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景博晖的用心良苦

听书 - 女总裁的超级兵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景博晖的用心良苦

一直以来,去见药林帝王景博晖,都是夜风武想要做的。

他不止一次的将意念笼罩整个药林皇宫,也的确看到了景博晖的现状,他很虚弱。

可是,夜风武的意念无法真正的感知到景博晖体内的情况,因为,景博晖身上应该有和景火儿一样的宝物,遮挡气息的宝物。

而夜风武之所以想要去见景博晖,自然是为了更加确定的弄明白一件事,那就是黑凤凰。

这父女二人究竟对黑凤凰做过什么,若无法确定,他还不能大开杀戒。

穿过层层宏伟建筑,景火儿将夜风武带进了一个宽敞的寝宫庭院。

看到景火儿后,那一众侍卫赶忙行礼放行。

寝宫外的走廊里并无一个护卫,甚至,连一个宫女都没有。

景火儿全程为夜风武引路,一直引领其来到了一个寝宫大门前。

看着眼前的大门,夜风武已然感知到了一股死气,还有一种极为熟悉的火焰气息,这特么分明就是黑凤凰的不死黑炎。

只是,这黑炎似乎太过野蛮了一些,就好像是经历过进化一般。

夜风武的脸色渐渐凝重了起来,心中难免害怕和好奇,他害怕的是发现自己最担心那种事情,好奇的是不死黑炎为何变了味道。

青禾的声音也是响起:“不死黑炎应该是被某种更强的火焰给吞了。”

闻言,夜风武的双目狠狠的一沉,体内也是禁不住迸发了一抹冷厉。

这冷厉稍纵即逝,可还是被前方领路的景火儿感知到了。

不由的,景火儿原本想要推门而入的动作也是停了下来,她转头看向夜风武,一双美目之中隐隐多了几分警惕,而后说道:“夜公子,我药林帝国与你并无任何恩怨吧?”

夜风武暗骂自己太过担忧黑凤凰,竟是连气息都没能控制住,但他还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火儿公主何出此言!”

景火儿眼中的复杂意味更浓,而后深吸一口气才是说道:“夜公子,我有言在先,我之所以带你见我父亲,完全是出于你手中的抑寒丹,但我对你并不是太过信任,甚至你让我感到害怕。”

望着景火儿眼中的警惕,夜风武玩味一笑,道:“火儿公主,你言重了,以你的实力,我可威胁不到你。”

夜风武并不是恭维,也不是敷衍,他虽然可以凭借霸天经第五式灭杀魂劫境初级,甚至,有信心与魂劫境高级一战,但他绝对不可能战胜魂劫境巅峰。

尤其是景火儿这种身怀诡异火焰的高手。

景火儿眼中的凝重依旧存在,摇头说道:“我的确有信心胜你,甚至可以杀你,但我也知道你的手段层出不穷,若你要对我父亲出手,我将无法阻止。”

这才景火儿停下脚步的原因,而且,她方才清晰的感觉到了夜风武身上泄露的那一抹凌厉。

这难免让她心中疑惑,父亲早些年虽然也曾年少轻狂的四处闯荡,但他为人谦和,从不惹是生非,更不会欺凌弱小。

甚至,在他立帝的这百年时间,更不曾与任何一个帝国发生过矛盾。

仇家是绝对不可能有的。

而自己,同样的不曾离开过药林帝国,也没有任何的仇家。

可是呢,自己不止一次的在夜风武身上察觉到那森然的凌厉。

夜风武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笑道:“我并无理由对你父亲出手吧。”

说完后,夜风武心里已是再次发声:除非你们真的伤害了黑凤凰。

景火儿眉目微蹙,隐隐犹豫不决。

“火儿,莫要怠慢了贵客。”

就在这时,寝宫里忽是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男子声音。

也许,常人无法听出什么,可夜风武却能够在这声音之中听出他的牵强。

声音的主人,已是病入膏肓肓,他之所以还不曾断气,也不过是在持续消耗着体内的强大灵气而已。

景火儿面色复杂,虽然父亲开口了,可她还是放心不下,而后抬眼看着夜风武,说道:“夜公子,我药林帝国药库的药材可以任你挑选,所以,接下来你好自为之。”

景火儿是聪明的女人,她知道现在不是威胁夜风武的时候,既然无法威胁,那便用丰富的报酬来诱惑他吧。

夜风武眼睛一亮,笑道:“好说好说。”

景火儿眉头皱的厉害,她真的看不透夜风武,就好像,他脸上带着一层厚厚的面具一样。

景火儿叹了一口气,还是推开了寝宫大门。

进入寝宫之后,夜风武一眼便是看到了那躺在宽大床榻之上的一个中年男人。

自己的感觉不错,他的确已经病入膏肓,死气已是弥漫了整个房间。

不过,让夜风武惊讶的是,此人脸上倒是不曾有任何对死亡的恐惧,有的只是那对尘世的一些留恋和不舍。

也许,他不舍的只是自己的女儿吧。

“父亲,这位就是夜风武夜公子,炼制御火丹的是他,如今,他再次将十成药效的抑寒丹也带来了。”

景火儿朝着景博晖欠身行礼,而后恭敬说着。

闻言,那景博晖侧了侧身,似是想要将夜风武看的更仔细一些。

仅仅是一眼,景博晖眼中便是多了几分欣赏。

不谈他出神入化的炼药术,单是这俊朗的面孔和这沉稳冷静的气势,就不是一般年轻人可以相比的。

不仅如此,景博晖甚至能够感觉到此人沉稳气势下隐藏的锋芒。

这样的年轻人,不动则已,动则必然是一鸣惊人。

景博晖立帝百年时间,见过的人和经历的事情太多太多了。

他能够一眼看出红海帝国海文宇的低劣,同样可以看出夜风武沉稳下的锋芒。

只是此人有些让人难以捉摸,通常情况下,若是有了这种感觉,那么,就足以说明一件事。

此人很危险,可深交,不可为敌。

“夜小友,你杀红海帝国王子一事,倒是有些鲁莽了。”

景博晖开口笑道,话中之意虽然是在表达对夜风武行事的不妥,可他的语气,似乎不曾有任何的惊讶和意外,隐隐还有些欣赏。

景博晖虽然身处寝宫,但炼药广场上发生的事情,他还是能够第一时间知晓的。

夜风武的面色平静,可内心早已变得冷厉,因为,景博晖体内的确是有不死黑炎。

只是,这不死黑炎并不是被他所用,反而是将其侵蚀,就连他体内的灵气,也是彻底被不死黑炎给腐蚀了,亦可以说,这就是火毒了吧。

但让夜风武感到不解的是,这不死黑炎绝对不是他自愿吸入体内的,反而像是被人打入体内的。

会这么做的人,也只有不死黑炎的主人了。

想到此,夜风武心中已是再次多了一抹杀意。

不过,夜风武还没有鲁莽到不弄清缘由的地步。

见夜风武沉默不语,景火儿眼中的警惕更浓。

良久后,夜风武方才笑道:“鲁莽过于言重了,在下只是看他不爽而已。”

夜风武这毫无避讳可言的猖狂,倒是让景博晖惊讶了一下,方才才觉得他沉稳,转眼间,他便是表现的如此桀骜。

所以说,此人真的太让人难以看透了。

这时,景火儿忽是开口道:“夜公子,现在可以拿出抑寒丹了吗,我承诺,必然给予你最丰富的报酬。”

夜风武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却是摇了摇头。

见状,景火儿的脸色一变,一双美目之中也是多了几分怒意:“夜公子,你你这是何意?”

夜风武没有去看景火儿,反而是盯着景博晖说道:“抑寒丹帮不了你父亲。”

闻言,景火儿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饶是那景博晖的脸上,也是多了几分诧异。

紧跟着,景火儿就是沉声说道:“我父亲之所以需要抑寒丹,乃是周边帝国中最出色的名医指点,夜公子你的话可有依据。”

虽然愤怒,可景火儿依旧将自己良好的修养表现了出来。

夜风武嘴角掀起一抹笑意,道:“抑寒丹从来都不是你父亲的解药,若是吃了它,其中的寒气会瞬间冻结他的心脉,到时候,可就真的回天无力了。”

夜风武的话让景火儿大惊失色,可紧跟着,她就是摇头说道:“不可能,那名医远近闻名,与我父亲关系极好,他不会如此欺骗我父亲的。”

夜风武转头看向景火儿,道:“也许,他并未欺骗你父亲,因为,最合适抑寒丹的是你。”

闻言,景火儿彻底瞪大了眼睛,转头看向景博晖,却见景博晖目光躲闪,似是惭愧。

这一刻,景火儿似是明白了什么,她鼻子一酸,哽咽道:“父亲,你你骗我。”

景博晖叹道:“火儿,我知道我的情况,那黑炎占据了我的丹田灵气,我全身筋脉皆是被烧毁,已无力回天,而你还有机会,抑寒丹也许会压制你的力量,但至少可以让你不再痛苦。”

景火儿的泪水滴落而下,不断摇头,眼中有着浓浓的自责:“都是因为我,是火儿害了您。”

一旁,夜风武心中有着异样的复杂念头,这景博晖倒是仁义,不得不说,他是一个好父亲。

可即便如此,他也必须弄明白一件事,那就是景博晖和景火儿体内的不死黑炎到底从何而来。

夜风武可以肯定的是,景博晖体内的不死黑炎是被人打进去的,而景火儿体内的不死黑炎,似乎是被吞进去的,虽然不完整,但的确是有不死黑炎的气息。

只是,她体内的另一种火焰之力太过旺盛,几乎是彻底压制了不死黑炎,这绝对不是好事儿。

看着景火儿自责哭泣的样子,景博晖一脸的心疼,他笑道:“傻丫头,你是我的女儿,我有一万种理由去保护你。”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