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我要赌一次

听书 - 女总裁的超级兵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公孙雪怡的气息好转,在西王母界王看来,这虽然并不能扭转公孙雪怡生机的流逝,但她至少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有人在挽救。至于公孙雪怡,其眼神之中的惊恐越来越浓,她猛然看向西王母界王,语气略显哀求的说道:“西王,你没有做过母亲,你体会不到我的心情,我求求你,解开我

身上的奇门驻魂术。”

奇门驻魂术是九天玄女的独门秘术,这力量暂时保住了公孙雪怡流逝的生机,一旦解开,公孙雪怡必死无疑。任谁都能够看得出公孙雪怡的求死之心,可是,这奇门驻魂术,不仅将她流逝的生命暂时控制在了体内,甚至,还控制了她的灵魂,让她无法做出任何伤害自己

的事情。

闻言,西王母界王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这一刻,她更加确定,一定是有人在做着什么。

而且,从公孙雪怡那惊恐的神色上来看,她必然知道是谁,也知道那人在做什么。

而后,西王母界王摇了摇头:“我答应过九天和创世,尽一切办法让你活着支撑到焱神缔缘盛世。”话音一落,公孙雪怡绝美的面孔之上明显是多了几分怒意,但她依旧用哀求的语气说道:“他去了幽冥界,你根本不知道幽冥界的恐怖,他在伤害自己,我的儿子

在做傻事,你就当是一个母亲在求你,你能帮帮我,帮帮他吗?”

说着,公孙雪怡竟是朝着西王母界王弯下了身子,就欲下跪。

这一刻,身为永夜女王的她,竟是彻底的放下了尊严。

见状,西王母界王手掌一抬,一股柔和力量便是将其托了起来,她面色复杂至极,岂能感觉不到公孙雪怡心中的那种惧怕。

她在惧怕什么,难道幽冥之主真的去了幽冥界。

但西王母界王还是摇了摇头:“我受不起你的一跪,而且,对我来说,这个是世界,更需要你这样的人,而不是……他幽冥之主。”

话音一落,公孙雪怡的双目明显冷了几分,她望着西王母界王,满目的淡漠。

而西王母界王也因为公孙雪怡的冷漠眼神,从而有了一些不自然,她将脸庞转到了一边,不在说什么。

或许,这的确是她的真实想法,她敬佩永夜女王的母爱,也敬佩永夜女王的为人。

与那让人畏惧的幽冥之主相比,她显然更希望永夜女王可以活下去。

“呵……”

公孙雪怡轻笑一声,笑声嘲弄,也凄然,这让西王母界王心中隐隐感到一抹不祥。

却见公孙雪怡再次开口,语气同样的冷漠:“你们根本就不了解他,你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

西王母界王淡淡的说了一句:“愿闻其详。”

说真的,五疆灵界的所有人都对幽冥之主感到好奇和畏惧,他们畏惧他的实力,但更好奇他究竟来自何方。

而若有人知道幽冥之主究竟从何而来的话,那这个人……必然就是永夜女王。

公孙雪怡转身坐在了那木椅之上,只说了一句话:“你们想要灾难吗?”

闻言,西王母界王的脸色狠狠一变,以她对公孙雪怡的了解,此人绝对不会无的放矢,更不会用这样的言语来震慑自己。

“你到底想说什么?”西王母界王神色变得认真了起来。公孙雪怡语气依旧平淡:“我只想我的儿子好好活下去,为此,我抛弃了龙帝了,放弃了生命,我只希望你能成全我,若他真的去了焱神缔缘盛世,你们……会将

他逼到绝路,他若疯狂,无人可以阻拦,那结局……绝对不是你们能够承受的。”

西王母界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一刻,她竟是……有些怕了。

可良久之后,她依旧还是摇了摇头:“我要赌一次。”

公孙雪怡冷淡的说道:“赌什么?”

“赌幽冥之主对你的母子之情,赌幽冥之主对九天和创世的感情,我赌你……数万年来对他的感化。”西王母界王虽然有着惊惧,可她的话语,却充满了坚定。

……

焱疆火域,距离焱疆火域帝城万里之遥的一个高等帝国的疆域之中。

此时,在一个极为辽阔茂密的丛林外围,一条宽大河岸边上,原本安静的地面上,忽是涌现了一抹空间力量。

再然后,一个暗红色的能量圈便是缓缓呈现。

这能量圈散发着强大的灵魂力量。

紧跟着,一道身影也是在那能量圈中缓缓凝现。

这是一个衣衫褴褛,面色也极为狼狈的男人。

虽然狼狈,但此人眉宇间的英武,依旧是极为的明显。

不仅如此,此人的气息也是那般的怪异,在他身上,几乎感觉不到任何的灵气,就好像是彻底的隐藏了起来。

啪~!

夜风武点燃一根香烟,狠狠的吸了一口。

幽冥界与外界相比,简直是天堂与地狱之间的差别啊。

或许,进入幽冥界很艰难,但拥有离魂穿梭咒,想要从内部打开一个通道,还是很轻松的。

现在的夜风武,眼神之中似是少了几分惆怅,多了几分坚定,更像是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里应该是焱疆火域的疆域吧。”夜风武吐了一口眼圈,呢喃出声。

这是他所能够开启的最大距离的空间通道。

在幽冥界,他感觉过了数十日时间,所以,距离焱神缔缘盛世,应该还有一些时间。

嗯~!

忽然,夜风武抬眼看向了天际的一个方向,那里正有一个身影从天而降。

不,更应该说是砸了下来。

看得出,他的气息不稳,就连起码的平衡都无法保持。

让夜风武眉头微皱的是,那人所砸落的地方,正好是他现在所站的方位。

呼~!

那人砸落的速度很快,如一颗炮弹一样。

夜风武叼着香烟,脚步微微一挫,想要避开。

谁都能够看得出,夜风武不想管,他就是摔死了,也跟自己没关系。

可是,在那身影距离夜风武的头顶仅仅只有十几米距离时,却见一股意念已是从夜风武的体内迸发而出。

上次融合了一半的残魂,但即便如此,夜风武的灵魂力量依旧达到了一种登峰造极的地步。

所以,仅仅是一缕微弱的意念,便是彻底的让那砸落而下的身影缓慢了下来。

再然后,那身影已是轻轻落在了地上。

这是一个衣衫破烂到不比夜风武强多少的人。

一袭残破斗篷遮住了此人的脸庞,从体型上来看,应该是一个女人。

从她肩膀衣服的破烂空洞处,可以隐约看到一抹雪白肌肤。

此人的灵气境界是至高者,只可惜,气息混乱不堪,虚弱到了极点,否则,也不可能无法维持飞行的平衡。

落地之后,这神秘女人几乎站不起身,丝丝血迹也是自她身上的不少部位流淌而下。

尤其是看到夜风武后,她竟是慌乱到仓促后退,双手双脚几乎并用。

夜风武还未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其眉头就是再次皱起,而后看向了天际。

那里正有四道身影火速飞来,其目的地正是自己所站的方位。

轰~!

四人落地之后,皆是看向了夜风武身后软坐在地的神秘女人。

四人的气息都很强,那领头之人分明是一个至高者,应该是初阶至高者。

另外三人的实力也都在巅峰真神之境。

当初,夜风武在焱疆火域帝城救忆彤的时候,最先面对的那几个至高者,显然也是位于初阶至高者行列的。

但那时候,夜风武很勉强,即便是用出了浑身解数,依旧险些死在那里。

看得出,这四人的气息似乎也是焱疆火域皇室的人。

“丑八怪,你倒是继续跑啊。”一个巅峰真神之境冷笑发声。

另一个真神之境上前几步,道:“直接杀了得了。”

话音一落,那初阶至高者便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不急,先从她口中问出那人的下落。”

一个真神之境说道:“队长,这丑八怪嘴硬得很,恐怕不容易。”

初阶至高者冷笑一声:“那就让她求生不得。”

真神之境嘴角掀起一抹残忍笑意:“乐意效劳。”

不过,就在那真神之境刚要上前的时候,不由看了夜风武一眼,从气息上来看,他感觉不到此人体内有任何的灵气波动。

但他还是皱眉说道:“小子,你们是一伙的吗?”

“我不认识他,不要滥杀无辜。”

沙哑的声音从身后的神秘女人口中响起。

却见神秘女人艰难的倒退着,她的双掌之上有着不轻的伤痕,鲜血淋淋的样子,手掌摩擦在草地上,让那青草都是沾染了不少血迹。

神秘女热之所以后退,明显是想要与夜风武拉开距离,与他撇清关系,她似乎真的不想连累无辜。

夜风武瞥了那女人一眼,一双目光之中却是隐隐多了几分异样的意味。

“那就滚一边去。”那真神之境淡淡的哼了一声,而后欺身上前,一把就是抓向了神秘女人面部的斗篷。

啊~!

沙哑的叫声从神秘女人的口中发出,她惊慌失措的遮掩斗篷,似是不想被人看到斗篷下的脸庞。

那趋势,就好像被揭开斗篷,要比死亡还要让她恐惧。

唰~!

就在那真神之境的手掌即将抓在神秘女人斗篷之上时,一道悄无声息的力量,竟忽然乍现。

紧跟着,却见血箭飘起,一条手臂已然飞了出去。

而那真神之境依旧呈现探手去抓的趋势,可紧跟着,他的双目就是瞪大,再然后,那难掩的恐惧已是进入了眼神之中。

“我的手。”

真神之境惊恐的捂住了那从手肘处断裂的伤口,痛苦嘶吼了起来,声音都尖利了起来。

而此时,真神之境身后的三人,也终是看到了什么,不由全都大惊失色。

“意念,是意念。”至高者手掌一抬,一杆长枪便是出现在了手中,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方才,有那么一瞬,他感觉到了一股轻微的灵魂波动,而他的属下,就那么被废掉了一条手臂。他可以断定,出手之人必然就是眼前的陌生人,而且,能够做到用灵魂力量斩断一个巅峰真神之境手臂的,只有一人,一个让人恐惧的人。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