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五疆动荡

听书 - 女总裁的超级兵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五疆动荡

看着夜风武脸上的一层担忧,青禾幸灾乐祸的笑道:“所以,给你一个提醒,最好不要在他们面前承认自己就是幽冥之主这件事。”

夜风武将目光转到一边,嘀咕一声:“我本来就不是。”

青禾哼道:“你不是傻子,经历了这么多,你的内心早有定论,是与不是,你自己最清楚,但你这混蛋就是不想承认。”

夜风武一把将青禾搂怀中,使劲的揉捏一番,恶狠狠的说道:“你自己都无法确定,我怎么会知道。”

被夜风武一番轻薄后,青禾小脸通红,却没有反抗,她知道,这只是夜风武内心慌乱的一种掩饰。

而后,青禾又是哼了一句:“我是无法确定,但你自己心里一定有数,而且,我们有一个可以百分百确定你究竟是不是幽冥之主的东西。”

夜风武沉默了,他知道,青禾说的是修罗域,幽冥之主的天赋力量。

这种天赋只有界王才可以觉醒,而且,每一个界王的天赋皆是不同的,但唯一相同之处就在于只有本人可以修炼。

“万一”夜风武忽是开口:“我说万一,万一我是他的传承者,然后又侥幸练成了呢。”

啪!

话音刚落,青禾反身就是一巴掌,直接打在了夜风武的胸口:“圆,继续圆,你最好祈祷自己无法炼成,否则姑奶奶就离家出走。”

夜风武老脸一片艰难,妈的,就算是为了这姑奶奶,自己也不能试啊。

“嗯”

紧跟着,夜风武眼神之中就是多了几分惊讶,而后低头看向了怀中的青禾,却发现她灵魂越发的凝实了。

“看来,你已经有脱离我的能力了。”

夜风武笑道,他的语气并无一丝失落,反而是有着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闻言,青禾脸色一变,怒道:“你什么意思,你希望我走。”

夜风武赶忙否认:“怎么可能?”

青禾眉头皱紧,总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

这时,夜风武抬眼看向了一旁的狐仙儿,而后张开另一条手臂,示意狐仙儿过来。

狐仙儿抿了抿红唇,直到现在,她依旧不怎么习惯与夜风武有过于亲密的举动,虽然她很想,可内心的矜持一直都在作祟。

不过,心中的期盼还是打败了矜持,她走过去,直接在夜风武的旁边坐下,而后与青禾一左一右的钻入了他另一条臂弯之中。

夜风武低头看着狐仙儿,也能够感觉到狐仙儿体内的能量变得更强了。

恢复肉身指日可待。

夜风武玩味的笑道:“看起来,你们两个都有离家出走的能力了,呵呵,就好像我养了两个叛逆的女儿,即将要出嫁一样。”

啪!

青禾又是一巴掌打在夜风武的胸口,嗔怒道:“没个正型,你最好祈祷自己快些恢复吧。”

夜风武的脸色虽然无所谓,可内心的确是焦急的。

他现在感知不到外面的事情,可却能够感受到静思和薇薇。

只要静思在,自己就没有什么好担忧的了。

“我昏迷了多久?”

夜风武问道。

狐仙儿直接开口:“两天了,看情况,夜大哥可能还需要不少时间来恢复。”

夜风武的脸色终是有些不大好看了:“伤得这么重吗?”

青禾哼道:“你知道你有多疯吗,以往,你的每一次战斗,即便是险象环生,你也从未真正的动用全力,而两天前,你将灵气和意念都催发到了极致,短短片刻时间屠戮六万余人,若不是你的体质够强大,你早就四分五裂了。”

夜风武笑道:“往好的地方想,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现在,我不是找到女儿了吗!”

青禾紧咬贝齿,哼道:“不过,你倒是懂得修炼的真谛,不让自己的心留下任何羁绊,若无此番杀戮,你的内心便会留下难以逾越的一道心坎。”

夜风武只是笑了笑,却没有回应。

青禾说的没错,虽然夜风武不想承认,但他的确知道,自己的确是一个嗜血的人,他很极端,无法压抑怒火。

静思流浪数年之久,自己也找了她这么多年,还不曾见面,就是听说她遭受如此欺辱。

若不将内心的愤怒发泄,他一生都将留下这层心结。

青禾又是说道:“你的心结虽然打开了,也找到了女儿,可你做下的事情很快就会传遍周边无数个帝国,不论他们是否知道是幽冥鬼气屠杀了数万修炼者,你这魔头的名号,算是当定了,而且,永夜魅族现世,必将引起巨大的动荡啊。”

夜风武一脸无所谓的笑了笑:“从地球到这里,我的幽冥鬼气一直都如同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所以,你觉得我会在意吗,习惯了。”

闻言,青禾和狐仙儿皆是沉默了下去,她们太清楚夜风武内心的那种压力了。

甚至,她们不敢想象,若是他的内心再弱上那么一丝,他是否可以顶住这般巨大的压迫力。

他的内心的确比那磐石还要强大。

正如青禾所说的那样,短短半月时间,断妖谷的惨烈事件便是传遍了无数个帝国。

甚至,连帝疆雷域帝城皇室,都被这惨烈事件给惊动了。

在一座金碧辉煌的书房之中,那宽大书桌旁坐着一道身披紫色龙袍的威武身姿。

此人不过五十岁的中年男子形态,但其体内气息之庞大,竟是如同是浩瀚星河般无边无际。

在他对面恭敬站着的却是一个相貌在三十岁左右的俊朗男子,俊朗男子的体态修长,气息同样蓬勃浩瀚。

“父亲,我雷域之中出现永夜魅族,此事,我们皇室需要调查一番吗?”

俊朗男子恭敬说道。

中年男子面色威严,一双眸光却是平淡之极,淡淡的说了一声:“屠戮数万人,的确像是永夜魅族的所为,据说,还是一人所为。”

俊朗男子点了点头:“待到各国援兵抵达之时,战斗已经结束,所以,没能看到那作俑者,但儿臣认为,他必然是永夜魅族的四大护法之一。”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不管他是谁,那妖女才是重中之重,能够被四大护法以命相保的人,难道是永夜魅族的女王问世。”

俊朗男子皱眉道:“永夜魅族的女王在远古时期便已经被幽冥之主灭杀,按理说,那种恐怖存在,不可能会让永夜魅族女王还有轮回转世的机会啊。”

中年男子却是摇了摇头:“别忘了他们的关系,而且,以幽冥之主的城府,又有谁可以猜透他的心思呢,这才是我们应该担忧的事情。”

俊朗男子沉默了少许,而后道:“父亲,需要儿臣亲自去调查一番吗?”

中年男子再次摇头:“最应该感到紧张的是穹疆神域,我们最好不要趟这趟浑水,若真的是永夜魅族问世,哼,第一个出手对抗他们的,只会是损失最惨重的。”

俊朗男子点了点头。

而后,中年男子再次开口:“临界荒原的界面空间快要松动了,你安排一下吧,切记,不可亲自前往,另外,琉璃家族的那个二丫头还没有回归吗?”

俊朗男子皱眉摇头:“那琉璃如意一去不复返,至今杳无音讯。”

中年男子的脸色难看起来:“两百年前,那琉璃如嫣带着觉醒的极雷琉璃体逃离,如今,这琉璃如意即将觉醒,竟也逃离了我皇室的掌控,哼,这琉璃家族当真是不将本王放在眼里了啊。”

俊朗男子却是说道:“父亲,以儿臣看来,那琉璃家族巴不得将那姐妹二人送到皇室,还是暂且不要动他们了,毕竟,能够找到琉璃如嫣姐妹二人的,也只有琉璃家族。”

中年男子这才点头,而后看着眼前的俊朗男子,叹道:“你还有两年多的时间准备,这一次的焱神缔缘盛世非同小可,据说,穹疆神域找到了一个传承者,虽是遗荒小界而来的人,但天赋极强,若你无法争得过那焱疆火域的小子,那就要再次与至高者失之交臂了。”

闻言,俊朗男子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之极,良久后方才说道:“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儿臣不会离开皇城,必当将所有时间都花费在修炼上。”

穹疆神域,那巨大无比的宫殿之中,百界大会重组,百位界王皆是面色凝重的坐于那大殿之中。

相较于帝疆雷域皇室的淡定,这穹疆神域的气氛,却要凝重了太多。

大殿尽头,主位之上,穹疆界王的面孔之上也是泛着一抹淡淡的忧虑,而后沉声说道:“时隔万年,永夜魅族再次现身,那幽冥自主出尔反尔了。”

底下一位界王也是开口道:“我们永远都猜不透那幽冥之主的诡计,万年前,他被迫杀了永夜魅族的女王,并将整个永夜魅族封印,可我们从未知道永夜魅族被封印之地,这也是他的诡计。”

又一个界王也开口说道:“若那被数万人追杀的妖女果真是永夜魅族的女王,那么我们就不得不谨慎对待了。”

穹疆界王面色凝重,身居他这番地位的人,鲜少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正视的。

不过,除了一个,那就是与幽冥之主有关的任何事情。

以他对幽冥之主实力的认知,但凡被他所杀之人,饶是一界之主,也绝无可能还有机会轮回转世。

若那妖女果真是永夜魅族女王的转世之身,那就意味着幽冥之主是刻意为之。

良久后,那穹疆界王方才说道:“幽冥之主做事极端狠辣,但我们也不要忘了另一件事,那就是他和永夜魅族女王的关系。”

所有界王皆是变得极为的严谨起来。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