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界王大殿的寂静

听书 - 女总裁的超级兵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界王大殿的寂静

此时此刻,在遥远的穹疆神域大殿之中,百位界王齐聚于此。

大殿顶头,那主座之上,穹疆界王傲然坐于那里。

此时,在他面前悬浮的,赫然是一枚银白色的结晶。

所有界王的双目皆是放在了那结晶之上,似是等待着什么。

穹疆面色平静,朝着底下的百位界王笑道:“应该就在这一两日了。”

说着,穹疆单手一挥,面前的结晶便是飞到了一旁,而后,他又是说道:“眼下,缔缘盛世不再遥远,这一次,是五疆合一的大好机会,诸位,我们准备了多年,莫要错失良机。”

这时,一个界王开口道:“天地有四方法则,可眼下,三方法则不知去向,即便是五疆合一,我们又该如何保证法则不会失衡。”

话音一落,整个大殿竟是陷入一片沉静之中。

良久后,一个界王又是说道:“万年前,混沌魔核与混沌兽核被幽冥之主操控,至今不知去向,可人族的法则又去了哪里?”

穹疆的眉头微微皱起,叹道:“多年来,混沌人核一直都在焱疆火域的紫炎剑帝手中,但数百年前,那紫炎剑帝却叛离了焱疆火域皇室,至今杳无音讯,而混沌人核,也随他的失踪而销声匿迹。”

这时,又一界王开口了:“法则代表的是整个天地的平衡,而且,也无人可以撼动法则的力量,所以,我们何必纠结于法则的去向,任它们隐匿于天地间又有何妨。”

话音一落,所有人都是看了过去,却见说话的正是那西王母界王。

在穹疆神域的百位界王之中,有两位界王在许多年前就脱离了穹疆神域,一个是创世女神,一个是九天玄女。

创世之力一直都是穹疆神域最神秘的创造力量,而九天玄女的奇门遁甲,同样是穹疆神域最诡异的一种力量。

这已然是穹疆神域的巨大损失。

而如今,穹疆神域还有一位界王与整个穹疆神域难以融洽,那就是眼前的西王母界王。

穹疆界王却是说道:“防患于未然,才是我等要做的,四方法则关乎整个五疆临界的安危,我们谁也无法保证这天地间会不会再次出现一个幽冥之主,所以”

穹疆凝重目光扫过大殿的每一个界王,又是说道:“所以,本王已经找到了方法,将四方法则融而为一的方法,只有这样,天地才会平衡,世界才会安全。”

话音一落,所有界王都是惊讶了脸色,融合四方法则,这连当年的幽冥之主都做不到埃

而且,谁也不能保证融合四方法则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而那西王母界王的眉头却是紧紧的皱了起来,从穹疆的身上,她看到的不是他心系五疆灵界安危的大义,而是野心。

或许,的确有融合四方法则的方法,但那需要创世之力的帮助,外加奇门遁甲的阵法辅佐。

看来,穹疆早有计划,否则,他也不会想法设法的去讨好创世和九天,甚至不择手段的让自己的传承者压制实力去始古灵迹。

西王母界王很清楚穹疆传承者的天赋,那人性格极端,与穹疆有着几分相似,若创世的传承者落到他的手中,后果怕是只有一个吧。

这时,又一界王开口道:“如今,最大的难题是寻找另外三方法则的去处埃”

那穹疆眼中带着一抹笑意,似是胸有成竹,而后才是说道:“这次的焱神缔缘盛世尤为重要,届时,整个五疆灵界最具天赋的人都会群聚于此,而三方法则或许也会出现。”

闻言,所有人都是惊讶了脸色,焱神缔缘盛世与法则的出现有何关系呢,他们总觉得这穹疆似乎预料到了什么,但却不愿与他们分享。

穹疆再次想到:“这第一步,自然是让创世之力重新回归我穹疆神域了。”

说着,穹疆已是看向了旁边悬浮的银白色结晶,他已经感觉到了上面的一些能量波动。

这是从始古灵迹开启以来,这魂念结晶唯一一次出现大幅度能量波动的时刻。

话音一落,穹疆单手结印,随手一挥,那魂念结晶直接飞到了大殿的中央部位。

紧跟着,银白色的光辉便是自那魂念结晶中抛洒下来,再然后,一抹模糊不清的影像便是呈现在了百位界王的眼帘之下。

画面由能量所化,无法太过清楚的看清里面人员的样子,不过,大致轮廓还是可以的。

所以,百位界王第一眼就看到了那元泾,属于他们穹疆神域的旷世天才,百年时间便问鼎至高境界的好苗子。

画面中,元泾一掌挥出,天地变色,所镇压之处却是一朵冰莲之上的三道身影。

冰莲之上是一男两女,虽然无法看清那三人的面孔,可从轮廓上,百位界王依旧能够看出那两个女子的绝世倾城。

至于那男人,呃

刹那间,穹疆的脸色就是彻底的变了,变得难看之极,甚至还有惧色。

“怎么会”穹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虽然画面模糊,可他绝对不可能忘了他的样子。

别说是模糊的影子,就是化成灰,自己也会认得他。

是他,让创世和九天脱离了穹疆神域,是他,遮挡了自己在创世和九天面前的光辉。

也是他,一次次的让自己感到颓然和耻辱,他的存在,让五疆不再平衡,因为,他一直都是凌驾于法则之上的人。

有他在的地方,自己作为穹疆神域至尊的荣耀,也永远都是那么的卑微。

这一刻,穹疆界王心底隐藏了万年之久的嫉妒和恨意,竟是再一次被点燃了。

画面中,元泾依旧如同昔日里那般的耀眼,随手一击都是凌厉至极。

可紧跟着,所有界王都是诧异了起来,因为,元泾所攻击的男人,似乎要更加的出色。

众人虽然听不到里面的任何声音,可那身后有一对血翼的男子,却是展露了他无比霸道的气势。

那气势,竟是有一种傲立天地、无畏无惧的睥睨,与他相比,元泾身上的所有光环,似乎全都黯淡了下来。

穹疆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方才的高傲和胸有成竹早已不复存在,有的,只有心痛,痛失爱徒的悲伤之意。

再然后,穹疆直接说道:“不用再看下去了。”

说着,他就欲将魂念结晶收回去。

见状,所有界王都是心中疑惑,紧跟着,西王母界王就是说道:“穹疆,我们需要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所有界王也都是点头,作为一方界王,他们的眼光何其敏锐,自然是看出了那血翼男子的诡异。

穹疆的面色阴沉之极,他之所以想要收回魂念结晶,那是因为,他知道元泾不可能斗得过他,他是不希望这些人看到自己爱徒身死的画面。

果然,当画面中的天际之上出现一道巨大裂缝的时候,所有界王彻底震惊了脸色。

“那是什么灵技,就连本王都感觉到了压力。”

一个界王语气颤抖的说着。

而反观那西王母界王,其美目之中竟是多了几分异样的欣慰,心道:公孙雪怡,你说的没错,他的确没有死。

再然后,百位界王目睹了画面中的数百万人化为灰烬,连同那元泾也在其中。

一时间,整个大殿鸦雀无声,谁也不曾率先开口说话。

这时,画面中的男子缓缓靠近,最后竟是对着所有人竖起了一个中指。

他们不懂这手势是什么意思,但却能够看出那男子眼中的鄙夷。

嘭!

再然后,魂念结晶轰然碎裂,化为了一片能量。

呃!

时间仿佛定格,整个大殿落针有声。

脸色最为难看的当属穹疆,看到那血翼男子的时候,穹疆就知道,这结果绝对不是自己希望的那样。

“紫萦骗了本王埃”

穹疆的双拳攥紧,眼中有着浓浓的恨意,这与之前那种傲然大义的穹疆王者相比,就似乎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一个界王开口道:“那是谁?”

穹疆深吸一口气,将目光扫过所有界王,这才说道:“幽冥之主。”

顿时间,所有人的双目皆是狠狠的一凝,明显是在忌惮。

“怎么可能,那幽冥之主的转世之身不是已经死在临界荒原了吗?”

一个界王不愿相信的说道。

整个大殿中,真正见过幽冥之主样子的,也只有穹疆一人了,而且,穹疆也是唯一一个与幽冥之主有过交手的人。

当年,若不是他身怀混沌神核,幽冥之主甚至会直接弄死他。

穹疆自嘲的笑道:“如果是他,还有什么不可能的,而且,从一开始,本王就不相信他会那么容易的死在临界荒原。”

这的确是穹疆心中的一块石头,他从未真正的相信幽冥之主会那么容易的死掉,而今日,这个担忧终于还是成为了事实。

这一刻,大殿的气氛格外的压抑,百位界王何其强大的阵势。

可如今呢,仅仅是一个名字,就已经让他们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之中。

很显然,他们在担忧,在忌惮。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