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他食言了

听书 - 女总裁的超级兵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他食言了

穿过缺口,眼前耳目一新,这分明是一个浓密的丛林,只不过,这丛林与创世神殿比起来,要显得太过的粗糙凌乱。

就连空气中,也少了那种清新。

洛一凰将夜风武丢在地上,随手拿出了一个地图,而后说道:“我们现在所处的方位,应该是属于帝疆雷域和焱疆火域的交界处,十五天时间内,我们要抵达帝疆雷域的一个名叫沉风帝国的高等帝国,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呼呼!

夜风武拍打着那小小的羽翼,像是在说:有我呢。

而后,夜风武在地上写了几个字:“这三天,创世教了你什么?”

洛一凰收起地图,淡淡的回了一句:“似乎是无用的东西,但师父却说我会用得到。”

很显然,洛一凰是懒得说。

但夜风武可是好奇心很重的狼,于是,又一次写道:“到底是啥?”

见小狼这么好奇,洛一凰这才哼道:“灵印刻画术,满意了吗,你这小东西,对什么都感兴趣,总觉得你很像一个人的性格。”

说到此,洛一凰的眼神明显黯然了几分,也有着一些淡淡的忧伤。

嗡!

也在这时,夜风武的身体猛然变大,变成了两米多高,一丈多长,巨大羽翼展开之后,周围的几棵粗壮树木都是被削断了。

夜风武摆了摆脑袋,示意洛一凰坐上来。

洛一凰迟疑了一下,但还是跳到了夜风武的身上。

嗷呜

夜风武仰天一吼,高亢的狼啸震彻山林。

呼!

再然后,那巨大的羽翼猛然一拍,顿时间,方圆百米的枯叶便是被掀飞了十数丈高。

嗖!

血色的身影冲出那浓密的枯叶,直接冲天而起,眨眼间就是消失在了天际之上。

速度源于身体的力量和强度,所以,夜风武的飞行速度已是超过了拥有意念时的人类形态。

而此时,在创世神殿之中,木兰和白矖二人走在一起,前者的脸庞始终低垂着,似是难过和不舍,同时,一双美目之中还有着一丝奇怪的神色,像是怀疑。

白矖安慰道:“放心吧,他们会没事的。”

木兰看向白矖,道:“白矖姐姐,我总觉得小东西很熟悉,你有这种感觉吗?”

白矖心中惊讶,而后故作平静的笑道:“我倒是觉得他很讨厌。”

木兰很认同的点头:“对,就是那种本性。”

白矖没好气的说道:“死丫头,我说讨厌,你还说对。”

木兰神色依旧认真,苦笑道:“白矖姐姐,不瞒你说,我总觉得自己很依赖那小东西,他指导我的时候,真的很像一个人,我甚至有些控制不住的想要靠近他。”

白矖彻底惊讶了,这丫头竟然能够感觉到这么多。

但白矖很清楚,还不是让她知道的时候。

于是,白矖笑道:“好了,不要想那么多了,这段时间,你就专心修炼,有创世的亲自指导,这是多少人求之不来的机遇。”

木兰终是点了点头,可是,脑海中,那小狼的影子再也挥之不去,总觉得他的影子在与自己日夜思念的那个人重合着。

同一时间,玄女界,属于九天玄女的世界之中。

这里的景色同样迷人,灵气浓郁,比之外界不知浓郁了多少倍。

这个世界同样是创世女神为九天玄女创造的,是当年她们真正脱离穹疆神域之后,方才创造而成的。

不同的是,创世神殿有着众多修炼者,她们大都是一些无家可归,后被创世女神收留的女人。

而玄女界,在万年来,都只有九天玄女一人。

如今,又多了一些身影。

而此时,在一片开阔空地之上,却是坐落着八尊巨大的石碑,每一尊石碑皆是有着百丈之高。

石碑似是被刻意摆放,将方圆千米的地域囊括其中,呈现了一种巨大的五行八卦阵势。

若是仔细观看,就可以发现那石碑之上一直都在散发着极为强大的压迫之力。

这力量所镇压的地方,分明正是那石碑中央的地域。

而此时,在石碑中央的千米地域中,正有一道身影在舞动手中长枪。

她身穿青色劲装,有着一张美到难以形容的绝美容颜。

只不过,这绝美脸庞之上,早已被汗水布满,看得出她眼神之中的疲惫,但更多的则是倔强。

长枪在手,每一次挥动,都似是有着万钧之力,霸道绝伦。

可是,仔细观看下,就可发现她的每一次舞动,都像是受到了巨大的阻力一样。

奇门遁甲——星辰灵压阵!

这八尊石碑所笼罩的正是一个阵法,一个可以压迫修炼者灵气的阵法。

处于其中修炼的修炼者,每一次的灵气释放,都像是被一座星辰压住一样,每一次的灵气释放,都要比平时多了百倍之多。

这不仅是对身体的一种压迫,同时,也会让修炼者的灵气感到巨大的压迫之力。

在这里修炼,无论是灵气还是心境,都将是一种巨大的磨练。

在阵法外面,一道娇小身影很是心疼的看着阵法中的那道绝美倩影,她两手交织,内心凌乱。

咚!

这时,那阵法之中响起一道闷响,却见秦青寒手中长枪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将那地面都是砸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缝

而她的身体也终是提不起半分力气,单膝狠狠的跪在了地上。

“妈妈,休息一下吧!”

终于,阵法外的静思再也看不下去了,很是心疼的呼唤起来。

阵法中,秦青寒的确已经再无一分力气,她抬眼看向远处的静思,只有那道身影,方才可以让她绝望的心境多上一份希望。

她的嘴角掀起一抹极为勉强的笑意,这才提起长枪朝着静思走去。

在这阵法之中,她的脚步也是异常沉重的,每一步都像是抽空了体内的所有力气。

从创世神殿离开已有两个多月,那也是她真正知道他身死的时候。

这两个多月里,她从未停下过修炼,或许,激励她的不是内心的仇恨,而是掩饰内心的痛苦。

只有在废寝忘食的修炼中,她内心的痛苦方才会减弱几分。

看着脸色苍白的秦青寒,静思心疼的眼泪都掉下来了。

她慌忙上前,接过秦青寒手中的长枪,控制不住的紧紧拥住了秦青寒。

“妈妈,不要这么苦,好吗,爸爸知道了会心疼的。”

提起夜风武,秦青寒的鼻子一酸,泪水夺眶而出。

她轻柔的抚摸静思的秀发,如今,静思真的是长大了,她的身高,已经到了自己的鼻尖处。

“静思,对不起,妈妈妈妈真的好想去照顾你的情绪,可是”秦青寒心中愧疚,说到最后,已是哽咽的难以发声。

静思摇着头:“我只希望妈妈不要再这么苦下去了。”

秦青寒凄然一笑:“为了我们母女,为了你的奶奶,你爸爸吃得苦要更多更多,他生前没有完成的事情,妈妈要替他完成,所以妈妈需要实力。”

静思不住的摇头:“可是,爸爸不会想要看到你这个样子的。”

“呜”秦青寒泣不成声,良久后才是说道:“爸爸已经死了,他已经不在了。”

静思依旧摇头,她抬眼看着秦青寒,很是倔强的说道:“不会的,爸爸不会死,他答应过我的。”

秦青寒心疼的捧住了静思的脸庞,心中更加的愧疚。

两个多月了,静思始终无法接受夜风武离开的事实,甚至,两个月里,她不曾为夜风武流下一滴眼泪。

秦青寒无助的摇头:“他食言了。”

静思紧紧咬着红唇:“不会的,我可以感觉得到,爸爸绝对没有死,爸爸永远不会扔下妈妈和静思的。”

对于静思的执着,秦青寒也是无奈,或许,这是好事吧,至少,她心存期望,不像自己这般痛苦。

秦青寒永远也不希望静思会体会自己内心的那种煎熬。

“不说这个了。”

秦青寒擦去眼泪,又是问道:“永夜魅族的人还在外面吗?”

静思点头:“九天阿姨不让他们进来,他们也不愿离开我太远,所以,就在外面的附近修炼,他们变强的速度很快,他们说他们原本的力量就很强,是因为,是因为被被爸爸封印了。”

如今,连静思也知道了夜风武就是幽冥之主轮回之身的事情,而永夜魅族的所有人,的确是被幽冥之主封印了力量。

当年,他亲口告诉他们,若有一日,这天地再次出现幽冥鬼气,那么,也就是他们封印解开的一刻。

当然了,这封印虽然解开了,但想要重回巅峰,也是需要时间的。

秦青寒苦笑一声,说道:“静思,九天是妈妈的师父,你怎么能喊她阿姨呢,那样的话,你不是要与妈妈同辈分了。”

静思小脸无辜:“可是,是九天阿姨坚持要我这么喊她的。”

秦青寒无奈,也不再追究这件事。

这时,远处走来四道身影,每一人都是那么的曼妙至极。

诡异的是,四人如同是两对双胞胎,除了衣服不一样之外,其容貌竟是如同那镜子中的影像一样。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