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安排后事

听书 - 女总裁的超级兵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当夜风武拉着静思来到一幢宫殿前的巨大庭院之中后,远远的,就已经看到了那在凉亭中喝茶的几个人。

九天玄女、白矖、朱雀,还有忆彤。

而夜风武的目光却是被整个庭院的美艳鲜花给吸引了眼球。

淡淡的花香让人心情舒爽,鲜花被打理的井井有条,翻新的泥土中看不到一根杂草,看得出,打理之人很细心。

夜风武脸上挂着淡淡的疑惑,嘀咕一声:“九天何时有了这种闲情雅致!”

夜风武之所以疑惑,自然是因为太了解九天玄女了,她的性格中,应该是不存在如此细心,且有涵养的情调的。

父女二人的到来,自然是引起了九天四人的目光,但四人没有主动开口,反而是继续喝着茶。

而那些茶,似乎也都是特意晒制的花茶。

静思很乖巧的走过去,然后给四人重新添上茶水,顺便还给夜风武拿了茶碗,为他也倒了一杯。

凉亭只有四个座位,而且,四个女人明显没有一个让座的,所以,夜风武也只能站着喝茶。

不过,这花茶的味道倒是不错,让夜风武都是惊异了一下。

“好茶,这制茶的手艺必然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哈哈……”

夜风武赞不绝口,不断朝着九天竖起大拇指。

只不过,气氛却是显得太过安静了一些,没有人去应付夜风武的赞美,所以,越是安静,气氛也就越尴尬。

就连静思,都感到了一些难为情。

这时,九天终于开口了:“茶是白矖晒的,水也是她清晨采的露珠,你要夸的话,就夸白矖吧。”

夜风武看向白矖,说真的,他有些意外,他是真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还会做茶。

夜风武不懂茶,但至少他知道好喝,清香四溢,让人的心境都是跟着平静了下来。

而反观白矖,始终低着个脑袋,不时轻泯一口香茶,明显是处于一种六神无主的状态。

忆彤却是玩味的轻笑一声:“怎么,怕了,之前还嚷嚷着要跟我幽冥哥哥算账的。”

闻言,白矖脸色一变,瞪着忆彤就是哼道:“要你管,你个小丫头片子。”

忆彤小脸一变,刚欲开骂的时候,却见朱雀已是按住了她的手臂,叹道:“忆彤,不要胡闹了。”

忆彤也是气不过白矖总是背地里骂她的幽冥哥哥,所以,二人一见面就已经有些恩怨了。

不过,当忆彤感觉到九天玄女的眼神之后,她心中的气焰就是彻底被压了下去,再不敢言语。

谁都能够看得出白矖对夜风武是有忌惮的,即便是如何的怨恨,她也不敢当面冲撞他。

毕竟,她对他的了解,都是来自于他那邪恶的力量。

夜风武也在看着白矖,良久后才是叹道:“白矖,我虽对不住你,但至少也给你了界王之心。”

闻言,白矖惊异了一下,脱口而出的说道:“你何时给的?”

夜风武翻了翻白眼:“若无界王之心,你如何在世上继续存活数千年之久。”

白矖面色犹豫了下来,数千年前,他找到自己,用近乎野蛮的手段抽取了自己的力量,并把自己困在了遗荒小界的那个峡谷之中。

甚至,还让自己照顾了那个小丫头很久的时间。

那时候,白矖畏惧幽冥之主,所以,即便是被她剥夺了自由,但她依旧是忍辱负重,被动的听从了他的安排。

白矖不好修炼,所以,她的实力最高的时候,也就是至高者境界而已,数千年前,幽冥之主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活了很久,大限没有多少年了。

所以,她也曾怀疑过,怀疑是不是因为那个峡谷的原因,从而让自己的大限变得缓慢了。

因为,她从未感觉到自己拥有界王之心。

但凡修炼者,自然也是有着年龄限制的,至高者至多也就是一万年的寿命,而若是拥有界王之心,那就相当于打破了这个限制。

至于界王之境的寿命,恐怕没有人能够真正的给出答案,因为,从古至今,没有人见过任何一个界王寿终正寝。

而后,白矖又是说道:“可我的实力……为什么一直都无法恢复。”

对于这点,连九天也总觉得自己没办法,所以,连试都没试过。

九天也说过,解铃还须系铃人,幽冥做的事情,她没办法化解。闻言,夜风武满脸的无奈,咬牙道:“这是你自己懒惰成性的原因造成的吧,若你每天都能花上一些时间去修炼的话,以你的情况,在进入五疆灵界的这些日子里

,早应该恢复的,甚至……还有希望问鼎界王之境。”

呃~!

话音一落,就连九天玄女都是错愕了脸色。

一直以来,九天虽然一直感觉白矖的灵魂和根基都处于创伤状态,可也有一种……很隐晦的虚渺感,那感觉就好像是……在骗人一样。

不过,从白矖那惊讶的神情上来看,她似乎也是不知道的。

却见忆彤轻哼一声:“还真是,若你将平时摆弄花花草草的时间用来修炼的话,恐怕早就恢复了。”

白矖有些汗颜,甚至可以说是羞涩,她低着头说道:“我就是不喜欢修炼,我喜欢养花。”

夜风武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浪费了一身好天赋啊。”

夜风武也终是明白,这庭院中的花草,皆是出自于白矖之手啊。

九天玄女也是笑道:“以你的天赋,即便是不去修炼,不出千年,应该也可以进入界王之境的。”

白矖依旧沉浸在刚才的尴尬之中,她虽然恨幽冥之主,但本身……也没有抱有多大的希望去报仇。

再加上方才的尴尬,让她对幽冥之主的恨,也终是提不起来了。

“白矖阿姨,喝茶!”

这时,静思端起茶壶,再次给白矖的茶杯中添了一些茶水。

几人都是看向了静思,岂能不明白这精明小丫头的心思。

她是想要化解白矖对自己爸爸的恨啊。

白矖虽然活了万年之久,但性格始终都是小女孩儿一样,但她唯独喜欢静思。

所以,这一刻,她的心也是软了下来,不由笑骂一声:“你个小东西,可真会察言观色。”

说着,白矖便是端起茶碗喝了一口。

这也意味着,白矖放下了对幽冥之主的怨恨。

而静思也只是笑了笑,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说上一个字,她似乎很懂得分寸。

静思刚刚放下茶壶,就只见九天已是将她拉了过来,让她坐在她的腿上,宠溺的笑道:“青寒怎么就教出你这么一个聪明懂事的丫头呢。”

在别人眼中,九天玄女的话就像是一种最平常不过的玩笑话。

可是,夜风武竟然有一种紧张的样子,他太了解九天了,这话怎么看,都像是在说给自己听似的。

静思嘻嘻一笑,而后将小脸附在九天的耳边,小声说了一句什么。

九天玄女嘴角掀起一抹诡笑,轻哼一声:“我尽量吧。”

闻言,静思顿时做出了一副不大乐意的表情。

而夜风武呢,他拥有意念,自然能听到静思说了什么,这让他更加的紧张了。

而后,夜风武转移了话题,朝着朱雀说道:“你刚刚重塑了肉身,太过虚弱,不过,九天可以帮你稳固的。”

朱雀点了点头,这些日子,九天的确一直都在帮忙。

最后,夜风武看向了忆彤,笑道:“好好照顾你母亲,你的界王之心早已形成,若能够找准时机,进入界王之境也就是一念之间。”

忆彤眼中并无任何喜色,反而是有着难掩的沮丧。

九天看向夜风武,淡淡的说了一句:“所以,你在安排后事吗?”

夜风武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你这张嘴啊,跟你的手一样狠。”

九天面色一沉,直接站了起来。

而夜风武呢,竟也是因为九天玄女的忽然起身,而本能的后退了两步。

这一幕可是把静思给逗笑了。

九天瞥了夜风武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句:“跟我来。”

语罢,九天自顾自的朝着宫殿门口走去,甚至,她根本不担心夜风武会不会跟来。

至于夜风武呢,他一副极为冷静的样子,面不改色的笑道:“她可能找我商量什么事情吧。”说着,夜风武果真是跟了过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