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我写血书

听书 - 女总裁的超级兵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我写血书

紧跟着,果然见到小琳忽是面朝蓝羽,双膝跪地,道:“帝王姐姐,我我死后,您能照顾我爷爷吗!”

蓝羽还未开口,却见一旁的白芷便是急了脸色,她上前将小琳扶起来,急声道:“小琳,你不要做傻事,你父亲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

小琳的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她摇着头说道:“他是我爷爷,怎么会是我父亲呢。”

众人没有在这种事情上纠结。

蓝羽转头看向夜风武:“能救吗?”

夜风武有些为难:“能是能,不过挺麻烦的。”

“那就别废话了,救人。”

蓝羽嗔怒的瞪了夜风武一眼。

夜风武手臂抱胸,一手捏着下巴,似是在犹豫,又像是在考虑。

那小琳似是看到了希望,直接朝着夜风武跪了下去:“大哥哥,求你救救我爷爷,我我会报答你,我以身相许,行不行。”

话音一落,房间里的几人都是错愕的瞪大了眼睛。

尤其是那景火儿,她是第一次见到小琳,也是第一次领教这丫头的傻白。

木床之上,那温老头似乎是听到了小琳的话,不由虚弱的转过了脑袋,张开那干枯的嘴唇说道:“丫丫头,别别说傻话。”

小琳却在这一刻极为的倔强,又是哀求道:“大哥哥,求求你,我说话算话的,你救了我爷爷,我就嫁给你。”

夜风武撇了撇嘴,道:“我还在考虑。”

这让一旁的几人都是对夜风武怒目而视。

蓝羽更是怒道:“这丫头连棺材钱都要问白芷去借,你觉得她能够拿出什么东西作为报酬,你也太势利了。”

就连景火儿也是开口说道:“风武,你为何要为难一个可怜的女人。”

夜风武脸色难看起来:“你们知道个屁,老子在考虑用什么方法去救他,你们知道这有多难吗,稍有不慎他就得死。”

“自闭丹田,封堵血脉,温老头体内的生机全都断了,这是老子以前就说过的。”

“所以,救他如同将一个人起死回生,最重要的是心病,这老头明显是想死,所以,救了他的同时,还要将他体内的祖脉之血抽出来,如此,才是断了他的必死之心。”

被夜风武骂了之后,蓝羽和景火儿几人这才知道他们误会夜风武了,不由全都将小脸转到了一边,没敢继续面对夜风武。

那小琳似乎听得迷茫,生怕夜风武不肯出手,又是说道:“大哥哥,我发誓,我真的会报答你,这样,我我写血书。”

说着,小琳忽是在那本就破旧的裙摆上撕下一块布,而后咬破手指,在上面写了起来。

见状,白芷想要阻止,却终是没有下手。

夜风武瞥了小琳一眼,也是懒得理会她傻里傻气的作为,因为,他真的是在考虑要不要用那种方法,毕竟,他第一次这么干,太危险了。

夜风武在心中与青禾交流:“靠谱吗,若是弄死了,老子就落得个为了抽取他祖脉之血,而不择手段的骂名了。”

青禾犹豫了一下,道:“试试呗,反正他也快死了。”

夜风武翻了翻白眼,但心中却是明白,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于是,夜风武开口说道:“行了,你们出去吧,我试试。”

白芷一副好奇的样子,道:“我们见识一下不行吗?”

闻言,夜风武轻笑一声:“也行,我刚好缺一个下手。”

白芷脸色一喜。

紧跟着,夜风武就是指着温老头说道:“脱了他的衣服,脱光,我要施针。”

白芷脸上的喜色瞬间凝固,噘着嘴说道:“那那我还是在外面等着吧。”

这时,小琳已经将一块写满血书的布块叠了起来,里面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塞了什么进去。

却见小琳起身将那血书递给了夜风武:“大哥哥,收了它,我就是你的人,你你要全力救我爷爷。”

夜风武看都没看那血书一眼,而是淡淡的哼了一句:“出去吧,我尽力施救。”

小琳摇了摇,手中的血书依旧伸在夜风武的面前,用很是微弱的声音说道:“你你不收,我我不放心。”

夜风武瞪大眼睛:“哪学的这种臭毛病,你是不是去过地球。”

小琳一脸迷茫,依旧倔强的伸着小手。

夜风武无奈摇头,只能将那血书随手丢进护腕之中,甚至懒得去看。

见夜风武收下后,小琳方才松了一口气:“大哥哥,既然你收了,我就是你的人,我爷爷也就是你爷爷,你你一定要救活我们的爷爷。”

一旁,蓝羽和景火儿皆是好笑的看着这一幕,她们知道,夜风武根本就毫无兴趣,收下那血书,也不过是给小琳一个安慰而已。

却见夜风武瞪了小琳一眼,咬牙道:“这事儿你倒是捋得很清楚,还不出去。”

闻言,众人这才转身离开房间,并将房门也是关闭了起来。

夜风武看着老头,老头也在看着夜风武,好吧,老头看的地方,应该是夜风武的手腕。

老头已经虚弱到无法言语,仅剩最后一口气还吊在嗓子眼儿,隐隐有一种死不瞑目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纸血书。

夜风武叹道:“我也是一个父亲,我钦佩你为女儿做的一切,换作我,我也会这么做,只可惜,我失去了那个机会。”

夜风武的语气之中有着无尽的心酸和惭愧。

就连那油尽灯枯的温老头,也是目光动容,隐隐多了一分色彩。

夜风武再次说道:“我会抽了你体内的祖脉之血,再行解开你封闭的丹田和血脉,但这很危险,我并没有十成的把握。”

温老头似乎明白了夜风武用意,双目一闭,已是做出了决定。

嗡!

夜风武展开意念,温老头的身体顿时悬浮而起。

噗!

随着一股意念之火涌出,温老头身上的破旧衣服瞬间被烧成飞灰。

火焰并未消散,反而是在温老头干枯的肌肤之上布满。

温老头口中发出一阵虚弱的痛苦之声。

嗖嗖嗖

也在这时,密密麻麻的龙骨巫针接连飞出,而后穿透那层暗红色的火焰,直接在温老头的周身几十处穴道上落下。

夜风武淡淡的说了一句:“此针名为——冲穴开气针,只是辅助,主要的手段还是这火焰的煅烧,你且忍受一下吧。”

说着,那层暗红色的火焰便是覆盖了几十枚龙骨巫针,短短一瞬,密密麻麻的龙骨巫针便是被彻底的烧红。

老头口中发出更加痛苦的嘶吼,似是有了几分力气。

随着火焰的温度升高,老头原本干枯的肌肤,此时竟是变得隐隐透明,清晰可见的血脉流动画面进入夜风武的眼帘。

那些血脉极为的狂暴,必然就是祖脉之血了。

青禾的声音响起:“很稀薄,不过,至少足够你突破了。”

夜风武眼中隐隐期待,但紧跟着就是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是为了救人,目的不是祖脉之血。”

青禾轻笑一声:“在我面前还装什么装。”

夜风武顿时不乐意了:“装个屁,老子又不是铁石心肠。”

啪!

随着一个响指打出,却见又是几枚龙骨巫针飞出,直接扎在了温老头的身上,其位置正是那血脉流动的地方。

夜风武手掌微抬,那龙骨巫针之上顿时产生了一股极其微弱的吸力。

吸力缓缓变强,不到十几秒钟后,巫针尾端渐渐多了一丝紫色的液体,像是紫色的血液。

“这就是祖脉之血。”

青禾的声音响起。

夜风武点了点头,脸色极为的凝重,他的意念没有一丝放松,最怕的就是这火焰在冲穴的时候将老头给烧死了,那样的话,自己英明神武的形象也就毁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紫色血液越来越多,已经积攒到了鸽蛋大小,似乎已经完全抽取干净了。

夜风武手掌一抬,一个小药瓶子出现手中,而后,那鸽蛋大小的紫色血液便是飞入其中。

夜风武将其收入护腕,这才全力为温老头冲开封堵的穴道和丹田。

嗡!

随着火焰慢慢的增强,却见温老头的肌肤似乎也变得紧实了几分,隐隐还有一块块死皮脱落。

死皮还未落地,便已被火焰焚烧成灰。

渐渐的,夜风武的心中越来越惊讶起来,不由说道:“青禾,你说的没错,这老头绝对不是普通人。”

随着夜风武的意念之火欲要冲开温老头封闭的丹田,他越发的能够感觉到他丹田之中的力量有多么的恐怖。

那种恐怖,绝对不是夜风武能够抗衡的,相差甚远。

如果真要做一个比较的话,夜风武敢说,这老头丹田之中存留的灵气,即便是与那九天玄女相比,也差不了太多。

青禾哼道:“废话,姑奶奶何时说错过。”

夜风武刚欲开口揶揄青禾几句,其神情忽是再次顿住,方才的一瞬,他似乎感知到了老头体内有着另一股力量,这力量辽阔无边,附带着无穷无尽的空间气息。

“这是什么?”

夜风武忍不住问道。

青禾也是惊讶着语气说道:“想不到,这老头竟然还是一个界王。”

夜风武再一次震惊,界王,之所以称之为界王,那是因为他们有着最远古的力量,可以创造一方世界,成就一界之主。

青禾说过,即便是至高者的存在,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成为界王的,而想要成为界王,那么必然是至高者的实力。

想不到,这老头竟然有着如此强大的背景。

青禾又是说道:“他应该是焱疆火域帝城的人,这样的人,名声必然极大,只可惜,他似乎受到了重创,只能用自闭丹田的方法来助自己的女儿成长。”

夜风武已经感知到了这温老头体内有着伤势,他的丹田和筋脉,似乎都被摧残过。

若不然,以他界王的实力,大可不必用自闭丹田,不惜丢掉性命去成就自己的女儿。

只是,什么样的存在才能够将一个界王摧残成这般田地啊。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