校士负责北方战线,与张角主力周旋。

皇甫嵩及朱儁各领一军,控五校、三河骑士及刚募来的精兵勇士共四万多人,讨伐颍川一带的黄巾乱军。

四月,皇甫嵩与朱儁一出洛阳便兵分两路,朱儁负责南阳平叛,而皇甫嵩剿灭颍川一带的黄巾乱贼。

木易是颖川人,得知自己穿越在这乱世后,赶紧收拾家当,赶着家中仅有的一辆牛车前往洛阳。

他可是知道,黄巾贼百万之众一起义就席卷了青、徐、幽、冀、荆、扬、兖、豫八州,如此大规模的起义,动不动就是数十万人的战场,万一一个不小心,自己可就又要挂一回了。

所以他准备去京师洛阳,等到了洛阳,卖掉自己的老牛,找个工作干几年,取他十个八个老婆,等董卓进京后,自己就带着一群老婆隐居。

想法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就在木易躺在牛车上想着以后美满日子时,“轰隆隆”的声响将他拉回了现实。

猛的起身一看,从黄土古道两头各自冲来十余骑兵,一方身穿官兵衣服,另一方黄巾裹头。

而这两方人马冲向的地方,正是木易所在。

望着战马急奔扬起的漫天尘土,木易吓的尖叫一声:“妈呀!什么情况?”

旋即便准备驾着牛车逃离这事非之地。

然而不等他逃离,双方人马就碰撞到了一起,刀枪相撞,血肉横飞,眨眼间就有数人坠落下马,就算没死,也被后面冲上来的马蹄踩死。

木易躲在牛车后喃喃自语:“尼玛,战马不备马鞍,没有马蹬,双方一碰撞不落马才怪!”

双方一次冲锋,黄巾一方丢下六七具尸体后,余下的人马拨马便逃。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话一点不差,官军一方也留下了四五具尸体,其他人也或多或少带着伤。

“打扫战场,将马匹武器收集起来。”为首的一个官兵对着其余人吩咐。

“来人,把这小子拿下带回军中交由将军发落,我看这小子贼眉鼠眼,定是黄巾贼的奸细。”

“喏!”

“喂……大哥……大叔……我不是奸细,你们是搞错了?”

“呃……”

随后,两根长戈抵在了木易的咽喉上,将他下面的话全部给堵了回去。

旋即,几个打扫完战场的官兵从死人身上解下两根腰带把木易捆了个结实,将木易和缴获来的物资往牛车上一丢,一行人浩浩荡荡离去,地上只留下了几具无人管的死尸。

一行人行了十余里,来到了一个营寨。营寨依山而建,前有小河,后有大山,进可攻退可守,一排排的拒马栏栅将营寨围了个水泄不通。

木易被几个官兵押着来到中军大帐前,只见刀斧手站立两旁,一杆大旗随风招展,上面绣着一个大大的“汉”字。

“禀报将军,今日巡逻抓到一个奸细!”

闻言,大帐中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带进来。”

“喏!”

两名士兵押着木易走进大帐,一脚踢在腿腕处:“跪下……”

大帐中,一个身高七尺开外,四方脸,卧蚕眉,留着三寸小胡,四十岁左右年纪,身穿青铜大叶甲,一脸正气的中年将军紧盯着木易良久问道:“说说,前方贼众有多少人?贼首是谁?”

木易可不想死,万一被咔擦了可就亏大了,必须尽快的说清楚,否则就完蛋了。

“冤枉啊将军,小人并非黄巾贼!小人乃是颖川大柳树村人氏,准备赶往洛阳,途中遇到官军和黄巾贼厮杀,结果就被抓了,来的途中这几位军爷还将一根黄巾缠到了小人头上,请将军明察……”木易一口气将经过快速的讲了一遍。

中年将军冷眼扫过两个士兵,看到二人眼中的恐惶之色,顿时明白肯定是他们贪功搞的这一出。

“哼!自己出去领二十军棍,再有下次,立斩不饶。”

“谢……谢将军开恩……”

中年将领走到木易身前,皱眉问道:“汝叫何姓名?家中还有何人?为何去洛阳?”

“回将军的话,小人名叫:木易,父母双亡,家中只有小人一人。因黄巾贼作乱,小人准备去洛阳躲避兵灾。”

“为何非要去洛阳?躲入县城岂不是省了四处奔波之苦?”

木易苦笑道:“将军,黄巾贼势浩大,当地兵马人数较少,县城也不安全啊!只有洛阳乃是天子脚下,有重兵把守才安全。”

中年将军不置可否的说道:“官军平叛大军已经抵达,黄巾贼又有何惧?”

木易一翻白眼,无语道:“将军,只要是有战争的地方就都不安全。何况朝廷兵马大多都是新招募的乡勇,战斗力低微,平定黄巾之乱少说也要数月之久,在这其间,谁敢保证安全?不说黄巾贼,就是官军,杀良冒功者也不少吧?”

中年将军想反驳,但想到木易到这里的原因,到了嘴边的话就咽了下去。

“小小年纪就能将局势看的如此透彻,朝廷正值多事之秋,大丈夫应当做一番事业,以后你就留在军中吧!”

木易闻言,哭丧着脸道:“将军,小人不想当兵,小人只想娶几房媳妇过逍遥自在的日子。对了,将军把小人的牛还给小人,小人还要用牛换媳妇呢?”

中年将军一听,恼怒道:“大丈夫不思报国,只图享乐,没志气。”

木易小声反驳道:“贼军士气正盛,官军人少而且都是新兵,何况还兵分两路,更重要的是犯了轻敌的错误,我敢保证,用不了几天,大军只能退守长社,等待朝延缓军。与其被困,还不如去洛阳,将军您就行行好,把小人的牛还给小人,放小人离开吧!”

中年将领听完,脸色陡然一变,紧赶几步走到地图前看了许久,转身道:“来人!”

两个士兵走进大帐行礼:“将军……”

“火速赶往朱儁将军大营,带上本将军手书,让朱儁将军与本部兵马会合一处!”

“喏!”

做完这一切,中年将军走到木易身旁,给木易松绑后笑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木易总不能说自己是穿越者,知道历史走向吧!

于是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道:“颍川一带的匪首乃是波才,其麾下有青壮三万多,老弱妇孺五六万,面对如此多的人数,新招募的乡勇又如何能正面取胜?唯一的办法只能拒险而守,迹或者出奇招取胜。”

“只可惜双方都不了解,出奇招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那就胜下一条路可走,拒城而守,以寻破敌之策。可是最近的城池便是二十里外的长社,只要稍微动动脑子,就能猜到,官军只要与黄巾贼遭遇,必然退守长社。”

木易只是想说的厉害点,好让眼前之人把他放了。可谁知眼前之一听完后大笑不止,使劲拍了拍木易的肩膀道:“哈哈哈……当真是捡到宝了,以后你就留在营中,本将军让你担任什长一职,等立功之后定上表朝廷,给你加官进爵。”

“呃……将军,小人不想当兵,也不想当将军,一将功成万骨枯。小人可不想用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去换取高官厚禄,小人只想娶几个漂亮媳妇过日子。”

中年将军嘴里念叨:“一将功成万骨枯!好一个一将功成万骨枯!”

旋即脸色一变道:“本将军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在本将军麾下当兵,等黄巾乱贼平定,本将军赏给你十个漂亮女子当妻妾。第二,本将军以扰乱军心之罪将你斩首示众!”

“真……真的赏十个媳妇?”

“某皇甫嵩一言九鼎,区区十个女子,若不是此刻是在行军途中,现在送汝也无不可!”

“哦!那我就当几天兵吧!啊?什么?皇……皇甫嵩?”

木易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竟然就是东汉末年名将皇甫嵩。

短暂的吃惊过后,木易一咬牙道:“为了十个媳妇,拼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