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岳父岳母

听书 - 女总裁的超级兵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以陈作山的威望,寿辰献礼自然是很正常的一件事,甚至,不少人早已等待多时。

这时,也来了一众警卫,将礼物一一收了起来。

木兰父母献完礼物之后,并未回到自己的座位,反而是来到了夜风武的跟前。

看着木广业和孟思语二人紧张的样子,夜风武显然可以猜出他们来的目的。

不由的,夜风武直接站了起来,语气平和的笑道:“木兰很好,不久之后,我会让她来看见你们的。”

闻言,木广业和孟思语二人的脸上明显是多了几分激动,悬起的心也是放了下来,这是他们近段时日以来,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夜风武不是轻言承诺之人,但既然承诺了,他就会去做,他知道自己以后会做什么,也知道自己有何计划。

木兰的父母刚刚离开,又是走来一对男女,夜风武见过那个男人,他是洛一凰的父亲。

至于那女人,夜风武猜测她是洛一凰的母亲,她不是修炼者,所以,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了应有的痕迹,但在她身上,依旧可以看到那种很古典的美。

说真的,从气质上来看,至少洛一凰和洛冰雀姐妹二人的身上,并没有这女人的任何遗传。

洛一凰身上最明显的气质当属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

而洛冰雀呢……没啥可说的,就是一个妖精,脾性变化莫测,让人琢磨不透,屡屡让夜风武欲罢不能,又毫无办法制伏的性格。

当然了,洛冰雀并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

以夜风武的猜测,她当年很可能是为了活下去,而选择了将体内的力量返璞归真,最终化作了一个婴儿。

毕竟,她舍弃了与黑凤凰共用的本源力量。

“风武……”男人看着夜风武,张口想说什么,可是,却只喊出了一个名字。

看的出,他的语气中有着太多的惭愧。

一年前,他的父亲病逝,也就是洛家家主,所以,洛天翔接任。

他接任的第一天,便是想着要将洛一凰接回家族,给她想要的一切,补偿这么多年来的亏欠。

只可惜,洛一凰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夜风武知道洛一凰与家族的关系有多么的僵硬。

十二岁以前,洛一凰是在她外婆卓珺岚的身边长大的,之后才是回到家族。

她的倾世容貌,早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已经引起了京城所有大家族的青睐。

那时候,上门想要预定亲事的人,就已经络绎不绝了。

但最终,洛家选择了明家,一个势力不弱于洛家的家族。

但洛一凰高傲任性,她不愿被人操控命运,不愿做为家族的联姻工具,所以,她选择逃走,甚至还凭借自己的才华,独自一人创立了海华市的洛凰集团。

夜风武已经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甚至,他没有像对待木兰父母那样起身,而是将那平淡的目光看了过去。

洛天翔有口难言,不知道该从何问起。

而那女人,却始终低着头,看得出,她的眼中有泪花。

再然后,却见女人抬眼看向夜风武,开口说道:“夜少……我是牧佩竹,一凰和冰雀的母亲。”

一声夜少,足以见得牧佩竹对夜风武的敬意。

她知道自己的了两个女儿喜欢夜风武,但她……并不是很了解他们走到了哪一步,她也听说了这个年轻人的作为,所以,第一次相见,她抱有敬畏之心。

夜风武的脸色不大自然,显然也是因为一声夜少。

从牧佩竹的神情中,夜风武可以看到很多,但更多的则是一个母亲的惭愧和无助。

牧佩竹是那种比较娇柔,比较顺从的性格,身在一个满眼都是利益的家族,她过得一直都很艰难。

作为母亲,她甚至无法给自己的女儿选择生活的权利,甚至,她的抗争都是异常的艰难。

为此,她甚至失去了和女儿相处的权利。

一旁的洛天翔更加的自责了,他对不起自己的女儿,可他更对不起的是自己的妻子。

作为洛家的人,他左右不了父亲的决定,扭转不了父亲心中的执念。

为此,妻子抱怨、痛哭、哀求,他也只能默默承受。

忽然,牧佩竹双膝一弯,竟是朝着夜风武跪了下去。

这一跪,让夜风武大惊失色,意念瞬间涌出,在牧佩竹的膝盖还未落地的时候,她便是被托了起来。

这一幕显然是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尤其是那茂伦,他明明看到牧佩竹似乎被某种神秘的力量给托了起来,可是……他却毫无感觉。

夜风武起身看着那满目错愕的牧佩竹,叹道:“洛夫人,有话直言便是。”

若让洛一凰和洛冰雀知道她们的母亲要向自己下跪,不说洛冰雀那暴脾气,就算是洛一凰,恐怕也不会饶了自己。

夜风武虽然是第一次见到牧佩竹,但却不是第一次听到她。

洛冰雀谈论过牧佩竹,她说她母亲很苦,明明很柔弱的性格,但却一直都在为洛一凰的回归和自主而抗争着。

就连洛一凰也曾提起过她的母亲,但每次提起,她都是惭愧,为了能够掌控自己的命运,她几乎算是舍弃了母亲。

所以,夜风武对牧佩竹并未那么的冷漠,反而是有一些敬意。

牧佩竹不知道自己被什么东西给托起来,但这一刻的她,似乎有些难以把控情绪,竟是忍不住的哽咽出声。

一旁的洛天翔劝解道:“佩竹,今天是陈老爷子的寿辰,你……你控制一下吧,我们之后再聊这个。”

以前的洛天翔同样是左右为难,一方面,他想要宠溺自己的女儿,一方面……他又无法违背父亲的命令。

如今,他做了洛家家主,所以,第一件事就是要女儿回归,给她想要的一切,可惜,为时已晚。

牧佩竹自然也知道自己的情绪很不合适,她很是歉意的朝着陈作山说道:“陈伯伯,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

陈作山摇了摇头,显然是不在意,但他却没有说什么。

夜风武心中不忍,牧佩竹的一跪,显然是想要知道洛一凰和洛冰雀的情况,这个母亲……竟是为此而放下了尊严。

夜风武知道,并不是她尊严卑贱,而是她……有些不知所措了。

她太思念自己的女儿,而夜风武……是唯一一个可以给她消息的人。

这时,洛天翔搂着肩膀颤抖的牧佩竹,就欲转身离开,这一刻,这夫妻二人显得很是憔悴。

不由的,夜风武叹道:“洛夫人,放心吧,她们会回来的,我保证。”

话音一落,那洛天翔和牧佩竹二人的身体皆是一震,二人转身面向夜风武,牧佩竹的情绪明显再次失控,泪水也是不自禁的滑落脸颊。

“真的吗?”牧佩竹声音颤抖。

夜风武笑道:“我是你们两个女儿的男人,又怎会欺骗自己未来的岳父岳母呢。”

呃~!

话音一落,满场惊讶了起来,两个女儿的男人,这……这特么还有更无耻的事情吗。

众所周知,洛家的两个女儿,哪一个不是天仙一般的容貌,这特么……竟然被一个人给收走了。

就连那陈作山,在听到夜风武的话后,也是有着小小的意外,但还是忍不住笑道:“臭小子,果然是下手了。”

一旁的叶正罡倒是乐得眉开眼笑:“好孙子啊,哈哈哈哈……”

另一桌,一些年轻人的脸色各有千秋,陈楠恶狠狠的骂了一句:“大色狼,哼。”

还有洛一凰的表姐牧安娜,她知道很多事情,知道洛冰雀早已跟夜风武好上了,而她的一凰表妹,也最终没能脱离狼口啊。

至于洛天翔和牧佩竹夫妇,虽然也是惊讶,但却并无太多意外,他们最想听到的已经听到了。

他们不会干涉两个女儿的选择。

反观夜风武,也是在说完这句话后,有些特么的后悔。

唉,实在是……他看着牧佩竹的情绪,有些于心不忍,让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永夜女王,所以……冲动了。

在场人中,有一人的脸色始终都是嫉妒和怨恨的。

那就是站在陈作山等人桌子旁边的男人,也就是跟着陈楠一起来的人。

此人名叫茂赢,他早闻京城才女之名,居说,那洛一凰有着天女之姿,只可惜,他一直都不曾一睹其绝世容颜。

这一次,来参加陈作山的宴会,他显然也是有目的的,那就是陈作山的孙女陈楠。

“陈爷爷,这是晚辈给您的生辰贺礼,祝您延年益寿。”

这时,那茂赢终于上前几步,将自己手中捧了很久的盒子递了过去。

他等着献礼这一刻,等了很久,但却一直都被这个夜风武给占了风头。

夜风武也是瞥了那人一眼,仅仅是一眼,就已经看出了此人的心浮气躁。

在他的脸上,有着那压抑的嫉妒和怨气。

那陈作山笑了笑,道:“有心了。”

话音刚落,一个警卫就欲过来收礼。

但那茂赢却将手掌收了回去,反而是笑道:“陈爷爷,这贺礼可不一般,他是我爷爷耗费数年时间方才调制出来的百灵益寿丹。”

闻言,所有人都是好奇了起来,显然是从未听过这种丹药。

但在座的人都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这茂赢的身份不简单,他似乎是某个古老隐世家族的公子。

据说,那些隐世家族都是强大的修炼者,拿出的丹药足以增加他们这些普通人不少的寿命。所以,不少人都是艳羡不已,只叹没有这个福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