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朱雀之魂

听书 - 女总裁的超级兵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朱雀之魂

对于夜风武,这具灵魂似乎有着诸多的疑惑。

但她更关心的是他和自己女儿的关系,不由的,女人再次开口问道:“你和忆彤是何关系,夫妻吗?”

夜风武微微错愕,摇头笑道:“还不到那一步。”

“不是夫妻1

女人的语气中明显多了几分异样的味道,似是在质问。

夜风武本能的就是解释道:“大家都是成年人,男女之间的事情,总会有冲动的时候吧,当然了,是你情我愿的冲动。”

夜风武又不傻,自然不可能将自己当初趁人之危的经历告诉这个女人。

女人的情绪波动始终都是平静的,时隔数千年,她再次听到女儿的事情,应该激动才是,可她不知道从何问起。

而后,她再次问道:“我感觉到你体内有多种力量,可是,很隐晦,但我唯一能够感觉到的就是我女儿的幽冥之火,所以,我才会错将你当做是她,这些,是你刻意隐藏起来的吗?”

夜风武苦笑一声:“一言难尽,我经历了一些事情,说说你吧,你应该是朱雀吧?”

女人没有否认,而是再次问道:“我的时间不多了,你能告诉我一些有关我女儿的事情吗。”

朱雀的语气看似平静,实则,却是压抑了太多的遗憾,但更多的则是内疚吧。

夜风武的脸色渐渐变得多了几分嘲弄:“一个将自己女儿投入幽冥界的母亲,我倒是很怀疑你是否真的关心她。”

夜风武了解忆彤的经历,也知道她当年是被抛弃的,甚至可以说,是被自己的父母投入幽冥界的。

而那丫头很坚强,她在幽冥之主的帮助下活了下来,又在地球苦撑了数千年的时间。

而且,听忆彤所述,有一段时间,是她最艰难的时候,而帮她度过的那个人,就是公孙雪怡。

但夜风武知道,她心有不甘,她想要寻找自己的父母,质问他们为何要抛弃她,她又做错了什么。

似是感觉到了夜风武语气中的一丝嘲弄,朱雀更觉得惭愧了,又是叹道:“又有哪个母亲愿意遗弃自己的孩子呢,哪怕她生来就带着黑暗的力量。”

“但你们还是做了?”

夜风武的语气依旧嘲弄。

朱雀又是叹道:“我只是想要保护她。”

夜风武眉头微皱:“我听到的可不是这样。”

最初,夜风武是从青禾口中得知了忆彤的一些事情,可是,后来青禾的话直接被打翻了,因为不靠谱,连她自己都承认了。

但夜风武至少明白一件事,那就是,忆彤的确是被自己的父母遗弃了,原因正是她体内的幽冥之火。

朱雀迟疑了一会儿,叹气道:“你体内有幽冥之火,应该知道它的强大吧。”

夜风武撇嘴道:“说实话,没感觉太强。”

夜风武可没说假话,那幽冥之火除了比较炽热之外,真正的特质,还不如不死黑炎。

“哦”朱雀似是有些惊异:“是你隐藏起来的原因吧,幽冥之火中有着一些幽冥鬼气的力量,若是彻底觉醒,其威力必然可以超越天底下的任何火焰,饶是我的朱雀之炎,以及那传言中的不死黑炎和冰焰红火,都会在它面前失去锋芒。”

这次,换成夜风武惊讶了,她惊讶的是连朱雀都会提起不死黑炎和冰焰红火。

而这两股力量显然就是不死雀和冰焰红雀的本源之力。

不过,夜风武更好奇的是,为何自己并未从幽冥之火中感觉到幽冥鬼气的力量,只是有些黑暗罢了。

忆彤说过,她的力量受到了强制性的封印,但她却没有说过是被谁所封印,但以夜风武的猜测,应该是幽冥之主吧。

这就可以让夜风武隐隐期待了,期待幽冥之火还有进化的可能。

同时,夜风武对朱雀并不是没有防备,因为拥有琉璃涎的原因,朱雀似乎一直都不曾感应到他体内的幽冥鬼气。

夜风武也没打算告诉她,毕竟,幽冥之主遍地仇家,谁知道有没有对朱雀一家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于是,夜风武开口问道:“能告诉我你们当年为何要将她投入幽冥界吗?”

朱雀沉默了少许,终是愧疚说道:“是穹疆,我们受他逼迫,被他操控,此人心性极端,在幽冥之主被封印,永夜魅族也销声匿迹之后,他便再也容不得天底下有任何的黑暗气息。”

夜风武的双目一沉,对于穹疆,他从来都没有什么好感,那种人虽然贵为五疆灵界的最强者,但夜风武只见了他一次,便已看出,那人身上没有该有的王者风范。

所以,那样的人,只是让他厌恶而已,仅此而已。

但夜风武更加好奇了,好奇忆彤的情况,于是问道:“作为朱雀一族,为何你女儿的天赋中会附带幽冥鬼气?”

这一直都是夜风武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

朱雀苦笑一声:“我虽是朱雀本体,但她的父亲,却是一个身怀幽冥鬼气的人。”

一瞬间,夜风武就是瞪大了眼睛,就连心神也是狠狠的一颤,紧跟着,一句粗口就是从那狼口之中爆了出来:“我靠,这特么你你别告诉我忆彤的父亲是幽冥之主。”

这一刻,夜风武整个狼的心弦都是崩了起来,若自己担心的是真的,那特么就真的要天打五雷轰了。

朱雀的语气中多了几分异样的意味:“忆彤出生之时,幽冥之主早已在那法则的诅咒中被封印了数千年,怎会是他呢,不过,也的确与他有些渊源。”

闻言,夜风武这才松了一口气,可紧跟着,他的脑海里就是浮现了一道身影,一道邋遢又神秘的身影。

朱雀再次说道:“他是人类,从遗荒小界而来,天资卓越,千年时间便问鼎界王之位,更是五疆灵界中第一个以下界修炼者的身份创造一方界域的人。”

“乐磐”一个名字在夜风武的口中直接而出。

朱雀惊讶了起来:“你知道他?”

夜风武点头:“有些交情。”

当年,见到乐磐的时候,他的体内便是有着不弱的幽冥鬼气,夜风武一度怀疑他是幽冥之主的分身。

朱雀更加的惊讶了,语气也是急促了几分:“你何时见到的他?”

夜风武没有隐瞒,而是说道:“大概几年前吧。”

闻言,朱雀的灵魂明显变得激动了起来:“他他还活着,他真的还活着1

虽然很难相信这只神秘的血狼会与乐磐有交情,可他,却能够从自己的一番阐述中一语道出乐磐之名,足以说明他必然是认识他的。

夜风武心里是真的倍感意外,如何能够想到那老小子竟然将朱雀给搞到手了,还生了一个女儿。

当年,乐磐可是亲眼见过忆彤的,可他们似乎并未有任何相认的趋势埃

于是,夜风武问道:“不瞒你说,乐磐和你女儿有过一面之缘,但为何并不像是认识似的。”

朱雀叹道:“他们的确不认识?”

夜风武已经感觉到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

朱雀继续说道:“当年,我并不知道乐磐会与幽冥之主的分身有交集,也是在后来,我才知道他甘愿做幽冥之主的属下,为他做事,还领悟了幽冥之主的绝技。”

“永夜幽寒霸天经。”

夜风武直接说道。

朱雀再次错愕夜风武的阅历,但她还是继续说道:“虽然幽冥之主给了他少许的幽冥鬼气,也在他的承受范围,可那毕竟是最为恐怖的幽冥鬼气埃”

“在永夜幽寒霸天经的帮助下,乐磐一跃成为五疆灵界少有的几位最强界王,饶是那穹疆,也要暂避锋芒,那时候”

朱雀的语气隐隐变得有了一些柔情:“我曾受他庇护,所以,渐渐对他心生爱慕之情,也因他而初尝了禁果,并生下了忆彤。”

说到此,朱雀的语气中似是多了几分恨意:“忆彤的出生打破了我们一家三口的平静生活。”

夜风武插嘴道:“是穹疆吗?”

朱雀嗯了一声:“他用法则的力量点燃了乐磐体内的幽冥鬼气,让他渐渐迷失了本性,接下来的很多年,他四处杀戮,我也只能被迫带着出世不久的忆彤躲开他,可是”

说到此,朱雀的灵魂隐隐颤抖:“可他还是找到了我们母女,走火入魔之下,做下了杀妻屠女的行径。”

夜风武的眼神狠狠的一凝,朱雀竟然是被乐磐所杀。

这一刻,夜风武回想起了当年第一次读懂霸天经之时的场景。

霸天经阐述中,乐磐写下了自己杀妻屠子的罪恶之事,谁能想到,他的妻子是朱雀,女儿是忆彤。

夜风武开口说道:“他并未杀忆彤,而是将她丢入了幽冥界之中,是吗?”

朱雀叹道:“是我拼得灵魂俱灭,方才将十几岁的忆彤送入了幽冥界。”

夜风武惊讶道:“你明知幽冥界危险至极,为何还要那么做?”

朱雀摇了摇头:“因为,我相信幽冥之主,他的分身不止一次的帮过我们母女,若不是他,我的灵魂也会被乐磐毁灭,之后,幽冥之主将神志不清的乐磐送到了另一个世界,而我的灵魂,也在他的帮助下,来到了眼下的这片始古灵迹之中。”

“这里的灵气是最原始的,也是从未问世过的古迹,只有他可以做到将我的灵魂送到这里,这里的灵气可以让我的灵魂保留数千年不灭,他还说,有朝一日,或许会有那么一个有缘之人找到我。”

说到此,朱雀的语气再次变得轻柔了一些:“在你进入界殒之域的时候,我曾以为你是我的忆彤。”

夜风武安静了下来,说真的,他的心情五味交杂,在他的认知里,幽冥之主那狗贼做下了太多丧尽天良的事情。

可是,在朱雀这件事上,他竟然这般的仁义,难道是在铺垫着什么阴谋。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