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都是一家人

听书 - 女总裁的超级兵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在二人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一个脸色难看到极点的男人,就特么好像是老婆被抢走了,他还只能在一旁默默无声。

夜风武尽量让自己的保持镇定,他扫过前方,一眼便是看到了庭院最顶头的那几桌人。

作为今日的寿星,陈作山那一桌皆是辈分最高的人。

在陈作山左侧坐着的,正是他的妻子乐舒兰。

在他右侧的则是叶正罡,算得上是夜风武这一世的爷爷。

旁边还有牧泰和,洛一凰的外公。

再就是京城的另外两个顶尖家族。

不过,还有一个老者,一个夜风武并不认识的人,他的气息在归墟境高阶,算得上是在场的最强者了。

邻桌也有熟人,有木兰的父母,有陈楠的父亲和二叔,还有洛一凰的表姐牧安娜,以及龙魂组成员大双二双。

甚至还有十二生肖的十一个人。

呼呼~!

紧跟着,让所有人惊诧的一幕出现了,位于庭院最顶头的那三桌人,竟是全都站了起来。

除了那夜风武不认识的老者之外,所有人全都盯着夜风武和陈楠的方向,一双双目光,有着难以置信的神情,但更多的则是激动。

那归墟境老者面带疑惑,他不认识那个年轻人,也看不出他有任何不凡之处,甚至,他感觉不到此人体内有丁点儿的罡气。

可是,让他倍感疑惑的,陈作山等人的反应……是不是过于激烈了。

不仅这老者惊讶,就连其他十几桌的所有人,也都是被这一幕给惊讶到了。

“这人谁啊,陈老爷子和牧老爷子他们怎会如此激动?”

有人开始议论。有一个中年人皱着眉头,再然后,眼睛就是一亮:“我想起来了,这家伙我见过,几年前,在牧老爷子寿辰之际,他曾经去过,不仅做了京城才女洛一凰的未婚夫

,甚至,还大出风头,连京城白虎家的那位公子都给打废了一条腿,咱们可惹不起。”

……

夜风武自然感觉到了周围的目光,他并不是怯场,只是不想麻烦而已,毕竟,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不由的,夜风武低声说道:“别过分了,我很快就要走的。”

陈楠将脸庞凑近夜风武,低声道:“帮我打发了身后的那个人,然后,我就放你走,不然,我让你很难堪。”

夜风武翻着白眼哼道:“现在还不是最难堪的时候吗?”

陈楠嘴角掀起一抹狡黠,又是说道:“当然不是了,若你不帮我,那我……只好告诉所有人,你是我未婚夫了。”

夜风武双眼一瞪,咬牙道:“以我们的年纪,玩这么老套的东西……很尴尬的。”

陈楠幸灾乐祸的说道:“所以啊,不帮我,我就让你尴尬难堪。”

终于,夜风武被陈楠带到了陈作山等人的旁边。

反应最大的无疑是陈作山、叶正罡和乐舒兰三人了。

这一刻,三人的眸光都是湿润了起来。

叶正罡是夜风武的爷爷,这是不争的事实,而陈作山也一直都将夜风武当亲孙子来看待的。

乐舒兰呢,她对夜风武除了亲人般的宠溺之外,还有着莫大的恩情。

“风武,你……你怎么……”陈作山张口,可是……却无法吐露完整的言辞,实在是,他太激动了。

夜风武笑道:“一言难尽,我来跟你们叙叙旧,还要走的。”

听到夜风武还要走之后,所有人都是有些失落。

紧跟着,乐舒兰便是说道:“风武,快来坐。”

说着,乐舒兰便是将自己的位置给让了出来。

在陈作山等人看来,这是很正常的一个举动。

但这却让满场再次震惊了,陈作山的妻子……竟然会给夜风武让座。

而位于陈作山几人旁边的不知名老者,也是惊讶不已,他惊讶的不是乐舒兰的举动,而是“风武”这个名字。

多年前,一个名叫夜风武的年轻人,他带领一众高手,将那传承数千年,深不可测的死神公会给覆灭了。

但最后的结果是,那名叫夜风武的年轻人,却因此而牺牲了,据说……是被卷入了空间裂缝之中。

对于地球的修炼者来说,空间裂缝的恐怖,根本就是他们无法想象的。

这时,陈作山也是笑道:“风武,快来坐,我有很多事情想问你啊。”

夜风武看着乐舒兰让出来的座位,他笑道:“我还是站着吧。”

在其他人看来,陈作山等人的做法,就好像是一种奉承似的,所以,他们才会震惊。

但在夜风武和陈楠,以及了解夜风武身份的人眼中,乐舒兰突然让座,只不过是一种宠溺而已。

这是亲人间的关爱。

陈楠脸上挂着笑意,而后直接将夜风武给推了过去:“你就坐那儿吧。”

而后,夜风武抱着乐舒兰的手臂,便是去了另一桌。

无奈,夜风武只能在陈作山旁边落座。

此时,叶正罡正在抹眼泪,他不知道孙子的情况,总是担心夜风武当初死在了那空间裂缝之中。

如今再次相见,他怎能不激动呢。

夜风武自然也是看在眼中,但却没有说什么。

一时间,夜风武自然成为了整个寿宴的焦点,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

而此时,脸色最为难看的当属那跟着陈楠而来的男人。

在他手中,还拿着一个极为精致的盒子,显然,这是礼物,但他却踌躇不定的样子。

原本,他计划好了一切,以最贵重的礼物作为寿宴贺礼,再当面向陈作山提亲。

可这一刻,他的风头却是被这个陌生的家伙给抢了。

甚至,那些老前辈们,没有一人关注自己。

所有人都坐了下来,陈作山握着夜风武的手掌,张口想说什么,却一时想不起来,实在是,他太过想念夜风武了。

夜风武笑道:“陈老头,想问什么就问吧,我时间不多。”

一声陈老头,让整个寿宴再次热闹了起来。

陈作山显然早已习以为常,他终是问道:“这些年……你都经历了什么。”

夜风武沉思片刻,叹道:“说起来很麻烦,你换一个问题吧。”

闻言,陈作山笑骂一声:“你这臭小子啊,好了,暂且不问了,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吧。”

说着,陈作山看向了一旁的不知名老者,这才说道:“这是茂伦前辈,茂家是一个传承千年的隐世家族,也是我多年前的一位老友。”

夜风武点了点头,朝着茂伦笑道:“我是夜风武。”

若是以前,夜风武或许会自称晚辈吧,可现在,他实在是说不出口,毕竟,他的记忆有多么的遥远,根本就不是这些人可以想象的。

茂伦笑道:“早闻你夜风武之名,只身一人敢挑衅整个死神公会,这胆魄……让人钦佩啊。”

茂伦的言语之中的确是有着很真挚的钦佩之意,似乎并不是那种做作的人,也没有身为长辈的那种高傲姿态。可紧跟着,茂伦就是疑惑着脸色说道:“据说,你当年被卷入空间裂缝,究竟经历了什么,而且,在你身上,我感觉不到任何的罡气,你可是……被废去了修为。

话音一落,陈作山和叶正罡等人也都是沉默了下去。

他们何尝不是如此的感觉呢,但他们……没敢开口问啊,怕的是夜风武会失落,会自卑。

夜风武笑了笑:“一言难尽,现在还是不要谈论这个了。”

旁边,那站着的男人面带轻蔑之色,他也是听过夜风武这个名字的,只可惜,他现在是一个废人。

在众人看来,夜风武的确是自卑,不想聊这个。

但夜风武真正的本意,不过是在敷衍而已。

紧跟着,夜风武的眼睛一亮,一双目光完全定格在了桌子上的某个地方,那里……放着一包烟。

所有人都看到了夜风武的眼神。

烟就放在叶正罡的旁边,他抬手将其推到了夜风武的面前。

夜风武抽出一根,叼在口中,就在叶正罡准备将火机也推过的时候,却见夜风武抬手将手指放在了烟头处。

再然后,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一缕暗红色的火苗,竟是突然乍现。

呼~!

夜风武猛吸一口,只觉得……有些小小的头晕目眩。

“太特么想念它了。”夜风武极为享受的笑道。

当初,浴火重生之后,夜风武化身小狼,那之后,就再也没有碰过香烟了。

说真的,他的烟瘾早就戒掉了,只是……放不下而已。

这时,叶正罡终是开口说道:“风武,你爸他……他说你在另一个世界,他已经去找你了。”

看得出,叶正罡是非常担忧的。

夜风武笑道:“放心吧,他没事儿。”

叶正罡惊讶了脸色:“你……你见过他。”

夜风武点头。

叶正罡悬起的心也是放了下来,而后又是问道:“那雪怡呢,你妈她身在何处?”

说起公孙雪怡,叶正罡的眼中有着浓浓的惭愧,但更多的还是担心。

夜风武脸上依旧是那平淡的笑意,他说到:“她也很好,他们现在就在一起,不久之后就会来看你的。”

呃~!

听到此,叶正罡整个人都是激动了起来,一双眼睛甚至也湿润了。

良久后,叶正罡方才叹道:“风武,有些话,我藏了几十年,我……对不住你们母……”

夜风武打断了叶正罡的话,笑道:“事情没那么简单,我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一步,其中牵扯了太多东西,所以,你们并未做错什么。”

话音一落,叶正罡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呵……”

叶正罡眼中的泪水竟也是禁不住落了下来:“风武,听你一席话,我……几十年前的心结……都似乎打开了。”

夜风武笑道:“都是一家人。”

简简单单的五个字,都是一家人,却是叶正罡一生都在期盼的一句话。

这一刻,他能够感觉到,夜风武身上的那种年轻气盛……似乎已经不存在了。

现在的他,让人更加的看不透了,但也……更加的亲切了。

“好孙子。”叶正罡又是抹了一把眼泪。

这时,不少人走了过来,包括木兰的父母,还有大双二双,以及牧安娜和十二生肖他们。他们手中皆是拿着礼物,但其目光所看之处,分明正是夜风武啊。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