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一个母亲该做的事情

听书 - 女总裁的超级兵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西王母界王并未发现公孙雪怡的异常,她同样盯着面前的溪水,开口道:“你早知道他不会死,是吗?”

公孙雪怡一直压制体内的痛苦,而后说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西王母界王看了公孙雪怡一眼,刚欲开口说什么,却是注意到了公孙雪怡的眼神似乎有些躲闪,隐隐还有痛苦掺杂其中。

“你很痛苦,怎么回事?”

公孙雪怡摇了摇头:“旧疾而已。”

西王母界王的眼中多了几分狐疑,而后才是说道:“你是他母亲,对吧,是你孕育了他的轮回之身?”

公孙雪怡冷淡的说道:“你想问什么?”西王母界王又是说道:“一年多以前,穹疆神域发现了一个小丫头,她体内有邪魂之力,我们断言她是永夜女王的转世之身,现在,我才明白,你才是真正的永夜

女王。”

话音一落,公孙雪怡的眉头顿时紧紧皱了起来。

西王母界王发觉了公孙雪怡的异样,她笑道:“放心吧,只有我和紫萦知道这件事,而紫萦,已经脱离穹疆神域了。”

这是临界荒原事件后,紫萦亲口告诉她的。

那时候,西王母界王还有些惊讶,紫萦性格极端耿直,对穹疆一直都是忠心耿耿,她只想为穹疆神域的安危和昌盛出上几分力。

据西王母所知,紫萦并未将公孙雪怡是那人母亲的事情告诉穹疆,所以,她才会惊讶。

公孙雪怡似乎并不担心这件事被人所知了。

而后,公孙雪怡轻笑一声:“你很可笑?”

西王母界王眉头微皱,岂能感觉不到公孙雪怡语气中的嘲讽,她疑惑的问道:“何意?”

公孙雪怡依旧盯着面前的溪水,这才说道:“你满口仁义,却与野心勃勃的穹疆为伍,幽冥有何错,你们要这么对他,你分得清自己的立场吗。”

西王母盯着公孙雪怡绝美的侧脸,这一刻,她终是承认她就是永夜女王了。

不由的,西王母界王缓缓起身,而后朝着公孙雪怡弯下了身子,竟是行了一个极为敬重的礼仪。

公孙雪怡依旧盯着溪水,看似冷漠,实则,她只是不想被西王母注意到自己痛苦的神情而已。西王母界王这才说道:“你一直都是我最钦佩的人,但我不是九天和创世,她们被幽冥所迷,不惜放弃穹疆神域,任性的离开,若我也因为看不得穹疆的作为而离

开的话,整个穹疆神域的灵气都会失衡,那时候,亿亿万生命都会受到牵连。”

穹疆神域与其他种族不同,他们的确算得上是真正的神族。

每一个界王的力量都是这疆域中的一份子,失去一种,就意味着少了一些平衡。

而创世和九天的力量本就是百位界王中最顶级的,她们离开,的确给穹疆神域带来了极大的威胁。

若西王母也离开,那么……这里的空间都有可能会崩塌。公孙雪怡眼中的嘲讽更浓,她冷笑一声:“据我所知,穹疆早在万年以前,就已经有了想要融合四方法则的野心了吧,你可曾想过,一旦他融合四方法则,其他种

族又会沦落到怎样的地步。”

西王母界王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方才说道:“那幽冥之主呢,他的幽冥魔体不也一样可以融合四方法则吗?”“呵……”公孙雪怡又是轻笑一声:“当初,他至少有数千年世间可以那么做,但他做了吗,他从无那样的野心,而且,我已经找到了可以让他完美融合四方法则的

方法,若有一日,他必须融合四方法则,也不会给任何种族带来威胁,而他,也不会因此而受到任何的诅咒。”

话音一落,西王母界王的脸色瞬间就是变了,她转头看向公孙雪怡,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急声道:“你做了什么?”

这一刻,公孙雪怡体内的痛苦再也压制不住,一张绝美面孔彻底的苍白起来,就连那双美如清水的眸子,也似乎多了一些死灰之色。

这趋势,明显是生机快速流失造成的。

公孙雪怡轻笑发声:“你们阻止不了他,我不求他称霸天地,只望他不再受到你们任何人的威胁,嗯……”

话音一落,公孙雪怡闷哼一声,整个人直接蜷缩了起来,分明是在承受极大的痛苦。

西王母界王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不知道公孙雪怡发生了什么,她抬手按在了公孙雪怡的小腹处,企图用自己的力量来给公孙雪怡灌输生机。

嗡~~!

可仅仅一瞬,西王母的脸色就是震惊了起来。

因为,在她的力量探入公孙雪怡体内之后,分明是感觉到了一个无比庞大的空间世界。

而这世界……似乎正在塌陷,里面死气环绕,生机飞速的流逝。

“你……你……”西王母界王震惊的无以复加,身为一方界王,她竟是如此的控制不住情绪,必然是发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东西。

“你体内有轮回世界,怪不得……怪不得你能够孕育幽冥之主的轮回之身。”

公孙雪怡紧紧咬着贝齿,她真的很痛苦,体内轮回世界在崩塌,死气占据了她的整个身体,她知道……她的大限要到了。西王母界王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方才说道:“如此说来,当年你进入幽冥界,并找到幽冥之主的时候,他已经……死了,是你,是你用自己的轮回世界,用庞大的生

命力将他重新带了回来,这代价……”

公孙雪怡的生机快速流逝着,但她依旧面带笑意的说道:“我做了……一个母亲该做的事情。”

西王母界王的心情是五味交杂的,永夜女王,作为当初傲立天地的最高贵,也是最强大的一族女王,她的所作所为,的确是所有人都无法做到的。

西王母界王问道:“我能知道为什么吗,他……他明明杀了你和龙帝,你却还要为他做这些?”

公孙雪怡忍着体内的痛苦:“我一直都知道他要做什么,他杀我和龙帝,只是想要我们摆脱法则守护者的束缚。”

西王母的神情狠狠一颤,这样啊,原来,他当年的疯魔作为,竟是为了永夜女王和龙帝。

这一刻,西王母界王心中对幽冥之主的看法竟是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紧跟着,西王母就是再次说道:“可是,他难道不知道杀了法则守护者后,会承受法则的诅咒吗,难道他是自愿被封印在幽冥界,承受幽冥界的永世腐朽的。”公孙雪怡苦笑一声:“他做事一直都很极端,我阻止不了他,所以,我只能去挽回,他为我们……受了万年的苦痛,而我……能做的就是,给他一个完美的结局,

九天和创世……一直都在等他,他应该……给她们一个交代。”

西王母界王叹道:“可是,这值得吗,他为你们能够相爱,而选择了在幽冥界永世腐朽,可你……又为他陷入必死之局,这般轮回,你们又得到了什么?”公孙雪怡嘴角掀起一抹笑意:“我有过几年最美的时光,那时候,只有我和龙帝,还有我腹中胎儿,是他用万年的痛苦换来的,所以,值得了,最重要的是,我的

幽冥会活下去,他会有自己的女人,有自己的孩子,足够了。”

这一刻,西王母界王的神情陷入了一片从未有过的迷茫之中。

她……真的好羡慕公孙雪怡,羡慕她拥有这般伟大的母爱。

同时,她对幽冥之主的看法,在从以前的畏惧,变成了如今的钦佩。

他有毁灭整个五疆的实力,但他唯一的野心就是……让自己的母亲拥有一份完美的爱情和人生。

这样的人,他们竟然一直都将其当做是一个恶魔。

真是可笑……

“嗯……”

公孙雪怡的痛苦越来越强烈,生机流逝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西王母界王的眼中泛起一抹坚定,道:“你不能死,你要去参加焱神缔缘盛世。”

公孙雪怡抬眼看向西王母界王,语气中带着一丝恳求的味道:“为何……不能让我安静的离开?”

西王母界王的眸光湿润,她心底的某根弦的确是被触动了。

“我救不了你,却可以暂时延续你的生命,让你支撑到焱神缔缘盛世的时候。”

公孙雪怡摇了摇头:“没人可以救得了我,我只求你一件事,告诉幽冥,不要让他去焱神缔缘盛世。”

西王母界王摇了摇头:“他是你儿子,他理应为你冒险一试,或许,他可以找到方法救你呢。”

话音一落,西王母界王忽是将胸口挂着的一个项链取了下来。

啪~!

轻轻一握之下,项链瞬间化为一片莹白色的光辉,光辉之上似是有着某种强大的封印力量。

这力量笼罩了公孙雪怡,也暂时封印了她快速流失的生机。

“这道封印……可以让你支撑到焱神缔缘盛世。”西王母的脸色有些苍白。

她只是随手捏碎了一个项链,但公孙雪怡却能够感觉到她消耗的是本源的力量。……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