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界王之心

听书 - 女总裁的超级兵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界王之心

穹疆没有问幽冥之主是否已经死了,而是直接问他的去向,这问题显然是更加的有深意,若幽冥之主的轮回之身果真没死,而这个女人又说了实话,那么就是一举两得的答案。

话音一落,却见洛一凰绝美的双目之中,渐渐被一层浓浓的忧伤填满,忧伤之后,还有更多的刻骨仇恨。

啪嗒!

两行泪水滑落而下。

真言噬魂珠,连通的是被测试人的灵魂,直达灵魂深处,可以感知到被测试人灵魂中的最真实情感。

同时,也可以激发被测试人心底的所有情绪。

任谁都能够感觉到洛一凰此刻有多么的悲伤,多么的遗憾,还有那刻骨的恨意。

饶是夜风武本狼,也是满目错愕,呵,他竟然在这真言噬魂珠上,方才看出了洛一凰对自己的真正情意。

“你会见到他的,不久的将来。”

这一刻,洛一凰的眼神和语气,皆是那么的冰冷,任谁都能够感觉到她的杀意。

穹疆眉头微微皱起,真言噬魂珠下,谎言是无处可藏的,被测试人的任何情绪都是真实的,所以,他已经可以确定,幽冥之主应该是真的死了。

这本应该是好事,可是,为何他竟然感觉到有一种心乱的情绪呢。

良久后,穹疆方才点头:“可以了,幽冥已死。”

说着,穹疆就欲收回真言噬魂珠。

吼!

可就在这时,那巨大的血色狼王,竟是扑了过去,一口就是将那真言噬魂珠给吞进了口中。

这一幕,倒是惊讶了在场的所有人。

那木兰更是焦急道:“小东西,那东西不能吃。”

咕咚!

可紧跟着,那血狼的喉咙一滚,竟是将其给咽了下去。

穹疆的脸色也是彻底的沉了下来。

创世嘴角掀起一抹笑意,做出一副抱歉的样子,道:“这小东西贪得无厌,看来,你收不回去了。”

穹疆收起脸上的低沉,显然真的没准备要回来,反而是是笑道:“这小东西有灵兽的气息,也有其他的气息,而且,还有黑暗的味道,创世,能告诉我,它是什么吗,你从何处找到的他。”

若仅仅是其他几种气息,穹疆或许不会感到任何的兴趣,但那种若有若无的黑暗气息,却是让他心中不大舒服。

创世语气平淡的说道:“我在龙疆水域的龙魔疆场找到的他,或许,他是一只由灵气所化的新生物吧。”

听到龙魔疆场之后,那穹疆的眼中明显是多了几分凝重。

龙魔疆场,当年,幽冥之主与龙族龙帝大战的地方。

那场大战虽然仅仅持续了很短暂的时间,但两位至尊强者引发的能量,却是让方圆万里都是陷入一片荒芜,哪怕万年过去了,那里依旧弥漫着无尽的魔气和龙族气息。

而这小东西的体内,的确是有着黑暗气息和龙族的气息。

对于太初蛮龙一族的龙帝,饶是那穹疆,也是有些忌惮的,他并无任何把握可以战胜龙帝,而那幽冥之主呢,却在短短片刻时间杀了龙帝。

没有人比穹疆更能体会幽冥之主是多么恐怖的一个人了,这也是为何,他要将幽冥之主逼迫到只能被封印的原因。

穹疆又是笑道:“创世,时隔这么多年,你依旧喜好接触魔族生物啊。”

创世淡淡的说了一句:“对我来说,万物皆是生灵,不分种族,我能救一个是一个。”

同样身怀空灵圣洁的气息,相较于洛一凰孤冷高傲,创世身上的那种仁爱,方才是最无私的,掩饰不了。

穹疆的目光在洛一凰和木兰二人的身上扫了一眼,道:“不久之后,帝疆雷域会有一座始古灵迹问世,那时,穹疆神域也会有小辈和传承者前往,你创世神殿应该也会有兴趣吧。”

创世的眉头微微皱起:“一座始古灵迹也能激起你们的兴趣,看来,这次的始古灵迹并不简单啊。”

创世并未正面回答,但内心已经完全肯定,这次的始古灵迹,的确应该是很古老,也从未被发掘过的。

穹疆缓缓转身朝远处走去,边走边说道:“很快,这片天地便再无魔族的容身之地,若那时候,你依旧站在他们的那一边,那么你这创世神殿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最后一个字落下之后,穹疆的身影也终是缓缓消失在了这片天地间。

当穹疆消失之后,创世、碧秋、洛一凰、木兰、白矖,五个女人竟同时朝着夜风武吼了一声:“你找死不成。”

五人是异口同声的吼了这一嗓子,声音尖利,隐有愤怒。

夜风武原本还在思索其他事情,所以,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惊得原地跳起了两丈多高,毛都炸起来了。

创世对夜风武怒目而视:“若他要杀你,我根本来不及阻止。”

创世并不是夸大其词,她的力量主要是创造,若论战斗力,她不如穹疆。

很显然,几个女人恼怒的是夜风武抢夺了穹疆的真言噬魂珠。

夜风武满脸的无辜,好吧,他的确是因为气不过,所以,才会收点儿利息。

“还不吐出来。”

木兰走过去,将手掌伸到了夜风武那巨大的狼口旁。

夜风武眼神怪异的看着木兰,而后摇了摇那巨大的尾巴,像是在说,吐是吐不出来了,倒是可以试着拉出来。

木兰显然也是领会了夜风武的意思,她做出一副恶心干呕的样子:“可恶的小东西。”

创世也懒得理会夜风武了,而后朝着洛一凰说道:“一凰,此次始古灵迹会凶险异常,但你必须去,这不仅是对你的一次历练,也是你是否可以在短时间内拥有界王之心的机会。”

洛一凰、木兰,甚至是夜风武,全都惊讶了脸色。

洛一凰道:“我可以成为界王吗?”

创世没有点头,也没有否认,而是继续说道:“每一个传承者都会可能成就界王,而界王之心并不是界王的境界,而是可以百分百成就界王的潜力。”

洛一凰沉思一下,道:“您是说,这次的始古灵迹之中,有可以让我拥有界王潜力的东西。”

白矖开口道:“是亘古莲心。”

创世点头:“不错,每一座始古灵迹之中都会存在两种至宝,一是始古灵脉,算得上是始古灵迹的核心力量,其中蕴含着极为庞大的灵魂之力”

“第二种,便是亘古莲心,一座始古灵迹之中只有一朵亘古水莲,每朵亘古水莲之上也只生长一颗亘古莲心,它的力量在五行元素中随机而成,金木水火土皆有可能,若能得之,你受益匪浅,还可以成就界王潜力。”

闻言,洛一凰的眸光顿时坚定了起来:“我要去。”

创世笑道:“此次,穹疆神域也会有无数年轻一辈前往,你有准备了么?”

洛一凰毫不犹豫的点头。

这时,夜风武的身体缓缓缩小,而后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创世的跟前,扒开地上的草皮,直接写道:“她不能去,我自己去。”

看着夜风武写下的字迹,洛一凰和木兰二人皆是惊讶了脸色,因为,这小东西分明是在担心着什么,他在关心洛一凰。

创世无奈的摇了摇头:“就算你能够为她带来界王之心,她的历练之心总会是会受到限制的,这对她并无好处,所以,你的抗议无效。”

嗷嗷

夜风武很不满。

这时,木兰幽怨的说了一句:“师父,我呢,你也太偏心一凰了,就因为一凰是你的传承者吗?”

木兰虽然吃醋,但也不是真的嫉妒,但至少,她有心中不是滋味的权利吧。

创世笑道:“你这丫头,放心吧,他们离开后,我会亲自教导你,你身上有着一凰没有的锋芒,你的内心,天生就是战斗和冒险,成就界王之心的潜力要高于一凰的。”

闻言,木兰这才心满意足的笑了起来。

而后,创世看向洛一凰:“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这三天,我会亲自传授你一项技艺,你会用得到的?”

洛一凰跟着创世离开了。

这时,白矖忽然在夜风武的跟前蹲下,道:“小东西,既然你们要外出历练,那么,我送你一样礼物。”

夜风武心中是太特么的意外了,这可恶的死丫头,何时变得这么体贴了。

紧跟着,却见白矖的手中忽是多了一个东西,一个四四方方,很精致的小东西。

靠,这特么不就是一部手机吗。

夜风武满脸的不乐意,感觉自己被耍了,他真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产物,没见过世面啊。

不由的,夜风武在地上写道:“你当我傻,这不就是手机吗,我要它干啥,跟一凰外出拍旅游照吗?”

这时,木兰也是走了过来,想要看看夜风武写的什么。

不过,木兰刚刚靠近,就只见白矖直接将地上的字迹擦掉了。

夜风武也是恍然大悟,差点忘了木兰就在旁边,若让她看到自己写的内容,以她的聪明,肯定可以想到什么。

还有一点,这白矖恐怕是真的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否则,也不会掩饰自己写的东西。

还好,还好那穹疆没有将真言噬魂珠用在白矖的身上。

不对,夜风武忽然反应了过来,他抬眼看向白矖,在她身上扫了好几眼,尤其是朝着那保守的胸口位置多看了几眼。

她的手机从哪儿拿出来的,夜风武可以确定,手机并没有放在她的储物护腕,若是从储物护腕中取东西,自己绝对可以感知到轻微的灵气波动。

而白矖甚至不曾在身上任何部位去摸索,尤其是胸口,好吧,她那地方也没那种包容度。

“你怎么做到的?”

夜风武直接写道。

白矖嘴角带着一丝笑意,手掌一收,手机便是消失不见,再次展开,手机又重新出现,极为的诡异。

就连一旁的木兰都惊讶了脸色。

夜风武甚至怀疑,她是不是也有意念,因为,意念就可以做到如此。

碧秋笑道:“是灵兽的本源空间,让人羡慕的天赋啊。”

夜风武隐隐明白了什么,白矖要送自己的礼物,不是这破手机,而是一种能力。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