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最痛恨之人

听书 - 女总裁的超级兵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最痛恨之人

虽然这种程度不及夜风武拥有意念时的十之一二,但依旧让他的感官更敏锐了。

紧跟着,夜风武就是瞪大了双目。

眼前不再是那辽阔无边的平原,反而是一片看不到尽头的荒野。

最让夜风武感到诧异的是,前方不远处,竟是有着数以万个修炼者的身影。

他们疯狂的攻击着面前的空气,双目血红,像是进入了一种迷失了自我的疯魔状态。

每次攻击都是不惜余力,灵气消耗的极为快速。

附近早已遍布尸首,但却无一人是伤重而亡,反而像是力竭而死。

夜风武岂能不明白,他们皆是陷入了幻象之中,最终耗尽灵气,耗尽体力。

甚至,其中还有两个初神之境的强者,但他们的灵气同样是快到了极限,一旦耗尽所有,结局也是一个死。

更让夜风武诧异的是,这辽阔无边的荒野之中,竟还堆积了无数具庞大的骸骨,像是一尊尊洪荒猛兽的尸骨,不知死了多少年。

夜风武说道:“看来,我并不是第一个找到始古灵脉的人埃”

朱雀:“找到它容易,想要通过考验,却是难如登天,别说是这些修炼者,饶是在这里存在了悠久岁月的灵兽们,也都是将生命留在了这里。”

夜风武问道:“你呢,你也来过吧。”

朱雀嗯了一声:“很多年前了,我想试着吸收它的力量,好让自己恢复肉身,可惜,我连它的考验都难以通过。”

夜风武惊讶了一下,道:“但你还是脱离了这幻境。”

朱雀苦笑一声:“我花了三年时间才脱离,若是再迟上几天,我的灵魂便会成为这里的一缕力量了。”

夜风武似是明白了什么:“也就是说,这始古灵脉之中,蕴含的不仅是整个始古灵迹的灵魂之力,还有无数灵兽的灵魂。”

朱雀:“不错,而眼前的这几万修炼者,都会在短短几天时间里将灵魂留在这里。”

见夜风武沉默,朱雀的语气认真了几分:“灵魂的力量,考验的自然也是你的灵魂,它会找出你心中最痛恨的那个人,也是让你感觉到最无力,最有压迫感的那一个。”

“那时候,你将面对你的宿敌,而让你恐惧的人,永远都会比你强大,虽然你可以感觉到这是幻境,但你依旧违抗不了灵魂上的愤怒,总想要不惜一切代价的灭杀你最恨的那个仇人,直到力竭而死。”

夜风武的双目依旧平静,说道:“你呢,你幻境中的那个人应该是穹疆吧?”

朱雀嗯了一声:“幻境中的仇人因你的恐惧而强大,越是恐惧,他的力量也就越强,所以,这本就是一场无法通过的考验。”

夜风武沉默了一瞬,转而是说道:“我的恐惧是什么呢,目前而言,我最应该痛恨的难道也是穹疆,毕竟,此人已经点燃了我心中的恨啊,同时,界王的实力,一直都是对我的一种压迫,无力的压迫。”

朱雀惊讶道:“你见过穹疆。”

夜风武点了点头:“一个高高在上,总以为自己才是天底下最高贵的一个家伙。”

朱雀再次惊讶:“那的确是他,他最惧怕的就是幽冥之主,自从幽冥之主因诅咒而被封印之后,这世界便再无让他惧怕之人了。”

夜风武再次陷入沉默。

朱雀的语气更加的凝重了:“虽然知道你不会听我的,但我还是要做最后的劝告,现在退出,还来得及,恐惧由心而发,恐惧越大,幻想中那个人也就越强,所以,他是无法战胜的。”

夜风武的目光所看之处,依旧是远处的那些迷失自我的修炼者们,这才短短一会儿的功夫,已有不少人力竭而死了。

而后,夜风武轻笑一声:“既然是考验,总会有人通过的,而且,我不记得有人让我感到恐惧,至于最痛恨之人,哼绝对不是穹疆。”

说着,夜风武一脚踏出,竟是再无一丝犹豫的冲向了前方。

“你”朱雀灵魂一颤,一个“你”字刚刚出口,便是彻底陷入了安静之中。

嗡!

刹那间,夜风武眼前的画面就是变了,变成了一片被腐蚀的黑暗世界。

也在这一瞬,夜风武的心底萌生了一股压抑感,在这里,他看不到一丝生气,看不到半分希望,强烈的绝望感充斥在心间。

这让夜风武控制不住的愤怒,想要冲破这一切,就好像,这就是他的心一样,他面临着巨大的压迫力,一心想要脱离。

所以,夜风武开始了漫无目的的行走,他想要走到这世界的尽头,走出这片世界。

这是幻境,只要离开这里,他就可以通过考验。

最简单的心里安慰,也是最艰难的。

夜风武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但他知道,时间应该过了很久。

或许是一月,或许是一年,他就这么走着,走到四肢脱力,可脚下的土地,依旧是一片腐蚀。

渐渐的,夜风武越来越烦躁,越来越有压迫感,就好像他的人生一样,他追寻的是一片宁和,想要给自己在意的人一个平静的生活。

没有烦恼,没有争斗,没有危险,而这一切,都需要他在冒险中争龋

夜风武依旧不曾停下脚步,他凄然一笑,哼道:“那份宁静,我终究会走到那一天的,或许是死亡,但至少我不曾放弃过。”

嗡!

忽然,眼前的画面突变,不再是那昏暗的腐蚀大地,反而是让夜风武进入了一片绿色的世界。

眼前就是一片巨大而清澈的湖泊,而在湖泊的岸边,正站着一道威武身影,他手持双刀,一金一红,一双凌厉双目,就那么盯着夜风武。

“所以,你就是我最痛恨,也是最恐惧的那个人了。”

夜风武沉声说道,他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意外。

手持双刀的人不仅威武高大,一张面孔同样是英俊不凡,只不过,此时的他,神色一片漠然,眼中充满无尽的嘲弄。

那人咧嘴笑道:“这句话,应该是我来说吧。”

夜风武双目一沉,哼道:“滚开,不要挡道,我需要离开,你没办法伤害我。”

那人的笑容更加的嘲弄了:“但你却伤害了很多人,你的自负,曾让我的静思陷入数年时间的危险之中,让她在幽冥界孤独无助。”

“你的高傲,让青寒一人独闯五疆灵界,几次险象环生,也因为你,我无法喊公孙雪怡一声妈。”

夜风武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控制不住的愤怒,这些都是他从未走出的阴影。

而那人依旧没有停下,而是继续说道:“你杀了上一世的她,你自责,惭愧,不惜一切代价的想要找出真相,哼,你不过是为了给自己所做之事找出一个心安的理由罢了,所以,你就是一个懦弱之人。”

吼!

一道震天的怒火在夜风武的口中发出:“你他妈给我闭嘴,我可以弥补一切。”

那人更加的嘲讽:“即便是如何弥补,你终究还是杀了她,又该如何让这心境变得完美呢。”

“我让你闭嘴。”

夜风武咆哮着,现在,他只想杀了眼前的人。

呼!

羽翼一展,那狰狞血口直接朝着那人撕咬过去。

铿!

双刀一闪而过,刀锋直劈那巨大獠牙。

金属撞击的声音响彻而起,双刀异常锋锐,但却没能在獠牙之上留下丝毫的痕迹。

一人一狼斗得不可开交,皆是身负无尽的杀意,像是遇到了最刻骨铭心的仇人一样,誓要将对方撕碎。

这打斗异常的凶猛,双刀霸道绝伦,狼爪和血口同样的凶猛残暴。

打得天昏地暗,打得山崩地裂。

可是,手持双刀的人类是越战越勇,而那血狼,却是渐渐开始力疲。

不过,这战斗似乎永远都是平分秋色,无法分出胜负。

夜风武知道自己在面临着什么,他面临的是自己的内心,自己所有的愧疚。

那人冷笑一声:“你永远都不可能赢得了,因为你的立场不够坚定,心性也不够坚强。”

夜风武的心魂狠狠一颤:“我的立场不够坚定,心性不够坚强。”

我的立场是什么,是那一份高傲吗,是那永远都只想独揽一切的自信吗。

这一刻,他突然想起了以前的画面,想起了青寒。

他忘不了失去静思时,自己无助绝望的那几日。

那时候,自己堕落无助,原本娇柔的青寒,却变得异常的坚强,她守护自己,给自己一切希望,只想让自己重新站起来,面对事实,与她一同承受失去静思的痛苦。

所以,青寒一直都很坚强的。

可笑的是,自己一直都将她当作一个需要呵护的柔弱妻子来对待,可是呢,她才是最坚强的那一个埃

夜风武又想起了静思,静思也很坚强,若无一颗坚强的心性,她如何在那幽冥界度过数年时间。

还有公孙雪怡,她承受了多少,她还在等着自己去救她,她还在等着自己喊她一声妈。

与她们相比,自己的确不够坚强。

吼!

忽然,夜风武一声怒吼,整个狼似乎变得沉稳了几分,就连暴戾不堪的心性,也似乎平和了许多,他退了几步,平静的望着那同样停下的身影,淡淡的说道:“你说得对,我一直都不够坚强,她们随便一人都足以撼动我的心,所以,动手吧,毁灭这具不够坚强的意志。”

那人嘴角微微掀起,就连一双目光之中,也似是多了几分欣慰:“你终于明白,你对我的恨,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做了就要面对,弥补或许无法改变做过的事情,但至少你去尝试了。”

夜风武点了点头:“动手吧。”

唰!

那人毫不犹豫,双刀直接在夜风武的头顶劈下。

夜风武眼中无一丝惧意,这缕不够坚强的意识,的确是该消失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