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你为什么不哭呢

听书 - 女总裁的超级兵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你为什么不哭呢

夜风武从未将静思的事情告诉过蓝羽,可是她却能够一语道出静思的名字,看来,她与洛冰雀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了。

好吧,蓝羽和青寒也有过一段时间的相处,青寒向她提起过静思。

饶是一旁的景火儿,也是有一种想要上前抱住静思的冲动,毕竟,这么可爱漂亮的女孩子,哪一个不想亲密靠近呢。

静思狐疑着小脸,道:“冰雀阿姨,我们好多年没见了,我长大了,你你忘记了我了吗?”

蓝羽看向夜风武,道:“你没告诉她吗?”

夜风武这才笑道:“静思,她不是你认识的那个洛妖”

话到一半,夜风武忽是感觉到了一道冰冷的目光,而后赶忙改口:“咳咳,这个阿姨叫蓝羽,以后我再给你解释。”

静思小脸一片狐疑,的确有些陌生呢,这个阿姨虽然和冰雀阿姨长得一模一样,可是身上的那种妖精气质,似乎一点儿也不存在呢。

不由的,静思的小脸彻底红了起来,抿着小嘴松开了蓝羽,歉意道:“对不起,我我认错人了。”

看着静思脸上的惭愧,蓝羽心生怜悯,竟是再次将静思给拉进了怀中,甚至,那宏伟都是狠狠的压在静思的脸上。

“静思,你以后可以叫我蓝羽阿姨。”

蓝羽柔情一笑。

这让一旁的夜风武很是羡慕,这女人对自己可没这么温柔过啊。

似是感受到了蓝羽的宠爱,静思点了点头,方才的紧张感也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时,景火儿走过来,语气柔和的朝着静思说道:“我是景火儿,你可以叫我火儿阿姨。”

看着眼前这个金发碧眼的漂亮阿姨,静思礼貌的喊了一声:“火儿阿姨。”

蓝羽扫过眼前这一道道陌生的身影,尤其是他们体内不经意间泄露的黑暗气息,让她很是不舒服。

而后,蓝羽再次看向夜风武,道:“他们是谁?”

夜风武直接笑道:“以后,他们便是你们皇宫里的侍卫了,有任何吩咐都可以命令他们。”

话音一落,那魅盈便是哼道:“你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

感受着魅盈身上的冷意,还有那种对夜风武发自内心的怨恨,蓝羽和景火儿的眉头都是皱了起来。

反观夜风武呢,却是看向了静思,笑道:“静思,将爸爸刚才的话重复给他们。”

闻言,静思小脸无奈,爸爸可真会难为人。

那魅盈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

魑天是个懂得审时度势之人,也是四大护法中唯一一个比较沉稳的人,他直接说道:“今日起,我们会负责这里的安全。”

毕竟,他们需要保护女王的安危。

夜风武看向魑天,道:“你们体内的气息可以隐藏吗?”

魑天点头:“在没有彻底解封之前,我们不会被穹疆神域的人发觉的。”

夜风武这才点头,而后又是说道:“那么就把这里暂时当做容身之所吧,不用我多说,你们应该知道如何保护你们的女王。”

魑天等人都是点头。

静思抬眼看着夜风武,岂能不知道夜风武是打算将自己安置在这里的,他不久之后就会再次离开了。

虽然失落,可是她知道爸爸身上还有好多事情要做。

哪怕是蓝羽和景火儿,也能够感觉到夜风武的脚步不会停下来。

夜风武的确可以利用这些人前往银鼎帝国的临界荒原,但他至少明白一件事。

人多,目标也就越大,而且,这些人的实力还没有完全解封,指望不上他们可以帮自己多少忙,静思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而后,夜风武再次朝着静思说道:“静思,你是他们的女王,用你自己的内心约束他们,明白吗?”

夜风武所说的约束,自然就是管教了。

这些可都是活了万年以上的老妖怪,而且还是永夜魅族的人,据青禾所说,永夜魅族可不是什么好惹的种族。

所以,确保了静思的安全之后,他还需要保障蓝羽和景火儿的安危。

静思听话的点头。

那魅盈却是不乐意了,道:“你什么意思,你觉得我们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吗?”

夜风武瞥了魅盈一眼,却是没有回话,这让魅盈的脸色更加的气愤了。

关键还是魑天出面笑道:“放心吧,我们只负责女王的安全,不会危及任何人。”

之后,正如夜风武所安排的那样,魑天等近百个永夜魅族的人,的确是担任了整个蓝羽皇宫的护卫。

而夜风武,也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恢复之中。

他身上的伤势完全是由于过度消耗而造成的,放松下来后,狼王体质、不死黑炎和治愈女神的力量便开始快速修复他的肉身了。

转眼,八天时间已经过去。

这几天,蓝羽曾告诉夜风武一件事,那就是,住在皇宫角落的小琳和温老头二人,已经不辞而别了。

对此,夜风武并没有感到多少的意外。

那天,夜风武化解了温老头流失的生机之后,就已经料想过他们会离开。

或许,二人只是夜风武人生之中的过客而已,以后也许也不再有任何的交集。

这日黄昏时分,一大一小两道身影悠闲坐在一个长亭之中。

静思将自己娇小的身体紧紧的缩在夜风武的怀中,享受着他身上的那种安全感。

二人面前是一片荷花池,隐约可见荷叶下游串的小鱼。

父女二人良久无话,仅仅是享受这片宁静。

这时,青禾的声音响起:“你何时才能开始领悟修罗域?”

听得出,青禾的语气很不耐烦。

夜风武搂着静思,吻着她头顶的秀发,似是有些埋怨青禾打乱这平静。

不由的,夜风武心中哼道:“不是试过了吗,参不透。”

青禾:“哼,敷衍。”

夜风武不乐意了:“什么叫敷衍,我是真的参不透,所以,我并不是幽冥之主。”

这时,怀中的静思忽是拱了拱脑袋,抬眼看着夜风武,道:“爸爸,你离开之前,会跟我道别吗?”

夜风武宠溺的在静思的额头上亲了一口,笑道:“当然会了,爸爸绝不允许自己错过任何一次道别。”

夜风武之所以不想错过任何一次道别,那是因为,他不确定每一次的离开都能够安然回来。

他不想给自己和身边的人留下任何遗憾,或者说,将这遗憾降到最低。

静思抱着夜风武的手臂更紧了,又是说道:“爸爸,你什么时候才能停下来?”

夜风武柔声笑道:“爸爸身上有很多责任,但爸爸发誓,总有一天,我们一家会回到以前那样的安宁。”

静思的红唇紧紧抿起,眼中隐有泪光闪烁,但她还是说道:“妈妈在的话,也一定不会拦着爸爸的,所以,静思也不会。”

夜风武能够感受到静思的失落,他笑道:“下次相见,爸爸会让你和妈妈团聚,这是爸爸的承诺,好吗?”

“嗯”静思重重的点头。

这几天,她真的很想问爸爸,问他何时可以让自己见到妈妈,但她不敢,她怕自己的任何恳求,都会成为夜风武内心的压力。

静思小小年纪,却能够深切的感受到夜风武身上压下了多么沉重的担子。

夜风武看向面前的荷花池,久久没有言语。

他说过,他不会错过任何一次告别,可是真正到了告别之时,他却犹豫不决,不敢开口。

父女二人沉默良久,静思首先打破了这份寂静。

“爸爸,今天算是告别吗?”

静思看着夜风武,岂能感受不到夜风武内心的紧张。

夜风武低头看向静思那张很是轻松的小脸,终是点头。

静思表面轻松,可颤抖的双手却出卖了她内心的不舍。

而后,她终是松开了夜风武,微笑着说道:“我等爸爸回来。”

夜风武忽是从储物护腕中取出一样东西,而后递给了静思。

“这是爸爸给你准备的,放了不少时日了。”

夜风武手中的东西,分明是一串由二十几个玫紫色宝石串成的手链,极为的漂亮。

望着夜风武手中那串手链,静思满脸的喜悦,她将手腕伸到夜风武的面前,很罕见的做出一副娇养的姿态,道:“我要爸爸帮我戴上。”

“那是自然。”

夜风武宠溺一笑,轻柔的将手链戴在了静思的手腕上。

静思满心欢喜的看着有些宽松的手链,调皮一笑道:“爸爸,你确定这不是给妈妈准备的,或者是,其他的阿姨。”

夜风武眼睛一瞪,故作生气的骂道:“小丫头,别以为你长大了,爸爸就不敢打你屁股了。”

“嘻嘻”静思又是调皮一笑:“那么这就是告别的礼物了。”

夜风武点了点头,而后看向了另一个方向,那里,长亭尽头,三道身影早已站了许久。

薇薇全程紧绷着小脸,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

景火儿看向薇薇,安慰道:“他习惯了一个人,我们跟着他,只会让他束手束脚,不要不高兴了。”

薇薇哼道:“他就是怕我拖累他。”

蓝羽也是开口:“心里最难过的是静思。”

终于,夜风武还是打开了传送门。

望着那缓缓消失的传送门,静思脸上的笑意瞬间消散,转而是变成了浓浓的失落。

晶莹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而下。

这时,蓝羽、景火儿和薇薇三人,也是走到了静思的跟前。

静思一把抱住蓝羽,压抑不住的哽咽了起来。

蓝羽叹了一口气:“傻丫头,你为什么不哭呢。”

良久后,静思方才说道:“我若哭了,爸爸会很艰难。”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